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姑娘神奇康复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前不久,河北省迁安市扣庄乡唐庄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轰动了村民及附近村庄,也惊动了部份官员,事情是这样的。

一、医院无法医治的翠爽

翠爽,是迁安市扣庄乡唐庄村的一位农村姑娘,今年二十二岁。就在她准备结婚的前一周的时候,即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突发急病,全身没有力气,眼睛和身体开始出现黄、黑的症状,大腿用手指一按,就是一个小坑,也就是出现了浮肿的现象。到迁安市中医院检查,当天被安排住院观察,同时,值班的医生给翠爽安排了紧急检查各种指标。十月八日下午,中医院根据各种化验结果,就告诉了她的未婚夫,说是病情很重,让她转院去唐山治疗,小伙子都被吓哭了。当天晚上,双方的亲属开车赶紧带着翠爽去了唐山。

先到唐山市工人医院,值班的医生看了病历,让她们去唐山市开平传染病医院,到了开平传染病医院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大夫看了病历,问她症状,她回答:眼睛黄,感觉肚子分两股气,没劲。此时的翠爽还能自己走路,大夫就给输液,做检查,验尿,验血,分析病因。第二天她会打饭,还在医院的小公园里走两圈。

又过了两天,她和未婚夫出去接从北京赶来唐山看望她的哥哥,才走了有五、六百米远,医生就给她未婚夫打电话,让她回去。他们回去以后,医生说她病很重,不能让她出去了。

翠爽每天早晨抽血,一抽就是六个小瓶子,后来又抽了三次骨髓。每天还要从早上五点开始输液一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输完。姑娘的病并没有好转,病情却在恶化。

第五天时,她已经不会下床了,开始上午、下午不分了,手机也不会用了,穿着裤子找裤子,自己每天都使用的化妆瓶的小盖不知道怎么打开了。

第六天凌晨三点,翠爽开始大闹,嗷嗷的大叫,此时已经人事不知,医生告诉家属说是肝昏迷的症状。这时大夫又给她换血浆,她哭闹仍然很厉害,需要三个人把着。后来就深度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哭不闹了,一动不动了。大小便没有意识了,一天就使用了三袋尿不湿,三次把屎拉在床上。同时,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此时的医生非常清楚病人的结果,知道此种突发性的重症肝炎,是一种治不了的病,死亡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即使在北京等高级医院里,也几乎没有活着回家的,而且病情来势凶猛,甚至没有活过七天的人。医生们就只有每隔几小时就拿着手电翻翻翠爽的眼睛,用手摸摸她的脖子。明白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看看眼仁散了没有,脖子僵硬了没有,这些都是人死亡的症状。那一天一夜她就用了一万五千元的医药费。七天了,三万多元钱花光了。姑娘的嫁妆钱也全花光了。还在医院外买来四袋高蛋白,花去了五千多元。

第七天,母亲眼见女儿的病情迅速恶化,医院不但没有能治好女儿的病,而且几天之内女儿却濒临死亡,高额的医疗费使这个本来就有外债的农村家庭,背负了更沉重的负担。再拖延下去只能是人财两空,母亲就决定租辆救护车将女儿拉回家。

二、大法师尊护佑 翠爽渐康复

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她非常清楚,医院已经尽了全力了,已经没有任何医疗办法能使女儿起死回生。此时的母亲只有求救大法的师父,救救自己的女儿,求师父救救孩子。母亲不停的求着师父,并尽力为女儿做着一切。

当天,医院给翠爽身上的各种仪器、管子拔掉了。四个小时后,她们坐上救护车,翠爽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中。在路上,当她听见有人给哥哥打电话说,或许她的病还有救时,她流出了眼泪。妈妈看到这种情景,心中燃起了一线希望,心中默默的谢着师父。

三个小时后,她们回到了家。翠爽被用担架抬进了屋里,屋里、院里、院外堆满很多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后来,姑娘渐渐的醒过来了,到了晚上七、八点钟,翠爽知道饿了,翠爽能吃了一点粥了,还吃了点苹果汁。

本来病情已经好转,但不修炼的其他亲人担心孩子的安危,第二天又用救护车把翠爽送到了唐山开平传染病医院,继续在医院治疗。这次带去的钱全是借的。到了医院还是输液,第五天,翠爽输了两袋血后又开始昏迷。这次医生说姑娘是亚急性肝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输的液量开始减少,药液已经输不进翠爽的身体里去了,都流出来了,手脚也肿了。十月二十四日,母亲再次毅然决定带孩子回家。

这次回到家,母亲又求救师父,翠爽又渐渐的醒了。当翠爽清醒时,妈妈就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翠爽也求大法师父救救自己的命。翠爽让妈妈扶着跪在大法师父的法像面前,也给大法师父法像敬香,泪流不止,知道是大法的师父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三点多钟,母亲带孩子炼功,女儿不会站着,就让她躺着在床上做动作,会坐着了,就让她在炕上打坐。开始打坐时,手不停的抖动,不听使唤,后来渐渐的平静下来,脑子也越来越清醒。刚到家时,虽然醒过来了,但是她自家的邻居看她时,男女都分不清。妈妈带她炼完功后,翠爽会抓头发了,当时就下了地,她腿因换血浆不好使。

