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下面记述的是二零零九至二零一零年一年多来发生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里的事情,都是自己亲眼所见、所经历的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虽然仅仅是几个片段,也足以说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邪恶,那里的警察们真是魔鬼转世,因为他们毫无人性。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在二零一零年以前有四个大队,一大队和三大队个别恶警被曝光过,但不多也不很全面。二大队恶警们行恶多年了,印象中没有人对她们的恶行曝光,使她们至今行恶不止,而且一直掩盖很深。

二零零七年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建成后,从高阳劳教所把那些最邪恶的警察调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充当打手,如二大队的臧志英(老家邯郸人,俩口子都在劳教所工作)、粱小惠、大队长李延基(老家承德人)、樊标路(俩口子都在劳教所工作),三大队大队长王昕、牛丽、张纪伟(二零一零年七月调到二大队)等。

二大队恶警恶行

二大队主要恶警有臧志英、粱小惠、李延基、樊标路、李小丽等。二零零九年冬天,法轮功学员赵秀芬因不要“百分”被臧志英吊在保管室的窗子上十几个小时,手铐深深陷入了肉中。赵秀芬说:“你不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不好,会遭报的。”臧志英却说赵秀芬诅咒她,把赵秀芬折磨了好几天,一次性加期一个月,另外还每月加期三天。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秦皇岛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韩钰珩不妥协,这些恶警们轮流上阵,加上劳教所里的犹大们,又从外边请来一批又一批的犹大,用尽了花招也转化不了韩钰珩。臧志英气急败坏,把韩钰珩要到她管的三班,别人干活每月减期三天,而韩钰珩也干活,却每月加期三天。臧志英多次当着二大队一百多号人的面,让韩钰珩站在前排面朝大家,开文革式的批斗会。说韩钰珩这不好那不行,极尽侮辱和谩骂,让包夹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督韩钰珩。

廊坊地区法轮功学员赵玉香五十多岁,刚进劳教所时脸色白里透红,特显年轻,在二大队受尽了各种精神与肉体折磨后,人完全脱了相。赵玉香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一开始普教们谁也不管,臧志英教唆道:“你们是干什么的,面对她这种行为你们都无动于衷吗?”下次赵玉香再喊“法轮大法好”,这些普教们就一哄而上,拳打脚踢、“叭、叭”搧耳光,把赵玉香两腿和臀部全打成了黑紫色。打时怕她喊,用胶带把她的嘴封起来,怕她炼功用胶带把她缠起来,整个人就象冻直了的冰棍。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赵玉香的包班队长樊标路和大队长李延基也多次折磨赵玉香,又在众人面前说赵不好,好象这样就为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找到了借口,成了理所当然应该的了。樊标路多次用铐子把赵玉香吊在床上铺的横杠上几天不让下来,只能脚尖着地,站不稳也下不来,那种痛苦也就可想而知了。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一晚上樊标路把赵玉香一直吊到初四才放下来。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樊标路这个人极坏但又善于伪装,自私还爱占小便宜,她家大人孩子的衣服、家里用的床单被罩全拿到劳教所让学员洗。不了解樊的人看她平时嘻嘻哈哈的,好象挺随和,能给人造成这种错觉(樊的父亲在国安局工作),她把劳教所种的白菜成袋的往家拿,二大队给厂家加工浴帘,樊和其它队长也是经常往家拿。

高敏(四川人、搞传销抓进来的)、崔远凤(东北人、打架进来的),这俩人都成了樊标路和其他恶警的贴身丫环加帮凶,她俩不但给恶警们干私活,恶警们让打谁骂谁她们就打谁骂谁。还有李娜(邯郸地区的、和男友一块打死了人,家里花了十七万元劳教一年完事)、李旭阳(保定地区人、卖淫进来的)、白巧莲(保定地区的、偷盗卖淫什么也干),这些人都成了二大队恶警们的帮凶,折磨法轮功学员赵玉香都是她们干的。

法轮功学员一被送进劳教所,当晚就不让你睡觉,让邪悟的犹大们整宿的转化你,恶警们轮流的训斥你,不放弃信仰就一直罚站,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去厕所、夏天三、四十度高温也是如此,再不放弃信仰就给你上铐,在她们写好的“四书”上几个人拉着你的手强行按手印(据说转化一个给她们几万元)。强行转化后还不罢休,每月让添一次“百分”(一种精神上折磨人的手段),让写谤师谤法的话,如不按她们的要求写就再给你做工作、折磨你,按劳教所规定只要干活就有减期,但你要不骂师父骂大法,就说你思想不好,干活也没有减期,还得加期,家属来了也不让接见。不在那种环境里说起来挺简单就几句话,真正身处那种邪恶的环境,真是度日如年,精神上的折磨、肉体上的痛苦。从你早晨一睁眼听到的就是呵斥声、叫骂声,鬼哭狼嚎的一整天的闹腾,没一会儿清净的时候。

