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神奇殊胜法中修 兑现誓约广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在政府机关工作。在得法前,我是一个名利心非常强的人。由于多年来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争名夺利。虽然都得到了,但是却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一九九九年初,我遇到一位老同事,我问他的身体为什么这样好?他说自己在炼法轮功,同时他建议我也炼。从此以后,开始了我的大法修炼历程。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的时候,就看到书里面有法轮在转动,还有五颜六色的山山水水,还有各种形像的佛、道、神。师父的每句话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书中指出的修炼之路,不正是我在生命的冥冥之中所寻求的吗?!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一九九九年初得法,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正是共产邪党对大法疯狂迫害的十二年,也是自己随师正法、不断精進实修的十二年,更是自己闯过风雨,越过坎坷,正念救人的十二年。这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尽力做到“修炼如初”,坚定的信师信法,矢志不渝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借此机会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自己十二年来的修炼体会。

一、大法神奇 师父时刻在身边

我在政府机关工作。在得法前,我是一个名利心非常强的人。由于多年来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争名夺利。虽然都得到了,但是却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

一九九九年初,我遇到一位老同事,我问他的身体为什么这样好?他说自己在炼法轮功,同时他建议我也炼。从此以后,开始了我的大法修炼历程。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的时候,就看到书里面有法轮在转动,还有五颜六色的山山水水,还有各种形像的佛、道、神。师父的每句话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书中指出的修炼之路,不正是我在生命的冥冥之中所寻求的吗!

当时自己身患低血压、心脏病、间质型肺炎、脚跟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每时每刻都被病痛折磨着,非常苦恼。得法后,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经过学法、炼功,师父把我的身体彻底净化了,我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我的皮肤由黑变白,满脸的蝴蝶斑不见了,变的红光满面。家人和周围的同事都说我变年轻了,我内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畅快。身心的巨变,使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早上,我起来去厨房做饭。当我拧开液化气罐开关点火时,就听“嘭”的一声,整个厨房全着火了,甚至连湿抹布上都是火。原来是因为液化气罐和炉盘之间的连接胶管老化断裂了,使液化气外泄而着火。我赶紧关闭液化气开关。在着火的当时,我就站在火焰中间,我心里想:有师父管我,别怕!这时丈夫听到响声,急忙从卧室跑过来,他看我站在厨房里不动弹,就说:“你傻了?!”我说:“你别碰坏我身上的网!”在当时,我看到有一张网把我罩住了,就象《西游记》里边的孙悟空在老君炉里一样安然无恙。那张网是白金的颜色,上面还有一朵花。后来我想仔细看时,这张网不见了,可是看看我身上什么都没烧到,头发、衣服都没沾到火。这件事很快在我们的住宅楼、工作单位、亲朋好友之间传开了,大家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我到一个小区去发资料。临走前就有点着急,怕丈夫知道(丈夫当时还没有修炼),心里想,快去快回。刚一進小区的大门,我就觉的有一扇漆黑的大闸门关上了,闸门上面还有一个小红灯。其实,这里根本没有门。这时,我的怕心就上来了,心里想,红灯停,绿灯行,是不是我不应该到这里来呀?结果進楼道时,脚没站稳,“哧溜”一下就滑倒了。当时就听“咔嚓”一声,我一摸右脚脖子崴的脚尖朝外了。当时我在心里喊:师父啊,脚疼我不怕,可是我的资料还没送完呢,我得把资料送完啊!于是我不顾疼痛,双手一用力,一下子把脚又搬回来了。我求师父加持,转身到周围的村里发完了带出的资料。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想,今天哪错了呢?我认真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怕心:一怕回去晚了丈夫说;二怕在小区里被人发现举报。

