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去名利心 提高心性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得法十几年的大法弟子,今年是我第三次投稿参加大陆网上法会。这一年来我的修炼遇到名利关,妒嫉心也时常干扰自己,到现在也不能说完全调整好了状态。但我知道法会一年一次,是提高自己的好机会,不能错过。我觉的不管修的好不好,都得参加法会,这是我们修炼的路,必须得走。

一、在工作中修去名利心

我是国内名牌大学工科硕士研究生毕业,三十多岁,在大型外企技术部门工作,原来的部门经理比我大很多,是业内有名的人物。二零零九年底经理跳槽走了,作为部门里资历最老的我,没有被升职。新升上来的经理年龄和我差不多,资历不如我。起初我也没有当回事,因为我对当官不太感兴趣,喜欢做技术工作。新经理也比较客气,工作还能够顺利進行。

但是到了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年一度的调级加薪中,每个月税前五千多元工资的我只加了二百,而且没有升级别。当时我心里非常不平衡,因为前任经理没走之前答应给我升级加薪。而且不升级工资就不会得到很大提高,因为每个级别工资是封顶的,更重要的是前途渺茫,没有升级意味着自己工作成绩不行,或没有得到上级的认可,而且自己作为研究生,本来就被许多人认为屈才了(公司里月薪上万的有很多),不升级就更没有面子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考验,我承受不了了,和同事开始闹矛盾,也觉得经理不怎么尊重我的意见,名利和妒嫉心一下子都上来了。我开始投简历,希望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面试的机会很快有了,其中一家是私企,实力很强,但是工作环境一般。我去试着工作了几天,觉得不是太满意,也就没有去。后来又有一家小型外企,对我的条件很满意,也答应了我的要求,双方都很满意。和公司老板聊天中感觉到她作为既得利益者,不很了解真相,我就试着引导她,讲了一些当前退党的情况和大法的真相。因为我全家都修大法,母亲和哥哥遭受过迫害,我用自己亲身的体会简单的讲了真相,并且认为以后还有更多机会。当时她感觉比较吃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反感,从道义上还很支持我。但是随后几天情况发生了改变,她决定不聘我了,理由是牵强附会的。我悟到可能是自己真相没讲到位,或者是她害怕我给公司带来麻烦。总之我感觉自己没有做好,情绪很低落。

这是我这几年来遇到的一大关,是比较艰难的时刻,在公司里和同事关系闹的已经很僵,而且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很难安心工作。怎么办?好在自己修炼多年,明白这些看似过不去的关,只要自己心性跟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结果通过学法、修心,我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没有造成更不好的影响。

我悟到自己作为工作单位少有的大法弟子,身上担负的担子其实很重很重。无论在哪里工作,都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私利,影响了救度众生的大事。同时我也悟到,自己在工作上遇到这些问题,也是因为自己没有放下名利心,在工作环境中没有做好才招来的。表现上就是没得到领导肯定就在工作中破罐破摔,有很多时候在公司表现的有些懒散,让邪恶钻了空子。

学了师父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师父讲到:“大法弟子在迷的社会中与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码在某一方面随波逐流。如果你做事情不能用大法来衡量自己,你如果做事情不能够用正念思考问题,碰到问题不站在法上,你就是个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你的外形是常人,你生活的环境是常人,你的工作是常人工作。哪怕你做大法弟子项目,天上可没有电视台啊,神也没有报纸的,这都是常人社会的形式。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象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我知道自己虽然一年来三件事也在做,但总感觉差了点什么,实际上我是象常人一样做事,没有威德。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要努力做到放下名利心和妒嫉心,一切顺其自然,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二、多种方式结合讲真相

因为我是上班族,自由时间少,所以我抓紧时间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我尝试过写真相信,发传单和贴不干胶讲真相;现在坚持做的最多的是发真相电子邮件、打语音电话和面对面讲真相。

我在公司里利用公司内部信箱发给同事真相资料,利用这种潜移默化的方式改变着周围的环境,救度这些可贵的生命。我以前是把神韵光盘送给同事看,后来发现送出去的光盘,有许多人拿到手里就放在一边了,不当回事,拿了盘不看的情况很多,甚至有些盘丢了,找不到了。这既浪费了资源,又让这些人无知的造了业。所以我现在一直是借给同事光盘,借完后要收回,让他们明白大法资料是珍贵的。

开始学习发真相电子邮件和打语音电话也遇到了很多干扰,记得第一次打电话是在寒冬,操作手机的时候手都冻的不听使唤了,而且自以为怕心已经很少的我,却很紧张。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情况,但我感受到另外空间里邪恶在使劲的给我制造麻烦。正念突破了这一关,以后就非常顺利了。在发真相电子邮件和打语音电话的过程中,也是在修自己,自己的状态直接反映在讲真相的效果当中。