二大队大队长李延基经常在晚“讲评”时叫嚣:“现在减期的机会越来越少,加期的机会越来越多。”按恶警们的说法,二大队是所谓“思想工作”做的最好;三大队“生产”抓的最好,也就是干活多、创收高。

经常能看到一些从外面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从外面被男恶警连打带踢的架着胳膊或拖进来,有喊“法轮大法好”或抗议的就用胶带封上嘴戴上铐,直接关到禁闭室去折磨!唐山法轮功学员陆素华在一大队时因不放弃信仰被打折了胳膊、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士被打残打伤的不止一例。

劳教所为了掩盖他们的犯罪行为,可能也是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把劳教所改名为“劳动教养学校”,把劳教人员叫学员,她们说不叫犯人,但对待上比犯人还犯人呢!车间门口挂的牌子是:“职业技能培训”,其实是强迫性奴工劳动。

三大队恶警恶行

三大队恶警有牛丽、吕亚琴、王昕、王海燕、张晶晶、赵小萌、张纪伟、丁佳佳等。牛丽长的又黑又矮,此人素质极差,一个地道的泼妇,张嘴就是骂人。只要是她和吕亚琴上班,就召集值班(专门监督法轮功学员的)开会,制定各种计划,都是怎么监督和对付、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辛集卖淫女李梦云说“告诉你们吧,所有制定的这一切都是针对你们法轮功的,没有一条是针对我们普教的。”

恶警们经常找借口体罚学员,吕亚琴在三大队算数一数二的坏,变着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郭瑞云被劳教一年九个月,在一大队转化不了弄到三大队,吕亚琴用尽了办法折磨郭瑞云,有五个多月不让郭瑞云睡觉,郭瑞云带头不要“百分”,把三大队的环境开创了出来,为其他学员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所以后进来的多数也都不配合恶警,不要“百分”。

二零一零年七月,保定地区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因不下蹲报数被吕亚琴关禁闭十三天,正值伏天,人们在电扇下吹着风汗都哗哗的淌,何况禁闭室门窗都用海绵包的密不透风,门上的那个瞭望孔是唯一通风的地方,夏天在里边呼吸都困难。每晚十点以后把赵丽梅抬回住宿楼大厅,早上四点多天不亮又把她关起来。每天只给她送一次饭,禁闭室里放一个便桶,桶满了也不倒,专门让她闻味,那些普教每晚往前楼抬她时,连踢带打、连拧带踹的,十几天下来人完全脱了相,差点儿死在禁闭室里,看着不行了才把她放出来。

法轮功学员张杏转白天干活中午和晚上罚站,石家庄被称为火炉城市,夏天有时达四十度以上高温,晚上也有二十六、七度,恶警们有一个多月不让张杏转、赵丽梅洗漱,洗澡、洗衣服更不可能,汗迹在衣服上画出了地图,头发沾成了片。恶警吕亚琴打张杏转时,李梦云(辛集市人,卖淫进来的)、周亚兰(廊坊霸州人,卖淫进来的)、武士英(石家庄正定县人,偷盗进来的),这些人都帮着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黄兰英喊不许打人,吕亚琴就打黄兰英,吕把黄兰英吊铐在窗子上十几个小时不让下来。

黑窝里规定每天吃饭前唱一支歌,都是歌颂邪党的;到了夏天每天让做早操,不唱歌不做早操的法轮功学员,吕亚琴就不让吃饭,在外面冻着或晒着;恶警大队长王昕为了提升,拼命的为劳教所创收。按劳教制度规定,每天干六小时的活,可她每天让学员干十几个小时,只要是她上班,没有不加班的时候,在车间干到晚九点再拿回宿舍接着干。休息时间可任意剥夺,但干活时间一分也不能耽误,黑窝里各个大队都是这样。有时正吃午饭,送货车一到,人们放下碗筷就去卸车,这五十多、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在这里都当壮工用。只有干活儿的份,连洗衣服的时间也不给,每晚的洗漱时间只有几分钟。干一整天的活,即使偶尔不加班,也得等到十点“晚讲评”(就是每晚变着法儿的找学员毛病训骂,就叫晚讲评)以后才能睡觉,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每天装两、三车卸两、三车的货,身体整天处于疲劳状态,躺在床上身上疼的都翻不了身。