到家后,丈夫看到我的腿瘸了,问我:你的腿怎么了?我没敢说实话,只是敷衍的说崴了一下。我马上开始学法,学了一讲《转法轮》后,感觉脚不疼了。第二天起床,丈夫看我的右腿肿的象小檩子似的,问怎么回事,让我赶紧上医院!我当时心里有坚定的一念:我有师父管。我说不去医院,我就开始炼功。在炼功时,就觉的身上有法轮在旋转,感到师父在给我理顺身体。炼完动功之后,我的腿肿就消了很多。然后我又开始炼静功,不能双盘,我就单盘。单盘三十多分钟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这时一看我的腿肿已经消了四分之三。丈夫看后非常惊讶的说:太神奇了!第三天,在我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长出来一个血泡,我把血泡挑开,让瘀血往出淌,我照常静静的学法,瘀血滴答了大半天,湿透了一卷卫生纸,到晚上一看,我的腿肿全消了。第四天,我就又出去送真相资料了。第五天,我和正常人一样骑自行车上街了。这件事让我的家人和亲属都感到非常神奇,觉的不可思议。我深深的感到,只要信师信法,大法就无所不能。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我的脖子上长了一个手指肚大小的包,当时我心想没事,过几天就会没有的。于是我每天发正念清除它。可是过了二十多天,没起作用,而且长到鸭蛋那么大了。我和丈夫说这事,丈夫说:在你身上长什么都得掉下去。可是我的心里却有很大压力,也感到非常苦闷。一定是自己在三件事中没做好,有什么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不能上当,只听师父的。于是,我来到师父法像前,双膝跪下,眼里含着泪花,给师父磕了三个头,默默的说:师父,弟子的生死、来去由您安排,可我有很多众生还没救呢!第二天在学法小组上,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帮我查找执著心,当学到师父说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时,就感觉象有一根针扎在我的肉瘤子上,丝丝冒凉气。我终于找出了一颗执著心:女儿结婚后与女婿经常吵架,因此,自己长期以来总是对他们放心不下,心里非常焦虑。找准执著心后,我认真学法,下决心放下对儿女情的执著。结果没有几天,这个瘤子就消失了。晚上在梦中看到有一只小鸟从我身上叼走了一个东西,我知道,这是师父把我的瘤子摘掉了。

在我修炼以后,我曾经六次遇到车祸,还有一次从二层楼那么高的货堆上掉下来,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我深深的知道,在我修炼的路上,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我走的每一步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这些事情为我后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起到了很有说服力的作用。

二、广传《九评》 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九评》发表后,我看了两遍没看完就看不下去了。当时心里想,这是不是参与政治?对于传《九评》我心存疑虑,还有一种怕心。一次,我在梦中看到自己的身上、家中的书里爬的都是蚂蚁。后来悟到:多年来,我一直在邪党的政府机关工作,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在工作中接受的都是党文化的东西,甚至在大学里读的都是党政专业,所以受党文化毒害很深。于是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自己头脑中的这些东西,同时对家里的环境也進行了清理,把带有中共党文化的书刊、杂志等都处理掉了。我又加强学法、背法,多看《九评》。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我感到是正法走入了新的進程,也是师父救度众生的洪大慈悲又一次恩泽世人,是救度众生的指路灯。师父说:“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向世间转轮》)助师正法的路怎么走?一次,我在学法时学《不是搞政治》经文,师父说:“其实揭露共产邪灵并不是指人。“九评”是挽救一切被邪恶毒害了的众生,也包括中共恶党党员与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的人和普通世人,目地是叫各界众生都看清楚中共恶党背后的因素是什么。”怎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心里豁然明白了,师父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于是,我开始和当地的同修不分昼夜,用各种方式从城里到农村在世人中大量传《九评》。刚开始做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有障碍,存有怕心。有一天半夜,一位同修把刚刚印好的三千多本《九评》送到我家了。我一看这么一大堆书,深更半夜,往哪儿放啊?!当时我心里十分焦急。丈夫看我着急的样子说,只要有师父管,我看放哪儿都行!一句话提醒了我。对!就放在师父法像前最安全。于是,我和丈夫把这些书放整齐,盖好,就放在师父的法像前了。第二天,这些书还没来的及送出去,在晚上,当地的公安局、“六一零”人员就开始对大法弟子家進行大搜查,已经搜查了五名大法弟子家。就在这些人将要对我家進行搜查,眼看着搜查的车辆都快要到我家的时候,他们的车就肇事了,搜查被迫停止。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家存放的三千多本《九评》安然无恙。

