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解情结 救人没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好说歹说他的火也消不下来,我边走边想,我无怨无恨,一切都是为他好,不要他还钱了也不消火,还是要坚持去离婚,是什么原因呢?想着想着,我一下想明白了。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一定与自己的修炼有关,他硬把我拖到法院去,这哪是去打离婚,离婚对他有什么意义呢?是师父安排叫我到那儿去讲真相的。到了法院,不一会就来了那么多人,这些人中有上级司法局来检察工作的,还有检察院的人。就算我们是来打离婚的,也不需这些人来调解——我一看这都是来听真相的。我请师父加持,给我开智慧,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

我反思我这颗心的变化过程,明白了一个道理:出自于个人的苦乐、兴趣爱好、个人得失而对情作出的一切取舍,随便你怎么做还是个情。无私无我,没有自己一丝目地和认识,一切完全从为他人好着想去认识和处理问题,这个对情的执着心才荡然无存。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全体同修们好!

我叫莲花(化名),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得法。在这十五年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腥风血雨十二年。这十二年来走了不少弯路,全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走到了今天。尽管我修的很不好,弟子还是有很多的话要说,为了不浪费时间,我就把我抓紧一切机会救度主流社会的世人的一点事向师父作个汇报吧,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丈夫闹离婚,我借机讲真相

我的丈夫大我好几岁,还是邪党基层单位里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头头,退休后在家度晚年。可我真没想到,这十多年来,在我们这个国度里,世风日下,男女苟且之事,不分老少,处处可见。我那个老头子在这个腐败堕落的社会中,也跟着变坏了。

有一天,他去嫖娼,就那么巧,進屋就被警察抓住了,罚款五千元,要他回家拿钱来销号,否则就要拘留他。他这个不守本份的人,那点退休金哪够他花销呢?月月用光,哪还有存款呢?老头子从那屋里出来,血压升高,走路都是晃的,心里在想,去哪儿找这么大一笔钱?走着走着,走到一个巷子里就倒下了。还是过路的好心人,从他衣兜里的电话本上,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我听到这个信息后,急忙打出租车找到他。看到他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实在可怜。这是一个离家很远的很背静的地方,他到这儿来做啥呢?一询问,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

我是一个修炼人,老头花心做出这等事,并不感到气恨,而倒觉得这么大岁数还做这等错事,是该我救的人,我没有做好,我有责任。我到银行去把钱取出来,同老头一起去交罚款销号,把人取了回来。我们家就我们两个老人,儿女都不和我们一起居住,老头的钱老头自己用,我的钱全用作家庭的开销,这一下拿出去五千元,我那点钱一月就开支不出来了,便和他商量,每月还我一千元,他也同意了。到他发工资那天,他不给我,我找他要钱时,他不但不给钱还火冒三丈,拉着我要到法院去离婚。

好说歹说他的火也消不下来,我只好让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我边走边想,我为他的未来,给他讲了很多很多的道理,我无怨无恨,一切都是为他好,不要他还钱了也不消火,还是要坚持去离婚,是什么原因呢?想着想着,我一下想明白了。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一定与自己的修炼有关,他硬把我拖到法院去,这哪是去打离婚,他都是快到八十岁的人了,离婚对他有什么意义呢?是师父安排叫我到那儿去讲真相的,我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老头子闹离婚,我要去救度人。想到这里,只觉得自己一下高大了许多,心胸开阔了,头脑清醒了,法理明晰了,没有其它任何念头,就是要去救人。我加快步伐跟了上去,和老头子一同進了法院。

到了法院,真的就象这些人在这儿等待着似的,不一会就来了那么多人,这些人中有上级司法局来检察工作的,还有检察院的人。就算我们是来打离婚的,也不需这些人来调解。我一看这都是来听真相的。我请师父加持,给我开智慧,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

这时一个人提问:“你们是来做啥的?”我老头就回答:“我们是来打离婚的。”那人又问:“为什么要离婚?”老头子说:“因为她炼法轮功。”我一下懵了,他是知道轻重的人,处理什么事情说个什么话?向来都是很有分寸的,怎么他会这样说话呢?但就在这一瞬间,我心里突然亮堂了。他这不是一下把我硬推到必须开口讲真相的风口浪尖上来了吗?法院算什么?救度人没有我的选择,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要救。

在座的这些人一听说是因炼法轮功离婚,就来劲了,七嘴八舌的都来指责我:你炼什么法轮功吗?你看看,老头子要和你离婚,是正当要求呢!好好的一个家,叫你败成这个样,这不搞成妻离子散了吗?可悲呀可悲呀!