恶警王海燕让法轮功学员背劳教所规定的“五要十不准”和“行为规范”,不背或不会背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罚站到凌晨两点她下班才罢休。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准说话,一次在行进的队伍中有人说了句话,王海燕看到后罚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站了一中午。

王昕、牛丽、吕亚琴、张纪伟给法轮功学员最多十分钟吃饭的时间,年轻吃饭快的刚能吃完,上了年纪的、牙口不好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吃不饱,刚吃了一半就喊起立。一次法轮功学员柴文素把来不及吃的半块儿馒头一边走一边嚼着,恶警牛丽看见了非让她吐出去;恶警赵小萌长的满脸横肉,眼睛也是邪的,经常找茬辱骂法轮功学员,有时钻到厕所偷偷监督法轮功学员,谁说一句话让她看见了都不行,只要她一开口除了脏话就是骂人,不会说别的。

恶警们能找出各种借口体罚学员,就说报数,三大队每天每个人报数不下四十多遍,比如说有一个人没报对,恶警们就让所有人报一个蹲一个,没完没了的报,以此为借口折磨所有的人。

三大队有食堂班,专门负责给四个大队的人做饭,王昕为了让人都在车间干活,做饭时间短,玉米面粥经常是生的。财政为劳教人员拨的款,二零一零年法轮功学员每人每月伙食费165元、普教130元,但是吃的都一样。劳教所几乎不买菜,秋天种的白菜埋到地里,冬天熬冻白菜吃到第二年四、五月份,或接不上时偶尔买一点,也是哪个便宜买那个,接着吃一种叫根达的莱,是劳教所院里的人自己种的,这种菜有一种涩涩的特别难闻的味,非常肯长,以前都是农民种着喂猪吃的,整个夏天中午晚上吃的都是这种菜,吃的人们闻见这个味就过敏。茄子长成后紧接着天天中午熬茄子,如有检查参观的,改善一次伙食装装样子。食堂里有一个大屏幕,检查的一来就开始播一周菜(食)谱,上边写的每天中午都是肉菜,什么土豆炖鸡块、红烧鸡块、冬瓜肉片,用公开的造假来欺骗外界。劳教所规定每个人每星期3-5斤肉,实际上一年也吃不上3-5斤肉;规定每月法轮功学员医药费50元、普教15元,这些钱全进了恶警们的腰包,人们买药一分钱也不少要,日常卫生补助法轮功学员10元、普教9元,但实际都按9元发。黑窝里的东西贵的惊人,价格是外边的好几倍,全是假货,还不让你说,又不让从外面往里送,再赖也得买它的。

这个黑窝不管是老弱病残、年龄大小、有什么重大疾病,是人就收,中共邪党法律规定七十岁以上不能送劳教,恶警们为了达到劳教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鹿泉市法轮功学员韩凤娥七十二岁被改为六十二岁,还有一个六十八岁被改为五十八岁,都送进了劳教所。

重大疾病和传染性疾病不能收,如肺结核、肝炎、传染性皮肤病、癌症等病人。但是在劳教所四个大队这样的人(非法轮功学员)都不少,碗、筷子在一起伙用,又不消毒,卫生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这里根本不把人当人看,还不仅仅体现在一两个方面,人活着根本就没有一点人的尊严。

三大队恶警们沾着食堂班的光,每顿饭得专门给她们做几个菜,上顿鸡腿、下顿肉串,变着花样吃。吃了拿、拿了吃,有时吃素包子,恶警牛丽吃完后再把炒好的鸡蛋馅装上一饭盒拿家去。每到过年时,三大队给超市包装菜,最好的菜王昕她们都是成箱的往家拿。三大队为厂家加工搓澡巾、浴巾浴帽等,她们也都是成袋(大编织袋)的往家拿。普教(普通劳教人员)们经常在背后说:“就她们这德行能把人教育好?不可能,只能把人教的更坏!”

