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被迫害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我们的同修还在遭受邪恶迫害,她是个好同修,那么善良,谁有困难都热心帮助。为了让其他同修专心面对面讲真相,她一个人默默付出很多,其中的艰辛很多同修不知道。所以造成她学法少,法学的少实修必然跟不上。

前期参与营救的同修付出很多,无私的帮助,在自己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还要照顾家,还要帮同修读法,发正念,真的很不容易。

我们都想伸出援助的手,帮同修,助师正法!可是为什么难中同修的情况没有转好,反而变糟,我们需要向内找。

这两天我也深刻的向内找自己,理顺一下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不足,在此与同修们交流切磋,也是曝光邪恶,邪恶休想钻我们修炼有漏的空子迫害同修!

同修被迫害的初期我感觉她正念很足,又有那么多同修去参与营救肯定没问题,就放松了正念。时而为此发发正念,一忙起来就不管了,心想有这么多同修都给发正念呢,不缺我一个,明天再发吧,这一念本身就不在法上。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这样对待吗?不会的。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不是说我想做点好事就是慈悲,那心血来潮喜欢什么才那么去做,那不是慈悲,那是出于你个人的喜好。低点说,是执着。”(《什么是大法弟子》)我没能按照大法去要求自己,却为私心找理由,从而延误了最佳营救同修的宝贵时间,我真的很内疚,这几天内心无数次向师父诚恳的道歉。

在帮同修发正念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干扰,表现为身体难受,思想业反映剧烈,思想业往我大脑上反映各种不符合法的念头。例如:怎么帮别的同修发正念都感觉很舒服,帮这位同修怎么这样。当时意识到此念头不对,不是我,是干扰,但未能完全在法上提高认识,就想还是先把自己这清理好,等我不难受了再帮同修发正念。结果一直以来身体不断有不正确状态出现,身边参与营救的同修也出现了身体不正确反映,我们就只顾自己不管同修了。这也让我看到这颗私心,真是到关键时刻,只顾自己不管别人哪!这和那些旧势力在正法中的表现有什么不同!难道别的同修都被迫害了,只有我能独活吗?不能。

因为邪恶不会自灭,它就在那里,不去消灭它,它还会跑出来迫害其他同修的。

当我听到别的同修说,某某参与营救的同修没有慈悲心,又指责难中的同修了;某某同修正念都不足,没有信心了,这怎么帮别人;某某同修担心自己受干扰不管发正念了;某同修就是两天新鲜劲,过去就完了;难中同修自己都正念不足这怎么帮啊……

开始时我被这些话带动的内心上下翻腾,也是跟着指责,后来想不对劲,这不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吗?可这股劲就是过不来,当看到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自己与法拧着的劲终于过来了,这不都是自己的错吗?相由心生。

当听到同修住院的消息我震惊:没想到怎么情况急速变坏。内心深深的向师父忏悔——师尊多次点化我帮同修,我没尽心更没尽力,觉得愧对师尊,愧对同修。做了个梦,梦到很大的教室里坐着的都是同修,难中同修自己半躺着坐在那里,带着无助的表情。有一个同修指责两句就走了,同修都各顾各没有人去帮她。一个意识打过来:邪恶就是让你们都在这件事情上掉下去!

同修们,我们其实都想帮同修,也都不同成度付出过,就是有种种人心在干扰我们配合。其实这都是邪恶的伎俩,它用各种方式离间我们,干扰我们互相配合,不让救同修。表现为互相之间有矛盾自己心里过不去、发正念自己受干扰、难中同修正念不足,我们也有些信心受挫折。此时我们一定要清醒,识破邪恶,解体它!

希望通过这件事,我们都能够在法上共同提高,修去私心,纠正各种认识上的不足,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真的将坏事变好事,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目地。

这两天我求师父加持难中同修的正念,加持我们所有参与营救的同修的正念,加持所有知道此消息的同修的正念。赐予弟子们补救的机会,赐予难中同修从新做好的机会。

希望天津的同修都能在此事上共同提高与升华。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来参与营救,但既然要做,就让我们不带人心、只用正念的去加持与帮助难中同修。我们就是要证实师父所要的,我们今天所做的不就是给未来的参照吗?

不妥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