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信师信法要在行为上做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我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份得法的新学员,走入大法修炼仅半年。

今年二月份,我所工作的超市聘了一名裁缝大姐,和我在一起工作,相处中她跟我讲大法真相,帮我退了队,还给了我一枚法轮功护身符。我将护身符捧在手里,默默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悄悄的收藏起来,几分钟后,我又悄悄的取出来看看,就这样,来回看了好几遍。

这位大姐把她的MP3拿给我,让我听法轮功师父讲法,我越来越想听。但听了一个月后,我又对学法没有兴趣了。一天,同修大姐带我去见从外地来的几位同修,他们个个文质彬彬、善良、有才华,我很羡慕他们,经过和他们交流后,我对大法又有了新的认识,我又继续学法了。

学了大法后,我的身体变化很大。以前我有很多病,修炼法轮功后都好了;我性格也变好了,不再乱发脾气了,不再和别人去争去斗了。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改变了我。

在一起上班的同事,都发现了我的变化,说我变好了,脸上的雀斑也减少了很多,皮肤变白了、有光泽。看到我的变化,又有两个新学员入道得法。超市大部份员工在同修大姐和我的帮助下,做了三退,也明白了真相。

一天,我以前治好的膀胱炎又犯了,心想这么难受,一会儿就要上几次厕所,第二天我要回老家,乘车可怎么办。我求师父快给我治好。结果第二天在车上没有犯病。渐渐的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星期后全好了。我悟到是我有求心、怕心,才好的这么慢。

有一天我炼抱轮时,出现恶心、腹痛难忍、出虚汗、四肢冰冷的现象,又有腹泻的感觉,这时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到炼完第四套功法,就恢复正常了。信师信法不是嘴上说说,行为上要做到,真的会显神迹。

刚得法的时候,同修大姐和我一起上班,每天她都要发正念、学法,我觉得跟我无关,心中认为自己不是大法弟子,这不关我的事。一个晚上,梦中见到师父法身,告诉我是大法弟子。从此我开始跟着同修大姐学法、炼功、发正念、发真相资料、讲真相。

我看了《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得到启发,有了问题向内找。就在同一个晚上,我的MP3不能用了,我要听第一讲,就会串到第三讲、第四讲,来回这样;后来手机也打不开,女儿又发高烧,出了这么多事,我才悟到要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执着利、各种欲望的心。

我得法三个多月时,我家的杨树因根腐烂自然偏倒,倒在电线杆上,电杆倒下去时又把一户人家的房屋打裂了一条细线,过去接电线的时候,我家就要求供电局砍树,现在出事了,原本很容易解决的事,本村电工有意把事扩大,往上通报,供电局的要罚我家数万元,主要补偿费两万六千元。我想我是修炼大法的人,我的事一切由师父管。没几天,供电所罚了我家一千元的款,补偿房主家近五千元。本村的电工到外村去接电时触电差点送命,住院好多天。我当时还很高兴,老学员马上给我指出,要慈悲对待世人,我马上修正了那个不好的念头。

一次我打坐,不知不觉入了静,腿没了,身体没了,只听到炼功的音乐。我看到师父的法身盘着腿呼呼的飞上天去了,我想咋不带我走呢,第二天炼功,静功入不了静,老执着于前一天的状态,我向内找自己,听说丈夫要回来了,我名利情的欲望就翻出来了,是这些执着心使我不静,我赶紧发正念驱出它们,再炼时状态有好转了。

七月份,本地有两位同修被绑架,我给公安局局长和主要迫害人写信讲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她们。送信前我发正念求师父下罩保护我,让摄像头照不到,就这一念,只听到“卡嚓”一声,感觉自己好象在一个比较安全的空间里,心里没害怕的感觉,想着有师在有法在,我正念十足的去把信寄了。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怕心起来了,翻江倒海,发正念几分钟压下去了,第二天又上来了,投信时戴的发套也不敢戴了,穿的衣服也不敢穿了,这样持续了几天。我悟这样下去不对啊,这不是不信师信法了吗?就去把衣服找来穿上,发套戴上,怕心放下了,心性也提高了,我更加信师信法了。

有一次我中午去上班,好象浓雾把我团团围住,空间显得窄小,把我捆得紧紧的,觉得不对,到超市后我长时间发正念,慢慢的周围宽敞了,清亮了,我悟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

有一天,我去同修家取真相资料,又急着赶上班时间,骑着自行车飞奔,到一拐弯处,一辆摩托车对我飞驰过来,关键时刻,我的自行车一下子就急刹住了,我真的就象《转法轮》里讲的那样,一点也不害怕,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了我。

我得法晚,我做不好时,师父就点化我,我做好了,师父就鼓励我。一次我梦到自己在一条荆棘丛生的路上艰难爬着出来,看到了一条宽敞明亮的路,心想我为啥不走宽敞明亮的路去上学,我要迟到了,急得团团转。又一次在梦里,我找不到回家的路。还有一次,我要去上学,我不走弯路,顺着一条路三步并做一步飞奔,往学校赶。

这是我这半年中的亲身经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