这个靠谎言、造假、欺骗、整天变着法的折磨人来管理的黑窝反倒成了同行们学习的“榜样”,参观学习的、检查的三天两头的来,整天让人打扫卫生、把东西藏这儿藏那儿,这么折腾那么折腾应付检查。你要真检查也查不出什么来,早做好了准备,检查的一到门口,步话机马上通知,说检查的要去那儿,比如说要去食堂,马上让食堂班弄一大盆肉放那儿,让外界一看,哇!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这么好呀,顿顿有肉,吃的也好、住的也好,赶上宾馆饭店了,可能吗?要那么好也轮不着这些人,恶警们早把自己的亲朋好友送劳教所去了。

一次劳教管理委员会来人发卷让答题,恶警队长们就找那些听话的普教和犹大去答题:每天干活时间让答六小时,还是自愿的,意思不是强迫性劳动;吃的伙食答非常好,这假话说到张口就来的程度。

劳教所所务公开栏明确规定劳教所警察“五不准”和学员“八项权利”;她们说的冠冕堂皇,从她们的规定到她们的言行对照一下,大家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警察五不准:

一:不准打骂体罚、侮辱虐待劳教人员;
二:不准克扣、挪用国家供应给劳教人员的口粮财务;
三:不准使用劳教人员干私活;
四:不准接收劳教人员及家属的馈赠;
五:不准请客送礼、弄虚做假、假公济私。

八项权利:

一:选举权;
二:人格尊严不受侮辱、人身不受体罚虐待、个人合法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
三:按规定通信、会见的权利;
四:对国家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提出申诉、控告的权利;
五:对劳教所工作有提出建议的权利;
六:按期解除劳动教养的权利;
七:其它的法定权利;

其实上面的都是中共邪党和劳教所装点门面骗人的。

恶警队长们道貌岸然,整天训斥别人,高高在上好象自己怪不错的,真是吗?她们自己厕所卫生不打扫,让被关押的人打扫,被罩、床单、衣服、饭盆让被关押的人洗,她们值班时早晨起床后被子都不叠,喊被关押的人叠被子。被关押的人成了她们的免费佣人,打骂随便。还整天摆出一副面孔教育人,却不知自己都不会做人,怎么能教育了人呢?

希望知情者和有条件者收集以上提到的恶警以及她们父母亲朋的电话、家庭地址,把她们的恶行进行曝光的同时,也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提供方便。

劳教就是“抓壮丁”

劳教所利用劳教人员的无偿奴役劳动谋取利益。因此劳教所关押的很多都是无辜被抓进来的,有人称现在的劳教就跟以前的“抓壮丁”一样。

和劳教所合作的厂家有以下几个:

和三大队合作的主要有两家:一家是秦泰针织品有限公司,专门做各种秦老大牌搓澡巾,经理秦旭,手机号:13931147568,销售热线:0311-86989619.厂电:85730216,传真:0311-86999369,全国免费热线:400-663-6661,网址:http:www.qinlaoda.cn.注册地址:无极县南马村,批发市场地址:石家庄市南三条市场新源发商贸城10楼1013室;另一家是:益康针棉织品有限公司,主要加工三色巾、玻璃巾、浴巾浴帽、成人和儿童用的各种尿布等,产品出口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美国、德国等40多个国家;电话:86-0311-82527844,0311-82962619,产品包装袋上的地址是:石家庄市中山西路吉恒街8号,还有一个地址是:石家庄灵寿县城南环东路177号,网址:http://www.net114.com/company/230333575.ntmI,益康往劳教所送货车的车牌号是029;二大队主要是加工浴帘,把厂家送来的浴帘扛上三楼,叠块儿装袋儿装箱进行包装,然后再把20-50公斤重不等的箱子搬下楼装车。据说出口好几个国家,合作厂家是石家庄市送变电劳动服务公司外贸部,联系人:曹秀宁(女,外贸部经理),电话:86-0311-87739598.传真:86-0311-7756678.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西路变电街4号,网址:http://www.net114.com/766552906,浴帘往劳教所送货车的车牌号是:3N060。

一大队和二大队干的活一样;四大队为厂家加工半成品瓶盖(详情不知,也一直没人写过,建议在四大队呆过,了解那儿恶警和生产情况的,拿起笔来揭露邪恶,这也是我们份儿内的事),冬天活少时,劳教所业务科到处联系活,让学员拣棉花籽、包装一次性卫生筷子等。

