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时时事事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一次,同修说有个组需要交流,其中有一个同修好象有附体。下午我们去了那个组。到了之后,刚发完正念,那个附体的人就蹦起来了,几乎是骂了我一通。在那么多同修面前,当时我真的是特别难堪,难堪的汗都出来了。我守住自己的心性,附体的任何信息我都不要。但是我也同时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看不起别人的心和骄傲、自以为是的心,因为我一進来看见那个被附体的人就有一些反感的情绪,心中隐隐的有高高在上看不起她的因素。就这件事,我回家又進一步向内找,发现我自己表面非常精進,却在自己的场中有一个无形的模子,这个模子是由自负、急躁、自私等东西构成,只要触及到它,它随时能够刺痛别人。发现它时,我被吓了一大跳。慈悲的师尊借这个机会让我看到了我自己隐蔽很深的不正。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得法修炼有十三年了。十三年的修炼中有苦有乐,有辛酸,然而最珍贵的是,在修炼路上的不断成熟,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修炼伟大的宇宙大法使我的生命高贵,更使我的生命在宇宙中永恒。下面借明慧网为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的网上法会交流之机,将自己近二年的修炼经历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家庭中证实法 如意行正法之事

为了孩子,我独自一人从千里之外的A地回到当地,和公婆住在一起,丈夫依然在A地工作。

在回来的初期,只要我前脚出门,新得法的婆婆就在家里开始为我担心,只要我没按婆婆规定的时间回家,回家时,看到的就是婆婆的冷脸,听到的就是婆婆对我的抱怨。这种境况竟使我产生一种执着:出门前,害怕和婆婆请假的那一刻,回家时,怕见婆婆的那一刻。有时为了和同修协调配合一些事情,会跑很远的路,费好多口舌,有时会感到很累,再加上来去的时间也不确定,回家时又得听婆婆的唠叨,心中不免有些怨恨:心想:我做的是正事啊,你(婆婆)咋不理解我呢?

然而,我是助师的法徒,在此时新旧宇宙交替的历史时刻,我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无论是与同修的交流以整体提高,还是做具体证实法的项目,我都需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行,就这样的家庭环境,我如何会如意行法徒应行之事呢?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特别是师尊讲的“向内找”的法理,我悟到了婆婆的态度是我这儿出了问题。我虽然做的事是正事,但是我在做的过程中,并没有体会她的感受,而是用我心中的标准要求她“你必须如何如何”。有一次,在外面协调为迫害的同修请律师的事,比婆婆规定的时间晚回三小时。一到家,婆婆便大发雷霆,脸色气得铁青,她骂我的声音几乎全楼的人都听的见。我说:“咱们学法吧。”她气愤的讽刺我说:“我不学了,就你这样的人才是大法弟子?!”看到她气的发抖的样子,我冷静下来,先不催她学法。我开始审视我自己,确实是我的错,我没有守时。我一向内找,婆婆立刻冷静下来了。我诚恳的向她道歉,并说明我回来晚的原因,婆婆消了气,她说:“那你给我打个电话啊,毕竟现在还有坏人,我担心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和婆婆的故事还很多,都在我意识到自己是哪方面不对的过程中化解。有时因为忙,对婆婆关心不够,在没事时,我就尽量多帮婆婆干一些活。现在婆婆全力配合我,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婆婆一个人承担;在证实法中,我无论何时出去,何时回家,甚至有时需要在外面住宿时,婆婆都予以无条件的配合。她说:“我就是做饭的,你做好大法的事,也有我一份。”现在,由于家庭环境很好,我能如意的做证实法的事情,我由衷的感谢婆婆的无私付出。

二、时时不忘救人

从外地回来不久,在同学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了一个时间很宽松、收入又不菲的工作。这又为我随时讲真相,发资料救人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无论是在路上,在车上,遇到有缘人都随时讲真相,真相传单和光盘更是随时都发。

包里随时带着不干胶,小册子,护身符,根据情况随机而作。在做任何真相时,我都没有一丝怕和顾虑,而是升起无限的慈悲之心:“我是来救你们的,得到真相的生命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难逢的机缘。”

有一次,我在一个高档小区发神韵光盘,在一个楼道里我从一楼一直发到顶楼,发完下楼时看到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光盘正向上走,我心里非常坦然,没有任何怕的感觉。他说:“什么内容啊?”我说:“一台传统文化的晚会,特别好看。”他说:“(家家)都有吗?”我说:“都有啊。”