我觉的面对面讲真相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效的。其它方式也需要,但是替代不了面对面讲真相。尤其是我生活的大城市里,常人为了生活都很忙,而且很多人都是既得利益者,不关心那些看似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甚至对真相资料不看也不听;再加上几十年的中共邪党恐怖运动经历,使他们把自己牢牢的封闭起来,不接触任何可能给自己造成伤害的事情。对这些人而言,只有在面对面时才更有可能打开他的心结。师父在讲法中也曾经提到过,坚持在街上发资料的学员都是很可贵的。我悟到,这可能是因为面对面讲真相方式是最能体现自己的修炼状态的,也最难坚持下来的。

除了给亲朋好友和同事讲真相,我还利用其它机会,比如有时打出租车等机会讲真相。通过大量的学法,以及反复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等书和录像,净化了自己的思想,了解了很多事实,同时也为讲真相提供了很好的帮助。从邪党文化的框框中跳出来的大法弟子是常人唯一的希望,自己修不好也就很难救了人。回过头来看看常人实在太可悲了,脑子里受邪党各种各样的谎言毒害,形成了头脑中形形色色的邪念和歪理。我们和常人面对面的“口中利剑齐放”(《洪吟二》<快讲>),能起到最直接的作用。

三、在家庭环境中提高心性

妻子(同修)是在我们结婚后一段时间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她在常人中是个单纯而坏脾气的人,象个孩子,有时很古怪。和她相处从认识、结婚直到现在,对我的心性都是很大的考验,这些年走过来真的不容易,因为我的脾气也不好。看到明慧网上许多同修对结婚,特别是和常人结婚的问题進行过交流,我作为过来人深有体会。我认为如果结婚,就必须能够保持时刻用大法指导自己,否则就很容易走偏或掉下去,表现在常人中就是带修不修,或搞得不欢而散,给家庭、社会造成恶劣的影响,以致给大法抹黑等等。

记得有一次家庭关是在妻子生了孩子之后坐月子时(当时妻子还没有走入大法),我的岳母从黑龙江赶来照顾她。岳母在“七二零”前修过大法,但是因为怕心,受邪党毒害深和走极端等原因没有坚持下来。走极端是因为岳母在娘家排行老大,当年岳母的母亲生病,岳母强制不让去看病,造成了耽误病情,所以全家把这怨恨迁怒在了大法上。岳母在“七二零”后改信净土,对大法有很多错误的认识。而妻子和我母亲(同修)之间也有一些误解和矛盾。一次母亲炖了些排骨,排骨不是母亲买的,炖好了之后,因为我父亲在家没做饭,母亲和我商量用饭盒带走一些排骨,没当是什么大事,也没告诉妻子和岳母。但是妻子和岳母不知道怎么看到了,对母亲有了想法,觉的她偷拿东西,从而产生了隔阂。这些事情是在后来我和母亲才知道的。我觉的我和母亲的做法是不正的,再加上邪恶虎视眈眈的找机会干扰,使常人产生了不好的想法。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到:“我知道大家在各项目中、救人中有的做的非常好,总体上大家做的也是很好,起了很大的作用。我承认你们在助师正法中做了你们该做的,就希望你们能够做的更好。我们的路很窄,走偏一点就会出现问题。我不想大家出现问题,也不想要哪个人在修炼中滑下去,更不希望随着形势的好转使修炼放松下来。这一切都是你们开创的,未来的事情还很多,直到你圆满的那一天。最难的你们已经走过去了,剩下的没有那么难了,只是把它做的更好点。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觉的很无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够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内找,就象刚刚進入修炼那样的热情一样。不要像常人,几分钟的热血过去了、就完事了。”所以我们要走正自己的路,不能有一点点的偏差。

妻子(同修)和我有时为了一些小事情闹矛盾,在常人看来许多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开始也把它当成常人闹矛盾,没有把自己视为大法弟子,没有悟到这些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关难,只是把它当作了阻碍,认为妻子在无理取闹。有一次我突然悟到应该找自己,肯定是我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因为我总把这些矛盾当作阻碍,有这个心才招惹了更多的麻烦。当悟上来了,心性提高了的时候,矛盾一下子好象化掉了。

我的儿子(大法小弟子)是二零零五年出生的。孩子早产出生,身子很轻,肠胃有些不太好。因为我们修炼状态不好,孩子直到三岁之前,生病了都去医院,打针吃药很多次,现在回想起来对不起他。特别是孩子三岁时得了重感冒,后来转成肺炎,还有耳鼻喉感染,在医院输液十几天,还没有好利索。又去看中医,也没什么用。我才悟到不应该再用常人的方法解决大法小弟子的问题了。观念一变,情况也就变了,孩子很快恢复了正常,除了一些小感冒和拉肚子,这几年都没有什么大的病业。

妻子(同修)二零零七年走入了大法,我们二人共同学法,又一起发传单,贴不干胶,共同精進。儿子也慢慢长大,现在上了小学。我在带好小同修上做的还不够好,孩子现在还没有开始自己学法炼功,只是会背一些《洪吟》诗。我以后一定带好小同修,让他圆满随师回家。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