记的一个冬天的夜晚,我一个人到城外的一个村子去送《九评》和《我们告诉未来》的真相光碟。我背了一大兜子,虽然是天寒地冻,脚下跐溜滑,可是发完资料后,我发现一户不多,一本不少,太凑巧了。这时我就产生了欢喜心,往回走,刚一转身就摔了个大跟头,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我的欢喜心被魔钻空子。我马上清除。

当时已经是深更半夜,周围漆黑一片,在回来的路上,我得经过一条二、三里长的大沟。在这条沟里,多半是埋死人的坟地,有些人在生前和我还比较熟悉,一想到这里,他们就好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毛骨悚然,吓的浑身是汗。怎么办呀?我感到孤立无助,可是没有回头路。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背“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背《论语》。我忽然意识到,有师父在我身边,怕啥!他们是鬼,我是神。于是心里就稳当了,再也不害怕了。这时,我猛然抬头,看见在我右前方的天空出现了“天女散花”、法轮及众神的景象,回头一看,左后方的天空也出现了这一奇异的景象。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害怕、疲劳、寒冷的感觉一扫而光,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感到修炼的无比殊胜。

又一个冬天的夜晚,我到城外的一个农场家属区去送《九评》和真相小册子。这个地方比较偏僻,这里的人们很少能看到真相资料。在去的时候,天就有点阴,我到那不一会儿天空就飘起了雪花。我把自行车放在一家柴火垛旁边,开始发资料,发完资料,已经到了深夜。当我开车锁的时候,发现衣服兜里的车钥匙没了,这时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五、六寸深了。深更半夜,满地是雪,这可上哪儿去找呀?我不能在这儿停留太长的时间,一旦被别人发现举报怎么办?这时我的怕心就出来了。我马上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干扰,求师父帮助。忽然想到,我是在做世界上最正的事,怕什么!师父一定会管我的!这时我往前一看,在我前边大约二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象手电筒灯泡那么大的一个黄色小亮点,还一闪一闪的,我一阵惊喜:师父,我的钥匙就在那儿吗?!我急忙走过去,用手一扒拉,正是自行车钥匙!顿时,对师父的无限感激涌上我的心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在一个初春的夜晚,我和两位同修用自行车推着很多真相资料到比较偏远的山区散发。那天夜里漆黑,我们连续发了好几个村屯,已经快到凌晨了,还没发完。尽管春寒料峭,可是汗水却湿透了我们三个人的内衣。怎么办?于是,在一位同修的带动下,我们三个人一起背诵师父的“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洪吟二》〈征〉),用师父的诗句鼓励自己,继续发放。我们感到自己的身体变的又高又大,疲劳一扫而光,直至把资料发完。在回来的路上,道路泥泞返浆,有的地方车辙都有一尺来深,深更半夜,我们骑着自行车,却一个跟头没摔。一个同修说,这跟走平道一样;另一个同修说,真神了!

还有一次,我与同修提前去某地取大法的真相资料,准备第二天往边远地区送。在回来的路上,天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当时我身上只穿一件单衣服,没有雨具遮盖兜子里的资料,我心里急的没辙,怎么办呢?这时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我心里说,师父,我浇湿了倒不怕,别让资料受损就行。我冒着大雨,急忙骑自行车往家赶。到家时,我浑身上下象水鸭子一样,被大雨浇个透,可是打开兜子一看,发现大法的真相资料一点也没湿。见到这一情景,当时雨水、汗水、泪水一齐从我的脸上流下来,同修也激动的哭了。第二天,我和同修们把这些资料按时送了出去。

