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无网登陆明慧网

得法七年来精進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得法的,得法后师父给了我新生,现在我无病一身轻,可病业关足足让我过了四年多。通过学法,明白法理,我就不太管它,不在意这事了,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知道。

二零零五年我家开了一朵小花。做资料很辛苦,要占用很多时间,但我知道自己是新学员,个人修炼不能放松。有一次我的打印头堵了,我怎么清洗、发正念也不好用,正好是星期五,要出资料。为了同修能及时看到《明慧周刊》,我就到同修家去打印。到了同修家之后我U盘里的《明慧周刊》怎么也打不开了,当时我就慌了神了,因为同修家没上网!怎么办呢?一念求师父加持:上网。我点了U盘里的小鸽子,真的就進了明慧网!无网登陆明慧网!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因为我只有小学三年文化,很多字不认识,从没敢想自己写交流文章。学法小组同修交流,借法会机会我们都要向师父交一份答卷,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也拿起了笔。很神奇,字“哗哗”的从笔尖流出,思路清晰,一个晚上就打出了草稿,是师父加持,大法给我智慧,谢谢师父!叩谢师父!

一、幸得大法 精進实修

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得法的,得法后师父给了我新生,现在我无病一身轻,可病业关足足让我过了四年多。

那是我走入修炼不长时间,一侧小腿起了一片红疙瘩,我没在意,后来越来越厉害,开始烂了,我想可能这就是我的业力,我就得还,默默承受吧,这样一直烂了四年,后来都烂到骨头了,总是流血、流水、流脓,血糊糊一片,别人都不敢看,很恶心。白天学法、做正事都不影响,到了晚上就发烧、痒痒、疼痛,常常熟睡中被疼醒,我就坐起来哭,哭着哭着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发正念善解它,也不好使,因为当时发正念时心也不善,抱着气恨心情:“你要再不走,我就解体你。”心态不对,当然不好使。后来实在没招了,就求师父帮助善解。

通过学法,明白法理,我就不太管它,不在意这事了,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知道。后来一位同修问我的腿怎么样了,说要看看。我很为难,不好意思给她看,觉的腿老不好,是自己做的不好。同修非要看,我只好把腿伸过去让她看。她一看说:“这不是好了吗?”我不敢相信,低头一看,真的好了,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谢谢师父!

二零零五年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一个同修说:“你这儿条件真好,就你一人住这大房子。”同修走后我悟到:是不是让我做资料呀?因为我知道这位同修帮助不少同修开了小花。第二天我找到同修说:“我做资料,开小花,但没文化,怕学不会。”同修说:“人家八十岁的老同修都能学会,你刚五十,学不会吗?”就这样,小花开了。过程中,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遇事、出麻烦我就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实在解决不了就求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感受了许多大法的神奇、超常,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从做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开始,到出明慧周刊,做《九评共产党》,刻光盘,做护身符,真相币等,一个多功能资料点就这样安全运行到今天。我不仅能操作机器,还能维修打印机,常与它们沟通,我们配合的很和谐,它们是我的法器,助我随师正法,它们摆正了生命的位置,它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做资料很辛苦,要占用很多时间,但我知道自己是新学员,个人修炼不能放松,再忙我也要挤时间学法、炼功,晨炼几乎没缺席,常常晚上再炼一遍,学法别人一天学一讲,我要求自己一天学三讲。因为我知道老弟子在九九年前就走过了个人修炼阶段,而我才得法,佛法修炼要勇猛精進嘛,时间不够用,怎么办?只有挤用睡眠时间了。我还常常和同修结伴打通宵,一宿不睡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这样,个人修炼上升华的也很快。

二、信师信法 正念闯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上旬一天下午,我出去贴真相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遭派出所绑架。

到了派出所,我就跟那里的警察讲真相,可他们被蒙蔽的太深,有的翻我包,有的翻我兜,有的揪我头发打我。当时我一点都没怕,就是善意的跟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美好,讲江泽民怎样丧尽天良的迫害大法,问他们:“你们家有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我做了什么事了,你们这样对我?”他们真的就把手松开了,再也没有打我。后来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家住在哪儿,我一直没有告诉他们,他们就给我照相,从网上查,也没有查到,等到半夜十一点多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检查身体不合格,看守所不收,警察们不死心,又送医院检查,说是血压很高,只好叫家人去接。当时已夜半三更,家人白天又受了惊吓,等胆胆突突的赶到,已晚了,警察又把我送回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就盘坐在地上发正念:“不许邪恶到我家翻家,我家里一张纸片都不允许警察拿走,请师父开启他们善的一面”。后来,警察就搬来了椅子,让我坐在椅子上,我就在椅子上双盘炼功。