有时小区里的电子门都关着,等我发完一个单元,想進另一单元时,就会有人正好开电子门,我也趁机進去。

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大法徒被赋予了特殊的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自己的身心更是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有一个阶段,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慈悲”,在坐车去发真相资料的路上,我的泪在无声的流淌,《为你而来》的歌词一遍遍沁入脑海:“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啊,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说法轮大法好。”

三、在协调中修心

从外地回来的初期,我接触的同修并不多。走上协调之路是在不知不觉中。有一次,在甲同修家,甲同修找到了曾经和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同一个黑窝里的一对夫妻同修。这对夫妻当时的状态不是很好,男同修好象还说了“不修了”之类的话。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当时我的交流对他们很有启发。原来认识我的同修甲说:“我咋不知道你这样能说啊。”当时在场的还有乙同修,就是这位乙同修后来我们一直在一起配合,在当地整体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也是他后来引我去了几个需要交流的同修那,从此我逐渐的认识了更多的当地同修。我深切的意识到,我们不但要救度世人,同修自身的状态极其重要;大法弟子修不好,如何救别人呢?所以对提醒当地同修调整自身状态尤其有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感,同时也更加注重自己的修为。

在与不同的状态的同修的交流中,真的是修自己的过程。有一次,我和乙在一个组里交流,过程中,有一个人当时就对我提出,“我不喜欢你说话的口气和方式,我愿意听乙说话。”我从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觉得很过不去,同时还生出了对乙的嫉妒心。然而,这个让我很不舒服的过程却持续的很短暂,我立刻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和嫉妒心。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笑出了声:“这哪里是在和别人交流,分明是在修自己啊。”

还有一次,就是今年(二零一一年)的中秋节那天中午,乙打电话说有一个组需要交流,其中有一个同修好象有附体。下午一点钟,我们去了那个组。到了之后,我们先发正念,刚发完正念,那个附体的人就蹦起来了,直冲我而来,大喊大叫的几乎是骂了我一通。在那么多同修面前,当时我真的是特别难堪,难堪的汗都出来了。我守住自己的心性,附体的任何信息我都不要。但是我也同时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看不起别人的心和骄傲、自以为是的心,因为我一進来看见那个被附体的人就有一些反感的情绪,心中隐隐的有高高在上看不起她的因素。就这件事,我回家又進一步向内找,发现我自己表面非常精進,却在自己的场中有一个无形的模子,这个模子是由自负、急躁、骄傲、自私、狡猾等不正的因素构成,它就象鱼肉里面的骨刺,只要触及到它,它随时能够刺痛别人。发现它时,我被吓了一大跳。慈悲的师尊用这种方式让我看到了我自己隐蔽很深的不正。

在回来的路上,跟我同去的乙同修呵呵的笑了起来,他说:“今天过节,你收了一个大礼。”我的确收了一个大礼,那天到家后,我心里异常的平静,而且发正念和炼功时,立刻就静下来了,我感到自己的空间场被巨大的能量所笼罩。

四、曝光邪恶

师尊曾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加评注,明慧网也刊了大量的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突出了揭露当地邪恶的紧迫与必要。而当地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好。同修有顾虑,怕一旦曝光后会再次牵连自己。当意识到这件事的意义后,我就找了比较熟悉的受过迫害的同修,鼓励他们写文章曝光邪恶,也是在救人。从这以后同修的揭露当地的邪恶的文章陆续的在明慧上发表。现在,当地基本上哪有邪恶的迫害发生,我们马上给予曝光,并且跟踪报道,再加上当地语音电话稿,明慧的同修及时做成了语音,对揭露曝光邪恶,我们完全处于主动地位。有一个曾经很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见到一个同修后,说:“还把我上网了,还写的挺可耻。”这个警察无精打采,象霜打的茄子。其实他自己所说的“可耻”就是这帮人自己所做的可耻事啊。

五、无限的感恩

随着修炼的不断深入,我深切的知道我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之一。对于师尊的慈悲苦度,我的生命中永存无限的感恩。在无明的迷中,在久远的生命长河中,我的生命曾现出了巨大的赤字,而今幸遇师尊,慈悲的师尊不仅平衡了我生命的业债,而且赐予了我生命永恒的无限的美好。

宇宙再造,大穹从组,在这伟大的历史时刻,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