在广传《九评》的过程中,我对救度众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是和师父有约的,是发了洪愿在宇宙正法时期随师下世救度众生的。后来我就把“讲真相”、“劝三退”纳入到日常生活当中,不管在任何场合遇到有缘人都会把大法的福音告诉他们,劝他们“三退”,让他们得救。

三、不分阶层 随时随地正念救人

我和丈夫都在政府机关工作,长达三十多年,而且所从事的工作接触面广。我们居住的城市又比较小,这样,在这个城市里,上上下下各个阶层与我们认识的人非常多。这为我们后来广泛的讲清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劝家人和亲属三退

我开始讲真相、劝三退,首先面对的是家人和亲属。《九评》发表后,丈夫也看了,但是看不進去,因为他多年来在邪党机关工作,所听、所看、所做的都是邪党的那一套,受邪党毒害很深,起初对我炼功有抵触情绪。有一次,他竟把三百多元钱的字典摔坏了。还有一次,他气的把自己的衣服扔了一地。我和女儿、家里的哥哥、姐姐讲真相劝三退也遇到了顶牛。他们都认为我是参与政治。女儿说:我看你还不如上大街上扭秧歌去。哥哥说我是反党。姐姐说,你别被别人骗了!我心里很着急,怎么办呀?我感到压抑、委屈,甚至还流了泪。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体悟到,不能抱着情和各种执著心去讲,更不能带着争斗心去讲。这样,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能逐渐祥和的坦然面对。我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藏字石”,讲我个人神奇的亲身经历和身体的变化。执著心去掉了,我对丈夫转变了心态,丈夫不但三退了,也开始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并且按大法弟子的要求去做,有时还和我一起去讲真相。对女儿,我放下了亲情的执著,经常引导她看一些大法资料,这时和她讲真相她也渐渐能听進去了。一次我和她学师父《境界》这篇经文,她猛然间明白了,要心地善良,做一个好人。从此以后她的心态变了,同意了三退。我让哥哥、姐姐看《九评》,他们明真相后都三退了,而且姐姐和两个妹妹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让政府官员明白真相

一次,我的一个老上司回来和同事们团聚,邀请我参加。参加的有当地政府、人大、还有各局的官员,可以说都是政府的高官,平时很难和这些高官都凑到一起,我觉的这是讲真相的大好机会。虽然他们过去都是我的老同事,但是这些人是当前的既得利益者,多年来受邪党的毒害很深,他们当中就有公安局的官员,我当时想,和这些人讲真相,不用举报,一下子就暴露了身份,心里有点顾虑。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你在讲清真相的时候碰到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可是你们只有抱着慈悲的心去做才行。”我想,今天遇到他们,也不是简简单单的,肯定是缘份。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他们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因素,我只有一念,一定要救他们。

教育局领导问我,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好啊?紧接着一书记说,听说你家着火都没烧着你,你真赶上孙悟空了!我一看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身体的变化,讲大法的神奇。公安局的官员又问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伪案是怎么回事?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那是江××、罗干一手搞的,是对法轮功的栽赃、污蔑。傅怡彬不是炼法轮功的,他是精神病人。我们修炼人不杀生,连苍蝇蚊子都不打死,能杀人吗?大家说,我们也不知道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另一书记说,人们以前可都当真事儿信了。还有人问,你师父为什么出国?我说,师父要救度的是全世界的人,现在法轮功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传播,炼功的人上亿。教育局领导说:你的身体这么好,我们怎么办?他们又问“三退”是怎么回事?我跟他们讲,我们入“党团队”宣誓的时候,在另外空间看,我们的额头被印上了兽记,只有退出“党团队”,抹去兽记,才能進入未来。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我说,“三退”不是反党,不是让你上组织那去退,也不影响你的工作。只是自己心里想就行,神只看人心。原财政局领导说,我信别的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师父还能管我吗?我说,只要真心念就管用。人们又问“藏字石”是怎么回事?我跟他们讲,是老天在警示世人天要灭中共,党媒造假,把“中国共产党亡”的“亡”字隐去了。一书记说,平安就是福啊!人大官员说,第一次听到这些事,只要不影响工作,我就“三退”。在场的人都表示了同意“三退”。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得福报。在大家举杯敬酒的时候,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作为祝酒词了,整个场面非常祥和,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后来这些人在实际工作中有的确实起到了保护大法弟子的作用。

