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通过手机直接劝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天晚上我拨通的是一个小伙子的电话,他也按了免提,当我最后告诉他危难来时,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时,只听电话里面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又一一帮他们做了三退。我打过几位市委领导和大学教授的电话,他们不但自己退,有的还帮他们的孩子和夫人退。还有一个新疆的转业军人,他们一行十一人正在上访,我刚讲完三退内容后,他们全部退出邪党组织。还有一次,我拨通的是一位党委书记,我帮他退完后,他很智慧把这个电话逐一往下传,当传到最后一位领导时,他说非常感谢法轮功,你们真了不起……。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因第一次参加法会交流,不知从何写起,十几年的修炼感受太多太多了,就写两个方面吧。

一、得法

九五年一个偶然的电话使我走進了大法,打开书看到师父慈悲的微笑,就感觉那么亲切面熟,带着无比敬仰崇敬的心情,看完书时,正如师父所说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变化了。只觉一个昏昏沉沉的我变的头清体轻,尤其当我看到人为什么有病时,只感觉脑袋和身体震了一下,从那一刻至今我的身体没出现过病业,而且多年的各种疾病全都不翼而飞。大法解开了我心中一直苦苦追求的太多谜团,比如人是怎么来的?人为什么有病?人为什么来到世上,干什么来的?为什么还死?真有神佛吗?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人是猴变的,这些解不开的谜团使我活的很苦,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我没有一点兴趣。突然看到这么好的书,我那个兴奋啊!高兴啊!看书时常常是以泪洗面。

一天晚上看完书,刚躺下,一个金光闪闪的巨大法轮带着“嗡嗡”的响声从房的一角朝我旋过来,刺着我眼睛,然后在头前身体上旋了一会不见了,以后经常看到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我眼前旋转,而且感觉身体轻的象气球一样往上飘。炼静功飘的更厉害,而且一坐人就没了的感觉,吓的我都不敢闭眼炼,而且不管骑车走路,师父的讲法就在眼前耳边,我沐浴在沉浸在大法无比神奇美好之中……

初得法的我,事事处处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这时一向支持我炼功的先生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说什么也不让炼了,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录音带、录音机全都藏起来了,任我怎么苦苦哀求也不给,而且天天是鸡蛋里挑骨头、找茬,我守住心性,一忍再忍,结果我越忍他越来劲,粗暴、野蛮,无理取闹,我表面强忍,心里那个苦啊!一天夜里我实在忍不住了,跪在师父法像前向师父哭诉:师父啊!我实在忍不了,我已经忍到极限了。一天中午,我刚靠在床上,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象电视连续剧一样,每天一集展现了我层层下走,最后一集,一个巨大的彩色法轮从地上往天上飞旋,我明白了,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修大法返回去。从此我更加精進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除正常工作生活外,我把全部时间都投入到学法洪法上,使我众多亲朋好友都走進了大法。

二、讲真相

万没想到,“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血腥镇压,真是黑云压顶,天象塌了一样,我被绑架。面对众多恶警,声嘶力竭的咆哮审讯,我心中只有一念,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给师父丢脸。我在心里不停的叫着师父,九天后我回家了。这时,我家里的电话被监控,我心急火燎,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师父在讲法录像中的两句话响在我的耳边,我悟到,我们一切都是公开的,让他们看,我们没有背人的。于是我每天用被监控的电话给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打电话,讲我为什么被抓,讲大法的美好,身心受益,打進来的电话我也讲,电话结束前我就告诉他们,你们知道为什么镇压法轮功吗?一是炼功都做好人,江泽民没法耍流氓了,贪官没法贪了,没法吃喝嫖赌了。我装作不知道电话被监控,天天打电话说这些。而他们想监听的电话一个不打。这样一来他们对我倒客气起来。一天一个所长跟我说,看到你们这些法轮功,如果政府不管,我带领派出所的弟兄们全炼。后我被劳教一年(所外执行),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了。

天安门自焚伪案,加大了讲真相的难度。我利用几次被绑架而认识国保科长、局长之便(我答应接到法轮功资料交给他们),常把真相资料送到公安局,自焚真相光盘出来后,我把光盘直接送到局长室,我对某局长说:不知谁在我家门口挂的盘,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我没机子,没法看。局长说放在这,晚上我值班看看。以后我又多次给局长、国保科长、派出所所长写信、不署名寄信,寄真相材料,他们明白真相后都做的很好,该局长已经高升,国保科长辞职,派出所所长高升。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几乎天天发、寄,我利用学校中午放学乱、各单位下班中午吃饭或晚上下班时间用信的方式送到传达室,记得有一次刚把装有《九评》的大信封送到某校传达室时,几位校领导正好从校外面走進来,门卫一一把信交给他们,只见他们边走边拆边看。用这种方式我把《九评》和其他真相材料,送、寄了本地区所有的派出所、公、检、法、司、政府机关、各学校、各大局。

