明慧法会| 心中有法 我会做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在农村没有固定职业,农活又少,农闲时到工厂去打工。我就利用这经常换工作与环境的机会与更多的人接触,好去讲真相。一次,我在一工厂上班,总领工听说过我的经历,平时从不拿好眼色看我,连邻村的一些工人也不认同大法,背后议论纷纷,……从此,我在厂里环境也变了,大伙儿都愿意和我一起干活,干活时都抢着挨着我;领工也不阴沉着脸了,整个厂欢声笑语,一片祥和与真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我想写这篇稿时,觉得自己很惭愧,修的不好,本想放弃这次投稿。在我发正念时还在想如何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与智慧向世人讲真相,救人。我忽然回想起,我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的过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在农村没有固定职业,农活又少,农闲时到工厂去打工。我就利用这经常换工作与环境的机会与更多的人接触,好去讲真相。

因我学大法已有十几年,也经历了被非法拘留、判刑、家庭变故等迫害,在周围的人群中都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一次,我在一工厂上班,总领工听说过我的经历,平时从不拿好眼色看我,脸总是阴沉着;连邻村的一些工人也不认同大法,头脑装的都是负面的东西,背后议论纷纷,一会上领工那说针对我的一些负面看法,一会又告诉我:“你不要同领工说话,他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很反感,说你一提法轮功就开除你,你可别说话,连你说话他都不爱听。”我心里很坦然自若,不亢不卑,笑一笑。我想:心中有法,我会做好。

首先,做一个好人,当别人休息时,我就主动的擦擦地板有水的地方,领工看到了,横鼻子竖眼的说我一顿。工人们看在眼里,有人说:“你看,呆着的吧倒没事,这好人干好事吧倒挨顿说。你看人家(指我)还不生气,要不是炼功人,谁也听不了这个。”平时,有卖力气的活,领工支谁都不愿意干,我是抢着干。看我人长的挺单薄的,挺大的桶,我一提就走,往高里递,很有力气。从此,每次别人不愿干的活,“头”总是不好意思的叫我去,我每次都高高兴兴无怨言,随叫随到。

厂子里有一个司机,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总爱问一些问题,我就耐心的解答。但他对天灭中共总是不理解,满嘴的党文化,还哼唱邪党歌曲,我就悟到师父说过:“现在的人是很难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观念他才愿意听,你得顺着他的心讲他才愿意听。”(《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不急不躁,微笑着跟他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我就尽量避免正面冲突,用古代故事打开他的思路,就这样每次干活厂里人最多时,他总是故意找我说话,都是对大法不理解的话题。领工不支持,工人们不认同,还有人专门攻击我,我就想师父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在这样复杂的人群中,我必须要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与智慧去面对。我稳住心,乐呵呵的坦然去顺着他的思路讲,然后讲一些小故事,讲着讲着他笑了。周围人也笑了,领工也笑了。就这样,一次次,一天天,总有辩论的话题,我就在这样辩论中讲真相。以后这位司机進厂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次,一个玻璃扎進了我腿上,鲜血直流,工人们让我去找创可贴,我说:“长好了,不用了。”领工听到了,就冲我恶狠狠的嚷起来:“我就不信,这么快就长好了?一会我拿刀再扎你一下,看你好不好?”我说:“你看,真的长好了,不用贴了。”就这一句,他差点蹦起来:“看你嘴就这么硬!”他恶狠狠的把我破口的地方,又扒开,又挤一下,当时在场的人无不振奋:“你真够棒!他也太过份了,你就服软改口得了呗,他要真拿刀再捅你一下,怎么办哪!这也就是你炼功的。”我说:“好了是真的,我改啥口呀!”

再有一次,我和领工俩人干活,有一人找领工,一见我说:“哎,你的脸?”我摸一下脸说:“蹭黑了?”她说:“不是,你脸色怎么这透亮啊!”我说:“炼法轮功炼的。”领工一听急了,嚷嚷道:“我接触过炼法轮功的有一百个人了,也没见过你这脸色的。”我说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但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转法轮》书上说“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领工不说话了。

有一次,有点事我要回家一趟,那司机和业务就主动替我把厂里活干完了。等我回来,领工和工人们都高兴的对我说:“你给他们发功了吧,他们替你干活那个冲啊,那个卖力气呀!”连平时总说不相信法轮功的一个人,一看到我脸色白里透红和好多人拥护我,也说:“明天我也炼法轮功啦。”我就给他们背一段法:“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转法轮》)就连平时爱说风凉话的那人也说:“我不知道这法轮功有多好,但我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就别人说你的这些话和事,要是你不炼功,可谁也忍不了,是你炼功了才能做到。”并且他还坦诚的告诉我一件事,说领工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想要开除我,那司机说:“不行,从我这就不干。”

从此,我在厂里环境也变了,大伙儿都愿意和我一起干活,干活时都抢着挨着我。领工也不阴沉着脸了,有时还说笑话,整个厂欢声笑语,一片祥和与真诚。该放年假了,领工对我说:“过了年你还来。”别人谁也没告诉,不确定留谁。工人们都看着我笑了,说:“看,还是把你留下了,他多器重你。”我心里知道,他是明白真相了。

一次,我向一妇女讲真相,她问我是哪村的,我一说她就乐了:“我早听说你了,我那口子(指在厂司机)每天回家都提你的事,我听的满脑子都是你,我一见你说话这么好听,我就觉得你这人真好,比我想象的还好!”我说:“不是我好,是我师父好,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才会说话,炼功要修善,按照‘真、善、忍’为标准,才觉得好。”

我就写这些,这都是师父看我有心讲真相,给我安排这些证实法的机会,也是大法,让我树立了一个好的形像,树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我做的微不足道,却给了我这么好的评价,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才会有今天的荣幸。我从中也感到很欣慰。

在我离开这厂以后,每次去厂里,领工和工人们都很热情,我把真相资料与光碟给领工,他也高兴的接受了。一个生命得救了,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