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律师被劫持半年 家人突获一纸拘留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绑架的武汉法轮功学员、专利律师熊炜明,失踪已超过半年。期间其家人四处打探,奔波求告,找遍了各级“相关部门”,均无法得知其下落。

在半年多以后的十月二十五日中午,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两名警察来到熊炜明父母家中,“送达”了一张“拘留证”。“拘留证”的日期是十月二十四日,“罪名”是所谓“刑法三百条”,并称熊炜明已于十月二十四日被转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熊炜明
熊炜明

熊炜明的家人质疑为什么半年多没有消息,却突然送来一纸“拘留证”,是否合乎法律,反被一处的警察斥责说“怎么这么多话?”

被恶警绑架抄家,被辗转关押

熊炜明,男,四十岁,上有七十多岁的老父母,下有一个五岁的孩子。为人温和,有耐心,乐于助人,说话轻声细语,工作认真踏实。

熊炜明原本是一名电子工程师,因为坚持信仰,进京上访,遭中共迫害,并失去工作。后来从事的工作是专利律师,这个行当要求有理工科的学科背景,同时又了解相关的法律条文,还要有文字的驾驭能力,对从业者要求比较高,工作压力很大,但客户和老板对他都很信任而且满意。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熊炜明没有去上班,有三名警察到其工作单位,搜查了他的办公桌和办公电脑,声称熊炜明已被捕,不会再去上班了。熊炜明的家人得知消息后,去其家中,发现房间被抄的一片狼藉,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等均被抄走,满地烟头,满屋子烟味,还有七、八个空矿泉水瓶。此后其家人多方打听询问,都未能得知其确切的下落,也没有得到任何符合法律程序的通知,得到的只是不断的推搪或蛮横无理的拒绝。

市局信访处在多次推搪后称:“上级指示,有关法轮功的事,信访处可以不予接待。”并称“此事是‘国保处’(一处)做的,任何人无权过问,去哪里告都没有用。”而“一处”则对其家人一再的敷衍、拖延和欺骗。

当听知情人说熊炜明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时,其家人好容易找到板桥洗脑班,洗脑班竟然拒不接待,欺骗其家人,不承认熊炜明在里面,甚至不敢承认那里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而社区派去的所谓“陪教”,则多次上门欺骗熊炜明的家人,妄图利用亲情使其“转化”。

熊炜明被绑架后,被辗转关押了多处地方。先是在市局一处,后被送往北湖农场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五月二十七日,被转送至湖北省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其间经历了长期不让睡觉,全天候(包括上厕所、洗漱)的跟踪监视,多个电视机对着大音量轰击等,以摧毁意志为目的,而且还可能在饮食中下了不明药物。七月十九日前后,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以后,恶人又妄图非法对熊炜明下逮捕证,后未果。

十月上旬,不肯死心的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又指使恶人将熊炜明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共九人所谓的“并案”处理,妄图以“刑法三百条”的所谓罪名,向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提请起诉,意图炮制一起所谓的“大案”“要案”。

听说此事后,熊炜明的家人曾找到武昌区检察院询问,武昌区检察院明确答复说,因为不符合起诉条件,“案卷”将被打回公安部门。而就在其家人从新燃起期盼亲人能回家的希望时,十月二十五日中午,市公安一处的两名警察送来了一份从法律程序上讲,至少六个月以前就应该送达的“拘留证”,又一次粉碎了其家人的希望,在他们还未愈合的心上又狠狠的撕开一道伤口。

当局没有对熊炜明这半年的被失踪有任何交代,反而在六个月零三天以后荒唐的补发了一纸“拘留证”,即使就法律程序而言,也根本就是形同儿戏,不仅不能弥补当局执法犯法的罪行,反而是罪上加罪。

而且所谓“刑法三百条”本身就界定不清,概念模糊。且不说所谓“×教”的概念法律上无法成立,而且“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也极为可笑和所指不明确。这种欲加之罪的态度,视法律为儿戏,践踏道德公义,执法犯法的荒唐行为,凸显了中共邪党的末世疯狂和穷途末路。

根据不同渠道汇集的消息可以看出,熊炜明的被失踪并非个案,四月二十二日当天,武汉市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时隔不久的五月份,恶警又陆续绑架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这些事件的共同特征是,都没有任何的法律程序和文告,他们的家人都无法得知具体事由和亲人的下落。而在半年后,市“六一零”又公然指使恶警将其中九人“并案”,妄图炮制又一起所谓“大案”。并在绑架半年后,将其中三人“拘留”。

早期遭迫害事实

熊炜明原本是一名电子工程师,一九九九年时,他正在武汉一家电子公司任职,由于工作出色,被派驻到公司在北京的办事处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中共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的时候,他正在北京工作。七二零前后,由于在街上被警察无理盘问时,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而被非法遣送回武汉,连衣物行李都不让回去拿,行李还是同事帮忙带回武汉的。

二零零零年八月,熊炜明因为收留一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被便衣跟踪发现,恶警串通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将熊炜明骗出来绑架(流离失所的学员走脱),在青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非法转送至青山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熊炜明与洗脑班中被非法关押的另几位学员一起乘恶警不备,一起正念闯出大门,从此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一年二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正念要求还法轮大法公道,停止迫害时,被绑架回武汉,非法关押于青山区看守所。

由于熊炜明曾从青山洗脑班公开逃出,受到上级连坐惩处的青山区恶警深恨熊炜明,扬言要狠狠的整他。熊炜明被非法关押于青山区看守所约十一个月,期间被迫害至一度四肢不能动弹,恶警还称他是装的。恶警曾用鞋底搧熊炜明的脸,致使他一只耳朵曾一度被打聋,全身被毒虫咬出十几个大疙瘩,后变成黑色的硬疙瘩,十年不褪。

由于被迫害得四肢不能动弹,恶警怕担责任,找不到非法起诉的理由,而劳教所又不收这样的,因此快速的将熊炜明非法劳教了一年,送回家“监外执行”。

回家后,熊炜明的身体得以恢复,但因为拒绝了公司要求他写一个所谓“不炼功保证”的要求,还是失去了工作。

正告迫害者

“六一零”这个非法的组织,一贯凌驾于法律之上,隐藏在行政机构之后,操控指使司法系统践踏法律、道德和公义。这些作恶者,一再无视善意的劝诫和上天的警示,死心塌地的执意害人。当真认为人间没有公义,世间没有天理吗?你们造下的每一份罪恶,伤害的每一个无辜的善良人,和他们的家人的眼泪,都是你们还不起,却必须一笔笔偿还的。停止作恶,拯救的并非他人,而是你们自己。

这里也劝诫公检法系统的相关人员,即使出于对法律本身的维护和做人的起码自尊,也不应任由“六一零”操控,甘做傀儡,跟随其作恶,任其如此羞辱法律。要知道当正义战胜邪恶之时,在正义的法庭上,作为具体执行者的你们,不会因为是受人指使而能够免罪。不要因为一时的利益、软弱或糊涂,毁了自己与家人的幸福与未来。

武汉市已有多人被“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立案追查,也有多人被海外的正义法庭起诉,由于执意作恶而遭恶报天惩的也不在少数。前车之鉴不远,希望相关人员能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和作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