第二天,派出所所长又找来一些人,伪善的问东问西的,又问我住在哪儿,说要把我送回家,当时我说:“我住在母亲家,让我母亲来接我。”他说:“你母亲多大岁数?”我说:“快八十岁了。”他说:“你看你母亲快八十岁了,不要惊动老人,叫老人上火,我用生命保证一定给你送回家。”我看他还有善的一面,就说:“你这么好的人,我也告诉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党、团、队保命”。他也没说话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警察给我测血压。到中午,他们强制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我跟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一个警察说:“我们都知道大法好,你别说了。现在赶上文化大革命了,把好人都抓来了,真正的大案、要案不管”。明白真相的警察对我特别好,不让我干活,还把我安排到暖气边坐着,对面正好挂着一面大表,我抬头就看见,到了整点我就发正念,再背法,插空给警察和犯人讲真相。

在拘留所里第十三天,早晨五点他们叫我下楼,是派出所来人,给我戴上手铐,我说:“你们要干什么?”他们说:“你的事儿大了,我们要把你送到马三家劳教两年。”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说:“你师父在美国。”我说:“我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们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厉声说:“你们闭嘴!”他们就真的把嘴闭上不说话了。我知道我是真修弟子,师父说了:“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一路上,我就发正念、背《洪吟》、《洪吟二》,我知道“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到了马三家医院体检,我对医生发正念,并请师父开启他善的一面,结果医生对我特别客气,量完血压说:“你血压这么高呀?你以前有高血压吗?”我说:“有,现在好了。”医生说:“你吃什么药好的?”我说:“我以前吃了好多药也没好,修大法了,一粒药没吃就好了。”医生说:“你们修大法的都这么说。”我说:“大法是超常的。”这时警察说:“她是装的,在车上还好好的。”我就善意的跟他说:“你不要这样说,这样说对你不好,你不相信仪器吗?”这时派出所所长说:“让她再休息休息。”休息一会儿又测,一连量了三次还是很高,这时医生就把院长找来了。我就对院长发正念,并请师父开启他善的一面,院长就从新给我量血压,做心电图,院长当时都吓了一惊:“你怎么心速这么快!”马上说不合格,不能收。所长忙了一顿没送進人,骂骂咧咧的说我折腾了他们。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发正念解体邪恶,结果所长头疼、头晕、头胀,难受的很,到了派出所,所长气急败坏的对警察说:“快,快让她走,一分钟都别让她在这儿。”就这样,我回家了。

三、向内找修自己 奇迹层出不穷

我的电脑用了五、六年了,几个月前电脑死机了,同修帮我从新装系统,可没几天,电脑又出现了死机,我又把同修找来,同修说:“你的电脑伤的太厉害,不一定能修好。”他在那儿忙了很长时间,我就发正念,求师父,电脑真的就好了。以前用母盘刻光盘,母盘的效果不好直接影响新刻的光盘,同修来教我做镜像刻光盘,同修一打电脑没打开,再试还不行,我们就找来了懂技术的同修,结果也没打开。这时天色已晚,一位同修说:“我明天帮你到电子城去修吧。”我说:“好吧。”

等同修走了以后,我开始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干事心?我跪在地上求师父,我跟师父说:“师父啊,同修都住的很远,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请师父帮我把电脑打开,不许邪恶烂鬼干扰,我做的是最正最伟大的事,即便我做的有漏,只能在大法中归正。”结果电脑真的就打开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马上给同修打电话,告诉同修明天不用去修了,我的电脑打开了,当时同修吃了一惊说:“是真的吗?”我肯定的说:“是真的。”从那以后,我的电脑再也没有发生故障,真是万物皆有灵呀!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另一位同修家取东西,主人说:“我家这台佳能4500机器不能打资料了,只能打光盘,你们看谁能用给谁用吧。”当时我就说:“给我用吧,我最喜欢4500机器。”就这样,我把机器从很远的地方拿回来了。

回来后,我就跟它沟通,我说:“4500机器呀,你从那么远来到我家,咱们一定要发挥作用,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说完后我就把机器通上电,开始打印,第一张打出来的字都是歪的,我一直在跟机器说话:“咱们一定共同精進,选择美好未来。”结果机器真的发挥正常,打出来的资料非常清楚,我也非常高兴,就开始打印资料。第二天跟同修讲,同修们也觉的太神奇了。