零八年秋季,我的工作单位要为大家订阅邪党刊物,为此,我和另一同修(也在政府工作)找到了单位原党委副书记(现老干部办主任),并正式递交了我俩的退党申请书。他问我们为什么退党?我们和他讲了法轮大法如何好,讲了我们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针对他提出的疑问,我们告诉他真相。他听后默默点头,接着我们劝他三退,他没有表态。几天以后,在我家楼下又遇到了这位书记,我想这是他得救的时机到了,可是有点怕心,想人家是单位书记,上次都没说通,再不退怎么办?刚这样一想,立刻意识到这一念不对,心里马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要救他。这时,心里马上象一块石头落了地。我迎上去,主动和他搭话,我叫他一声:“大哥,把你入的党团队退了吧。我不是让你反党,共产党是由天来灭,我今天冒着风险跟你讲真相,只是为了救你,退了才能保你平安。”听到这里,他点头同意,眼里含着泪水。

师父安排有缘人得救

有时我想救某个人但平时又见不到,师父总会给我安排。一次,我和丈夫去参加他同事孩子的婚礼,遇到了一些平时很难见到的老同事和政府官员。丈夫边和他们打招呼,边发正念;当时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必须救他们。我就抓紧机会和他们讲真相。一位局领导说,不影响当官,生命还能得救,我也谢谢你的师父。另一个局的领导说,好啊,这回得救了,以后我成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回我的身体就该好了。在这场婚礼上,我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劝退了十七人,其中邪党党员十二人。

一次,去参加老同学孩子的婚礼,在公共汽车上,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让有缘人得救。吃饭的时候,发现挨我坐着的大姐,手肿了不能夹菜,她说,手已经打了三个月的托儿了。我一边帮她夹菜一边说,那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好。她说,真的吗?我就把自己崴脚的经过和她说了,并告诉她只用五天就好了,她感到非常惊讶。十多分钟后,她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手消肿了!而且还能反过来给我夹菜了。这时全桌的人都很震惊,都主动的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做了三退,邻桌有的人看到这场面也都跟着三退了。这一次一共退了十四人,其中有六人是政府官员。在回来的路上,我想,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零一零年,一位亲属的孩子结婚(孩子在公安部门工作),邀请我和丈夫去帮他们招待客人,这可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参加婚礼的人大多是公安部门的,他们是恶党的直接受害者,甚至有的人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者。去了之后我们就发正念,一心想救这些人,在婚礼现场,我们见机讲真相劝三退。这时见到了一位亲属,他在公安局工作。我和他讲真相,他说,我还真参与过抓法轮功的事,当时也不知道是犯罪啊!我认为江××让抓的,那还有错?明白真相之后,他欣然同意全家都三退。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他有一个好未来。这时,已经退了四十多人了,我想还有谁没得救呢?在下楼梯时,我求师父,让有缘人得救。刚好大堂经理和我一起下楼,在电梯间里,我抓紧有利时机给他三退了。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某市一个区的“六一零”高官家属,她原来在我地工作。我问她你在这干啥呢?她说我在等你呀!(我想一定是师父安排的)她说,大姐,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好啊?我说,你知道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吗?就是炼法轮功炼的。她马上说,我丈夫就是抓法轮功的,前两天,还有人告诉他三退呢,说他上了“恶人榜”。借此机会,我就和她讲了真相。她说,“六一零”是组织,还能犯罪吗?我说,那是一个非法的组织,是一个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邪恶组织,法轮功是修佛的,迫害这样的人得有多大的罪呀?!她听我这样一讲,感到非常吃惊,她说你把我和姑娘都退了吧,这回可不能让他再抓法轮功了,我回去一定告诉他。

