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放下情与观念 老年弟子坚定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伟大慈悲的恩师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修炼与我有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当看完《济公传》、《西游记》等神仙故事,就想要修行。在八十年代的气功高潮中,我也练了好几门气功,但感到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九六年秋,我到一位功友家,功友告诉我,最近社会上又流行一种气功叫法轮功,法轮功有一本书叫《转法轮》。九七年春天,我去了另一位朋友家,大概是大法修炼的缘份到了,这位朋友也给我介绍法轮功,并告诉我他炼了,效果非常好。临走时他把一本《转法轮》送给我,并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看看。

看完《转法轮》后,就觉得这真是一本天书,李洪志大师绝不是一般的气功师。我就决心修炼法轮功了,并感到这个“大法”才是我梦寐以求的。

面对现实 去掉怕心

在经过中共邪党几十年的独裁统治,大小政治运动频繁不断,残暴的无产阶级专政,让国民望而生畏。天长日久,使人人都怕这个共产党,且这种“怕”深入了人的思想深处,成为了一种变异的观念和意识。“七•二零”以后,怕心重的学员,有的不敢修了,有的趴在家里不敢出来,有的走進了其它宗教。

当然真正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弟子们是金刚不破的,也有部份学员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的去掉怕心,修的越来越精進。但这种对中共的怕,对我们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无疑造成了不同成度的干扰。师父在《走出死关》中讲:“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正是这怕心,在邪恶迫害下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违心的向邪恶妥协。每当回想起这事,就感到很痛心。

走出黑窝后,怕心一直在控制着我,就只和老伴在家里学法炼功,什么也不做,什么证实法的项目也不参与,自己觉得这样就安全了。但旧势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它操控“六一零”人员,造我的谣,散布流言蜚语,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不太舒服。由于不精進,思考问题不在法上,遇事不会用法衡量,不能在法上悟,在常人思想的驱使下,想避开邪恶,就和老伴俩离家出走,以为这样就可避免邪恶的迫害了。其实不然,它们照样干扰我。

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这样怕下去,什么时候能不再被怕心牵制?”“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走出死关》)是呀,旧势力就是针对我怕心来的,怕心不去,关过不去,哪里能躲的过啊!从表面上看,是邪恶在干扰我,但实质上不是,是怕心在干扰自己。怕心的根子就是为私为我,执着自我。去掉怕心必须去掉私心,放下自我,这是在学法中认识到的。师父说:“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我静下心来学法,加强发正念,清除自身怕的因素。我决定要面对这个怕心,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去掉这个最大的人心,使自己真正走向神。

正念强了,法理明了,身心都感到非常的轻松。现在认识清楚了,其实师父从法理上早就讲明了:“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细想:从生命的意义上来讲,来到今世不就是为了得大法的吗?既然得到大法了,又能在大法中圆满,那么怕的又是什么呢?不就是怕失去这张人皮吗?作为大法修炼者,“生”与“死”的差别,不就是有这个肉身或没有这个肉身吗?有这个肉身为生,没有这个肉身为死。真正的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即使失去肉身又算得了什么呢?认识到这,我真感到怕心解体了,正念也足了,决定去找“六一零”头头面对面讲真相。

一天,我把当地的“六一零”头头邀出来,面对面的给他讲了三个多小时,从大法修炼做好人说起,到天安门假“自焚”,以至我在黑窝中亲眼所见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等。以前没有人在他跟前这样讲真相,他边听边点头,他认可法轮功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都是在做好人。他认识上的改变,使他未来的生命也有希望。旧势力看到我去掉了怕心,走出来了,再也不操控“六一零”人员来干扰我了。

放下老、病、死的观念

得法十几年了,老、病、死的旧观念还没放下,总觉的自己已是“风烛残年”,老了,时间不多了,得抓紧时间学法修炼。做证实法的事总是信心不足,特别是技术上的东西,自己最不愿意沾边。常在年轻同修跟前说:“倒退五年”我如何如何。还真是“相由心生”,我自认为自己“风烛残年”,自己还真老了,单位让我交张照片,我去照了一张,自己一看吓一跳,我怎么“老态龙钟”的,老成这样了!?同修发现我的状态不对劲,就提醒我:生老病死是常人状态,你要否定它,不能承认它。师父在法中也讲了:“我们这套功法,是真正属于性命双修功法”;“身体呈现出向年轻人方向退,逐渐的退,逐渐的转化”(《转法轮》)。想一下这不是我抱着老、病、死这种观念不放吗?不是自己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不行,我要把观念扭转过来,让我身体退到“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状态。这一念真管用,我的身体立即就变了,行动一身轻,走路生风,精神振奋,真有“风华正茂”的神态。

