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高中时妈妈被抓走之后

大学生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高三这一年里,我既要忙救妈妈,又要忙学业。我通常都是把作业在学校里完成,很少带回家里作。回到家里有时间就和亲属同修学法、发正念。晚上十点就睡觉了。对我而言,高三的学习生活并没有象其他同学那样充满压力,搞的身心疲惫,反而溶入法中,觉的非常轻松而充实。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修炼十几年,一路走来,我在大法修炼中成长,下面分享一下我的修炼心得。

走正路,轻松面对高考

在我读高二,将升高三的时候,妈妈被非法抓捕,送到劳教所。因爸爸已去世,家里突然就剩下我自己,面对被邪恶抄完的家,我有种莫名的恐惧,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家里似乎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后来亲属同修来陪我,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和我一起学法。通过不断学法,我知道了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妈妈刚被非法抓捕的时候,我还有几天就升高三了,为了提高成绩,学校给高三学生提前上课。为了救妈妈,亲属同修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给我请了一天假,我和亲属同修奔走于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之间,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用,索性这一忙起来,我就有整整十天没有去上课。许多同学都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来上课,我就把我这些天如噩梦般的经历写在一张纸上,写成信的形式,给我的好朋友们看,她们都对我的遭遇很是同情,我也时常拿真相小册子给她们看。后来有同学跟我说,她考试时遇到不会的题就念“法轮大法好”。我在学校时时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同学中广受好评。

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时间是多么的宝贵,班主任一开始对我没有去上课非常不理解,加上我是班级里及学年大榜上第一第二的尖子生,老师少不了“特殊关照”,还说别因为妈妈修炼大法而影响我的前途。后来亲属同修给班主任讲了真相,班主任明白了之后选择了正确的生命之路。以至于后来我再请假去看妈妈,她没一次刁难我,还主动关心我,也尽自己所能保护我免受邪恶骚扰。

高三这一年里,我既要忙救妈妈,又要忙学业。我通常都是把作业在学校里完成,很少带回家里作。回到家里有时间就和亲属同修学法、发正念。晚上十点就睡觉了。对我而言,高三的学习生活并没有象其他同学那样充满压力,搞的身心疲惫,反而溶入法中,觉的非常轻松而充实。隔几天,亲属同修就会给我请假,带着我到市里各部门讲真相要妈妈,通常都是亲属同修讲,我配合发正念,加上整体的配合,人们从最初的冷漠到后来的同情,还有的人明白真相后要资助我上学。这期间,同修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同修叔叔、阿姨关心我,和我学法切磋,让我不再觉得孤单和无依无靠,看着同修那一双双真诚、无私的眼睛和同修家里清贫的摆设,我真的很感动,“这里是一块净土”(《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真的是这样。

在整体的配合下,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的妈妈回到了家中,师父说:“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虽然我们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但八个多月的经历让我在法上真的提高很快,我放下了玩电脑游戏的执著,放下了执著于依赖常人、求结果的心,学法发正念更是使我充实、不空虚,也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和整体配合的重要。

那时,我就快高考了。高考前,我还有十四本教科书一眼没看,但我一点都不觉的慌张害怕,带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我走進了考场。在考卷没发下来之前,我一直在发着正念,清理我的空间场,给我周围的同学讲真相,请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开智开慧。奇迹发生了,成绩下来后,我顺利的考上了一所二表类院校,高出录取分数线六十分。没有因为我缺课落课,牵扯精力营救妈妈而落榜。相反,以我的成绩,本可以去一所零表类院校,但我没有执著,也不想给学校老师添麻烦,让她帮我参谋报考哪所学校,而是一切都按师父要求,顺其自然,就自己填了一所离家较近的大学。我明白了,这是因为我把路走正了,并没有执著名利等人这方面的得失,没有想到能不能考上大学,能否考上好大学,而是真正地从法上出发去救度众生,去营救同修,所以师父给了我莫大的智慧。

