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浅悟真、善、忍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很长时间以来,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有的时候看到别的同修或者一个团队出现问题,觉得自己在法上的认识是正确的,应该把问题指出来,但是指出了,却往往收不到好的效果。尤其是在触动到他人的时候,有时甚至会产生负作用。因此,渐渐就说的少了。但是我想,不说话也不是解决之道,到底原因出在哪里?直到最近学法的时候,我才悟到,虽然我的某个看法可能是看到了问题的本质,但是在我表述它的时候缺东西,所以收不到好的效果。

师父讲:“大法是圆容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为物质是由微观物质组成,而微观物质又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直至穷尽。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精進要旨》〈浅说善〉)

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就在于,虽然我当时讲的是实情,说的是“真”话,但是我做到的这个“真”中缺少了“善”,缺少了“忍”。但是“真”是真、善、忍构成的,如果“真”中没有足够的善、没有足够的忍,那也就不是真正纯正无私的“真”了。

因此我反思,在我说出一句“真话”的时候,我的目地是什么?是让别人认可我?还是真心想帮助他?也许二者都有,但即便如此,也是不纯净的。于是我发现,很多时候我在说“真话”的时候,其实掺杂了很多私念,比如:有抱怨、有指责、想证实比别人高明,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尤其是在认为自己很“对”的情况下),或者想急于事成,最糟糕的时候只是想逞一时口舌之快。

有时我会这样想:“明明情况就是这样的,我说真话有什么错?就算刺激到他,我也得说,因为我说的是真话!”真的好象掌握了真理,就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可以用大炮轰人了。这样的话,就算道理上是对的,也起不到好的效果,甚至会伤人。

师父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道理,就算是对的,也只是其中的一方面。“真”中缺少足够的善、缺少足够的忍,没有为他人着想,缺少宽容与包容,顶多算是人中的“直”吧,和法理中的“真”还差挺远呢。所以,我提醒自己,一句话出口前,是否考虑了他人的感受?顾及了他人的承受能力?是不是真的设身处地为他着想?在别人接受不了的时候,宁可不说,也不强为。因为就算目地是好的,但是方法不当,也会“好心办坏事”。于是我发现,当说出的话带有发自内心的善意的时候,口气自然就柔和了,对方对“道理”也容易接受了。

同样,“善”中也有“真”、有“忍”。有的时候,大家表面和气,内心却不以为然。虽然说起话来好象是在为对方着想,但拐了几个弯之后却发现其实各有各的小算盘,并不是真正为对方好。师父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相反,个别学员也有这样的,对待别人表面上很善,讲出的话带有很多自己的因素,甚至是刺激别人的因素。表面上说的很温和,(众笑)那是耍人的滑头,那绝对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说来说去,做不到真正的“善”,无非就是存着点私心。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善,是基于对宇宙真理的认识,是归真生命本性的体现。表面友善、面带祥和,这都得是发自内心,否则,这不是真正的善,因为那还是为私为我的。

要做到真善,还得有胸怀,有忍耐力,不能有好恶分别之心。对善者善,容易;对不善者善,不容易。密勒日巴在对害过他的姑母宣法的时候,她的姑母还在不停的嘲笑他,但是密勒日巴忍着心中对他姑母的厌恶,仍然开示着她,最后终于将她度化。

“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真正的善,是无私的,是一切为了别人的。对于不善者,反制于他,制止其行恶,才是对这个生命真正的善。

“忍”中也有“真”、也有“善”。师父早就讲过:“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

要做到不产生气恨,也不觉得委屈,我悟到,那一定要有大善,一定要有一颗不计较自己得失的心。当魔难来临的时候,大法弟子能够挺身而出,在巨难面前扛得住,承受得住,那一定要有对佛法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才可以做到坦然。

同时,我们的“忍”,不是消极的,因为这里有为众生、为大法负责的内涵。有时在同修之间,当个别人出现了严重的偏离法而表现上又十分强势的时候,有些同修会陷入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有的同修说:“修炼不就是修自己吗?那我们就找自己吧。和他争什么呢?对同修要慈悲。”听起来有理,但我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忍,这是消极对待矛盾,逃避责任、推卸责任。我们要看这样“忍”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很可能是把事情办砸,阻碍了正法救人。

我们的忍要在坚持真理的基础之上,宽容,包容。“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我们的忍,是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不是为私的,不能把个人修炼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凌驾于为大法负责之上。大法弟子要为正的因素负责,要去纠正一切不正的状态,如果救人的事都被破坏了,我们还在那里一味的“忍”,这不就是对大法不负责任,把众生的性命当草芥吗?当然,在我们去纠正的时候,一定要做到真、善、忍同修。

此外,师父在很多次讲法中都提到大法弟子有“不让别人说”的毛病。自己有了错误,不去认识,别人指出来了还不承认,这是不真;对别人的提醒,不心存感谢,甚至还反唇相讥,这是不善;别人说了,一说就炸,这是不忍。看来“不让别人说”其实就是一种不真、不善、不忍的状态,是背离宇宙特性的状态。如果“不让别人说”的毛病不改,我们怎敢称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呢?

以上是自己近来对真、善、忍同修的一点浅悟。“真、善、忍”是宇宙的法,无边内涵,无法窥测点滴。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