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婚姻问题上,我从小到大似乎就没想过结婚。记忆中,这种想法最早起码源于我六岁的时候。以至于学生时代,很多同学就提出很好奇我将来如果结婚生子会是一种什么情景。其实呢,每次同学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种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很肯定的想法,觉的根本不可能有那一步。我向往修炼人内心的清净,得大法后,我更是肯定了自己从小的想法。在毕业后至今的将近十年里,我经历了很多次在这方面的考验。世间的理普遍来讲还是说人就要有婚姻,但是很多常人不是也没结婚么?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三、苦去情执出红尘 师尊慈悲救亲人

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我经历了让自己刻骨铭心的事情——奶奶去世了。两个月,我的裤腰一下子缩進去几寸,经常在睡梦中哭醒,闭上眼睛全是奶奶。好多年,我一直执著于这种亲情中不能自拔,耽误了许多事情。这是我第一次在修炼中摔跟头,这个跟头摔的很大,很惨。似乎,从前都好象没什么执著心能挡住我修炼的路,而这一次我就象被旧势力抓开了一个大漏洞一样,其它的执著也逐渐的起来了,争斗、妒嫉、记恨、埋怨、利益、看人不顺眼、色欲等等。其实,在奶奶火化的当天,师父已经慈悲的让我看到,对大法有非常良好印象的奶奶已经被师父做了最好的安排,奶奶的灵魂化成五个粉红色的透明圆球向东方的高空飘去,非常漂亮。可我还是放不下,而又因为亲友们在奶奶生前和葬礼上的各种表现让我感到十分不满(其实也可以说就是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所以很多年来,我耿耿于怀,执著不放,既伤害了亲友,又伤害了自己,更人为的阻挡了自己修炼的道路。我的执著被魔利用,经常在梦中化成奶奶的模样,当我兴奋跑过去时,魔一下子变回了本来狰狞的面目。我经常被吓醒,可还是执著了许多年,才渐渐的变弱。再后来姥姥去世,我虽然也感到痛苦,但是已经没有原来那么执著了。去情的过程十分痛苦,无以言表。可是始终,师父不放弃弟子,最后硬是把我拽回来了。

我原本就对男女之情没有什么执著,也曾遇到谈的来的异性朋友,但是我都很平静的对待他们,他们逐渐的也都退去了。有的甚至有过不良企图,但我都用大法的法理讲给他们,使他们不但放弃了自己错误的行为,还不得不佩服大法弟子的正气。所以经常有人说:“人生中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要想做个好人,离你就得近点;要不想做个好人,就得离你远点了,不然坏不了啊。”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没有大法,我也很难在遇到危险时保持镇定。师父给安排了许多在历史上结缘的众生来我这里结缘,之后就走了,甚至没有一点联系了。有时师父还给我显现历史上的因缘关系,明白这一世发生的事情都是有那一世的原因的。当然,有时也有委屈、想不开的时候,但最终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逐渐的也放下了。

在婚姻问题上,我从小到大似乎就没想过结婚,记忆中,这种想法最早起码源于我六岁的时候。以至于学生时代,很多同学就提出很好奇我将来如果结婚生子会是一种什么情景。其实呢,每次同学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种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很肯定的想法,觉的根本不可能有那一步。我向往修炼人内心的清净,得大法后,我更是肯定了自己从小的想法。在毕业后至今的将近十年里,我经历了很多次在这方面的考验。有的来自同学亲友,有的甚至来自同修。世间的理普遍来讲还是说人就要有婚姻,但是很多常人不是也没结婚么?

我头几年还能很耐心的找了各种借口来推诿,可是后来父母越来越着急,母亲有段时间表现出来好象精神都有点不大正常了,骂我的话都很难听,有一个月,差不多每天半夜起来骂我一顿,第二天她自己又什么也不知道。开始我还是硬碰硬的应对,逼急了我就上外地去,不回家。可是后来,自己也觉的不符合法,太不对了。我就采取了一种软的态度来应对。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就是不想结婚,法里虽然说了年轻人要组织家庭,但是也没有说不结不行,常人中历来不结婚的人也很多啊。请师父加持弟子走弟子自己的路吧。

我开始推脱工作忙,可是几次被母亲堵在单位门口,就被迫去相亲了两次。有一个我讲了真相好象还做了三退,告诉了他我修炼大法的身份,还告诉他我曾被非法关押一年,对方主动撤出。但是后来我悟到,我虽然达到了目地,但是不应该让他以我修炼大法为借口,这是对大法的歧视,我做的不够正。

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被送哪相亲了,但是也是考验不断,总是有人来说媒。家人把我不结婚的“罪过”全都归到了大法上,我就一次次的声明我的决定与大法无关,与我修炼无关。我给他们讲我们身边的人结婚不幸福的事情,用常人中最简单浅白的话来说服了家人。现在家人已经基本默许我单身了。还有许多各种各样来自同修的误解,也曾经让自己很苦恼、很委屈,但也都走过来了。另外对常人,我都替大法做了澄清,我说:“法轮大法的书里面讲的很清楚,鼓励年轻人组织家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但是我就是不修炼,也不想结婚。修炼是修炼,是修自身的境界,和结婚与否不发生联系,结婚不结婚的都能修炼,没有什么限制。”然后就结合很多社会不良现象解释一下自己不结婚的真正原因。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没有这个误会了。

