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狱中得法十一年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说起我的得法经历,可能和很多同修不同。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为被牵扯拐卖儿童案而被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的看守所。在那里我有幸从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那里知道了法轮大法。得法后逐渐的成为一个实修自己、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很荣幸参加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会,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十一年的修炼故事,与所有同修共勉。

一、与众不同的得法经历

说起我的得法经历,可能和很多同修不同。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为被牵扯拐卖儿童案而被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的看守所。在那里我有幸从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那里知道了法轮大法。

其实,九九年“七•二零”电视上诽谤法轮功时,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很想了解法轮功,并不相信电视上所说的。在看守所里,我看见有个人和其他人不同,她总是乐呵呵的,一点害怕都没有,其他犯人总是垂头丧气,怨天尤人,而她不。刚好她睡在我旁边,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被抓進看守所。她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的,接着就教我背《洪吟》。她背到《觉者》这首诗时,我忽然想起之前有个犯人也在背这首诗,当时我问她这首诗怎么写的这么好、是谁写的?那个犯人没有告诉我。这位法轮功学员告诉我是李洪志师父写的,接着她把她所有会背的诗都教会了我。

二十八天后这位法轮功学员回家了,之后又有大法同修被非法抓進来,就继续教我背《洪吟》中的诗词。就这样,三个月之内我背会了《洪吟》里全部七十二首诗词。其间有一位同修把《洪吟》所有的诗按编排的先后顺序排好背给我听。她走以后我就按着顺序来背。不仅如此,我还背下了师父的《论语》、《道法》、《博大》、《真修》、《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修内而安外》、《悟》等三、四十篇经文。因为我的语言和当地不通,同修教我背经文都是把筷子掰断写在肥皂上,我记住了就擦掉。同修还教会了我炼五套功法,我炼功一个月后就能双盘了。

我在看守所修炼三个多月后就被犯人告到狱警那里,说我在学大法。警察叫我去,问我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表现如何?我说:“这些法轮功学员教我们做好人,不要和其他犯人抢馒头,要忍让。”警察就叫我离大法弟子远一点,污蔑说她们会把我带坏的。接着就把我调到一个过渡的监室。又有犯人到预警那里告状说我在里面炼功,警察知道了就踢了我一脚,警告我不准再炼了。当时我就想用善来打动犯人和警察,于是默默的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让实际行动来说话。

之后我又被调到了另一个监室。这个监室里有一位大法弟子在派出所已经绝食一个星期,被送到看守所后警察要对她野蛮灌食。我一听,心里就紧张的想:千万别叫我去灌食,干这缺德事要失掉多少德啊?再说,我也真的不希望大法弟子受这种罪。可偏偏警察就点我的名。我当时吓的直说我不敢。接着我跟警察说让我去劝劝她。当我和这位同修单独在一起时,我告诉她说:“我也在偷偷炼法轮功,不希望你受这罪,要不你就吃一点吧。”她朝我欣慰的点了点头。没多久,我因为在学大法之前所犯的罪被判刑五年,关到山东省监狱。

二、坚定不移的修炼意志

才入监时,我那个监区还没有大法弟子,才進监狱的都要被送到入监队。当时在入监队连我一共有三个在看守所才得法修炼的新同修,现在回想起来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深感大法的无边和玄妙:安排我们都在看守所得法,又同在一个监队。其中有一个同修当天晚上在入监队就炼功,被值班的犯人发现了,报告队长。队长踢了她一脚就让她回来了,也没为难她。第二天晚上我就悄悄的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就告诉我她是在看守所得法的,我就跟她说我也是,她激动的双手握着我的手说:“哎呀,我一直在找你们!”之后我们三个人又都被分在一个监区。

有一次同监区的一个犯人为情所困,我就背了一句师父《做人》里面的诗句:“为情者自寻烦恼”。其他犯人一听就说这是法轮功的,跑去告诉队长。队长把我叫去,问我对法轮功怎么看。我就说我在看守所认识的法轮功都是好人,队长问我炼不炼,我不敢承认。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很多人都在养小鸡,不一会儿,所有人的小鸡都死了,但没多久周围人的小鸡又活过来了,惟独我的还没活过来,因为我用锅盖把小鸡盖住了。醒来后我连续想了好久,这个梦师父到底要点化我什么?两三天后我突然悟到:别的同修一被抓進来,大家都知道她是大法弟子,惟独我不敢承认,我还在捂着。想到这,我决定了:如果队长再叫我,我就要承认我炼法轮功。才这样想了不到三分钟,犯人就跑来告诉我说队长找我。这一次,我信心十足的把我在看守所是如何得法的,后来是如何修炼的,修炼后我的慢性肠胃炎、手臂长期冰冷等症状全部好了,我的心又是如何改变的全部告诉了他。