参与整体协调

记得在九九年“七•二零”前,由于某种原因本地的大法辅导站站长有变,市里辅导站的同修为整体着想,让我担负起这个责任。我顾虑重重,怕自己胜任不了。“七•二零”前夕,全市同修都去市政府上访,回来后,我们当地派出所就给大法学员办洗脑班,声称“取缔炼功,不准上访” 。为了维护大法,抵制邪恶的不法行为,同修们在与本地相连的几个交通干线的路边电线杆上、树上,都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抵制中共邪党取缔法轮功的违法行为。这一举动震慑了当地的邪恶,使他们特别紧张。因同修们事后起了欢喜心,缺少安全意识,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我地二十多名学员被绑架,有四名学员被劳教迫害,我是其中之一。

劳教结束回家后,怕心很重,自己不敢、不愿出头露面。就想找一个学法好的,能力强的,又不在邪恶视线之中的人,承担起本地协调人的工作。这是用人心看问题,不在法上,结果事与愿违,正法中的事是由师父安排的,怎么能由我安排呢?

大约在零七年,丁同修对我说:“外地的甲同修在我地做生意,想在这找个住处,没有合适的,愁的够呛。”我说:“能确定他是修炼人吗?”丁同修说:见了两次,感觉还在法上。因为我有闲房,同修有困难得帮啊。就让丁与甲联络,两天后我与甲同修见面了。与甲同修交谈中,不知为什么,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甲法理挺清晰,我心里觉的很敞亮。

可能是师父的安排,过了两天,甲同修与我再次见面交谈,这次应当说是切磋,从谈话的基点和范围与上次大不相同,切磋中了解到,甲同修来我地之前,做过协调工作,甲也有个愿望想和我一起,共同努力,使本地同修尽快形成整体。我心里非常高兴,当时就意识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师父啊,谢谢您,感谢您对我地同修、众生的慈悲,让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后来,我俩做了多次交谈,我把本地区同修们的全面情况介绍给甲,看得出他心里也在着急。我建议甲同修担当本地的协调人,他说对当地情况不熟,人员也不熟,就听师父安排,随机而行吧。他建议先物色几个本地有能力的同修,组成六、七个人的学法小组,一起学法,为整体协调铺路,我赞成。

我虽支持成立学法小组,但我不想参加,我的怕心在障碍着我。他说:“我也被邪恶迫害过,怕心我也有,但我体会,溶入整体修炼,提高才能更快。”接下来,他就从法理上给我讲他是怎样修掉怕心的。师父讲:“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从法理上我明白了,怕心不能回避,必须得闯过这一关。我参加了学法小组,这个学法小组,后来就成为本地最初的协调组。

我在这个协调小组已经走过了四个年头了,这四年的配合过程中,虽然有过矛盾、争论、冲突,也暴露出各种执着自我的心,但我们大家都在学好法中,找自己,修好自己,都尽力来圆容好整体,配合好整体。四年来的魔炼使小组同修都走向成熟,现在可以说争斗心、显示心少了,执着自我少了、矛盾冲突少了,遇事能先想别人,配合上没有拧劲的状态了。

我们现在不但有本地的大组协调、各片协调、到小组协调基本成型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由原来一个资料点发展到多个资料点,成立几个证实法的项目小组,各自都力所能及的为救度众生尽最大的努力。同修们在一起集体学法,一起沟通配合,各尽其能,各负其责。达到了聚之成形,化之为粒。

这几年由于整体配合的好,使学员的修炼状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例如,因为学员有怕心,怕邪恶报复,所以我地的邪恶从来没被曝光过。整体协调后,针对同修们的怕心,我们学师父的有关讲法,同修们明白了,大法弟子就要以法为师,必须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揭露邪恶,曝光邪恶本身就是在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开始是顶着压力做的,做了之后邪恶反应很强烈,但我们没被吓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错,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结果我们越做越好,邪恶象霜打的茄子——蔫了。我们体会到敢于揭露邪恶,曝光邪恶,真能让邪恶心胆寒。现在不论是“六一零”还是公安局人员,还是派出所警察,谁都不愿出面骚扰与迫害大法弟子了。

坚持集体学法,心性普遍提高,整体变化大。例如,我地以前长期存在的最突出问题就是“不修口”。一些同修存在着显示心、好奇心,在同修交流中总是指名道姓,喜欢打听一些小道消息,对资料来源追根问底,等等。不告诉他,他就说同修“怕兮兮”,“不是修炼人的状态”,说什么“修炼人之间没有怕人的事”等等。现在同修们认识到:“修口”不仅有心性上的问题,还存在安全问题。通过协调交流达成共识,从各个学法小组开始交流,引导同修如何重视修口,及不修口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从明慧网下载关于修口与安全方面的交流文章,供大家学习参考。

