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牡丹江六一零头目李高阳、伊晓峰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先后在牡丹江桥北收容遣送站二楼、铁岭河镇警校和现在的机车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等地多次办洗脑班,对法轮大法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学习”的幌子,采用诱骗、劫持、暴力等非法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利用伪善、欺骗、辱骂、暴力、恐吓等手段从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

牡丹江市“六一零”副头目名叫李高阳。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为了向上爬,一直在利用洗脑班队以各种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李高阳外表伪善,实质阴险、狡诈、狠毒。他亲自或指使手下对大法学员行恶,再伪善的充好人迫使学员妥协。洗脑班里的每一项罪恶都是在他的直接或间接策划下发生的,也就是说,牡丹江洗脑班所犯罪恶都与李高阳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六一零”恶人伊晓峰及各市县六一零的恶人,从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不出示法律手续,直接使用流氓手段把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

在洗脑班内,恶人逼着学员看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胡编乱造的所谓文章,摧残人的良知,扼杀人的灵魂,毁灭人的道德和正义,干的都是无法无天,伤天害理的事。在洗脑班里,“六一零”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灌输各种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对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恶人就会进行野蛮的毒打和酷刑折磨,进行暴力“转化”。“六一零”洗脑班使用的是黑社会手段,他们的这些行为本身就足以证明,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一、九九年底拒绝洗脑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六一零”副主任李高阳,将被绑架的男女大法弟子四、五十人,集中到铁岭河镇第二看守所院里,公开叫嚣:如不“悔过”就判刑一、二、三年;教养一、二、三年。

一九九九年末,中共又在牡丹江桥北收容遣送站二楼开办洗脑班(收容遣送站位于爱民区中华路和康佳街路口处的中华路上,现叫“救助中心”,实为关押上访人员的地方),非法关押了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这些学员或是当年进京上访,被劫回后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的;或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向民众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而被劫持至牡丹江看守所的,九九年末他们都被非法关押到遣送站洗脑班迫害。其中女学员有十多名。洗脑班内连基本生活必需品,如卫生纸、卫生巾等都没有。

宫呈阁和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一样,由于坚持大法修炼,身心遭受恶党严重迫害。因九九年九月进京上访,回到牡丹江后,宫呈阁就被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被无理的关押了近三个月后,又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那时洗脑班设在牡丹江收容遣送站二楼。

一九九九年九月,宁军和同修一道进京上访,被非法劫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年底被强制关进遣送站洗脑班迫害。王洪林、宁军、李启亮等与社会收容人员关在一起。

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收容遣送站二楼洗脑班中的多名大法弟子拒写所谓的“保证书”,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之后,宁军、李启亮、贾昌民、关日安、王洪林等大法弟子从洗脑班被绑架到看守所,而后被转到位于铁岭河四道村的牡丹江劳教所非法劳教。宁军、贾昌民、关日安、王洪林被非法教养二年;李启亮被非法教养一年。在劳教所宁军被迫害致肝腹水,腹部肿胀得象个大皮球,出现严重的生命危险;关日安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被迫将二人释放。

二、二零零三年使用绑架、各种蒙骗手段把学员劫持进洗脑

1、破门绑架妇女

二零零三年年末,牡丹江市“六一零”副头目李高阳伙同牡丹江公安局阳明分局下辖的阳明派出所到牡丹江国营木材加工厂职工张丽敏(女,五十多岁)家,企图实施绑架。张丽敏不给开门。李高阳就调来消防武警部队,架梯子欲破窗绑架张丽敏。一个有正义感的邻居出面指责这种行为,制止了武警们的恶行,使李高扬的阴谋未能得逞。于是李又雇来了开锁公司的工人,在工人破坏了张丽敏家的防盗门锁后,他第一个冲进房内把张丽敏绑架到位于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的收容遣送站洗脑班。国营木材加工厂的恶人胁迫张丽敏的丈夫辛师傅支付开锁公司的费用。

2、以给“安排工作”为名,蒙骗大法学员

百货总公司(牡丹江商务局下属商业企业)恶人吕立人等配合中共恶党的“六一零”、公安局、司法局恶人迫害大法学员,先后协助警察绑架和变相开除该公司两位大法学员于波和景慎峰。