从那以后,每到邪悟者来监狱散毒,我们三个新学员都被叫去一起听。听完之后监狱长对我们仨说:“你们仨,每个人写一篇体会,一个经济犯,一个拐卖犯,先把你们的罪行写了,然后再写法轮功,不少于三百字。”这次,我就把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的情况写上去,心想没按照他们的要求写,肯定会招来麻烦。结果真是,之后我经常被叫去蹲大厅,一个冬天的晚上,叫我在大厅蹲一夜,我当时穿的还很单薄,可是那一夜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不仅暖和,竟还觉的有点热。

我常和与我一个监区的新同修一起背法,她把她会背而我不会的教给我,我把我会的教给她,那时我们就是这样“集体学法”的。有一次,我把她背不得的经文《修内而安外》抄在纸上给她,不料被警察搜去了,同时另一个监区又有一个犯人得法炼起了法轮功,警察也怪到我头上。有一天就把我叫到一间屋子里,進去后,警察把窗帘一拉,叫我把棉衣脱了,我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一点准备都没有,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两根电棍就插到我身上,五六个警察围过来,随即就是“啪啪啪”的放电声。我被电的满地打滚,被警察象皮球一样踢来踢去,鼻血流了一地,这样大概被电了一个多小时,我实在受不了了,理智不清时写了个保证,但就是不写“揭批”。

后来我的魔难就更大了,每天只要有哪个组加班、通宵工作就叫我去干活,每天都这样,将近一个星期,我整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那段时间我连续做了几个梦,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不断的背法,最终坚定了一念:“就算我死了也要带着法走,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死就死了,我再也不做对不起大法的事了!”有一天,我又被叫到办公室,一進去里面的警察就叫我把外衣脱了,我毫不犹豫脱了然后甩到一边,警察被我这阵势吓了一跳,挖苦我了几句,然后又故伎重施,拿电棍电我,还问我怕不怕,我大声说:“不怕!”心里默念着正法口诀。结果电我的电棍就是放不出电来,警察很奇怪对着墙试,能放电,但电我就没电,他嘀咕说昨晚才充的电,怎么会没电?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我安然无恙,虽大冷的天又被罚在大厅蹲了一夜,但依旧很暖和,心里很感动很充实。

之后我被关到禁闭室了,警察叫嚣着逼我写揭批材料,扬言什么时候写,什么时候才能出禁闭室。那段时间刚好我的母亲也因为拐卖儿童被抓了,对我的打击很大。后来警察硬是把她也送到山东的监狱跟我关在一起,只是没在一个监区。我母亲以前就是给人算命、搞风水的,供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警察就利用她来“转化”我,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逼我“转化”,我不理会,见她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来我母亲也不再来“转化”我了,只听我说。

邪悟者也轮番来转化我,我就绝食抵制。警察说再不吃就要灌食,我就说:“这些人(邪悟者)不来烦我我就吃!”结果从那以后他们真就不来了。

那期间,检察院来了两个人到禁闭室,听说我是炼法轮功而被关在这,还得知我是因为别的罪关在看守所才开始修炼的法轮功,又纳闷又气恨,大声质问我:“法轮功是正是邪,你说!你说!”当时我有顾虑,没敢说。他们走后,我就背师父的《道法》,师父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是啊,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警察不就是要让我说吗?问我我为什么不说呢?叫我写我为什么不写大法好呢?在禁闭室的第十二天我悟到了这一点,心里十分欢喜,对看管我的人说:“快,快拿来给我写!”于是我就在纸上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叫我不学不炼做不到。”才写到这纸就被抢去了,我原先还想落款“大法弟子”都没来的及。监狱长来看了我写的气的直跺脚,说越关我还越坚定,还说我这个半路出家的比法轮功还法轮功。我心里发着正念,结果他脑袋疼的不行,没呆一会儿就走了。我这次的举动让我的环境马上就改变了,第二天监区长来接我出禁闭室了。当时他脑袋疼的得用手捂着,我就对他说迫害大法弟子现世现报,叫他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之后他真的不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

我不仅离开了禁闭室,警察对我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转弯,对我非常好。后来叫了一个当时在看守所教我炼功的同修(当时不太清醒)来“转化”我,也没“转化”成。后来我们监区有十七个同修,大家商量全监狱也只有四个禁闭室,十七个同修一起炼功,看它监狱关谁。于是我们整体配合,一起炼功。第一次警察气势汹汹,乱吼乱叫,但也没对我们怎么样。我们第二天晚上继续炼,接着就天天炼,到最后连所有以前“转化”了的都反“转化”了,大家都写出“严正声明”,表示要坚修大法到底。

