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月,各地的中共“六一零”机构操纵公检法司,成批地绑架法轮功学员,肆意践踏法律,对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关押、劳教、判刑。各地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中共机构依然疯狂使用各种酷刑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各类严重的迫害案例怵目惊心,令人发指的虐杀案件依然持续不断。

各地不法警察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

大面积地绑架案例在全国各地均有发生。例如,九月五日早晨六点,湖南省津市警察同时无端绑架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并抄家;同日晚上,河北省迁安市警察非法绑架了十四名法轮功学员。九月十九日子夜,甘肃省天水市陇县、秦安县、张家川县,三县中共警察与协助人员出动一百来人,同一时间绑架了八位法轮功学员。河北保定市“六一零”给各派出所分派指标,要求绑架法轮功学员,截至九月二十五日,已知就有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关押在拘留所,有的被关入洗脑班强行洗脑,其中五人被非法劳教。而河北省香河县“六一零”和国保警察,在十月二十二日一天的时间内,利用摄像跟踪认人的特务手段,将李秀琴、李连弟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

绑架过程中恶警穷凶极恶,肆意侮辱虐待法轮功学员。在九月五日,河北省迁安市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时,恶警揪着学员王伟月、郭艳的头发往车上拽,俩人都被揪掉很多头发,头上被揪出大包,郭艳的后背都被拉破。九月十四日,十多名中共警察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工程师张爱东家门口蹲守一夜,早晨趁家人开门,闯进张爱东家中,硬把张爱东抬下楼,绑架到鼓楼区洗脑班进行迫害。中共四川绵阳市涪城区警察绑架三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孙毅时,孙毅正与年迈的父母在田间栽秧,八个身着便装的人冲到田里,将正在插秧的孙毅强行绑架,其中一人竟然鸣枪恐吓!原河北省吴桥县林庄中学教师刘志刚的妻子高丽华已被中共迫害致死。中共警察在绑架刘志刚时,竟然在扫墓的日子封锁刘志刚妻子的坟墓,在各个道口都布置上警察蹲守抓人。

教师、工程师、公务员、企业家等社会精英依然是中共重点迫害的对象

大连水产学院副教授刘荣华被非法劳教两年,今年九月二十二日期满,但九月十九日即被中共当局非法批捕,并劫持到姚家看守所准备非法判刑。她年仅16岁正在读高中的儿子张天骁,和双双均已年逾八旬的父母被迫无奈,到处奔走求告,呼吁社会各界救救好人刘荣华。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因不肯改变自己的信仰被中共天津港北监狱施用地锚、电击等酷刑迫害,其妻子李珊珊知情后,写出讲述丈夫遭受九年冤狱和自己一家的苦难经历的公开信,呼吁社会帮助丈夫周向阳申冤,十月二十九日,中共当局竟将李珊珊绑架进丰润洗脑班非法拘禁。

仅在十月份,就发生了中共当局非法绑架吉林大学数学系教师王悦建和妻子宋朝霞博士夫妇、原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刘金英的丈夫张东生亦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五年,关押在石家庄监狱)、潍坊市统战部干部王升华和妻子戴宗臻夫妇及其女儿、中科院七十四岁的研究员于德洋、丛秋兹夫妇、重庆市高新区中煤集团重庆煤炭设计院电脑工程师张全良、刘之兰夫妇等严重案例,其中很多人直接被送入劳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

中共明目张胆操纵法庭践踏法律,破坏法律实施

诬告然后非法开庭,是中共一贯使用的迫害形式之一。今年上半年,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开庭对七十四岁的鲍小妹、七十二岁的金佩珍,和六十七岁的张万菲等三位老人进行非法判刑,判刑的借口竟然是因为她们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而任何一部中共法律从来都没有规定过“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违法,当然这也不是罪名,中共法官竟然以此判处七十四岁的鲍小妹七年徒刑。

非法诬判见不得人。武汉市公汽五公司工人李火生,半年前被中共610人员用欺骗手段绑架,非法关押在武昌区看守所,九月二十七日中共当局将其秘密诬判五年徒刑,却既不通知家属亲人,也不通知工作单位,完全是秘密进行的非法判决。李火生的妻子知情后到中共法院要判决书,武昌区法院负责此事的审判长张伟竟然说你要判决书干什么?推三阻四不肯给。

同样的案例发生在山东青岛市。青岛黄岛区法轮功学员吴占伟,六月十一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十月十日,吴占伟家人接到一个电话,说吴占伟已被判刑四年。此前家属既没有收到法院的任何开庭通知或开庭传票,之后也没有收到判决书。

更荒唐的是中共法官阻挠法轮功学员聘请律师,甚至采取流氓手段阻止律师履行法定职责。福建省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左福生今年一月十九日被中共绑架迫害,二月份对其非法起诉。左福生的家人聘请的律师依法向仓山检察院递交了要求监督和纠正福州市国保警察在刑事诉讼中的侵权行为的《请求书》,中共检察院至今未做任何处理。十月,左福生年近八十岁老母亲和律师要求会见左福生,但当律师赶到时,中共法官却阻止律师阅卷,不允许会见左福生。

中共青岛市当局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尚德兴后,欲将其批捕庭审。针对此非法行为,家人请了两名律师为尚德兴做无罪辩护。中共法官于泳和书记员王志双对家属诈称尚德兴要求辞退律师,在家人请律师和律师要求会见尚德兴的过程中,各相关部门层层阻挠。一个崂山法官竟然对尚德兴耍流氓说:“就是因为你请律师,我判你三年。”