第二天,翠爽用几个腿带小轮的电脑椅子推着走路,推了两圈后,她就扶着窗台自己能走了,到了院子里,翠爽就想帮妈妈去摘辣椒,用小板凳挪着下去好几节石台阶,慢慢的手里扶着的东西也不用了,自己可以在院子里走路了。

到了第三天,翠爽就会到对门串门了,第四天,还会骑自行车了,到村里的小卖部卖了些东西。左邻右舍的人看到翠爽后,都问:你是翠爽吗?真的好了吗?真吓人呀!七天后能到邻村的姥姥家串亲戚。

这次到家后,有时间母亲和翠爽就念大法书。有一天,翠爽听了一天的师父讲法后,用翠爽自己的话说:“感觉我这次生病就象是一场梦,我是从鬼门关转一圈被大法师父拽回来的。在这里我谢谢大法师尊,让我能够活下来,我现在身体很好,也能走,还可以小跑,手脚都很好,大脑也不迷糊了,只有师尊才能办到。”

多么神奇呀!法轮大法两次救了翠爽的命。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翠爽,现在一切恢复正常。

三、乡里明真相

故事似乎已经结尾,然而,在翠爽第二次从死亡的边缘又回到人世间时,翠爽家的事情却又再次轰动了整个相邻。

由于家族中有的人受中共的媒体对法轮功造谣宣传毒害的太深,对孩子不打针不输液,病就能好了不理解,还担心孩子的病情。在她们回家的第三天,也就是十月二十六日,有人就将翠爽的母亲告到扣庄乡派出所,当天扣庄乡派出所的小唐和两位警察来到翠爽家,说翠爽的母亲让炼法轮功。当时的翠爽正帮妈妈在摘辣椒,他们来了之后,妈妈把翠爽搀扶进了屋。小唐和两位警察也同时进了屋,他们不是看望死而复生的翠爽,真的神奇般的活了,而是到屋后就乱翻东西,并掠走救了翠爽命的大法师父的法像,《转法轮》书一本,MP3一个,还有一百五十元钱。当时就把身体刚刚恢复一点的翠爽吓的抽搐着,翠爽的哥哥也吓的躺在了外面的玉米上,好长时间才醒过来,小唐在屋里只好掐翠爽的人中穴,妈妈也不停的叫着女儿的名字。后来,看着这种情况,小唐等人抢着东西逃走了。

次日,十月二十七日,迁安市“610”(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组织)的头目杨玉林、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浦永来、县乡村各级官员共十几人又闯入翠爽家中,翠爽家的房前屋后又都堆满了乡亲们。这些人质问翠爽的母亲:是不是你不让孩子打针输液的?母亲告知:“我的孩子输液都输不进去,药都从脚上流出来,我也没有不给孩子治病,都花了四万多元的药费了,医院不但没有把病治好,人却人事不知的被抬着回来了。人的办法已经治不了我闺女的病,我坚信,只有大法能救她的命,炼不炼是她自己说了算”。母亲就叫杨玉林、浦永来等人到屋里去看看孩子,他们谁都不敢进屋。

几天后,又有人开车到翠爽家,但没有进院子,看到翠爽身体挺好的在干活,就一声不响的走了。

这活生生的事例,也应该使那些对法轮功有偏见的人们反思了。

过后,乡亲们在议论纷纷:现在这当官的,不管坏人,管人家炼不炼法轮功干什么?人家又没干啥坏事,只是想让孩子活命、炼炼功,人之常情,天下父母哪有不为儿女好的?至于动这么大的干戈,来那么多人?报告她的人也太傻了,想想现在打击法轮功这么厉害,万一母亲被抓,孩子咋办?还不得一命归天?那不真毁了这个家?

现在民事纠纷不断,有谁去问?街上打架的哪位官员去管?医院里各种急、重病人,又哪位得到政府的问候?为什么有人说炼法轮功的如何如何,大批官员就如此快速“光顾”?他们是去“关心问候”?还是想借机有其它的目的?或者捕捉到点信息就想借题发挥嫁祸法轮功什么?

庆幸的是,翠爽没再用任何药物治疗,只是随母亲学法炼功,就奇迹般的康复,现在她哪都会去,走多远也不累,创造了用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奇迹,这让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效,使不明真相的人不得不从新审视法轮功。我想,至此人们也不再难理解:历经十二年的残酷打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为什么依然坚持修炼,并用各种方式传播着真相,让人们得到大法的福音。因为真心相信大法好,真的有神佛保护。

大法弘传,给人带来无限的机缘。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和她祛病健身的奇效已被亿万人所证实。翠爽的故事就是在迁安地区的一个佐证。现在法轮功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已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各种褒奖和信函三千多项。愿那些迷失的和在病痛中挣扎的世人,赶快清醒过来,别再相信中共媒体的造假谎言,只要您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真心修炼法轮大法,您就一定会拥有健康美好的明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