我不慌不乱,不惊不怕,站起来严肃的告诉他们:你们错了,我们到法院来离婚,是因那老头子嫖娼。大家惊呆了,全都望着老头子,等着他作回答。他根本都没有想到我会讲这个问题,他哪还敢说话!我把他嫖娼的事情描述了一番。那些执法官还想继续为老头子辩解,说:他的事情是生活问题,你是政治上的问题,性质不一样。

我就从这里开始给他们讲真相:

到底是谁败坏了这个家?我炼法轮功搞的是什么政治?修炼前,各种疾病缠着我,尤其是严重的支气管哮喘,迫使我生活不能自理,苟延残喘,生不如死,大小医院進了不少,都是一个结论,无法治疗。我的身体状况,单位职工、周围邻居有目共睹,走三步歇一阵,谁不说我可怜?修炼法轮功后,不到半年全部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康健了,我又承担起料理家庭生活的重担,这个家又出现了喜气洋洋的新气象。请你们说说我搞的是什么政治?我炼法轮功家庭是不是变好了?

再说,我老头子拈花惹草,全不顾家庭破裂,故意制造各种矛盾,找麻烦,我无怨无恨,依然笑脸相待。他嫖娼罚款五千,我拿钱帮他了结此案,并领他回家。他年老多病,常住医院,不仅花我私人的积蓄为他治病,还细心照顾,精心护理。他的衣食起居,全是我做,你们说我这个修炼人是不是个好人?请问我这是在搞的那门政治?

在座的你们这些都是有儿有女的头面人物,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做不做得到?现在站在你们面前两个人,谁好谁坏,你们都是执法的人,都分不清楚,甚至不敢说句公道话,你们说这个国家的公职人员不可悲吗?还谈什么依法办事?怪不得我们国家有那么多包二奶的高官,那么多嫖娼的公务人员,累禁不止,反腐败越反越腐啊。

我看到这伙人全无自己的主见,都是跟着一帮哄。有一人说法轮功怎样,其他人都跟着说怎样,自己犯了诽谤佛法的罪全然不知。我看着他们真的可怜,心里很难受。我告诉他们:你们千万不要诬蔑、陷害、诽谤、迫害大法弟子。你们伤害我,对我毫无损伤,可你们就惨了。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修,纯属是锻炼身体,祛病健身,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现在所知道的那些法轮功的情况,全是江魔头利用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诽谤的不实之词。我还给他们讲了中共搞的假自焚,讲了央视台恶意制造的假新闻,讲了邪党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桩桩血案。并告诉他们不能按照邪党臆造的谎言来仇视和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迫害了超常的好人,你们就犯了天法,罪大如山,必遭恶报。悔改现在还来得及,唯一的办法,就是诚心诚意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

我给他们讲了足足二个小时的真相,没有一人敢吱声。最后还是那个女警站起来说了句话:“老婆婆,你确实是一个好人,你回家好好的炼你的功。”转过脸去对老头子说:“老伯,你的妻子这么好,还离啥婚嘛!回家去,每月还人家一千元。”

我俩口从法院出来后,喜笑颜开,还進了商场,老头子掏腰包买了一百多元钱的东西。这哪是去打离婚的?根本就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二、闯机关

师父叫我们要做好三件事,我是坚决照办。上午学大法,下午就走街串巷讲真相,救众生。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是我的天职,我必需抓紧一切机会做好做到位。

前不久,邪党要办洗脑班,又在迫害大法弟子了。单位的头儿们,通知我到一个政府部门去谈话。我的孩子们告诉我,说有好多的政府要人要来,不能去,他们那些人从来都没有讲过理,谈啥子话哟,是骗人的。

我想:平时到邪党部门和机关去,在大门口就把你拦住了,想進去难得很。尤其是这些年来,邪党与平民的矛盾日趋恶化,机关大门守卫森严,老百姓谁能進得去?这不是我讲真相的最好机会吗?他官再大也是个人,是需要被大法救度的。师父说这个地球都才是一粒尘埃,人算什么,都是我们的救度对象,这个机会哪去找?我一定要去救度他们。

