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神圣而幸福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得法三个多月,单位职工分大米,我扛五十公斤重的一袋大米轻飘飘的跑,而且一气扛了四袋,领导和同事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患有心脏病动一动就冒虚汗、心慌心悸的人,现在能肩负一百斤跑!一次往卡车上装四吨货物,大部份是我一个人干的,同事说:“法轮功真厉害!”得法不足二年,身体皮肤白亮,头发黝黑,年轻了十几岁,四十几岁的人就象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修炼的元婴已经象二岁小孩模样,变化神速,真是不可思议。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修炼的,回想起自己十四年修炼的风雨历程,感慨颇多,收获颇多,教训颇多。

一、喜得大法 脱胎换骨

一九九七年八月从北戴河返回单位,在北京出京路口,心脏病发作,同事建议留京治疗,半小时缓解后,我坚持回到家中。九月,妻子下班带回三本书:《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翻开《转法轮》,一种无名的兴奋,一种久久找寻终于见到的喜悦涌上心头。连续一周时间,手不释卷,终于明白了当人的目地,决定修炼法轮大法。就在这一周时间,身体发生巨大变化:浮肿消失,严重的心脏病不翼而飞,面色红润,胃肠消化系统正常;身心愉悦,说不出的“心里美”。

得法三个多月,单位职工分大米,我扛五十公斤重的一袋大米轻飘飘的跑,而且一气扛了四袋,领导和同事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患有心脏病动一动就冒虚汗、心慌心悸的人,现在能肩负一百斤跑!一次往卡车上装四吨货物,大部份是我一个人干的,同事说:“法轮功真厉害!”

修炼后我个人曾经两次让新分住房,至今仍住在不足八十平方米的旧宅。朋友们说,当今社会已经很难找到你这样的人了。我说:“修炼真、善、忍的人都会这样做。师父让我们为他人着想,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得法一年零两个月时,单位安排人员下乡扶贫,领导找一些中层干部谈话,谁也不愿意去下乡,担心深山区不安全。正在领导为难的时候,我主动提出带队下乡扶贫,领导说:“你可给我解决了大难题!”我带领扶贫工作组为山区贫困乡亲解决几项重大问题,得到村民的好评。县一把手说:“几批扶贫工作组,你是唯一不吃请、不跳舞、不上歌厅的。”贫困县所在上级市的一个部门领导说:“听说你这炼法轮功的为老百姓不怕吃辛苦,我支持你的工作,同意你上的项目。你给我介绍介绍法轮功。”我当时介绍了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他很认同。

得法不足二年,身体皮肤白亮,头发黝黑,年轻了十几岁,四十几岁的人就象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修炼的元婴已经象二岁小孩模样,变化神速,真是不可思议。而且玄关设位、卯酉周天、体外大脉、他心通、宿命通等不断展现,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思想纯净、名利淡薄、工作积极、任劳任怨、与同事和谐相处,为他人着想,实践着师父的谆谆教诲: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生命。

二、邪灵肆虐 魔难炼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七个人闯進我家,非法搜查并非法绑架我到刑警中队,两天后又非法“双规”,半个月后非法刑事拘留,進而非法逮捕、判刑。在邪党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四年时间,失去了学法的环境,每天只有大量背诵能记住的经文,仅《论语》四年下来背诵至少四万遍,坚定了战胜魔难、继续修炼的心。

该监狱关押三千多人,其中大法弟子有七十多人,最多时一百多人。该省六一零、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对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的“转化”,在小楼里办“洗脑班”,播放邪恶录像、动用酷刑,妄图“转化”大法弟子。我出监之前,只有三名学员所谓“转化”(有二人后来明白过来)。我在狱中揭露监狱“洗脑班”的恶行,恶警很恐慌,第二天就解散了洗脑班。当时法理不清,人的勇气很盛,我不怕死,认为“斩敌一万,自损八千”,提前写了遗书。出狱后系统学法,明白了人理的不怕死不是法理上的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是邪恶自灭的法理。

由于处处按照大法弟子的形像要求自己,大多数服刑人员说:“法轮功好!”很多人明白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同情大法弟子,骂中共邪党坏。一些人还帮助大法弟子传递经文。有的同修把“包夹人员”感化后成为大法弟子。