吕立人为了自己的升迁,以劳动合同到期为名,将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于波变相开除。当于波被牡丹江四道劳教所绑架期间,吕立人配合六一零恶人李长青、李高阳等人的“转化”阴谋,以给于波安排工作为名,蒙骗“转化”于波,过后却不让于波回单位工作。

3、非法关押劫持七旬老人 强制孕妇堕胎

李晶,女,七十多岁,牡丹江市林管局退休工人。恶警半夜从家里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同时把她女儿绑架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家里生病的女婿和上学的外孙女无人照管。李晶已经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了。她实在想不通炼功、做好人有什么错,这样三番五次迫害。为抵制迫害,她开始绝食抗议。610歹徒伊晓峰、朱××等不闻不问。李晶绝食五天后发高烧,才被释放。

张宏艺,女,也是70多岁,退休前为牡丹江市自来水公司检验员。她被单位骗到洗脑班,理由是:要开“十六大”了,有人怕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对一个70多岁的老年妇人,中共怕的是什么呢?!

王磊,被610犯罪人员绑架进洗脑班时已经怀孕。恶徒为方便对她下手,遂逼她打胎。王磊按照法理告诉他们大法修炼人“不杀生、不打胎”。市公安局、“610”就串通她工作单位的书记及她丈夫的单位,一起向她施加压力,称“打了胎就可以回家,否则就关在这儿不放。”王磊夫妇决定宁可双双辞职也要保留孩子。可公司干部强逼“必须打胎”,并把王磊的父母、舅舅都找来,把王磊的丈夫绑架至市公安局迫害两天两夜。在多重的威逼迫害下,王磊被迫打胎。

4、更多大法学员相继以各种手段关入洗脑班

宁红,50多岁,曾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因被迫害得肚子肿大得吓人、头发全白了,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回家。回家后通过修炼,头发又变黑了,肚子也消肿了。恶警看她的健康又恢复了,就又把她从家里绑到洗脑班迫害。宁红在洗脑班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610”及派出所恶警们很恐慌,编造理由,又非法把她劫持到了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宁艳,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刚从劳教所出来两个月。靠给人打工维持生活,2003年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宁艳在洗脑班不配合邪恶,发正念,遭“610”恶徒伊晓峰殴打,把她从床上猛拽到地上,头被撞了个大包,后伙同派出所把她劫持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赵建国,男,50多岁,曾因坚修大法被劳教一年,刚出狱也被绑架到洗脑班。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在洗脑班里赵建国坚决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恶徒对他不理不睬、不闻不问,直到他绝食第十天生命垂危时才被派出所接走。即使这样,善良的大法弟子仍向“610”人员及值班干警讲真相,希望唤醒他们的良知。

付晓帆,从劳教所出来后单位不让他上班,只好打工赚钱糊口,同母亲生活在一起。这次被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仍坚修大法心不动,恶警又把他劫持到劳教所魔窟里继续迫害。

宋岩,因为坚持信仰,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了三年零一个月,后直接劫持至洗脑班继续迫害。

吕敏、张震,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一年后到期不放,直接劫持到林口看守所迫害了半年,后又编造罪名非法劳教三年。
在洗脑班遭受迫害的还有安保平、张果滨等多人。他们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并曾被高额勒索。

收容遣送站洗脑班的院内,由每个公安分局派人轮流值班看守。他们还勾结市里各派出所的恶警,各单位的恶人,抓捕大法弟子,市里很多大法弟子的被判刑、劳教、送进看守所或被逼得流离失所。恶警还威逼、恐吓大法弟子的家属。把大法弟子锁在楼中,限制人身自由,无期限关押。每天强迫他们观看诬蔑、诽谤大法的电视片,逼迫写所谓“五书”,强制洗脑。

