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3)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曾经很羡慕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们能亲自听到佛陀讲法。小时候一位佛教居士告诉我好好修炼,将来有机会做未来佛弥勒佛的在世弟子。而今我如愿以偿。

几年前刚被迫害一年后回家,家人非要把我送到一个会算命的人那里算命。我坚决不去,闹的家里矛盾很大,父亲甚至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是怎么回事呢?父亲可不是那样的人啊。于是我晚上就坐起来发了一会正念。结果第二天,父母不再强迫我去算命了,只领了我姨家的弟弟去了。后来弟弟回来问我说:“姐姐,为什么那个算命的告诉我大姨和大姨父,说你是从天上来的,是带着使命下来的,……?”我一听,师父啊,大法真是太好了。我就借机给弟弟讲了真相,然后弟弟很高兴的做了三退。大法的威力,处处都在救度众生。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五 、修去利益心 别影响救人

有的时候也表现出来利益之心,开小店,啥样的人都有,社会上各种不良现象在小店来的顾客身上都能体现出来,但是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不能动的了我。而我也尽量为别人着想,一般情况下,最终都能摆放好自己的心。但是也有很多时候耿耿于怀很难放下。比如隔壁那家小吃部,是公认的做人差劲,而我也不喜欢与那种办事太爱贪图小便宜的人接触,可他们却总来干扰我,后来我没有容忍他们,弄的关系比较紧张。其实是我没有完全放下利益之心,也看不上那种贪小便宜的人,两口子都那样,把孩子也给教坏了,我就更看不起他们,也不希望他们总是来占我商店的便宜。其实我也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他们能这样对我,除了他们本身确实不好外,还应该有因缘关系和给我提高心性的因素。

欠债了终究要还,最终在出兑商店的时候,他们假托别人来收购我的店,而我少算了一批货,无意中少收了他们家五千块钱。但是我把心放的很淡,虽然不喜欢他们,但却觉的自己这个大亏,吃的如卸重负。其实法理很清楚,是我的东西绝对不会丢的,不是我的东西那就不要执著,即使还多了,另外空间,最起码也会得到德的补偿。只是,我这样的做法,使我没有给他们留下好印象,从而失去救度他们的机会。所以,尽量还是不要为了利益和人闹僵。这也是我的一个深刻的教训。大法弟子必须放下对众生瞧不起的心,放下救人还要挑人的心。

六 、运用神通 大法神奇

大法中修炼的生命,都是能够运用神通的,这是法中有的。修炼这些年来,我运用师父赋予的神通,两次脱离险境。一次是在城管大队楼下贴真相资料时,恰好被城管发现,城管抢了我的手提袋(里面有大法书和真相),当他们上楼时,我想起来同修的切磋文章中提到过要否定迫害,我一下子想起来神足通的功能,于是我马上回身,这时才发现周围站满了围观的居民,大家一看我回身,都不约而同的闪开一条道让我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出去了,我听到他们在后面狂吼着追我,后来就没有动静了。那次我顺利脱险。

还有一次是在晚上和同修一起下乡做真相,也是运用神通,恶人看不见我们,脱身离去。当时把身上没发完的许多真相资料,藏在了地里的苞米秆下。回家后发正念,请师父帮助把资料藏好。两天后,我和同修去取真相资料时,发现除了我们放资料的那块地,周围大地里的苞米秆都已经被人收走了。真是谢谢师父啊。

那一年,去外地同修家,恰好那天晚上他们那的邪恶突击行动抓人,我们三个同修被困在屋子里,因为是夏天,楼下的声音听的很清楚,一整夜我们发正念,让那几辆警车都开走,让那些警察拉肚子,呆不住。我们发正念,稳定心态,去掉怕心,冷静的对待发生的事情。果然,持续发正念的一两个小时后,到大半夜,外面的警车门频繁被开关多次,警察就近上厕所的动静都听的很清楚。到了早上,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发正念,用神通,使我们有惊无险。