建议了解以上厂家的多提供它们的详细情况,为其他同修讲真相提供方便。也希望海内外同修多给和劳教所合作的厂家讲真相,这些厂家愿和劳教所合作有以下原因:首先是成本低,劳教人员都是白干活,加工费相对来说比开厂子雇人要便宜的多,又省了开厂子的各种麻烦,出货还及时,何乐而不为呢?也希望这些厂家不要贪图眼前利益而助纣为虐,这样会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除了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里还关了些什么人呢?有偷盗、卖淫、搞传销、打架进来的,被称为普教,有其它信仰的家庭教会人员被抓进来的,恶警们称她们为非法宗教,每个人刚进来时都是哭哭啼啼的,认为自己很冤枉,没干什么就被劳教了呢?等她了解了其他人的情况和劳教所是怎么回事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多数都是冤枉的(其实劳教就是过去的抓壮丁,找个借口把你抓起来关押1-3年不等,能给他们白干多少活呀),当然劳教所不管你冤不冤,共匪公、检、法、司一条线都是串通好了的,随便找个借口整你是很容易的,你没地方说理去。

有一个河南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叫王小英,来石家庄多年了,一次在石家庄市长安区小沿村附近路边卖光盘,管这一片的警察说她卖盗版光盘,非要罚她两千元钱,她不出,那个警察说:“不出?不出就拿你凑个数!”然后把王小英送劳教一年;还有是抓去替家人顶罪的,有一个女的说,是去抓她丈夫的,她丈夫卧病在床,把她抓去顶罪劳教一年,二大队有一个叫柏顺风的,据她自己说是去抓她公爹的,没抓着把她抓去顶罪劳教两年。

里面还关押了好多冤案上访的,举以下几个真实的例子,让全世界人们了解一下在中共统治下法制的黑暗:三大队关押的邢台地区的曹现坤,五十多岁,因为纠纷她的一个儿子被当场杀死,家中其他三人被捅伤,法院把“故意杀人”判为“过失误伤”,曹现坤不服判决上访被劳教,期满回去继续上访,几个月以后又一次被劳教一年三个月,曹现坤整天以泪洗面。

王俊果也是邢台地区人,丈夫被邻居杀死不予偿命,王俊果不服判决上访被劳教,家里孩子小没人管,她想申冤又出不去,就找恶警队长要求申诉,恶警们说她无理取闹,把她关禁闭,她哭就把男恶警找来打她,用胶带封她嘴,经过这么几次折磨,王俊果只能暗中流泪,不敢申诉。

苏小然,包头市农业局种子公司职工,丈夫在门市部被杀后移尸郊外玉米地,身上多处刀伤,杀人凶手有权有势,公安局说是自杀,苏小然保留尸体等待申冤机会,公安局让她把尸体火化五年内不准告状。她不干说非告不可,然后被送劳教,苏小然心急如焚,整宿睡不着觉,气的要死要活,脸都是黑的。

石家庄市长安区李淑英因医院误诊延误治疗,导致病情转移扩散成癌,她告医院和卫生局,问题没得到解决反而被送劳教一年。李淑英敢说敢干,恶警们队长们惧她三分又故意关着她不放,她说出去后还要上访,连劳教所也要告,出去十几天后又被送进来。

北京涿州的王淑英是老上访了,已上访了十六年,村干部欺负她一家没法活,做点生意小儿子又被城管打成了重伤,北京301医院、安贞医院和积水潭医院,还有一家医院我给忘了,四家医院联合做伪证延误治疗,她和丈夫上访,马家楼(北京专门关押上访人员的地方)又在馒头里下毒,她的丈夫又气又急血压升高弄成偏瘫。一次次上访,被一次次关押、劳教,她有冤无处申。

唐山迁西县李素环也是老上访了,她被村干部欺负,村干部曾用炸药炸她家,她还有其它冤情上访了十二年得不到解决。二零零九年被劳教一年,理由是上访就是无理取闹,被劳教没有任何手续,日期也没写清,明显与事实不符,她是从唐山开平劳教所转过来的,多次找恶警队长要她被劳教的手续,到她释放的那一天也没见到任何手续,李素环说再告时要把劳教所列为第三被告告这些恶警;里边以上情况的还有很多,其它大队也关押了不少。

从以上情况可看出中共邪党的穷凶恶极,已疯狂到了何等程度,随便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没有人管。中国底层百姓冤死没地方告状,只要争取公民的合法权益就一次次被打压,关你一年最起码你这一年出不去不能告它,放出来后你再告再劳教你,经过这么几次折磨你可能就屈服了,它也就达到目的了,但也有象张淑英、李素环这些打不垮不屈服的人。

建议曾经被(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关押过的同修拿起笔来,把发生在身边的事写下来,揭露邪恶也是曝光邪恶,因为邪恶最怕在阳光下曝晒,那样就会加速它们的解体!同时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