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八零后游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九八年得法,至今在修炼的路上已走过了十三个年头,在这十三载的修炼路上,倍感师尊的佛恩浩荡与修炼的美好。下面就和大家一齐分享一下我的点滴心得。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四月,父亲在我的叔伯姥姥家借来一本《转法轮》,告诉我们一家人:这本书可好了,师父可神奇了。我在好奇心的带动下看了半本书,有一些词还看不懂,由于忙着中考,没能将《转法轮》完整的看完,但学习成绩明显提高,上课注意力也集中了,化学由平时的不及格上升到全校第二名,得98分(100分满分),语文全校第三名,英语也明显提高。没抱多大希望的我竟然顺利的考入了本县的高中。九月中旬,我家附近的辅导员来到我家,介绍我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出于好奇,我便跟着去了。在炼功点,我被一片祥和的气氛包围着,学员们都热情的教我炼功。就这样,我开始正式的走入修炼,没到一个月,我手上、脸上的瘊子全都不见了,而且没留下一点疤痕。

二、护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村里治保主任强行将我们的学法小组解散,不让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后又听说天津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殴打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本市在外炼功的大法学员也遭到了警察用水管子往打坐的学员身上浇水的骚扰。我们都觉的不公平,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哪里有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于是我和同修们七月二十日相约来到市政府,准备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了市政府已有很多同修在那里了,但等待我们的是拿着枪的警察和链轨车。当时我们心中只有一念:邪不压正!我们心中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法力在制约着一切,后来链轨车撤了,他们用多辆大客车把我们分散到各地登记。此时北京也去了很多同修替大法鸣不平,后去的没等到北京就被非法抓捕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告诉他们我的姓名,平安的提前回到家中。到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和同修来到北京准备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约好了准备去上访,因被恶警盯梢,我们走散了。因临行前带有同修还未来的及装订的《精進要旨》,担心经文落到恶警手中,我和同修决定先回家。在乘火车检票时,检票员告诉我:这是三天前的车票,已经作废!我的头“嗡”的一下子,我俩兜里的钱加在一起刚够返回本市的,市里离家还有二百多里路呢。这时,师尊伟大的形像出现在北京站的上方,我心里一动:求师父帮忙。念刚一闪过,检票员向我招手,我知道有门了,于是我把同修的票也拿过去了,就这样在师尊的帮助下顺利的通过了检票而且得到了卧铺。

三、开创环境

由于这两次临行前我没有告诉父母,他们的担心加上本地派出所联防队隔几天就来我家骚扰,再加上电视天天放毒诬陷师父和大法,我的父母逼迫我放弃修炼。母亲将我所有的书藏了起来不让我看,父亲天天歇斯底里的骂,逼着我看电视的诽谤,眼睛必须一动也不能动的听电视的诽谤,不许我和同修接触,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每走一步都跟踪我,配合邪恶逼着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从小没挨过打的我被父亲拿着镰刀、菜刀恐吓,笤帚也打坏了,一连扇了我二十多个耳光,五个紫红的大巴掌印在我脸上青了一星期,腿内侧也被母亲拧的紫一块青一块的。那时简直就是家庭牢笼,亲人的反目成仇与孤立,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说,不修炼是根本走不过来的。我趁母亲不注意把《转法轮》藏了起来,躲在麦秸垛里看,有了法,我的底气也足了,正念也充实了,我想到了师尊在《精進要旨》〈环境〉中所说的:“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作为大法弟子,我为自己没能给大法一个合理的位置而感到羞愧,自己活的简直就是没有威严。

在一次我拿出书刚要看时,父亲眼露凶光,恶狠狠的盯着《转法轮》,我当时一念:这是宇宙大法,你决不能动。果然父亲瞅了几秒钟就离开了。从此以后,我堂堂正正的在父母面前学法了。

我意识到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因素操纵,父母才敢对大法如此不敬,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无论他们当初是什么目地下来的,今天他们必须起正面作用!于是无论我身在哪里都对着我的父母发正念,附近的同修也把师尊的讲法和真相资料给他们看,渐渐的,他们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能正面认识大法了,他们为自己对师对法犯下的过错而深深痛悔,向师尊诚挚的认错!并用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帮助我讲真相,劝三退,贴粘贴,挂条幅,发传单,发光盘。在此也谢谢同修无私的帮助!

四、讲真相救人

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中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我在生活中利用一切有利的机会向世人讲清大法被迫害真相,刚开始真相粘贴缺少,我就拿着笔、纸和两面胶自己做,没有传单我就和同修用最古老的钢板和蜡纸自己印自己发。在修炼的路上只要正信师父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一次我的工作单位来了一个外国商人,我想这也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与大法结缘的,因为当时本地环境还很邪恶,他是外国来投资的,得和政府人员打交道,我心中不免有些顾虑,担心他身边的随从人员把我举报了,后转念一想,任何事情都是为大法而来的,我为了维护自我而让一个生命错失千万年等待的机缘,这哪配做主佛的弟子啊?要修成无私无我啊!想到这儿,我正念十足,在他要离开的时候走过去,递上了用英语写的:请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记在心里!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请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谢谢!我问他:“能看的懂吗?”他点点头,看完后连说两声“谢谢你!谢谢你!”我心中的顾虑顿时全无,尽是众生得闻真相的喜悦!

还有一次,有两个人同时来到我所在的店里,我给他俩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中共的邪恶,以及如何退出中共组织。其中一人说:你这么说不怕我举报你啊?说着就掏出手机按号码,我当时一愣,马上对着他一边发正念一边说:“我是在救你,你要陷害我吗?我不相信你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他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对我说:“你说的真好,对我俩说行,可别对别人这么说了,现在什么人都有。”我笑着对他说:你的好意我领了,我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最后他俩都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临走时说有时间还会来听我讲的。看似危险,正信师尊,正念对待就会柳暗花明!

在讲真相时,头脑当中反映出要给谁讲的时候,师尊就会把谁安排到我身边与我见面,而且我智慧源源不断,很少有回答不上来的时候。刚开始讲时,一次只能劝退一个,我想能不能同时多退几个呢?接着师尊就安排了三个人同时听真相后都退了。对于刚开始走出来讲真相的我真是莫大的鼓励,由衷的体会到了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与为了众生得救的精心安排。

多年来由于我的工作环境总是变动,无论走到哪里我都用修炼人的心态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使那一方众生明白大法真相。

有一次到一个厂子去工作,刚开始去时,先和身边的员工讲,逐渐的领导也知道了,此时也有顾虑,担心领导不让讲,转念一想,三界都是为了大法而存在的,周围的环境是师尊为了大法弟子修炼而精心安排的,怕什么呢?师尊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于是心底的顾虑没有了,只要来到我身边的人我都不放过一个有缘人和他们讲。由于我工作出色,很快厂里的人都知道了:有个炼法轮功的小丫头干活第一!他们有时间都来到我身边观看我工作的方式,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和他们讲,有时不用动地方一天下来劝退二十多个,后来,主任和老板也来到我身边叫我帮着给退党、团、队。

我生活的环境总是变动,也没有固定的地点取经文,师尊总是在我最急盼的时候安排同修让我及时看到经文。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有同化大法、众生得救的喜悦,也有摔过跟头后的痛悔和遗憾,磕磕绊绊的能够走到今天,每一步都蕴含了师尊无量的慈悲呵护,沐浴到的浩荡佛恩无以言表,弟子生命的永远也无以报答师恩!在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延长来的有限时间里,弟子会精進再精進,去掉一切人心,多救世人!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些操劳!

叩谢师恩!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