开始和我一起的一个新同修在我被关禁闭室后,警察就开始迫害她,她起初没过好关,后来我做梦梦见她死了,我就想她没过好关,我就请师父加持让我跟她遇见,帮帮她,告诉她我是怎么过来的。结果我们就在厕所里遇见了。我就跟她说我做的梦。之后警察安排她来“转化”我,我就借着这个机会把我自己是怎么过关的详详细细的告诉她,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她写了“严正声明”,之后一直很坚定,也跟我们一起炼功。

我虽闯出了禁闭室,但整个人也被迫害的脱了形,出禁闭室后,我就写信控诉警察电我、关我禁闭的罪行,投递到监狱长信箱以及其它的信箱。监狱长还亲自来找我,我就跟他讲我被迫害的情况。

当时正逢母亲节,有一个同修借母亲节监狱表演的机会,上台演唱大法歌曲《为你而来》,警察一听到法轮功时就上前把话筒抢过来,演出也就此中断。接着就不让她進车间做活,想关她禁闭,我们同监区剩下的十六个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罢工,说她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恢复正常。没两天这位同修回来了,邪恶的迫害没成功。

警察叫我進办公室让我蹲我不蹲,我理直气壮的说:“我的罪已经还完了,现在的罪名是你们加给我的!我没罪。”说完两个警察过来扭我逼我蹲,蹲下去我又站起来,就是不服从邪恶,从那以后,再叫我進办公室,就有一个小板凳等着我了。

我后来开始写《洪吟》里的诗给警察看,凡是警察叫我写什么,我就写大法好,按大法的要求来写,还盼望着警察多叫我写,一叫我写我就赶紧写,最后是警察还怕我写了,不叫我写了。做活也不给我定任务了,我想做多少就做多少。

那段时间做梦,梦见运动员拿奖,我一看还有我自己的名字,我就上台去领奖,别人的奖都是玉石之类的小玩意儿,而我的是两把钥匙。我还做梦说我考上了大学,金榜题名,还進了研究室。

原先我被判刑五年,但提前了十一个月回家。

三、从不放松的修炼过程

二零零四年我回到了家乡,找不到当地的同修,一下子无比孤单失落。我在监狱里给家里写的信都是写大法好,全被监狱长给扣了。我回家后就跟家里人讲真相,渐渐的我三嫂也得法了。回家后我按着回忆把《洪吟》的诗默写在一本笔记本上,还把在看守所里同修告诉我的《转法轮》里每一讲的小标题默写下来。我虽找不到同修,但是在监狱里的同修都带進了正法進程的消息和师父的新经文,我知道我要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就买红纸、毛笔,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自己去贴,写在布上拿出去挂。在监狱里,同修告诉了我一个山东的同修,我和她联系上了,从那以后这个同修一直给我寄新经文,直到我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为止。

一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找到家乡的同修,那时我在监狱里认识的一个同修回家了,我就凭着记忆辗转几千里路,坐火车到山东去找她,因为那时我手里还没有宝书《转法轮》,我急切的想请一本《转法轮》回家。找到她之后,她把《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新经文、师父的各地讲法给我装了一箱,我自己从那坐火车带回家乡,那里的同修都给我发正念加持我平安回家,我自己也发正念,结果没有安检也没有阻碍,我顺利的请回宝书。

回家后,我开了家小吃店,我就给来店里吃东西的人放《九评》的光碟,一次一个看门的老大爷来看见了,就说有人也给他一盘可他不敢放,还说他妻子在看守所也认识了一个炼法轮功的。这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还帮助过他的妻子,他要感谢她。我一听这句话心里真高兴,赶紧问这个大爷这位大法弟子在哪?问了许多遍,大爷才告诉我,我就记在本子上,然后去找这个同修。第一次去没找着,同修还在监狱。第二次去找她就找着了。从此我就和当地的大法弟子联系上了,象找着自己的家一样踏实了。

这以后修炼就觉得趋于平静了,没有在监狱里那样轰轰烈烈。但是平静中更考验心性,平凡中更磨砺人心。在救人上我从不敢放松。我看见农机厂的工人在喷字,我由此受到启发,心想用来做真相不正合适吗?于是就用以前家人生病在医院拍的X光片子做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模板,准备好喷字用的油漆。等到上山赶庙会的日子,我就想头天晚上去喷好字,第二天,赶庙会的日子是最热闹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的见。

于是当晚就和另外一个同修以及我讲真相明白后做了三退的侄女一起上山到赶庙会的地方去喷字。我在路上就想要是下点雨就好了,一个人打伞遮着,一个人喷字,连伞都准备好了。果真在路上下起雨来,因为下雨,一路上人都没有,雨也不大,是毛毛雨,伞都不用打。我和同修配合,他在左,我在右,沿路他喷一边,我喷另一边,白墙红字,大柱子上,玻璃上,喷了大概一公里路,到山上我回头一看:真是太漂亮了!一路上都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众生有救了!等我们喷完字,已经是深夜,按常理根本找不到车回家,只有走一个多小时路回去了。可下山时偏偏就有一辆车停在山脚下,司机正趴在方向盘上打盹,我叫醒他,司机说:“你们是要下山吧,我就是等你们啦!”说着,我们上了车直接坐回家了,我心里明白:这不正是师父派他在这等我们吗?

