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判八年 刘淑贞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刘红庙村刘淑贞,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2004年11月份又遭非法抓捕,被冤判八年,现仍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鹿泉)遭受残酷迫害。

刘淑贞,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刘红庙村人,未婚。2004年11月份被逼流离失所的她在沧县被抓捕后被送沧州市“转化班”,后转回盐山县,被冤判八年后,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2009年,六监区新任教导员吴红霞以不报数为借口把刘淑贞在三九天穿着单衣铐在铁门吹了一夜冷风,直至脚被冻伤,因炼功好了的牛皮癣又复发了,而且始终派人监视刘淑贞,多次教唆她同屋的人殴打她。

一、在沧州市孟村县公安局遭酷刑逼供

2002年6月14日,刘淑贞在孟村被非法抓捕,当晚被恶警带回盐山县公安局。沧州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支队长贾某、支队长王义新、防暴队长刘为东和盐山县队长王文平等五人,对刘淑贞酷刑逼供。

他们为了从她口里得到资料来源和流离失所同修的下落,围着她大打出手,拿胶皮棍不停地抽打胳膊、肩头、臀部、大小腿。参与迫害的盐山恶警王文平抓住她头发抡起来往地上摔、撞沙发、撞地板、上下蹲,头发一捋捋往下掉。当时被折磨虚脱得没有一点力气,不知不觉,小便失禁三次。从这夜开始,他们轮番上阵,昼夜不让睡觉。他们给戴背铐、用电棍电、用钢笔剔肋骨、用烟卷头烫手腕、烫脚趾头(脚趾头烫起泡,手腕烫伤多达24处)、拿螺丝刀背敲打脸两侧的颧骨,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这些恶警一边打一边骂着极其下流的脏话,叫嚣着不老实交待就扒光衣服扔到男号去,等等……。刘淑贞问他们:“你们家里没有姐妹吗?你们对她们也这样说话吗?”

这期间,盐山县公安局又非法抓捕了一个姓李的女同修,关在离较刘淑贞近的办公室里,王文平等负责审理。不堪入耳的打骂声不时传过来。盐山公安局办公楼阴森恐怖,成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室。

他们变着法折磨刘淑贞,一次他们用白铁皮桶扣在她头上,用毛巾被把桶口堵严,用棍子敲打桶底,头在里面呼吸困难震耳欲聋,折磨20多分钟,事前他们卖弄说,用这种刑罚治人承受不了几分钟。

他们用牙签往她和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李玉霞10个手指甲里钉牙签,鲜血喷出老远。还不见效,就把二人打得遍体鳞伤,全身青肿,回家后把家里的一个亲人吓得精神病复发。

一次他们觉得拿竹签钉手指尖不解气,打发一干警找盒图钉往脸上钉,这位干警转了一圈说没找到。事后他告诉刘淑贞不是没找到,他也不忍心看他们折磨她了。就这样他们不让睡觉持续折磨她长达6天6宿。刘淑贞绝食绝水以示抗议。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刘淑贞被送进盐山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面目皆非,浑身是伤,手、脚、胳膊、肩膀、臀部、双腿都肿起来,脸变了形,不能走路,大小便都得让别人架着。囚室的女犯们看她这个样子都哭了,问犯了什么罪,警察为什么这么狠毒?淑贞告诉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没犯罪。世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在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罪!在遭到造谣陷害无端打压时,学员自发地站出来讲真相、维护真理、呼唤正义更没有罪!一个政府为什么怕人民讲真话呢?全国有多少学员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被迫害致死?谁是谁非,谁善谁恶,明眼人一看便知。

在看守所期间,刘淑贞继续绝食绝水,抗议恶警对其迫害。盐山公安局不但不惩罚打人凶手,却上下封锁消息,强行灌食,不让她与家人见面。有善念的狱警和囚犯都暗地里骂参与迫害的恶警;一女犯向淑贞表示出去后一定学法轮功;一男犯写一纸条传给淑贞,写着“我永远记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淑贞很感动。干警也多次向市局打电话反映淑贞伤势严重身体极度虚弱,并告知盐山县检察院。检察院派人检查伤势,一一记录,很是气愤。世人这一切正的表现有力地回击了邪恶。6月28日夜,淑贞突发不适,生命垂危,被送到寿甫医院抢救,后警察为推卸责任通知淑贞的家人接回。恶警威胁说以后要随传随到,不能跑,跑到哪儿也能抓回来。

二、流离失所期间遭沧州恶警登报悬赏抓捕

2002年11月,恶警在《沧州晚报》上刊登“寻人启事”悬赏抓捕包括刘淑贞在内的三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沧州晚报》2002年11月7日中缝的“寻人启事”:
刘淑贞,女。××岁,河北省盐山×××人。该人身高×××米左右,××身材,××脸,××口音,于2002年6月离家出走,有知其下落者请立即与139×××××联系,对2002年11月X日前提供线索并找到其人者,兑现酬金5000元。

另外,还有两则是关于许衍辉和杨月亮的,内容大同小异,联系手机均为139×××××,酬金最高者为1万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