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从泼妇到大法徒的根本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在修大法之前,我的脾气非常不好,动不动就跟家人发火,搞的家庭环境很紧张。现在想来,我的“泼妇”性格的养成,与自己家庭生活的贫困并过早的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有一定关系。我出生在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父亲在我十八岁那年就去世了,大姐也早就出嫁了,母亲和我带着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一起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我在这个家中也就过早的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在那些岁月里,我为了维护家庭和个人的利益,就慢慢形成了不愿被人欺负、得理不让人的性格。但是,在我修大法以后,我主动同化大法,听师父的话,使自己的脾气、性格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得法前身体不太好,患有各种疾病,什么气管炎、膀胱炎啦,什么关节炎、肩周炎啦,还有什么浑身浮肿等各种病症,后来又听医生说我这个浑身肿的症状可能是由尿毒症引起的。那时的我,整天生活在由病痛带来的痛苦之中。自从我修炼大法以后,身上的各种病都不翼而飞了,真正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状态。我深深的知道,要是不得大法,我的命早就没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不仅身体好了,而且精神上也好了,整天乐呵呵的,道德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平衡好家庭环境,为的是救众生

学大法以后,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返本归真,不是为了过所谓人间美好的生活。于是,我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修炼人。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家庭成员的关系一直搞的不好,于是我就从这方面入手开始做好。

在修大法之前,我的脾气非常不好,动不动就跟家人发火,象个泼妇一样,搞的家庭环境很紧张。现在想来,我的“泼妇”性格的养成,与自己家庭生活的贫困并过早的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有一定关系。

我出生在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父亲在我十八岁那年就去世了,大姐也早就出嫁了,母亲和我带着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一起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我在这个家中也就过早的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在那些岁月里,我为了维护家庭和个人的利益,就慢慢形成了不愿被人欺负、得理不让人的性格。但是,在我修大法以后,我主动同化大法,听师父的话,使自己的脾气、性格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比如,我和两个妹妹帮着母亲把年幼的弟弟拉扯大,给他盖房娶妻。可是,小弟结婚后,夫妻二人对母亲很不好,不尽孝道,还经常打骂。我看不惯他们的行为就管教他们,他们不但不听,反而骂我和两个妹妹,骂的很难听。我一看也太不象话了,就把我弟弟夫妻告上了法庭,和自己家里人打起了官司。在中共这个邪恶社会里,谁都知道“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由于我弟弟给法院审判人员送了礼,而我没送,结果法院判我败诉。记得当时我一气之下拉着母亲上法院去大骂那个审判庭长。后来,我一旦想到这事立刻就发高烧,又是输液,又是打针,近二十来年也过不了这个难关。直到我修炼大法以后,才有了根本的改观。得法后,我把那份保存多年的“状纸”拿出来一把火烧掉了,同时,我也主动的和弟弟、弟妹二人搞好了关系。还帮助他们全家作了三退,因为从我的转变,他们真正的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另外,由于我弟弟全家在外打工,便放心的请我与丈夫同修给他们看门,住在他们家。这在自己没有修大法之前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和两个叔叔家以前也是矛盾重重。四婶做媒把她的外甥和我的三妹介绍成了一家,可是他们婚后经常闹矛盾。四婶说什么“我管成管散”,由于我妹妹压力太大导致精神失常,大冬天经常往出跑。为此我非常生气,和四婶又吵又骂,结果和四叔家结下了怨恨,好多年和他们不说话、不来往。在我修炼大法后,我和四叔家主动搞好了关系。四叔得病了,我和丈夫同修带着礼品去看他,并与四叔家的五个孩子说了话,关系变好了,还给他们一家人作了三退。我二叔家的一个堂哥曾在我父亲去世后不久因为一句话打了我两个耳光,我狠狠的骂他、恨他。我修炼大法后,也主动找他和解了,并给他作了三退。

