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前进农场“六一零”石平恶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就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前进农场“六一零”头目石平还沉浸在妻离家破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时,他的姐夫又在车祸中将腿砸折。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正如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看看石平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所作所为,就会看到这个苦果是石平自己种下的。法轮功学员决不是幸灾乐祸,是想唤醒那些至今还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迷中人,快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要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希望世人都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石平今年(二零一一年)四十岁左右。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前任“六一零”头目王维伦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车祸身亡后,明白真相的人都不愿接(六一零主任)这职位,石平却走马上任至今。石平自接六一零主任三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地紧随恶党迫害大法弟子。

每当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家属找石平要人时,他总是大言不惭的说:“这是上边的事,与我没关系。”事实证明:与你(石平)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关系)。你(石平)自己做的恶事你不承担能行吗?天理也不容啊。《公务员法》也明文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当大法弟子给他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在国外炼法轮功都是自由的等真相时,他说:“那你们就到国外去炼,我就是管办护照的,我给你们办护照,在中国,共产(邪)党不让炼,(炼法轮功)就是违法的。”

当大法弟子给石平与他的家人打真相电话时,石平发疯的对被关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高声叫骂:“天天接到你们电话,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我家电话弄出去的,我关死他。”

石平妻子在半年前跟他离了婚,留下未成年的儿子;二零一一年 十一月初,石平的姐夫三人坐一农用车,到农田去拉育秧苗的大棚管儿,途中出车祸,他姐夫将腿砸折。

石平的犯罪事实

石平在大法弟子之间挑拨离间,诱骗制造伪证,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说:“其实,都是×××(名字略去)让你们干的,看:这是她写的保证(不修炼法轮功)。”当大法弟子戳穿:这根本不是×××的笔迹时,他又拿出一叠纸说:“这都是你们(大法弟子)写的。”却不让看内容,诱骗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石平挑动诱骗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不明真相的家属捏造罪证(无中生有)加害另一名被关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使家属在拘留所公开谩骂被其诬陷的大法弟子。

石平用金钱诱骗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出去后给公安当线人,监视其他大法弟子的行踪。

三年来,石平曾多次参与绑架了数位大法弟子:

1、绑架孟宪杰、潘淑荣、刘世银、于松江

二零零九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的三月一日、五日两天,石平率队(警察)先后分别绑架了孟宪杰、潘淑荣、刘世银、于松江(男)四名大法弟子。石平对于松江不断的高压逼供、恐吓、利诱的精神折磨,仅几天时间于松江就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孟宪杰被迫害的脑供血不足,经常休克,行动不能自理。

2、绑架蒋欣波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为救众生大法弟子蒋欣波在大集上发神韵光盘,被农场公安局警察绑架。石平带着七、八个警察搭着云梯从三楼窗户爬进蒋欣波家,此时蒋家没人,家被翻得一片狼藉,石平带人非法抄走了数本大法书、打印机、电脑等蒋欣波私人物品。

蒋欣波的丈夫将妻子修炼大法前后的变化整理成书面材料。在蒋欣波原来任教的前进中学的同事认为情况属实,四十多名有同情心的教师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事后,农场公安局联合学校逼迫凡是签名的教师中午不让回家,都关在教室里写检查,还有几名教师应得的教学奖金也给取消了。写检查一次不过关的重写,逼得教师无奈到网上查抄诽谤、污蔑大法之辞。

听说蒋欣波家人请来了两名北京的正义律师,顿时,从上(建三江管局)到下(农场)大大小小的头目包括石平都感到惊恐不安、如临大敌。不仅原定的非法开庭时间被推迟了,他们还恶意的上网查询和调查律师的所谓背景,因其中一名律师曾于二零零五年去美国进修过,就以这位律师“有背景,有国外势力”等为借口,百般阻挠刁难蒋欣波家人合法聘请维护人权公理的正义律师。

3 绑架丁忠野

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农场公安局警察绑架了蒋欣波的丈夫丁忠野,(因蒋的丈夫为妻子聘请了北京的两位律师)当天(九日)晚上,在石平的高压威逼下,以不退律师就不让蒋的丈夫上班要挟。最后蒋的丈夫违心的辞退了律师。蒋欣波被非法枉判四年冤狱,至今还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4 绑架潘淑荣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怕当地大法弟子参与对蒋欣波在一月十六日进行的非法庭审,石平带着数名警察到潘淑荣自家经营店绑架了正在营业的潘淑荣。

5 绑架 孟宪杰和老伴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下午,怕当地大法弟子参与对蒋欣波在一月十六日进行的非法庭审,石平带着二十多警察,尾随跟踪去当地农场办公楼办事的孟宪杰和老伴(未修炼法轮功)。在办公楼的前厅,石平一声令下“上”,一群警察同时扑向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孟宪杰的丈夫被撕扯进门卫值班室,孟宪杰当时休克,被强行关进拘留所。当天孟宪杰的老伴回到家后脑血栓病复发,大小便失禁,无人照顾。

自绑架到拘留所,孟宪杰一直处在抽搐,不能进食状态,晚上有值班警察专门住在监号看着,一休克就掐人中,人中被按的有拇指肚大小皮肉都没有了。就这样九天后,石平竟带着医生(怕中途出事)把一直卧床不起的孟宪杰送到比邻青龙山洗脑班加重迫害。到洗脑班强行给孟宪杰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孟宪杰口吐鲜血。孟宪杰被抬回家后,数月不能起床,全身疼痛,一动就抽搐昏厥。

6 绑架吕传刚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怕当地大法弟子参与对蒋欣波在一月十六日进行的非法庭审,警察在农场医院非法绑架了正在上班的医生吕传刚,吕传刚还穿着白大褂就被塞到车里拉拘留所去的。

7 绑架于松江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石平带着十多个警察在家绑架了于松江,第二天,石平把于松江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因没拿钱,洗脑班拒收。石平找场领导特批的钱,也要把于松江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去迫害。在车上石平手掂着钱,对于松江说:“这是八千块钱,你在那(洗脑班)呆着吧。”

在洗脑班,于松江被殴打、戴手铐,双手被抻直分开铐在两边的铁床边上,让人痛苦的即站不起来也坐不下,手铐卡进肉里,十个小时后才放下来。

8 绑架潘淑荣、李景芬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早上,潘淑荣正在自家商店经营,石平带着五六个警察到了她的小店,砸坏了小店门锁,几个人强行拉扯潘淑荣,把潘穿着的羽绒服两边线逢全部撕开,抬着把潘淑荣绑架到当地拘留所。后来又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同日下午,李景芬正在农贸市场买菜,被四、五个警察突然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

9 绑架郑杰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郑杰被农场公安局警察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

10 株连迫害大法弟子的亲属。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孟宪杰的妹妹从外地来姐姐家串门,晚上九点多下火车,当时天下着大雨,被躲在车里在孟宪杰家门外蹲坑的石平堵截,石平企图将孟宪杰的妹妹非法绑架,强行要将其拉上车并动手抢夺她随身带的包,将手包撕碎,孟的妹妹奋力反抗,高声制止石平的恶行,最终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