以上这些罪恶行径都是在“610”恶徒李高阳、伊晓峰、朱××、李长青(政法委书记)等指使下干的。其中伊晓峰在迫害大法学员上格外卖力,执迷不悟的做邪恶的打手。

三、洗脑班迁移,其罪恶都将被追查到底

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还在牡丹江市铁岭河镇警校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这个对外称“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际是非法私设的监狱,劫持无辜公民进行洗脑、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他们还下达所谓“转化率”的指标,并将此和参与迫害人员的奖金、升迁挂钩。据悉,“转化”一名赏金数万元。

目前该洗脑班迁移到牡丹江市机车驾校(牡丹江机车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二楼。门口牌子上写的是:“牡丹江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该洗脑班地址:机车路3号,电话:0453-6332399;0453-6369290可乘13路车到蓝鸟超市下车。参与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的人员有:李高阳(610),赵民,伊晓峰(610),张坤业,张利辉(慧)及邪悟者王淑华等。

今年五月,海林法轮功学员陈宫秋、耿玉芝被海林市兴安镇政法委唐凤国、曾峰等绑架到牡丹江洗脑班迫害。唐凤国绑架东和村李学花入洗脑班未遂,李学花被迫离家出走。

十月,宁安市沙兰镇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尹德芝被宁安“六一零”主任张欣艺绑架到牡丹江洗脑班。

十月十九日上午,政法委副书记闫贺成到宁安市职教中心,软硬兼施企图带走正在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李红霞,未得逞。第二天又带国保大队穿便衣的恶警贺喜友、尹艳,去绑架李红霞,拉扯中李红霞上衣被拽到地上,头发散乱,李红霞奋力挣脱。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宁安第一派出所又出动警车到李红霞家搜查。李红霞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上午被政法委书记闫贺成带领一伙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绑架到牡丹江市洗脑班迫害。

依据相关法律,不论是公安局还是所谓的“法制学习班”,都没有权力超越法律这样长时间劫持公民(依照现行法律,公安机关强行“留置”应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否则就要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以上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已触犯“非法拘禁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已犯了“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以上犯罪行为,违反了《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已经触犯刑律。尤其是政法委、“六一零”的相关人员。

在中国大陆,“六一零”这个位置很早就被称为“死亡位置”。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在整个“六一零”苟延残喘不多的日子里,所做的一切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如果为名利、或为所谓“工作职责”非要做出的一些所谓“政绩”来,那很可能就要成为不久被追究的罪行!

田立军,牡丹江市原政法委书记;李长青,牡丹江“六一零”头目;两人直接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均相继患癌症。李长青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亡,只有五十来岁。田立军也患癌症死亡。

范维民,穆棱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兼政法委副书记。几年来一直助恶为虐,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示伟二零零二年间非法劳教期已经到期,在劳教所与“六一零”联系应该接回并且释放的过程中,范维民又强行私自追加孙示伟劳教期数月。范维民现也遭恶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突然一只眼视物不清,上牡丹江市大医院检查后立即去了北京治疗,七月下旬返回,至今还在痛苦的煎熬中。

卫宗学,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长,率先迫害法轮功,他遭恶报现在家破人亡;原政法委书记崔义文主抓“六一零”专责迫害法轮功,参与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终遭恶报溺水而死;原第二派出所所长李晓夫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毒打,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撞的鲜血直流,结果李晓夫遭恶报锒铛入狱;原看守所副所长单成强经常打骂、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最后也遭天理的报应进了监狱。

牡丹江洗脑班相关人员及电话:
牡丹江“六一零”办公室
政法委书:记王育伟 13339537666 宅0453-6996666
主任:关久绵  13836378002  宅0453-6412208 0453-6528931
610副主任:李高阳 13704835782  宅0453-6540808

赵民,
伊晓峰(610),
张坤业,
张利辉(慧),
宁安市:
宁安市610办公室: 0453-7666615
政法委书记办公室: 0453-7623967、0453-7623193
市委书记办公室: 0453-7622644
610张欣艺电话: 13836335837
政法委副书记闫贺成:13946315815
国保大队端木庆海: 13903634594
邓宏伟:13206896108
金永进:13945316518
贺喜友
尹 艳:13019065958
海林市:
610头目唐凤国 家电:0453-7593382
警察邵洪兵 家电:0453-7237638
片警张兴瑞 家电:0453-755273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