我曾和婆婆的关系也搞的很不好,到后来竟然闹到了她骂我,我就骂她,互相对骂的程度。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简直就是一个泼妇,做人方面很不象样子。修炼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认识到了自己以前做的许多不好之处,再也不和婆婆对骂了,即使婆婆骂我,我再也不吱声了,而且我还主动的让婆婆跟我在一起过,我好照顾她。当我婆婆病的瘫痪在床时,我一日三餐的喂她饭,从不嫌弃她,有时喂她饭时喷我一脸,我也乐乐呵呵的承受过去了。

我婆婆儿女多,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关系复杂。我与两个大姑、两个小姑和哥哥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因为在侍奉老人这个问题上,我嫌他(她)们都躲的远远的,认为他(她)们把婆婆这个包袱甩给我和丈夫俩人,不太公平。修炼大法以后,随着我心性的升华,这一切全变了。我主动侍奉婆婆的举动感动了他(她)们,都纷纷拿出钱来给我,每月或三十元,或五十元。我说不要,伺候婆婆也花不了多少钱,你们就放心吧,我们会把老人伺候好的。哥哥说,你们学法轮功的做好人,我也在做好人。一次,哥哥去领工资,单位工作人员多给了一千元,回家后才发现,于是退还给了人家。我们这个家庭的全部成员,经过我和丈夫的讲真相都办理了三退,他(她)们的生命有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另外,修炼大法以前我和丈夫的关系也是闹的很僵,在语言上伤害过他。我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也不管当着多少人的面,只要话不投机就对他粗口大骂,时不时的还说和他散伙,而且谁劝也不听。自从自己和丈夫相继得法修炼以来,一下子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知道自己以前错了,再也不和他吵闹了。丈夫有时开玩笑说,他还想让我骂他,我笑着说,你甭想,这好东西以后再不给别人了。

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与邻居之间的关系也好了。我婆婆在世时有一次被邻居家的狗给咬了,我们也没有找人家给看病,是我和丈夫带着婆婆去看的医生。

由于我是生在本村又嫁在本村的,我的情况在俺村里很多人都知道。我修炼大法前后的转变,乡亲们都看在眼里,乡亲们说我象变了个人一样。

我想,在这个污浊败坏的世道里,象我这样的人要是不学大法,真不可想象会变坏成什么样子。我深深的认识到,是大法师父救度了我,是大法的无边法力改变了我,也只有大法能改变我,今生今世我幸遇师父与大法,是多么幸运啊。

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世人

十多年来,我和丈夫在修炼这条路上一直没有停止,有时做的好一点,有时做的差一点。但在做好三件事上,特别是在讲真相救众生方面,深知责任重大,也明白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更好的救众生。

我想说这样一件事,就是我修炼大法不长时间以后浑身的病都好了,可是后来我的身体出现了一种病业反应,一年出现一次或两次气管炎的症状,刚开始我以为是师父给我消业,但是后来通过学大法,明白了法理,在正法修炼阶段自己身上出现的所谓病症状态都是假相,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心存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干扰迫害。于是,我就静心学法,向内找,师父在梦中也点化了我,让我梦到了一个大气筒子。我悟到是说我在“忍”字方面做的很不够。我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在有的事上也确实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忍。有的事一提还是在生气。有这种气在,就有争斗心,我发现自己的争斗心中还隐藏着轻微的恨心。师父在《转法轮》中给我们讲过身体有气在就有病的法理,我悟到师父讲的这种“气”也包含着人“生气”的气。这些不好的执著的物质还在体内存在,这也是导致病业假相的原因所在。

有一段时间,我自以为这种执著去干净了,可有一次我与一个常人谈话,自以为是为她好,可没想到她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于是我又开始向内找,这一找把我给吓了一跳,原来自己在说话时带着对名利情的根本执著,还掺杂着恨心等等。找到自己存在的不好的执著心以后,我就下决心去掉它。

经过学法,向内找,找到了我身体出现气管炎病业假相的症结以后,更坚定了自己修大法的正念,这个病业假相也就没有再发生过。通过多年的修炼,我知道应该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把那些不好的念头或观念去掉,坚定实修,为做好三件事打下了基础。