师父是慈悲的,大法是神奇的,很多年前,有一次我处于一种很困苦的境地,很长时间没有吃过水果了。那时候我到同修家办事,同修在厨房给我做饭,我在屋里坐着,一下子闲了下来,这时我忽然想到,唉,要是有个苹果吃就好了。几乎就在我有这个想法的同时,同修一下子打开门,告诉我:“苹果在那个柜门里,你自己去拿着吃,快点。”我当时都愣住了,很惊讶,太不可思议了。我当时很感动,师父慈悲看弟子这段时间挺吃苦,赏赐给弟子想吃的苹果。吃饭时和同修说,同修告诉我:“这可真是师父的安排啊,我做做饭,不怎么的,就一下子想起来要给你拿点好吃的,就有苹果,就告诉你了。”

几年前刚被迫害一年后回家,家人非要把我送到一个会算命的人那里算命,说遇到啥灾难的,让那个人给破一破。我坚决不去,闹的家里矛盾很大,母亲白天晚上的对我破口大骂,父亲也受到影响,也开始那样对我,甚至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是怎么回事呢?母亲表现成那样可以说也算正常,但是父亲可不是那样的人啊。于是我晚上就坐起来发了一会正念,我对那个附体看病的生命说:我是主佛的弟子,你不要拿你那些低灵的东西往我这里用,你要摆正好你未来的位置,不要跑来干扰我,我是有使命来的,你干扰我完成我的使命,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但是你如果不起不好的作用,我修成的那一天会善解你的。结果第二天,父母不再强迫我去算命了,只领了我姨家的弟弟去了。后来弟弟回来说要问我一个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我就让他问,他说:“姐姐,为什么那个算命的告诉我大姨和大姨父,说你是从天上来的,是带着使命下来的,说你得完成你的使命才能回到天上去,还说你要做什么的话,让我大姨和大姨父不要管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听,师父啊,大法真是太好了。我就借机给弟弟讲了真相,然后弟弟很高兴的做了三退。大法的威力,处处都在救度众生。

很多时候我都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曾经被白光(功能)护体,免除了被别人使坏,还曾经用正念找回了存有重要资料的U盘和身份证,还经常少走一层楼(不知怎么形容这种功能),还曾运用过神足通。

七 、能做什么就做 宽容理解同修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角色,是协调人吗?不是,但是一有什么事情赶上了,我也参与了协调工作;是技术人员吗?不是,但是一有谁的电脑不好使了,机器坏了,我碰到了,或者人家找上门了,我就尽量去给修好;我是散发资料的同修吗?也不是,但是,碰上这样的事情,顺便就做了;我是负责下载的同修么?也不是,但是碰到谁要安装电子书了,或者装讲法或炼功音乐,或者歌曲节目,我也就给装上了;我是负责制作真相资料的人吗?也不是,但是一旦谁又被迫害了,谁又参与迫害了,或者有必要制作真相资料了,我赶上了,我也就干了……我什么也不是,但我也什么都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所以,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利的,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在做这些事情上,同样是碰到许多心性过关的事情,通常我觉的自己过的都是很差的。相反,我得到很多同修的包容。这里谢谢我的同修们。不论做什么都需要扩大自己的容量。比如,同修让安装电子书,同修们很多家里也有电脑,就不学不用,就非得大老远的麻烦的让你给装,装上了吧,不是有这样的要求,就是有那样的改动。我想要的版本是这样的,我想要的字体是那样的,其实很多都是自己动手就可以调的,教也不学,……借口一大堆,却忘记了大法超常、大法弟子无所不能。我开始还很耐心的教,后来总这样真的起心啊。但是经历多了,看的多了,心态也趋于平淡,能谅解了。安装MP3也是,今天就要炼功音乐,明天得把讲法给我装里去,就要济南的,后天,人家那里边怎么都有歌,我这里怎么没有呢?大后天,哎呀这歌也太多了,一到炼功的时候都找不着,除了炼功音乐别的都给我删了吧……很多同修就是这样的,但毕竟是不自觉的,也是因为同修不懂技术,就以为我们做这些有多简单,那反过来说,其实,我们不会装文件时,也需要别人给安装时,不是也这样么。所以还是不知者不怪。