用了两天机器突然打不出字来了,当时我想是堵了吧,就开始清洗打印头,洗完也没好,我想:算了吧,让它休息休息吧,我就把我自己的机器打开了开始做资料,一打印,我自己的机器也是一个字也打不出来。我急了:同修们还等着拿资料,怎么办?我就给懂技术的同修打电话说明情况,同修买了新的打印头送给我。当时我真的不舍得打开新的打印头,因为4500机器已不再生产,很不好买,

我又想:为什么这两台机器一样的病?是不是我心性的问题?我就开始向内找,发现是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这些心都是不自觉出来的,我就跟师父说:“师父呀,我一定要把这些不好的心都修去,不能再损失大法资金,请师父帮我,让打印头畅通。”我又跟4500机器说:“大法资金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打印机、打印头你们各自都要发挥你们的作用,我真的不想把你们哪一位换掉,我真的想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说完我又把两个打印头拿出来从新清洗,结果两个打印头都好了,都工作正常了。真是象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找对了一切都正常,至今再也没坏过。

零六年看到明慧一篇文章,说一同修家里水管漏了,同修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心性提高上来了,水管不修自好了。我当时想:有这么神吗?那是铁管呀!过了两天,我家热水器水管漏了,怎么可能呢?因为我家热水器和水管都是新买的,刚换的,当时我正在家里做《九评》,也没有时间找人修,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就求师父,结果奇迹出现了,水管马上不漏了,当时的心情激动的无法形容,都想跑到大街上喊出来,告诉世人:太神奇了!

有一次我的打印头堵了,我怎么清洗、发正念也不好用,正好是星期五,要出资料。为了同修能及时看到《明慧周刊》,我就到同修家去打印。到了同修家之后我U盘里的《明慧周刊》怎么也打不开了,当时我就慌了神了,因为同修家没上网!怎么办呢?一念求师父加持:上网。我点了U盘里的小鸽子,真的就進了明慧网!看到师父在山中静观世间,我们眼泪都流出来了——同修是第一次看到明慧网,这种的喜悦与我们无网登陆明慧网的神奇交织在一起,我俩高兴的手舞足蹈!

四、慈悲众生 惜缘救人

我现在已退休多年,单位在开发区,每年退休职工都得去单位签一次字。因为我们是大企业,退休职工特别多,一、两天排着队也办不完,单位就开放三天,个人随便选一天签完字就没事了。我每次签字,都和前后的工友讲真相,劝三退,办完事就走了。

后来学法,师父的一段经文敲醒了我:“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里的众生啊,要听到你们的福音,要听到你们在讲清真相中使他们认识到大法是什么,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就很重大。”(《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是呀,天地这么大,我们能在一起做工友几十年,这是多大的缘份呀,我就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了。后来,每年签字的三天我都去,他们排队签字,我就顺着队伍从前向后一路讲去,以前讲过,明白真相的,现在也帮着讲,也有帮忙记名的,去年三天劝退二百七十六人,许多人退后连声说谢谢,那份真诚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救了。

厂长来看望退休职工,我就给厂长讲真相、劝三退,厂长说:“你累不累?天天来。”我说:“我是真心真意为你好,我要救你,中国高官都退了,现在三退人数已经九千万了,别做中共的陪葬品。”他非常激动:“好,我退,我退。”我给他《九评》,他都愉快的接受了。我先后把三届厂长都劝退了,他们也都愉快的接受了真相资料。

今年因家里有事错过了时间,只去了一天,熟识的见了面都说我变了,变漂亮了,变年轻了,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以前讲退的见了我都非常热情,有的还一个劲的谢谢我,我说:“别谢我,要谢,你就谢谢我师父吧。”他们都答应了。我向一个老师傅讲真相,劝三退时,他激动的说:“退,咱们不能当它(邪党)的一个棋子了,咱们要与它决裂。”这次真相更好讲了,明白真相的多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帮着讲,一天下来又有五十八人得救,许多人更深入的明白了真相。

我刚得法时,有的同修说:她是下一批弟子。我也没管我是哪一批弟子,我就知道大法好,我就信师信法,就照师父说的去做,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有事儿,我就找师父,就求师父,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现在我可以自信的告诉同修们、坚定的向师父承诺:我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

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