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 大陆人心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看到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以后,才开始行动起来向世人讲真相的。十年来,师父的教诲和指引,让我一步步走向成熟。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人心的变化过程,见证了中国大陆的人民是怎样走出黑暗迈向光明的。

黑云压城

当我刚从自我保护、回避责任的状态中走出来,开始讲真相的时候,还带有许多的顾虑和怕心。那时候,我曾经做了一个计算,既然全世界有七十亿人,大法弟子有一亿人,那么一个大法弟子对七十个人讲真相就够了。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讲一百个。从朋友熟人做起,应该不难,如果坚持一天讲一个,三个月就够数了。就这样讲,坚持了一年,明真相的三百个都该不止了,可并未看到形势有什么明显变化。我那个时候的心态,说来惭愧,就有点象是应付。

反观世人,听到真相后,反应最普遍的,是叫我“不要去跟别人讲这些”,“危险”。还遇到过一位老者,很不客气的跟我讲:“年轻人,你讲的这些,我要是去上告,他们会把你抓起来的。看你年轻,今天我就不说什么了。”而我遇到过的最好的反应,是两位做新闻记者的朋友,他们明确表示,只要是说需要去报道法轮功的事,马上就说“我们要去采访。赶快溜,决不参与。”还有一位安全局的熟人表示:完全知道法轮功的真相,自己家里就有人修炼,决不参与迫害

那时候,大多数人似乎都明白法轮功的确是被迫害的,但很少有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人的良知,好象都被压抑着,变麻木了。

苏醒

虽然看着表面形势变化不大,但是随着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的深入,慢慢自己的怕心变淡了,那种“应付”的心态也退了,救度众生的责任感变强了。那时候我想,可能大陆很多得了法的人并没出来讲真相,所以又把自己讲真相的目标调整到了一千个。我筹算,每天平均给三个人讲,坚持一年就足够了。既然每天要给三个讲,方式方法也就要做些调整,给每个人讲都不能象原来那样绕山绕水,尽量简短一些。这个阶段讲真相的经验慢慢多起来了,过程中还逐步克服了容易讲高这个突出缺点。

这时,讲真相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别去外面说,自己在家悄悄的炼就行了。”

这个阶段,邪恶的恐怖气氛在逐步消退,老百姓好象慢慢也在独立思考这场迫害对不对,大法弟子这个人群都是些什么人。我遇到的人中,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最容易接受真相,官场中人则大多不愿表态。

剥画皮

又过去了一年时间。我觉的,给一千个人讲真相的目标肯定也该到了,可是还是没出现世人都明白了,师父正法要结束了的形势变化。不过此时我已经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不同的大法弟子在做着不同的事情。有的在做资料,有的在发资料,有的在劝“三退”,有的在面对面揭露邪恶讲真相。那真是正邪大战啊。我不再去想讲真相的人数问题了,而是感觉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是一个法粒子,我在发挥自己的长处,与大家一道救度众生。

到了这个阶段,已经不再会惧怕,还克服了给人讲真相会带有情绪的缺点。讲真相的时候,尽量讲的慢一点,语气平和一点,讲的过程中,多注意对方的反应,尽可能互动交流。

这个阶段,听到最多的是骂共产党。只要一提法轮功这个话题,经常听到的说法是:“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一提共产党,最常见的反应就是:“共产党无官不贪、无官不污”,“共产党是个黑社会组织”,接着大骂一场。虽然还是会遇到坚持认为“这是政治需要”的人,但更多的是能够接受真相的。我曾遇到一位中年人,听完真相后跟我说:“大哥,你说的太好了。今天你要是去推翻共产党,我马上跟着你去。万死不辞!”我跟他说:“我们只要认清共产党搞的那一套,不支持不配合就足够了。你想他们人再多,也顶多不过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五。它从来都是通过运动,利用一部份人打击另一部份人。如果中国人都不支持不配合,看它那一套还怎么办?不就不战自垮了吗?”这位中年人接受了。

这个阶段,我感觉中国人都好象睡醒了。以前曾经共过事的熟人,偶尔相遇,都会表现出非常的尊敬和热情。对我曾经历的一些迫害表示愤愤不平。甚至在我的老家,一个边远少数民族农村里,从来都是认为皇权至上的一群淳朴民众身上,我都看到发生了令人惊奇的变化。上个新年,我又回老家。听他们在议论时事,基本的语调都是:“又在花言巧语了。这个共产党肯定又在琢磨要敲诈我们的什么东西了。这群无耻之徒!”这种思维逻辑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

扫除

今天,讲真相已经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无论是在工作环境,还是在亲朋好友之中,还是在陌生的环境陌生人之中,讲真相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压力,也不会有什么波动了。我会根据当时的情景娓娓道来,别人听了也不会有什么不合适。大家也就是说说一些身边发生着的寻常事,只要一提起共产党,大家就觉的太丑陋,太卑鄙了。

这段时间,我还见到了两件明显的事情。其一,是北京城的乌鸦几乎全死光了。迫害以来,北京的乌鸦越来越多,到后来,都成了一景了。尤其是在北京天安门、故宫和中南海一带,到了冬天,天空中除了乌鸦几乎啥都没有。一片不祥之兆,挥之不去。今年去北京,只看到喜鹊,见不到乌鸦。一打听,原来是上个冬天全死光了。真是个奇迹。其二,是优昙婆罗花开遍神州大地。在国际互联网上这种报道很多。我工作生活的环境中,只要留意,也是哪儿都看的到。这不是更大的奇迹吗?

我经常提醒遇到的有缘人要对未来充满信心,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了,世人只要明白法轮功真相都会有美好的明天。此时无论是官员还是普通百姓,没有人会有异议。唯一的不同,就是我认为它已经气息奄奄,马上就要倒了;但有些人认为可能没那么快,也许还能再熬几年。

十年的时光,并不漫长。但在这十年中,我看到了不可一世的中共邪党是如何在迫害法轮功中一步步被人民看穿、唾弃的。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是如何在千难万险中唤醒中国人的。我自己也有幸通过这风风雨雨的十年,从一个人心满身的寻道人,一步步融入了大法弟子的行列,成为了一个自己对的起自己的法轮功学员。

我看到光明即将到来,也看到大陆的大法弟子还在不懈努力,正在正法洪势来临之前最后的时光中,把这邪恶清除干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