一次,我老家的一位亲属去世,我回去参加葬礼。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很少回家出席这样的场合。我一想,应该回去,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可是转念一想,多年不回去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多数都不认识我了,怎么办呢?我就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求师父加持,让师父给我智慧,让家乡的父老乡亲得救。到了这位亲属家,我一看院子里能容二百来人,这么多人,怎么讲真相啊,我一边和大家打招呼,一边再次求师父加持,尤其是家乡的老同学看到我身体这么好,这么年轻,都感到很惊奇,也很羡慕,他们都说,你怎么长的,还这么年轻?我就借这个机会和他们讲自己在炼法轮功。他们感到很惊讶,问:法轮功不是不让炼了吗?我就和他们讲真相。乡亲们一下子把我围上了,都过来听。听后有人说,我们也不知道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紧接着,我又和他们讲了三退的必要性。大家好象一下子明白了,你也要退,他也要退。我一看,也来不及找纸记了,干脆,直接往胳膊上写吧。后来,有一位亲属,是退休教师,怎么说他都不退。我一看当众讲不行,就单独到他家去讲,讲了一个多小时,他终于同意三退了。回来之后,我一数,一共退了五十九人。

今年的前一段时间,在一次婚礼上,我遇到了一位电视台的编辑,他看到我在婚礼上忙前忙后,觉的非常眼熟,就主动和我搭话。一交谈才知道,在十多年前,他亲自采访过我,还给我录过像。熟人见面,立刻有一种亲近感,我们彼此谈起了这么多年的变化,谈工作、家庭、生活,最后谈到了身体。他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这么好,感到很羡慕,我告诉他,我在炼法轮功。他说,在国外很多高干、知识份子都在炼,而且已经传播了一百一十多个国家(看来他对法轮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中国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这么打压、迫害,他不是很清楚。我就开始和他讲真相。听后他说,这些事儿我们做媒体的都不知道,我们看到的都是中共宣传的那一套。他又问,你们的师父有豪宅吗?我说,没有。他问,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说,法轮功是一部高德大法。随后还和他谈到了活摘人体器官等等很多问题。明白后他表示同意三退,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他平安、幸福。他说,这一次来着了,以后我再也不编辑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啦。

用善念唤醒良知

邪党举办奥运时,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举报大法弟子者还给奖金。一天,一位同修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这位同修被关進洗脑班。我听说后非常着急,心想,什么问题呢?是整体还是个人有漏呢?有漏也不准旧势力迫害呀。后来我听说举报人是丈夫战友的孩子,他是城郊一个村的村长。我心想,他多可怜,邪党给钱就干。当时只有一念,我一定去救他。但是心里也有一些顾虑,他能举报别人,能不能也举报我呢?可得策略点。我找他三次,都没有找到。我就找自己的执着心,最后找到了自己的顾虑心,我就求师父加持,清除它。结果有一天就在我工作单位门口遇到他了,我向他问了原由,他说是有这么回事儿,那老头儿扰乱社会,我就举报他。我说,他是为了救人,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我也炼功,而且把公务员的岗位都让出去了,你看,我扰乱社会了吗?我们都是好人,迫害法轮功有罪啊!他一听有点着急了,也有点害怕了,他说,大姨,我做的事太可怕了,那我还有救吗?我还能当村长不?我说,有救,能当。只要你从入的党团队退出去,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他说,我退!以后我再也不举报法轮功了,要不然死都不知道咋死的。后来在单位遇到他,他还问我,大姨给我退了没有啊?我说,退了,放心吧!

