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虐:留口气就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将人迫害至只剩一口气,这样的罪恶却连续三天出现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的迫害报道中,可见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何等的凶残与普遍。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湖北咸宁市参与迫害者犯罪记录》在揭露咸宁市恶人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中,共列举了四十六个迫害手段,其中第三十三个手段是“坐小凳和贴墙”,关于贴墙的记述是这样的:

“‘贴墙’,即贴墙而立,两手紧贴在身体两侧,不准动,不准看人,更不准讲话,上厕所要经批准,如果身子要是动了一点,六个‘包夹’就立即围上来拳打脚踢,甚至抓着头发往墙上撞。第一个星期,上午‘贴墙’四个小时,下午‘贴墙’十个小时,共十四个小时;第二个星期,则从凌晨四点就开始,一直站到深夜一点,每天被迫‘贴墙’长达十九个小时,即使让你睡两、三个小时也不会让你真正地入睡,刚睡着‘包夹’就来打醒你。

“这样还不算,‘包夹’还拿来一张纸,撕成六小张,放一张在头部叫你用后脑去压住墙上的纸块,其余五张放在关节的活动部位靠墙夹紧,发现纸块挪动一点,‘包夹’们就蜂拥而至,拳脚相加,并破口大骂:‘不怕你站不好,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贴墙,这是我们的职责。’被逼‘贴墙’的学员常常站得腰酸背疼,头昏脑胀,手肿的不能拿东西,两条腿肿的像水桶,脚肿的穿不进鞋,走路都是摇摇晃晃,跌跌撞撞,一不小心就失去平衡摔倒在地。法轮功学员陶美花和胡伯荣就是这样被毒打导致下肢截瘫的。”

一天十九个小时这样地“贴”在墙上,那种痛苦何等难熬!所谓包夹的犯人怎么狠毒到这种程度!“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贴墙,这是我们的职责”。谁给了他们这样的职责?没有中共官员背后的指使可能吗?这句话说得非常明确,只要活着就得承受这种痛苦。

十一月二十二日的文章《亲历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攻坚队”的邪恶迫害》,是一位逃离中国后的法轮功学员任国贤女士所写。她在这魔窟般的劳教所,曾遭受连续一年每天长达二十小时的罚坐。罚坐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这样述说:

“我在那个大凳子上一坐就是一年多,而且一动不让动,长期下去,我的后背肌肉经常抽筋,而且由局部发展到整个后背,直至颈部肌肉痉挛,致使脑袋不由自主地偏向一边,直至达到极限。在这种情况下,连很有力气的人都难以帮我把脑袋扳回到正常位置,最后身体失去平衡而栽倒在地。即使这样,也仍然无法使我的脑袋回到正常位置,时间一长,有一次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几乎到了死亡边缘。队长赶快掐人中穴,掐了半天才缓过来。”

任国贤罚坐期间自然免不了饱受恶徒们的拳打脚踢。她还被禁止上厕所,并被使用“饥饿”的方法折磨。她在文中写道:

“在攻坚队,每天每顿只给小半个馒头,经常只有一点菜盖住碗底,甚至只象征性地给一根菜段或一片菜叶。赶上集中攻坚时,三天给半个馒头,持续九天如此。长期严重营养不良使得我的脸色从刚进攻坚队的红润变成惨白,直至发青。月经从每月一次,延长至每俩月一次、半年一次。有一次,他们特意安排我照了一下镜子,我被镜子中扭曲的脸型、面色苍老(看上去象七十岁的老太太)、骨瘦如柴的身躯的我惊呆了。我一再要求责任干警、大队长改善我的伙食,停止对我的迫害,并正告她们,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出问题的。责任干警则笑着说‘你放心,我们会给你留口气走出劳教所的。’”

恶警的歹毒由此可见。我们看看恶警是怎样在她剩下一口气时放她走出劳教所的:

“上我家车后,我有气无力地赶紧告诉家人,由于在劳教所长期饥饿、酷刑折磨,已造成心肺衰弱,现在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赶快给我买带吸管的牛奶补充身体,说不定一会儿我就休克而无力说话了。果然不到五分钟,我便休克了。”

二十三日《董鹏遭九年冤狱 妻子被迫害离世》一文中说,黑龙江省肇东金玉公司员工法轮功学员董鹏被枉判九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遭受摧残时,四大队指导员吕明东在四大队院内一脚把董鹏右鼻翼处踢个大口子直流血,并把董鹏带回监舍,告诉犯人徇德权说:往死里打留口气就行。当时就对他施以了“开飞机”的酷刑。

上面所记述的三个案例,只是都有类似于“留口气就行”的歹毒语言,我们才将之收集起来。当然,中共恶徒们在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可不都有这样类似的一句话啊,有时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将人迫害死了。可是单就这一句类似的话,竟然能连续出现在揭露中共迫害的法轮大法明慧网上,中共迫害的凶残与频繁足以震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