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走乡串户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又一次小组交流时,我全盘托出了我的情况,请同修们帮我出点子。同修们都提了些好的建议,我选择了流动修鞋这项。选择这项本身就是一个修炼过程,就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原来我在一家公司的下属单位负责,过去上班时什么事都是别人帮我做,而修鞋,不仅你去给别人做,还得依人去做。在这过程中,每遇到矛盾时都向内找,用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去那些人心、那些执著。我都在平时修鞋中把它们一一找到并修去它,表面看上去是那样的坦然,实则是那样的剜心透骨。
——本文作者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自己被非法迫害,关看守所,判刑,零八年绑架到武汉洗脑班,没走出来时间达六年之久。在其它的一些时间里,学法炼功虽时有坚持,但学法时思想长期溜号、犯困,没有静心学法。自零九年十一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后,才感到时间的宝贵,才知道自己白白的浪费了许多许多再也不能挽回的时间是多么可惜,真是有糊弄自己,愧对大法,愧对师尊,愧对同修,愧对众生。

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如饥似渴的敬读了师父的三十八本经书,阅读了多期《明慧周刊》,同时坚持每星期集体学法三次(除参加本学法组每周两次集体学法外,还到三十里之外的当地另一学法组学法);坚持整点发正念,坚持全球集体炼功不间断。

我有以下体悟,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大法中;在法理上得到了提高,本体得到了净化,整体上得到了升华,也学会了向内找,不管谁对我有什么意见,我都会静下心来听,不发作,不为自我;我决心面对面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兑现与师尊的誓约,我不做那种只知在大法中索取,而不付出的,在众神看来最不好的生命。

记得第一天出去讲真相,一天下来劝退了二十六个(其中退邪党员十二人)。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师父在帮我做。第二天和随后的几天,每天都能劝退十多人。

一天,我到学法小组与同修切磋个想法,一同修说我有些偏激。我当时悟到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转法轮》)我边学边想:是啊,我没有固定收入,更没有多少存款,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能凭自己一时兴起,更不能走极端,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生活出现危机了,到那时你还能天天去救人吗?总不能在自己能劳动的时候,就向儿女们去伸手要钱,他们也许有他们的困难。

又一次小组交流时,我全盘托出了我的情况,请同修们帮我出点子。同修们都提了些好的建议,我选择了流动修鞋这项。选择这项本身就是一个修炼过程,就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原来,我在一家公司的下属单位负责,遭邪党的迫害后,公司领导也没给安排工作,历经几任领导,找谁谁踢皮球,再说自己人已六十多岁了,现在都是年轻人任职,找了他们也不解决,我就只好自己谋生。过去上班时什么事都是别人帮我做,而修鞋,不仅你去给别人做,还得依人去做。

在这过程中,每遇到矛盾时都向内找,用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去那些人心、那些执著。我找到了自己有高人一等、怕掉面子、怕别人嘲讽、怕别人瞧不起的心;还有那穿过的鞋子臭不可闻,要修去那怕脏的心;还有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指桑骂槐,要去你争斗的心,等等这些人心,我都在平时修鞋中把它们一一找到并修去它,表面看上去是那样的坦然,实则是那样的剜心透骨。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一法门,不脱离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進行修炼的原因。我们为什么要在常人的矛盾中修炼?就是因为我们要自己得功。”(《转法轮》)我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每天大量学法,心中有要修去这些人心的坚定正念,师父就帮我不断的清除了这些人心。“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我用这边学边熟练的修鞋手艺,骑着自行车走千家万户,既服务于人,又尽一切可能面对面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做得非常自然。一到哪里坐下修鞋,经常是十个八个的人围上来,听完真相,劝了三退,就走了,真的是那样的祥和,那样的顺其自然。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做,把有缘人引到我这来听真相,做三退,做未来宇宙的新生命,而我只是动了动嘴而已。

我修鞋都是一分钱一分货的,从不要高价,你的这价超出了底线,这笔生意也可能不做。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能给那些占便宜的人市场,而老年人,可以少收钱或不收钱,宁愿自己吃亏。有时一天下来,没有一个人找我做生意,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修去这颗利益之心,就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劝三退,效果很好,一天也能劝退八个人、十个人。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一天我和一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到一农家时,那家男主人很凶,嘴里说些不干不净的话,拿着一个八磅铁锤赶我们走。我没动心,没计较这些,还在好言好语的跟他讲,可他就是不听,威胁着赶我们走,我们只好走开了。同修问:这家你以后还来不来?我说还来。同修说:为什么?我说,我们都修了十多年了,脑子里还时不时的有邪党文化冒出来,他一个常人,一生下来,就泡在邪党的谎言中,受邪党毒害深,我们不救他,谁救他,或许哪一世我欠了他的债,今天我把债还了,下次他就能听我讲真相了。

在一次小组切磋中,我与平时讲真相的同修交流时,想起了师父讲的一段法:“但愿重锤之下能惊醒,为了你,而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满意的同修。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约、那是你的责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圆满的路!”(《致欧洲法会》)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只要我们去做。在法正人间前,有的同修救了成千上万的人,有的同修只救了几个人,就算都圆满了,别人的世界里众生云集,百花盛开,一派繁荣,而你的世界里一片空旷,孤零零的生活在那里,你不感到遗憾和后悔吗?同修们,我们不能把师尊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当作耳边风啊,不能把修炼当儿戏啊。

时隔不久,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了,我反复恭读,对法理有了更多的认识,师父说:“我告诉你们哪,你们那个本质的生命比我说的还清楚,因为师父现在是用人的语言在说,真正你们自己,明白着哪,只是被后天三界内的因素、不好的这些事物给你形成的观念、经验、积累,象土一样把你埋在这里了,真念返不出来,所以得修。就是往出爬,把这些污染拨去,洗净自己。修炼中你们就是在做这个事,同时在魔难中还得去救众生。”(《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使自己悟到了人修炼中不断的洗净自己时,返出先天的本性,打开智慧,从而按悟到的标准去做,这才是师父所要的。说白了,就是师父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师父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只不过好象事先就能知道某件事情的结果。

在过去的日子里,每天都能按师父的要求在做,三件事没落一件,学法每天一至三讲,炼功天天坚持,正念坚持多发,心里时时刻刻装着救人的大事,感觉自己每天都象一个快乐的小孩,纯净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在此,谨借明慧大陆第八届法会的平台,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从心底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声好,您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劳、辛苦了!并感谢帮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同修们。谢谢师父呵护,谢谢同修帮助。

由于自己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