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年轻大法弟子要从理性上认识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现年二十三岁,修炼的路上有过勇猛精進,也有过被常人的名、利、情所带动,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可是无论怎样,我觉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够跟上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我是幸运的。

大法赋予了我太多太多,工作中,我严格要求自己,不与同事争,却总是业绩最好,平时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同事们也对我很友善,当然,我也有给他们三退。而且工作再忙再累也会去晚上的小组学法,从不看电视,不上网,有的时候同事会问我:你天天下班不去玩,不看电视,你都做什么啊?我要是天天象你一样,我都不知道怎么活。我总是笑笑说:我也有我的快乐生活方式。

我真的感觉自己活得很充实,因为我知道我活得有意义,我总是能够把什么事都放淡,心中空空的,不装常人中假的、不好的想法,我是放松而快乐的。

当然,我也有过不去关的时候,当妈妈同修把我看得太紧,唠叨我学法炼功的时候,我会觉得太累,然后就向外找,想自己没有妈妈层次高,她却按她的心性要求我,弄得我很有压力。后来妈妈和我交流,说是她管我管的太严,没考虑我的承受能力,然后,我也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不足和不好的物质,发现竟是我的心不对了才会有这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为什么妈妈一要求我学法我就不高兴了呢?其实她不说我却更是知道精進,反而她一说我就不想做呢?这不是常人的逆反心理在作怪吗?为什么她再说一声,我就生气或是大喊呢?那不是魔性吗?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太累了,早上就不想起来炼功,这不是懒惰求安逸吗?还说什么自己没有妈妈层次那么高,被妈妈要求的太严,那些不在法上的话。为什么说没妈妈层次高,为什么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而且我还讲真相做的也不好,只局限在和自己关系好的人身上。

头两天,一位阿姨去我那买衣服,买完后那位阿姨小声的对我说:“姑娘,你听过三退保平安吗?”当时我心里一怔,我知道那是羞愧,是为自己讲真相做的不好而羞愧,我低头说我也是大法弟子。当时她特别高兴,说:是吗,啊呀!多好的姑娘啊,你真好啊!你可真好啊!几句“真好啊”,让我突然感到内心受到强烈的震撼:是啊,我多好啊,因为我能成为今天的大法弟子,我多好啊,我能有幸在今天助师正法。

记得看《明慧周刊》里有一位同修说过这样的话,“人身难得,中土难生,大法难遇。”而今天这三样我都拥有,那我有什么理由不精進,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三件事?

我知道还有很多年轻大法弟子,他们中有很多人都被常人中的名、利、情所掩埋,忘记了回家的路,而且年轻大法弟子最容易执着向往常人的安逸生活,向往美好的爱情,向往有着幸福的家庭等。其实这也是我曾经所执着的,而且还被男女之情困扰的痛苦不堪,一身疲惫,甚至都不学法炼功了,后来是恩师的慈悲,和我对大法始终如一的坚信一念,还有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又终于走入了大法中。通过反复学法,我的心变得清澈,明白了情是最肮脏的,最不好的,是我们必须要放弃的,常人社会一切都是反理,情正是迷惑我们,让我们忘记回家路的根源。

其实这次写这篇交流稿我的心是犹豫的,觉得自己真的做的不好,但又一想这是一次答卷,我怎能错过,有的不好的地方,我就要去掉它,这次也是正法進程的一步,我得跟上啊。

曾经的大法小弟子因为年龄小又总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没有被常人的大染缸所污染,所以很纯净;而现在的我们有的有工作,有的有了家庭,那么就几乎和常人天天在一起了,如果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们越是脱颖而出,这才配得上师尊慈悲苦度,我们就不能忘记我们曾经冒着天胆下世经过无数次的转生与师父结缘,只为今天助师正法。

有些时候,我会想起一九九九年之前,我和我们炼功点的小同修每天一大早就跟大人们来公园炼功的场景,那时冬天再冷我们也不愿把手放下。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面对邪恶疯狂迫害,当学校罚站半个月没让上一堂课,打骂、体罚、开飞机等,我们都没有退缩。当最后把我们开除时,我们无悔自己的选择;当我们学法点的大人被抓走时,家里只留下了我们五个大法小弟子,我们聚在一起仍不忘修炼,那时我们大的只有十二岁,小的才八岁,那个时候我们真的不悔,因为我们别无他念,只坚信师父和大法。

而如今长大的我们怎么了,那些和我以前一样的大法小弟子们,我们是该清醒了,我们有过千万年的等待,我们带着誓约而来,是肩负重任的大法徒,在这茫茫人海中,在这末法末劫中,在与师尊同世的喜悦中,得到宇宙大法,千万年不曾遇到的大法被我们遇到了,是多么的幸运和自豪啊!我们不能迷失啊!

以上个人体会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用师父的在《洪吟二》中的一首元曲勉励我们共同精進。

断 元曲
 
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