到了这天,我按时到场,真的来了不少人。他们一一作了介绍,全是些很有脸面的人物。教委口的,某某部门的、工作单位的,洗脑班的,还有到北京和重庆专门去受“转化”培训的所谓专家,很多人,个个是凶神恶煞的,真有点象地狱来的一些小鬼。我不管他们怎么表演,我心里非常明白,这都是旧势力捣的鬼,说是检验,实质是不惜用众多世人的生命来淘汰大法弟子,可怜参与来找我谈话的这些人都不知晓在犯大罪,是在犯那种他们子孙都还不清的罪。此刻,他们的性命全攥在我手心里,我若顺从了他们的安排,凡是参与了做这件事的人,包括所有世人和自己的儿女亲友,都罪业即成。只有彻底否定他们的一切安排,他们才能得救,我向师父表示,我一定要救度他们。

我首先声明:“你们叫我来这儿,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那么你们就只能一个一个的说,我不打岔,你们说完了,该我说的时候,你们不能插嘴,更不能起哄,如果行就开始。哪个是头儿?头头儿你就先说。”其中一人开腔了:我们找你,就是请你到“转化”班去。我问:“道理何在?”他说:“因为你炼法轮功。”我看是该我讲真相了,就问他们:“你们谁还有话要说?”无人吱声。我就告诉他们:“我这个老太婆不是去“转化”班的人,我是专门走访你们这些政府首脑机关的贵客。为什么?因为你们这些官老爷被江魔头的欺骗宣传迷惑的太深了,全然不知炼法轮功的是些什么人,就象你们今天来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给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说一句话,要我到转化班,你们不觉得好笑吗?闹剧呀!真是一场闹剧呀!”

我告诉他们:

「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一群你们意想不到的那么好的好人。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做,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私无我的一群超常的好人。你们把这群好人非法投進监狱几十万人,残酷迫害致死的学员三千多人,全国一亿的修炼人都无怨无恨,十多年来你们也没有听说或看见有哪个学员恶意报复,这样一群好人你们要转化她,你要把她转到哪儿去呢?全都要转化成一些说假话、做恶事、搞争斗的那种假、恶、斗的人吗?这个蠢事做不得。

你们说我们搞政治,不就是出了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吗?我告诉你,这世上有一个理,叫善恶必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团体,什么组织,做了恶事就有恶报,因而人才有生老病死,国家才有改朝换代。作为邪党也是如此,它无故杀了八千万人,造下这么大的业,必须要偿还。邪党造业不是哪一个人,而是它的那个整体,邪党组织内的每个成员都在其中,也都要摊一份,邪党造的业那么大,它所有成员的子子孙孙都难以偿还,如何逃过这一难,只有退出党团队,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么大的事谁能知道,因而就出了个《九评共产党》一书,让邪党所有成员了解这一真相,好做出自己的选择。

我们只是给你们讲了这样一个理。迫害好人所犯下的罪孽是不可饶恕的。

我向在座的人声明,我不是来和你们搞辩论的,也不是来和你们争高低分输赢的,我是要用我们国家的法律来证明我们是无罪的,你们迫害我们是违法的。

谁才有权制定法律和解释法律,是江××吗?是法院或是检察院、还是公安部?你们谁能作出回答?我告诉你们,我国《宪法》和《立法法》规定,我国的国家立法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司法的最终解释权也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江××的讲话,各个部的文件、通告、公告不是法律,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部法律给法轮功定什么罪,大法弟子是在我国宪法法定范围内活动,不犯法。

“四二五”上访无罪。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建议、申诉、控告和检举权利。法轮功学员采取上访形式向中央有关部门申诉,说明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完全是行使公民宪法的权利。“自焚”事件,是政法委导演的一场栽赃陷害法轮功,欺骗蒙蔽世人的闹剧,纯属造假。《宪法》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大法弟子的一切活动是合法的,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我们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谁错了?公检法和你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在犯罪,你们回去好好学《宪法》第35条、36条至第41条和《刑法》第13条、第14条,你们这样做,犯了侮辱罪、诽谤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诬告陷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伪证罪等等罪。审判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人恶警的法律国家已经制定好了,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已被大法弟子记录在案,他们会依法控诉把那些人推上审判台的,你们就等那一天审判吧!迫害好人的下场你们在不长的时间会看得到的。

我说这么多,我也只是想说,你们只知道我们是好人还不行,你们要用国家的那些法律好好对照一下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看看自己到底犯没犯罪,犯了多少罪,赶快回头不要再做蠢事了,这就是我今天要给你们要说的话。算是我对你们的忠告吧!”

