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市六旬妇女陶学玲再遭绑架勒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威海市杏花村年近六十岁的陶学玲,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从此她精力充沛,重获新生。但九九年后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再遭绑架,家人再遭勒索。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左右,陶学玲在早市上给人讲真相,被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恶意举报。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将陶拦住,下来两个警察对她说:“有人告诉你宣传法轮功。”陶说:“宣传法轮功无罪,你们凭什么随便抓人,你们这是执法犯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这时两个警察不让她说下去,用力把她推上警车,绑架到城里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把陶的包夺过去,把包里的真相资料、光盘都翻出来。大概过了半小时,“六一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私设的非法组织)头目刘杰、刘金虎来了,把陶学玲带到里边的一个小屋子里,把陶学玲按坐在铁椅上,对她进行非法审讯,刘金虎说:“你宣传法轮功是扰乱社会秩序。”陶说:“我懂法,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你们执法犯法,大法弟子讲真相,没有强迫任何人听,想听就听,不想听就走,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任何人身、财物的损失,这怎么能说是扰乱呢。”刘金虎又说:“法轮功是×教,国家不让炼。”陶说:“不是国家不让炼,是江泽民不让炼,中国宪法没有说法轮功是×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法轮功不仅使修炼者身体健康,而且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那个社会都合法,而且应该手段鼓励)。刘又说什么文件,陶表示,没有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都是乱法。刘听后火了,说:“这些年我们执行的法律你说是乱法”。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下午一点左右,刘杰等人把陶学玲劫持到威海市里医院南院区,强行对陶进行非法体检,而后刘杰又带领几个警察劫持陶学玲到陶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打印机、笔记本电脑、MP3,然后向陶的孩子勒索五千元钱作保证金,晚上五点多钟将陶放回家。

陶学玲修炼前,生活坎坷,一人带着女儿生活,身心压力很大。曾患有严重的脑神经衰弱症,整宿不能入睡,人也浑身没劲,同时还身患胃病、腿痛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后,身上所有的疾病很快都不翼而飞了,从此她精力充沛,走起路来一身轻。

可是就是因为陶学玲坚持信仰法轮功,做个好人,两次被中共邪恶人员绑架劳教,使她与家人的身心受到不可弥补的伤害。二零零一年九月,陶学玲去北京证实大法,以她自身巨大的变化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真相,展现大法的美好,被恶党人员绑架。她拒绝向邪恶透露身份,被绑架到北京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个月。在关押期间,她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如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大小便在床上(10个人睡一个1.3米宽的床),她的肋骨被打断了一根。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释放回到家。在北京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亲属得不到她的任何音信,并且当时她女儿还小,只有十几岁,无依无靠。

最让她痛心的是,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陶学玲在小区附近讲真相时,被环翠区城里派出所便衣恶警构陷,遭绑架,关押在威海看守所。那时她女儿临近结婚,很多事都需要母亲的打理,女儿多次向“六一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私设的非法组织)头目刘杰说明情况要人,可是刘杰给孩子的答复是:交六千元罚款,一个月后(看所谓“表现”)再说。当陶的女儿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再次要回母亲时,刘杰告知,你妈已被判一年半,人已送往王村劳教所,但没向陶学玲的女儿出具任何手续。当女儿突然听到妈妈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她经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人很快病倒了。九月十日,陶学玲的亲属再去610办公室要人,恶警刘杰躲着不见,亲属通过门卫才联系上,刘杰在电话中扬言:陶学玲拒不“转化”,判一年半是轻的,要想要人去王村劳教所,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陶学玲没能亲眼送心爱的女儿出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7/山东威海市六旬妇女陶学玲再遭绑架勒索-249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