我的一位亲属从外地来我家做客,他是某地一个劳改支队的政委,负责几个监狱的管教工作,这正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他到我家后,见到我的身体这么好,很惊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了所以身体才这样,已经几年都不吃药了,身体什么病都没有。在饭桌上,我边发正念,边和他讲大法的真相。他说,这么好,国家咋还不让炼呢?同时也谈到了天安门“自焚”等问题。他说,我管的几个监狱都有法轮功学员,他们的道德素质都很好,就因为反对共产党,送小册子被抓来的。这时我和丈夫从不同角度和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傅怡彬杀人是不存在的,修炼人是不杀生的,法轮功对政权没有诉求,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人真相,让人们退党是为了救人,在灾难来临时,能够保平安。听我们讲了之后,他说,我还是第一次从正面听到法轮功的情况,请你给我也把党退了吧,今后我也要善待大法弟子。临走之时还向我们要了神韵光盘和大法书。后来,据说他回到工作单位后,找个借口,提前退出了工作岗位,不再为邪党卖命了。

今年我和丈夫参加他同事孩子的升学宴请,这也是一次救人的机会。丈夫的这位同事现在是一个乡的乡长,曾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在去之前,我就让其他同修集体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这位同事得救。刚到的时候,由于人多,没有机会跟他讲。我就寻找机会,趁他出去送客人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把他拦住了,跟他讲了真相。我说,你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共产党搞无神论,使现在的人道德下滑,人类会有大灾。人们入党团队宣誓的时候,在另外空间看,额头上都被印上了兽记,只有退出党团队,抹去兽记,才能進入未来。他说,不是我想抓,是上边让抓。我说,你也是受害者。他说,那我退出去,你师父能原谅我吗?我说,会的!我给他背诵了师父的诗:“世风日下众助流 烂鬼带头人跟走 我为世人愁 人不为己忧 ”(《洪吟二》〈危〉)他说,我才知道我错了。

我地司法局的一个负责人和我丈夫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我就利用这个关系和他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不但自己三退了,而且打那以后,一直到他退休,都不管法轮功的事儿了。公安局有的领导在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有时还想方设法保护大法弟子。政法委的一位同事明白真相三退后,主动要求调离工作岗位。一位乡镇的主要负责人在明白真相后,告诉下属:上边来抓法轮功,你就策略点说,工作忙,应酬过去就得了。这位负责人还暗自走入了大法修炼。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说“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十多年来,我利用一切机会,和公安、政法系统的人讲真相,用善念唤醒他们的良知。我也曾经对公检法人员产生过怨恨心,在学习师父的讲法以后认识到,他们这些人也是邪党制度下的受害者,我们不能带着观念去救度他们,同时,在救度他们时,要去除怕心,只有这样才能唤醒他们的良知。

跳出情,修出慈悲心

今年丈夫的侄子到外地一个技校去读书,小叔子来请我们去参加宴请。我一听就急了,心想,又是变相跟我要钱来了,以前你欠我的钱都算黄了,都不要了,这回又来了。我说:“不去!等以后你儿子结婚我再去。”小叔子有点不高兴,不好意思的走了。他走后,我认真的向内找,悟到自己的争斗心、妒忌心、利益心都没跑出一个“情”字,就包括我以前给别人东西也是。这个“情”不去,表面做那些事都是假修。找到了这些执着心后,我发正念清除它。之后,我决定去。 没想到我去了之后,大家都围前围后的,还非常欢迎。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二十多人讲了三退。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让社会最底层的人了解真相

在当前,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数最多,就是我们所说的普通的工人、农民。他们很穷、很苦、很难。对中共的腐败现象恨之入骨,但是又感到无能为力。他们为了生存,整天奔波。由于多年被恶党洗脑,看不透其本质,是在党文化中恨恶党,是最需要救度的众生。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当他们知道真相以后,很容易接受三退。多年来,我充份利用一切机会,向这些人讲真相。尽量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一次,我去早市买菜,一个卖豆角的老农只剩下几斤豆角了,当时还有两个人要买。我说,你们两个先挑吧,同时,我也帮他们挑,我说等你们挑完了,我再买,他们都感到非常不理解。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吗?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做好人,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他们一听法轮功感到非常震惊,在邪党的谎言欺骗下,很多人都受骗了,没想到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我就趁机会和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佛法,中共怕人们都信法轮功,不信他们那一套了,所以才把法轮功污蔑成×教,其实中共才是邪教。我看他们听的很感兴趣,我就接着说,中共建政以来,害的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八千万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你说哪一个是邪教吧。我接着说,在中共统治下,道德沦丧,世风日下,要有大难的,要想躲过灾难,只有三退。我给他们讲什么是三退,怎样三退,那两个买菜的很高兴的就同意三退了。最后挑剩下一斤二两豆角,我说我都买了,卖豆角的受感动了,他说,大姐,你给我也退了吧。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平安,才能得福报。就这样,我买了一斤二两豆角,让三个人得救了。