说完我就起身走了。在正法理面前,人是无所作为的,再大的官也啥都不是,他们一个个的看着我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三、解情结

两次给这些“衙门”里的人去讲真相,感受多多。在师父的加持下,智慧大开,要想说什么好似涌泉,源源不断的来,要什么有什么,想说什么就来什么,真的是得心应手。那些常人都大吃一惊:这人怎么这么会说呀!谁也不敢搭腔和我说什么。

尽管如此,我心里明白,我没有做好。邪恶不断的制造魔难,要加害于我,我只借此机会讲了真相,救度世人。虽然在讲真相中否定了邪恶的迫害,也是在过关,但在修自己的心性上还做的很不好。一个强大的执着心没有抓住割舍掉,让邪恶抓到把柄扭住不放,不停的制造多次魔难。

起初,我得到政法委和一些部门的人,要找我谈话的信息后,就和同修切磋。当时,那位同修就给我指出来,要我注意修去“情”这个执着心。我不加思索就给否定了,心想,我哪有什么情哟!儿女各住一边,又不常来往,很长时间都没有管过他们了,心里放得下的很。老头子做的那么绝情,老来还去嫖娼,早把他放在一边了。谁是你的儿女,谁是你的丈夫,谁也管不了谁,谁也顾不着谁,哪还有情这种事哟?

那一天,我去政府机关时,一路上我的心一直在动荡,见到单位领导时,怨他不管下属、参与邪恶一起迫害,指责他。见到同修时,我要求别人要做这做那,要发正念哟!要铲除邪恶哟!我在讲真相时,当我讲到我这个大法弟子,是怎样如何如何照顾老头子,是如何如何的辛苦时,我莫名其妙的哭起来了,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我感到很吃惊:平白无故的怎么流起眼泪来了呢?

我从那里回家时,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想来想去,我想通了:的确是那个“情”的执着心在作怪。师父讲的法理告诉我们:“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转法轮》)我是用人心去认识和处理情的问题,并没有放下人心,只是把情这个执着心包装了一下,由爱转为恨,由近转为远,这不是放下了情,而是情更深的一种表现。师父看准了我的根本执着,就给我设关去情的执着心。第一次打离婚,我只给世人讲了真相,而没有修自己、很好的去情这个执着。紧接着又设第二次关,要我再去情的执着。

事情一开始,师父就让同修来点悟我,我还是不开窍。直到把我那颗心快要勾跳出来了,我才明白对情的这个执着已经在我身上开花结果、枝叶繁茂了。

我现在要修去它、不要它,那它是不是就不存在了呢?不是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反思我这颗心的变化过程,明白了一个道理:出自于个人的苦乐、兴趣爱好、个人得失而对情作出的一切取舍,随便你怎么做还是个情。无私无我,没有自己一丝目地和认识,一切完全从为他人好着想去认识和处理问题,从而把它放下,割舍它,这个对情的执着心才荡然无存。可是,情是你滋生的,要去掉它,你自己得承受,要面对情带来的一切苦难,想舒舒服服的就去掉情的执着,也是不可能的。你说要承受,那我就默默的承受痛苦,那不行。一个魔难有可能拖很长很长的时间,魔难是利用你的业力来提高你的心性的,向内找提高心性才是最重要的。

回头看过去的那些日子,老头子的一切行为都是帮我清除情的执着,他给我的一切痛苦,都是在帮助我消业。现在我才认识到,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一家人,全是为我修炼来的,我得真的要为他们的未来着想呀!现在,老头子给我找麻烦,我不动心,儿女耍横我不烦她,总是找自己的不足,关就过去了。现在我才是真的是无怨无恨,无牵无挂,无忧无愁象有神仙过的那种日子的味道。后来有两次政府的人来找我,劝说要我到洗脑班去,我没有自己的一切,毫无压力,我坦荡超脱,心境悠悠,真的感受到“自在如意天地阔”的那种大自在思想境界状态的那种说不出来的美。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