从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邪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村几个同修也遭到了邪恶的骚扰和迫害,但我和丈夫同修一直没有离开过大法,在做好三件事特别是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方面没有放松懈怠过,这些年来,也救了一些世人。

在开始的时候,我利用在家看管老人的机会,给那些来我家看望老人的亲朋好友和串门的邻居讲真相。后来,我与丈夫同修和其他同修一起走出去讲真相,几年下来,我们把一千五百多人的本村家家户户几乎都讲遍了。如果遇到来我村做生意的人,我也主动给其讲真相。再后来,我们又去集市上给有缘人讲真相。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从不会讲到会讲,从胆突突的讲到堂堂正正的讲,经过了一个过程。在劝三退的过程中,有退的,也有不退的,起初的时候,人家说不退,自己心里就不平,讲的时间长了那颗心也就平静了。

我是这样讲真相的:当见到陌生人的时候,我先和对方唠两句嗑,以便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然后就说,我看你挺善良的,和你说个好事吧!有的听着,有的就问什么好事?我就接着说,给你送个平安,并说,你上过什么学?然后根据对方的回答就随即问到,你入过队、团、党吗? 有的说什么都没有入过的,我就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有说入过的,为了避免世人重复三退的问题,我就问对方,有人给你讲过三退吗?有的说退过了,我就说祝你平安。如遇到没听过真相的,我就说,现在世人中正在流传一本奇书,叫《九评共产党》,彻底揭穿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它成立以来光搞运动整人,什么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杀,整死了八千万人,九九年又开始迫害法轮功,迫害一群做好人的人,它给法轮功制造了很多谣言,同时又害死了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它干了这么多的坏事,天要灭它了,你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一伙的,现在赶快退出它保个平安吧,心里退出表个态就行。有的说那就退了吧。退出的世人中,有用真名的,大多数用化名或小名退出。

遇到不愿退的,我也不着急。比如,我给本村一个小姑娘讲真相,对方明白真相后明确表态退出了中共邪恶组织。可是她回家和家长一说,家长就火了,说什么你退了,那个学校还要你吗!随后这个家长又找到我家里来,我怎么给他说也不行。最后当面把他女儿的名字从三退名单中撕下来才算了事。当时我不急不躁,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又和他们心平气和的讲真相。我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的,人家小姑娘自己退出了邪恶组织,又不用到学校里去退,从心里退出就行了,你们还是让孩子退了吧!这位家长最终还是痛快的说,退了吧。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始终牢记师父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法理。几年来,我也遇到过一些不听真相的人。比如,我在集市上讲真相,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人,你刚一说她就和你喊上了,说什么某某党好,没有某某党就没有新中国,现在种地不要钱,还给钱,你们这是反党。这种人我跟她说什么她都不听,于是我也只好走开,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还有一次,我在串亲戚时,见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当我刚一和他讲真相,他立刻就掏出手机说什么要“举报”我,我说我完全是为了你好,他也根本不听。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运用师父给予的理智和智慧,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这些年来,我与本村几位同修除了面对面讲真相以外,还走街串巷的撒真相资料,今年又当面送神韵光盘。我们几个同修在讲真相的同时,都能抽时间静心学法,遇到问题,共同切磋,现在我们在想把落下的同修带一带,让他们赶快跟上来,所以,我们商量着,要成立一个学法小组。

我在大法中修炼的最深的体会是,大法法力无边,能改变一切,能纠正一切不正的。所以,我才从原来一个泼妇变成一个肩负使命的大法徒。在此,我由衷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虽然在大法弟子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做了一点自己应该做的,但我也知道和师尊所要的还有一定差距。所以,我愿和同修们共勉:修炼如初。

同时,我也通过学法明白了自己的责任重大,因为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所以,在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师父正法的最后的最后时刻,我只有做的更好,才配的上宇宙中大法弟子这第一称号。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