摆正基点发正念,顺利考过专业八级

進入大学后,形形色色,物欲横流,人情泛滥确实让我震惊。但我把握好自己,开学的第一天,我就和妈妈、亲属同修配合,给我系书记讲了真相。当时由于家庭贫困,面临着上不了学的问题,书记明白了真相后,硬是把我留了下来,并给我办理了助学贷款。在班级、在宿舍,我把“真、善、忍”的美好送给同学们。同宿舍有个同学,患有腰椎间盘突出,每逢变天或冬天,腰疼的特别厉害,严重的时候,走路象拖着一条腿一样,我帮她主动打水、拎重物(我们住七楼),从来没有怨言,后来给她讲真相,也是因为我法没学到位,讲的不透彻,她并没有接受,但也被我的人品所折服,慢慢的也有所改变。有一年在亲属同修被非法抓捕后,她得知了消息,给我发短信表示她支持我们的行为,对邪恶的恶行表示气愤和不齿。

比起高中生活的简单单纯,大学简直和社会无疑。虽然大学生活比较宽松,但上课时间安排的比较零散,不好把握。好在我住的是混合寝室,即室友不是同一个班级的。我们上课时间各不相同,这样我没课的时候,寝室基本上也没人,我也可以静心学法。现在想起来,一切都不是偶然,都是师父给安排好的。有时候,怕自己学法不入心,就读出声来。再后来,经同修介绍,我又认识了同一学校及其它学校的大法弟子。利用周六、周日,我们会有时间聚在一起,集体学法和切磋。

我学的专业是英语,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要考专业八级(英语专业最高级别),因为很难,大多数同学都放弃参加考试,而我在那时,也在忙着复习考研的功课,再加上过年,也没把这次考试放在心上,以至于买的历年真题和模拟题一点没做,快考试了,未免心里会不稳。可转念又一想,师父说过:“有许多小孩儿不但学法好,而且在学校的学习都是前一、二名,很多都是这样,非常的多。但是他们不是执著成绩的本身,而是在大法修炼中明白了应该怎样做,能够摆正学习与法的关系,因为学习是学生应该做好的。”(《新西兰法会讲法》)我是大法弟子,虽然我不是在直接讲真相证实大法,但我身边也有同学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考试也是在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证实着大法的伟大,另外空间的生命和旧势力也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呢,我不能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

考试那天,在考场外,我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发正念,这样别人就不会打扰我。進入考场时,我也没進去太早,因为整个考场的考生都是我同班同学,难免要唠上几句,会耽误我发正念。在试卷发下来之前,我一直静静的发着正念:清理自己的一切执著,各种欲望,解体另外空间干扰我证实法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一切不正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我。这一次发的比较纯。因为以前有过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但仍旧做不出来题的时候,经过学法,我知道了,那是带着强烈的执著去发的正念,是为私的,所以并没有正的威力。

整个考试过程,我没有一点慌乱,非常流畅的答完了卷子。走出考场后,那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心里非常踏实,仿佛有声音在说:你肯定过了(过级了)。成绩下来后,全班四十人只有两个人通过,其中就有我。同学说:“你真行啊,人家天天复习的没通过,你这一点儿没复习的人倒通过八级了。”

多学法,大法的宝书中自有一切,大法给予我们智慧,教我们做好人,更让我们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每当我迷茫的时候,面对眼花缭乱的世界不知所措,险些随波逐流的时候,都是大法、师父、同修,将我叫醒,擦亮眼睛,继续走正接下来的路,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我深知自己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在最后的时间中,我定会踏实学法,尽自己所能,助师正法,走稳走正最后的路。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话共勉:“为了真正能够使你们修炼上来,我就采用了一个办法,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把我所能够帮助你们的,都压進了那部法里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我把所有能够使你们修炼提高,在修炼中能得到的东西都压進这部法里面去了。你们虽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够真正理解我说的话有多大的份量。”(《瑞士法会讲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