由于长期做事,不能静心学法,很少学法,邪恶抓住了迫害我的把柄,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后被非法劳教。被劳教期间,我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静思几多执著事”(《洪吟二》〈别哀〉),发现了自己的太多执著心,如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证实自我坚持自我的心、不让人说的心、怕心、执着孩子学习的心、遇到矛盾不知找自己,不学法光干事的心。

出来后我开始静心学法,背法,经常一背就是一天,我再次感受到了初得法时溶于大法中的美好,尤其背法时,层层法理展现,我从新找回初得法时的那种精進状态,在做三件事时,真是事半功倍。我找回了走進佛教的、不炼的、邪悟的、放弃的十几位昔日同修。

师父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讲:“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往前推進,今年我开始用手机直接劝退,半年多的时间,体会手机劝退就是严格要求自己修心提高的过程,因为我们拨通的每一个电话,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是什么人,所以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比如,有一上来就退的,也有骂街的,说难听话的,有根本不退的,有挂机的,还有“六一零”、公安局,要报警的。所以整个劝退过程,必须首先要学好法,由始至终保持强大的正念,心态纯净,洪大的慈悲,才能把各种各样的人退了。

再一个体会是,救度众生的路,师父早就给铺好了,就等着我们去救。比如我打过几位市委领导和大学教授的电话,当我用慈悲的语气讲完三退的原因后,他们不但自己退,有的还帮他们的孩子和夫人退。记得一个新疆的市委领导对我说,你真聪明,把电话都打到我们市委大院来了。他全家退了。还有一个新疆的转业军人,他们一行十一人正在上访,我刚讲完三退内容后,他们全部退出邪党组织。还有一个内蒙古电话,接电话的小伙子按了免提,五个和他一起吃饭的,听完真相后全部都退了。然后这些人又把他们同学亲属的电话告诉我,当我一一拨通这些电话后,也全部都退了。

一天晚上,我拨通的又是一个吃饭的小伙子电话,他也按了免提,因声音嘈杂,我并不知道他按了免提,当我最后告诉他危难来时,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时,只听电话里面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太震撼了,我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又一一帮他们做了三退。

还有一次,我拨通的电话是一位党委书记,我帮他退完后,他很智慧把这个电话逐一往下传,一直传到第四位时,方知他们都是领导干部,说话文明,彬彬有礼,当传到最后一位领导时,他说非常感谢法轮功,你们真了不起,我虽然没见到你,但听你的语气,一定非常年轻漂亮,祝你青春常驻。还有很多很多接电话的人,是师父的老乡或曾是一个部队的,他们说非常想念师父,盼师父早点回家乡,并让我代他们向师父问好,并转告师父多保重。

也有很多修心的电话,一次,拨通的电话是市“六一零”的,他质问我,你知道我是什么单位吗?我说什么单位都是为人民服务,老百姓有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他气势汹汹的说,我是市“六一零”的,我已经锁定你了,我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我说既然您是“六一零”,就不用我讲真相了,立即停止您的迫害行为,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现在国际追查组织已收集了每一个迫害法轮功恶人的罪行,天网恢恢已罩住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恶人,您现在唯一的选择,赶快退出邪党,停止迫害,保护大法弟子。他又说我已经给你录音了,我说希望你向全国的“六一零”播放,他们要都停止迫害得救了,你还功德无量。他说我现在就去抓你,我说先生啊,这样对您有好处吗?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开始给他详细的讲述法轮功真相,并举了很多例子,最后我说,既然拨通您的电话就是缘份,希望您珍惜这份缘份,更珍惜自己的生命,给您起个化名退出邪党,名字就叫光明吧,祝您前途无限光明。他答应了。

再举一例,有一次我拨通一个年轻人电话,他告诉我说他是团员,当我帮他退时,他突然骂起了很难听的脏话,我不为之所动,用非常平和慈悲的语气说先生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告诉您大难来前怎么保命,并没有说什么吧,您怎么这么激动啊?他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欣然同意退出团队,并一再表示感谢,然后他马上发过短信,谢谢您。

用电话劝退以来,真的感觉到众生都在急盼着等着我们去救度,很多人明白真相后,苦于找不到大法书看,还有明白真相后,想看《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的,有的给了我地址和电话号码,我给他们寄去了,但还有很多很多因特殊原因不能满足他们的。借此希望同修们都能拿起手机劝退。手机劝退是救人的方法之一,也是修炼提高的环境,因为整个劝退过程由始至终必须保持强大的正念,否则对方不是挂机就是不退。

总之电话劝退以来感受太多太多,同时感觉自己也成熟提高了很多很多,常人有句话时间就是金钱,但对我们来讲时间就是生命,我觉的我的每一分钟都是为众生存在。现在我身边的同修都开始用手机劝退了。我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拿手机劝退,一定会成就师尊所要的,“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一定会救下更多的中国人。

若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