第二天赶庙会的日子,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赶庙会的人简直是象线一样穿着,人山人海,多的没法形容。我也上山去“赶庙会”,看看我们头一晚的杰作。边走边听到很多人说:“法轮功是不是平反了?这字是怎么喷上去的?”还有很多人照相,连着大法好的字都照進去了。那些“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红字鲜艳夺目,在阳光下真是太好看了。很多同修也去了。只有踏踏实实的实修的人,才能体会师父一步一步慈悲的呵护。

周边的地方我和周围的同修都分组或自己独自去发,或者是贴真相。开始时我不敢面对面的发,结果常人就吼我:“你要干嘛?”我反思自己,救人为何不堂堂正正?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这主流社会咋做啊,不会做啊,到好的社区见着人也不敢说话,拿着资料胆胆突突的,你说你能救了人吗?那个人马上就觉的你这个人都不可信,是不是?真的不需要你太费心,你就堂堂正正的。你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是在救人吗?”我就想自己不能偷偷摸摸,要大大方方,我是在救人。我就干脆把真相资料拿在手里面对面的发,心里稳稳的,和对方说:“现在是灾年,给您送封平安信。”或是说:“给您送福来了。”人家都非常高兴的接受,有的人愿意听就進一步讲真相,有的人有顾虑当时还不退,我就说过后你就写在钱上花出去就行了。

我通过讲真相引导了六、七个新同修走入大法修炼,我想我是老弟子,要以身作则,带好新同修。我在超市工作,有一个新学员和我在一起工作,我才去了半年就和人家呆了四年的职工工资平级,这新学员就愤愤不平,还气的说她不炼了。我就笑笑的对她说:“如果用我加工资这点钱能把你的心性买了提高,我不要这加的钱了,我用它来让你的心性提高。”她一听心也平了,气也顺了。又接着拿起《转法轮》书跟我一起学法,我俩还配合写真相信。

近期看了《明慧周刊》“买鞭炮,放鞭炮”交流文章,我觉的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就赶快和同修一起去当地公安局放鞭炮,其中一位新同修起初怕心很重,打扮的象个老太太,怕的不得了,我走近了才认出她。可是后来在公安局门口放完鞭炮后,她的怕心也没有了,路也宽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怕心被炸没了!

前一段时间,我们当地有两位同修被非法抓捕。我知道后就先和同修到关押同修的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然后和同修到被抓同修的家去了解情况,落实后又送给另外的同修。请能做资料的同修把搜集的资料及时曝光并做出揭露当地迫害的真相资料。接着同修们就分成两组,一组去被抓同修的单位、家、住宅区附近张贴真相资料,另一组就去公、检、法、看守所贴。连检察院的公告栏,公安局的布告栏都贴。其他同修发正念加持。我和一个同修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门卫开始坐在门卫室里,我们看见他在,我就想他要是走开了就好,才一想,他就走出门卫室往里面去了。我赶紧和另一个同修在看守所门两边一人贴一张,速度极快,大概几秒钟时间,我俩一人贴完一张。在我们所有同修亲密无间的配合下,不到十天,这两位同修就放回家了。

可是往往邪恶总是在我们还没彻底修去的人心中生存滋生,出来的一位同修带话说邪恶是想利用他俩“放长线、钓大鱼”,引诱同修,一网打尽。很多同修就产生了不敢和被抓同修联系的心,学法小组也停了,都说避一避,过几天再说。可是没过多久,这两位同修又被抓了,还直接被判刑送進了监狱。这给我们当地同修很深的思考,过程中也撞击着我们每一颗没修去的人心。我个人悟到:同修们的整体配合力度还不够,没有坚持到底,包括我自己也存在怕心,没做到位,才导致同修又再次被抓。同时被抓同修出来后也没有及时揭露迫害,而是采取了躲避的方式,结果造成了损失。

结语

我就是这样一个从原先的拐卖犯,得法后逐渐的成为一个实修自己、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我的变化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在看守所里得法,特殊的环境下背法学法,坚定实修,一次次在师父的呵护下,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按照师父的要求讲真相、救世人,最深的体会就是:修炼,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实修,只有你做到了,才会悟到大法的法理,师父的每句话都象一道考题,你只有去照着做了才能得出答案,领悟到背后的内涵。

愿与所有同修共同精進!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