出狱一个月时,到原单位看望同事。四年离别,有的人衰老了,有的人去世了,有的人疾病缠身。同事们说,你比原来还年轻了,眼角皱纹也没了,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接触到的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有一些人不怕邪党,敢于表态支持法轮功。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回老家路途中被铁路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后关押在东北两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 “黑窝”中。老家亲人找关系,让我配合早点出去。人心执着、对师对法不够坚信,顺水推舟,向邪恶妥协,把警察拿来的“三书”抄写一边,还给自己找借口“不是自己写的”,实质上做了背叛师父、给大法抹黑的大错事,留下了永远都无法抹去的污点。后来在同修的不断启发下,通过反复背法、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终于在师尊的加持下,一年半后出狱回家。回家后系统学法,认真向内找,总结教训,找出被迫害的原因,认真做好三件事,实修自己,弥补损失,跟上了正法進程。同时,把自己的教训反复讲给同修,帮助走弯路的同修修正自己。

三、学法修心 实修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除出差外,每天晚上都到学法点上学法两个小时,后来又坚持学法后炼静功,每天早晨风雨不误室外炼功,大家都很精進。我基本上都是每三至四天学一遍《转法轮》,每天炼两遍五套功法,有事耽误的都挤时间补上,一天当两天过,真的是突飞猛進。两次被绑架,累计失去自由五年零七个月时间,期间没有学《转法轮》,没有炼功,损失非常大。为了弥补损失,回家后我加大学法、炼功力度。每天学《转法轮》二~三讲,其他经文按发表顺序系统学,如条件允许,早晚各炼五套功法,把失去的尽量补回来,心性的提高和本体的改变非常明显。

二零零三年从黑窝出来,由于四年没有炼静功,双盘不到位,腿疼得厉害,我坚持搬上去,咬牙坚持一个小时;后来双盘搬到位了,但从开始搬上就剧烈疼痛到一个小时结束,腰腿疼得厉害,冬天只穿背心短裤还大汗淋漓,大多情况是这样,这样坚持半年时间,突然有一天能轻松打坐一个半小时,又能打坐两个小时。例如,从东北邪党劳教所出来,视力下降,四号字放大四倍仍然看不清楚,加大学法炼功力度两个多月时间,视力完全恢复正常。而且三件事也没有耽误,成立了家庭资料点,打印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小册子、真相纸币,录制Mp3、Mp5,刻录神韵光碟,满足了一部份同修讲真相用;抓住时机面对面讲真相三退,效果都很好(我个人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较少,今后改進,抓紧时间救人);除四个全球整点发正念外,其它时间尽量的多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整个身心都投放在修炼上,干扰也少之又少,正念强时,邪恶已经不足以干扰了。我体悟到,只要按照师父要求去做,以法为师,实修自己,就能跟上正法進程。

妻子坚持与同修集体学法,我根据自己的情况,大部份时间自己挤时间学法,无论早晚,只要有时间就学法,这样能保证每天学二至三讲(整体协调和重要事情需要处理时除外)。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三件事得到保证,干扰就少,正念就强,实修就扎实。

向内找,向内修,提高就快。否则就慢,甚至倒退。这方面我的教训不少。眼睛盯着同修,找别人的不足,很少找自己的不足;遇事先想别人做得怎样,不看自己的缺点不足。总觉得自己一贯正确,党文化严重。不少同修指出来,但有时心里还不服气,潜意识中反映出自己修的高。自从师父反复讲大法弟子要向内找,修自己,再精進,必须学法,我才认真对照,从思想深处查找自己的执着,实修自己,不断修正自己,去掉做事心。认识到了做事不是实修,那种多做事就是代替修炼的想法,不在法上,是法理不清的表现。师父要求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在法的基点上做,才能救人,才有威德。就在起草这篇稿子时,还遇到提高心性的事,有时自己还把握不好,可见实修的重要。

四、帮助同修 共同提高

二零零三年八月从监狱回家后,与同修交流得知一些同修受邪党迷惑而邪悟,有怕心不炼的,有配合六一零作恶的,有偏激惑乱同修的。针对这种情况,我遵照师尊找回昔日同修的教诲,一个一个找到能找到的同修,在法上帮助他们走回来,我所接触到的同修大多数从新走回来修炼,目前都很好。