这方面也请年轻的不想结婚的同修们多多注意,千万不要因为我们自己的原因使众生对大法产生误解,请同修智慧理智的去做,师父会帮我们的。

将近十年,我就是这样魔过来的。这期间我被一层一层的修去了多少心啊,妒嫉心、怨恨心、埋怨心、争斗心、色欲心、委屈心等等。虽然还没全去掉,但是已经去了很多了。而我也修出了修炼人应有的善念与慈悲,修出了我过去最欠缺的宽容与忍耐,修出了修炼人特有的理性与智慧。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必须学好法。不学法的时候,我感到什么都很吃力。只有大法才最有威力。

而对母亲,我从来都是有一种怨气,因为母亲做了许多让我不服气和让我伤心的事情。虽然在大法中知道那是因缘关系所致,但因为母亲经常表现出来看不上我,从小到大,舍不得给我花钱。所以,我在许多方面,多年以来,与母亲形成了强烈的对立。比如,母亲喜欢文艺,我打心眼里看不上她那些东西;比如,母亲穿戴时髦,体型好看,我就越来越不注重体型,穿戴很寒酸;母亲越表现出来朝气蓬勃,我就越表现的啥也不是,窝窝囊囊。就是完全和她相反的,都形成自然了。我看不上母亲,母亲更看不上我。这种怨气后来被邪恶抓住把柄扩大到我后来的工作中去,看不上我的上级,看不上我的老板,觉得他们和母亲一样,势利眼(其实母亲还不是那么严重,但老板们都是很严重的),爱钱财,所以,曾经一度给自己的工作带来不便,甚至严重的那次,被人以修炼大法为借口劝我自退。

我毕竟是学大法的,我知道最终还是自己不对,可是就是做不到。这几年差多了,我知道机会越来越少了,时间很紧了,我怕我救不了她,我很担心。我开始尽量去忍,有几次,在发生矛盾的时候我没有象以往一样和母亲针锋相对,我虽然心里反应很激烈,但是不再反驳母亲。我惊奇的发现,就是这一点点的让步,母亲变了。

师父啊,弟子过去确实没做好,不然母亲早变了。其实师父也不是非要我一步到位的,救我这样的弟子师父真是很操心啊。就在我时常埋怨亲友同修,我都帮他们的常人家属做了三退了,他们为什么不帮我给我的父母做三退的时候,一个和母亲很有缘份的同修在一个美丽的清晨,很轻松的给我的母亲做了三退声明。而我的父亲,我最近也遇到了一个自称认识我父亲的同修,答应帮我劝退。有时就是这样,我们互相帮助给家人三退,反倒比自己给家人三退容易的多。因为家人很多都是担心我们而不敢在我们面前说实话。谢谢师父,安排同修帮我救我的亲人。

四、花真相币显神奇利润几乎翻倍

去年我开了一年的小卖店,在开小卖店期间,我因为还有怕心,不能每天大量的面对面讲真相,只是对我放心的顾客讲,但是我利用开店,以大量花真相币的方式传播真相救度世人,无形间使我小店的经济效益超乎想象,在大家都说十几年来从没遇到今年经济这么萧条的情况下,我小店的生意却出奇的好。大家都愿意上我这里来买货。有的甚至自己家楼下的小卖店都不去,就来我这买。后来我才想到,应该是我花真相币的原因。因为生意就是再好,也不太可能利润几乎翻倍啊。这是大法的神奇啊。还有平时付货款,我也都给真相币。每天晚上我都把干净挺实的钱挑出来,或者自己写,或者拿给同修打印,或者请同修给卡戳,反正得保证第二天的使用。也总有人愿意上我这里换零钱我就给他们真相币。有时人们接在手里,看到上面的字,佩服大法弟子的字写的好或者印刷的漂亮,内容丰富等等。也有时我看到他们翻来覆去的看,似乎有点犹豫,我就开玩笑:“看啥?昨晚上我刚做的。”这时候往往人家就一边笑一边收起来:“你是银行啊?看看能咋的,法轮功的人真能耐,钱上也能整上字。”还有的人直接念出来:“法轮大法好!”我说:“确实好!就是好!”对方往往一边笑一边给予肯定:“那可真是好啊!”还遇到过几次专门搜集真相币的人,他们说这将来都是能升值的好东西。

真相币是活传媒,现在我们地区的真相币制作的各种各样,很多商贩都发现了真相币能带来好生意的秘密,于是都经常到同修的手里去换。我的一个已经三退并明白真相的常人朋友也经常和我兑换真相币。当然也遇到过几次被别人勾划后写了污蔑大法的话的一元面值的真相币,我一看就是拿笔改过来也太不好看了,整个钱面被划的乱糟糟的,我就给销毁了,免得让众生产生反感,这也是去我自己的利益之心。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