协调小组同修们亲自参与各小组切磋。切磋中同修们说:“以前没有把修口当成什么重要的事儿,觉得了不起是爱打听小道消息,传个闲话什么的,哪知道还有那么大的危害隐藏在里面。不注意修口是在帮邪恶的忙呢,今后可得把好这个嘴。”同修们认识到现在的修炼环境和“七•二零”以前不同了,有些事互相之间不该传的,更不要刨根问底,要去掉好奇心,这也是为整体安全着想。认识到修口不仅仅是为了安全,也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因为我们说出的话、不论是好话,坏话都是有能量的,都会产生出一个不同的结果的。大家都明白了不修口的危害,在这方面有了很大的改变。

在我和其他同修的无间配合中,为了让其他协调同修能有充份的时间学法炼功,具体事我尽量多承担。有一协调同修,还承担电脑技术,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很多时候正常的学法炼功都顾不上了,因本地没有懂技术的同修,只有我懂点电脑方面的技术,于是就请师父加持我,可以担起这个项目。自己有了正念之后,我就对同修说: 你把装电脑系统和维修的事情交给我吧,给你倒出点时间多学学法,炼炼功吧,同修听了非常感动。自己原来没有这方面的专长,实践中遇到不少困难,但在师父的加持下,现在正常的装系统、维修都难不倒我了。

某协调同修,承担整体的事也很多,他的打印机维修技术非常好,几乎是手到病除,为了资料点正常运转,也占用了他大量的时间,为了减轻同修的压力,只要是他提出的好的建议我都会积极去做,我谨记师父讲的:“大家记的,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配合的更默契了。

学好法 修去情的困惑

就在我和协调同修们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路上时,老伴突然离世,也让我突然停滞不前,再次陷入徘徊之中,几经周折才回到协调的路上。

那是在二零一零年,老伴(同修)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然被“病业”夺走了人身。自己一下就陷在常人的情中不能自拔。风雨同舟四十年,特别是,在我被邪恶迫害的日子里,她承受和付出的太多太多……。那些日子,我整个沉浸在对老伴的深情怀念之中。脑子里就象演电影一样,从结婚开始到她离世,一幕一幕的往外展现。我心里装的全是内疚和悔恨,内疚的是,自己对老伴关心的太少太少,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悔恨的是,自己没学好法没修好,没把老伴的修炼带好,使她失去了随师回家的机会。老伴在时,我生活在安乐之中,老伴走了,留下的全是寂寞和痛苦。如果不在大法中修炼,我也无兴活在这个世间。

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迷蒙中,是慈悲的师父点化,让我霍然想起:“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知道,只有大法能帮我去掉执著,只有大法能帮我摆脱情的困扰。在正念的作用下,忍耐悲痛,坚持学法。看师父的录像讲法,一天三讲、四讲。一遍,二遍,三遍……再听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也是一遍又一遍的。明慧广播《密勒日巴修炼故事》也听了很多遍。我的心态稍微平静时,就读《转法轮》和所有经文。有干扰,就大声的念,让自己主意识强一些,使干扰不起作用。学法越学越投入,越学身体变的越轻松,真的感受到,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大法的能量。

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这段法虽然看过无数遍,但从没感到法理这样清晰,这样亲切。常人对情是很执著的,也是修炼人的魔难,是修炼人很难过的一大关。

我横心跳出情的困扰,不被情所带动,从情中走出来。从法中我明白了,夫妻之间只是一世的姻缘,人死了缘份已尽,两眼一闭,不知自己前生后世自己是谁。只有放下情,不被情所累,才能走出梦幻,才能在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修炼路上修炼。从修炼的角度看,老伴是得了大法的人。修炼人是不执著生死的。并且老伴在生与死的魔难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执著个人的生命安危。她非常清楚自己有生命危险,有可能失去肉身,但“死”并没动摇她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直到最后一刻,她依然无悔无怨,也不悲观。在临终前十五分钟还和同修们一起背师父的《论语》,有的同修背错了,她还给纠正。老伴背着师父的法,满脸微笑,安详的离开了世间。她能这样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修们都感到欣慰,也为她霍然早逝,流下了惋惜悲痛的泪水。

老伴在世时,家里家外的大小琐事,人情往来,全用不着我操心。老伴突然离世,我什么都玩不转了。做饭,洗衣服,收拾家,没人管了,觉的更苦的是那种孤独和寂寞。有人要给我再介绍老伴,从常人观念看,家里需要这么个人。但我不能找。同修们也非常关心我这事,都帮我在法上把关。有同修不太赞同我再找老伴,同修说:“正法都到最后了,怎么还有这个想法呢?追求常人生活,那不是安逸心吗?”是这个理。可是在常人之中,你说他说的,自己又有点动心,正念又不坚定了。但自己想:假如师父在跟前,我要问师父这事,师父会怎么答复我呢?因此我拿定主意了,修去安逸心,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做好三件事上。

现在我真的体悟到:“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如今的我确信,在这条回归的路上,再也没有什么可阻挡的住我回归的脚步了。谢谢师父!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