对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一起交流、发正念,帮助同修找出执着,坚定信念,信师信法,从魔难中走出来,跟上正法進程。仅举一例: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的三妹(妻子的妹妹)被邪魔严重干扰,左腿疼痛难忍,严重时连续一个月时间二十四小时不能睡觉,一米六九的个头体重只剩九十多斤。在长时间疼痛的严重干扰下,没有守住心性,去了几家医院检查,也没有检查出“病”来,在其中一家医院做了“小刀疗法”,反而造成臀肌损伤,越治越严重,最后坐立困难,不能行走,只好卧床。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家人抬着她上火车,几千里路去北京治疗。我们夫妻(同修)去北京车站接站。按照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意见先到北京宣武医院检查治疗,检查结果除当地医院造成的臀肌损伤外,仍然没有检查出“病”。我们悟到:这是旧势力干扰,必须加持三妹正念,不能走人的路,共同清除旧势力干扰。

十二月三日下午在北京住下,在宾馆中与三妹交流,决定不能再按照医院的所谓“排查”——做多项检查,明天早起南下到我家,只走大法修炼的路,信师信法,一切交给师父。

在北京宾馆当天晚上,那真是一场正邪大战。被邪恶干扰的三妹腿疼的不知如何是好,扶墙走、爬、六神无主的样子,乞求我们给她止疼药吃。我们没有动心,她姐姐安抚她,给她热牛奶喝。我在身边连续一个一个小时发正念,虽然我们已经二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但是我们不能懈怠,继续发正念。下半夜接近天亮时,三妹小腹下坠感强烈、火烧火燎的疼痛,非常难受。真是物极必反,刚走几天的“例假”突然又来了,下体流出许多黑血块,腹部不再难受,邪恶的生命与败物被清理掉,三妹能躺下睡觉。第二天早上炼了一至四套功法,饭后乘车几百公里来到我家。

几个月来的魔难干扰,三妹的心性上不来,还想通过人的办法找老中医吃药缓解。这位中医也是大法弟子,告诉三妹:“走人的路我给你开中药调理,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走神的路你就好好修炼,只有大法能救你。”三妹还是“坚持”吃中药。到家第二天开始吃中药,第一次吃药后折腾的翻来覆去,比不吃药还难受。三妹说:“我错了,我发誓不再吃药了!”第二天没有吃药,坚持学法炼功,能够下床行走,大家很高兴。我和她姐姐思想一放松,夜间睡的太实,没醒来,结果凌晨她自己喝了中药,又出现非常难受现象,两次吃药造成她痛苦难当,但她还是不悟,她女儿偷偷把药扔掉了,她还埋怨女儿。

三妹到我家的第三天(第二次吃药的当天),我看明慧网上同修关于使用“摄魂大法”和“化功”的文章,我悟到应该用此神通除恶。我配合同修,用摄魂大法和化功清除三妹空间中干扰迫害她的那些邪恶生命与因素。结果把那个邪恶生命先化成焦炭接着化成水解体掉。三妹感觉腿开始往出冒热气,三个多月来双腿盖两床棉被都是凉的,开始腿热了,基本恢复正常。

第七天出现反复——我们在发正念时没有清理干净,有一个浑身长刺的长毛怪物虽然化成焦炭,但还剩一口气,还在干扰三妹。在继续清理后空间场才干净,一直到今天都很正常。第一天、第三天、第七天三次集中发正念除恶,三妹都认真配合,彻底除掉邪灵,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是具备师尊赋予的佛法神通能力的。

明白了如何修的三妹学法炼功、修心性、向内找大有起色,每天白天大量学法,早晚各炼五套功法,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二十多天时间体重增加十几斤。徒步上早市买菜、徒步去商场超市、骑自行车都已经正常,二零一一年元旦去同修家交流,三里多的路,有时还能小跑。家中亲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不修炼的丈夫几次感动落泪。

三妹一次起死回生的经历,找出了安逸心:不会向内找,每天炼不完五套功法,很少发正念,有时早上给丈夫做完饭,自己再上床一觉睡到下午一两点钟。长期的安逸被邪恶钻了空子,几乎毁掉了自己。教训深刻呀!

四十天后三妹回老家了,天天坚持学法、发正念,坚持早晚各炼一遍功法。现在三妹状态比较好,脸色红润,骨骼、面相改变,比以前更漂亮了,对周边同修触动很大。

同修三妹的经历,提醒经历魔难的同修一定在法上认识如何清除魔难干扰,向内找,实修自己,只有信师信法、实修自己才能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过来。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