一个农民赶毛驴车卖韭菜,剩下最后一把韭菜,我买了,顺便和他讲了真相。他说自己的身体不好,我告诉他三退保命的真相,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就会好起来的。他很高兴的谢谢我。当天,在他赶车回家的路上,毛驴车毛了(受惊失控了),在情急之下,他高喊: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毛驴车当时就站住了。第二天,我在市场见到他,他和我说了这件事,还热心的告诉我,卖菜的谁谁谁还没退呢,并且帮我招呼,让人们赶快三退。

一天早上我去市场买菜,见到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烂菜堆里捡辣椒,一边捡还一边朝我笑。我想,这是不是一位有缘人,让我救她?于是我主动上前搭话。她说,她和孙子生活在一起,孙子是个孤儿,在学校读书,特别想吃炒辣椒,但是由于没有钱买,她看到卖菜的扔的辣椒怪可惜的,捡回家去,也能炒着吃。我说,我拿钱给你买点儿吧,她再三谢绝。我就一边和她唠嗑,一边帮她捡辣椒。她眼泪汪汪的说,现在还有你这样的好人吗?象我这样的穷人,现在都没有人搭理,你的心眼太好了。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师父让我们做好人,让我们修“真善忍”。她说,现在的人太坏了,给我们的救济款发的一点儿也不及时,有时那些当官的不顺心,就不给了,老百姓生活的太难了。我及时和她讲了三退,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将来一定会得福报的。

现在,我每天都把讲真相、劝三退作为日常生活中的第一件大事。每天早上起来,我都要象检查账目一样,从头到尾的滤一遍,还有哪些地方没去,还有哪些人需要救度。每一次我从家里出发之前,都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请师父给我智慧,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让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这些年来,我随时随地向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从城里,到乡村;从大街,到小巷;无论是在商店、市场,还是走路,乘车,利用一切时间,抓紧一切机会去做。听真相的人们当中有身居高位的政府高官,也有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平民百姓;有打工的、务农的,也有经商的,求学的;有善良的世人,也有参与迫害大法的人;他们有的是我的亲人、同事、朋友,也有的是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路人,但是,只要和我相遇,我都把他们看成是有缘人,用慈悲之心去和他们讲真相。多年来,在我讲真相后做“三退”的估计有一万人左右,我曾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在一万个三退人员中,我要劝退一人。现在目标达到了。仅奥运会期间,我就劝退将近一千多人。

十二年来,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引导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虽然做了一些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是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在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我暴露出了各种执着心:救人较多时出现欢喜心,救人遇到挫折时出现妒嫉心、争斗心;救度高官时出现了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救人时自己的经济受损失,出现过利益心,到偏远地区救人,表现出了怕吃苦的安逸心。这些执着心都是救人的障碍,但也是我修炼的阶梯。抱着常人心是救不了人的,要完成史前大愿,兑现誓约,就必须修去所有的执著心。回首十二年的修炼历程,处处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当我做的好的时候就鼓励我,让香火上开出莲花,当我做的不足的时候就点悟我,让我摔跟头。我深深的体悟到:在大法中 ,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在修,我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十二年来,我能平安的走在正法路上,一切尽在法中。我会认真做好三件事,修炼如初,随师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