而我也同样被同修宽容过。一位负责打印真相币的同修,因为技术上不是很懂,要过的心性关还没有过去的时候,机器出故障了,打印出来的钱币很多都是布满了墨水,用84清洁剂都洗不掉。我对同修起了心,不明白为什么同修看到打印效果不好的钱币,不马上停止打印,而弄的几十张钱都这么脏。(为了不让众生对大法误会,几十元的一元真相币被我们销毁。)这导致别的同修去质问这位负责打印的同修。后来偶然中才知道,原来那些真相币不是一下子连续打印出来的,而是在很多正常打印出来的钱币中,突然就夹带了一张满是墨水的钱,而且是没有规律的,所以同修当时虽然也想打印的好,但是却很难把握。这里我谢谢同修的宽容,并对我私下里的抱怨表示道歉。其实很多时候也许都是误会,我们之间应该相互包容理解。矛盾中总能看到私心,从而向内找,才能更快的提高,更有力的救人。

大法被迫害以来,我的姨父同修几次被非法劳教,导致本来也算修炼人的我姨后来也有了一些对大法不好的举动。我为此一度对我姨产生观念,她有几次不让我去她家,为的是不让姨父接触大法弟子。其实我姨就是太怕了、太执著钱了。而我也有些赌气和看不上她了。但是我对被迫害同修的家属我一般都是尽力关心帮助的,对我姨我也毫不例外,所以在姨父被迫害期间,我还是总去我姨那里看望她和两个孩子,也尽量多买东西。退党大潮来临之际,我很想让她和孩子们三退出来,可是又怕我姨象以往一样告诉我妈,弄的我回家就挨骂,所以几次想开口都放弃了,可是最后我还是放下对我姨的观念,平和的去讲而不强求结果的心态给我姨讲了三退的事情。当我放下观念,奇迹发生了。当时我姨眨了眨眼,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退就退了吧,这就是这么回事,改朝换代那是天象变化,谁也挡不住,老毛头死那年,天上掉大石头,现在天灾人祸的,反正我也是没受共产党啥好处,文化大革命咱们全家都挨整,现在也是(指姨父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于是我姨连着两个孩子都一起做了三退。

我对奶奶和姥姥过世前的精心照料让我姨对我刮目相看。这就让我有了机会劝我姨讲真相。开始她是不敢听的,有时候我着急上火加生气,感到我姨太差劲,大法那么好她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害怕呢,现在明白真正表现成那样的不是她本人,而是背后的邪恶因素在阻碍她得法。在姥姥去世前后,我姨因为照顾老人而身体变的很糟糕,她花了很多钱,吃了很多好药也不见效。在一次我姨和我说她身体不好,已经患上了腰椎盘突出、胳膊举不起来等很多表现严重的病又看不好时,我想了又想,还是放下以往对她形成的观念,以平和去说而不强求结果的心态劝她还是炼功吧,自己在家炼,别人也不知道,反正也不花钱,就万一好了不更好吗。我姨没说话。过了几天,我姨很高兴的告诉我:“我炼功了,大法真好使啊!师父还管我!”我此后又劝她写了严正声明,还劝她看书学法修心性,现在她都做到了,每天都坚持炼功,又开始回到大法中来了。劝我姨三退到从修大法的整个过程中,我也修去了很多心,而出现的结果真是“无求而自得”(《转法轮》)啊!

* * * * * * *

曾经很羡慕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们能亲自听到佛陀讲法。小时候一位佛教居士告诉我好好修炼,将来有机会做未来佛弥勒佛的在世弟子。而今我如愿以偿。

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去,所以很多事情也确实做的不足,以后我将一一改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