中共利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机构草菅人命疯狂施虐

在中共吉林监狱,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已被非法关押九年多,中共当局对其实施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打折肋骨、严管等残酷迫害,使其罹患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等症状,生命垂危。但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绝他保释。二零零八年八月被中共劫持到吉林监狱迫害至今的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敖永杰,近期被确诊为“淋巴肺结核右肺空洞”,生命垂危,当地“六一零”头目黄志权拒绝办放人手续。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马春丽,现已被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致残,并长期严重吐血。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马春丽的亲人去看望她,看到马春丽已被迫害得极度消瘦,脸色苍白。她双手拄拐,一条腿已经严重萎缩,腿细小的根本就够不着地;另一条腿也开始萎缩,只能用脚尖轻轻的踮地,走路根本就借不上力。她双腿垂荡着架着双拐向前挪动,每挪动一步脸上都很痛苦、吃力。

在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等机构,警察普遍以加分减刑等手段利诱那些真正的犯人残害法轮功学员。

例如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陈跃荣,狱警指使一名因受贿、贪污被判了十二年徒刑的跆拳道习练者孟宪秋殴打陈跃荣。一个叫张红旗的杀人犯将裤裆里的手纸掏出来塞到法轮功学员的嘴里,竟受到警察的纵容。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为了逼迫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于秋艳放弃修炼,利用犯人于淑范、王冬梅(帮教)、王雅同(包夹)、曲小华、李淑梅等人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采用的手段有:拳打脚踢、竹针扎、罚站、上械具、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灌食迫害、药物迫害等等……一群野蛮的犯人,在恶警教唆下,泯灭了基本的人性。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中共打手还经常使用“不明药物”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原任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曾被涞水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饱受酷刑和药物摧残。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她再次被绑架后在看守所和洗脑班坚持绝食、绝水、零口供,在涞水县邪党党校的洗脑班被打手们打昏迷。十月十日早晨,洗脑班几个人强行扒下她的外衣,在她的右肩注射了不明药物,之后对她强行输液,输的也是不明药物,晚上她的肚子便鼓起很大,但医生护士均不肯跟她说药物的名字。

一直持续不断的迫害致死案例

王明蓉
王明蓉

洗脑班虐待致死人命。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今年五十三岁,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被中共人员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天就被虐待和殴打致死。事后中共“六一零”等“相关部门”对家属威胁利诱,使用各种手段施压,要其对外隐瞒王的死讯。

'李冬青女士'
李冬青女士

辽宁省沈阳市四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冬青女士被中共冤狱折磨致死。李冬青从一九九九年九月起就被中共迫害,先是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三年刚到还没出狱,又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随后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饱受中共恶警恶徒的折磨、虐待:关小号、毒打、电刑、人身侮辱,其中有一年半中的百分之九十七的时间她是被关在小号中,身上经常是伤痕累累,并曾一度被迫害得精神恍惚。被关押迫害期间,她的丈夫单方面和李冬青离婚并再婚;当时年纪尚幼的李冬青的女儿,在失去母亲呵护的漫长八年中,曾经被学校歧视并被勒令退学,长期的高压恐怖与隔离洗脑,使其性情大变,甚至为了复学表示要和自己的母亲划清界限,给当时在监狱中承受苦难的李冬青很大的心理打击,终致李冬青悲惨离世。

辽宁省凌源市天盛号乡敬老院院长范振国,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多次遭受中共迫害,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今年九月十一日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

于振杰
于振杰

内蒙古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女、五十四岁)被中共“六一零”策划绑架洗脑,并非法判刑两次(共七年),在扎兰屯市看守所、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最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经诊断为宫颈癌和丙肝,狱方把一息尚存的于振杰以保外就医之名送回家中。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于振杰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原籍湖北仙桃的法轮功学员王玉洁,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在武汉市被中共警察绑架,秘密劳教一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非法劳教到期,却被仙桃市“六一零”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今年九月三日被迫害致死。

湖南省涟源市法轮功学员童顶庆,男,五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被中共非法绑架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两针不明药物,血压升至二百三十,后通知家人接回。回家后,多年来受到恶警不断的恐吓和骚扰,二零零九年年底全身瘫痪,今年九月含冤离世……

多地区出现中共当局强迫民众填写所谓“承诺卡”的绑架民意活动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可是中共邪教却贼喊捉贼,诽谤法轮功,并试图胁迫民众参与迫害。

九月间,山东滕州市“六一零”公然违背国家宪法,绑架民意,向市民强行派发家庭拒绝×教承诺卡,以此抹黑法轮功,试图继续蒙蔽善良的老百姓,让民众在不知情中无端地仇视法轮功,以此活动维系民众中的恐怖氛围,绑架和胁迫民众参与迫害法轮功。

同样的案例也发生在其他地区。例如,在河北省邢台市,中共邢台当局利用社区居委会、农村村委会和各级学校等单位,令其出面到各个家庭征签所谓“家庭拒绝×教承诺卡”。

在湖南湘潭市也出现了各社区打着所谓的“反×教”的幌子,挨家挨户叫人签字的行为……

疯狂进行网络封锁,试图阻止真相传播

九月份以来中共当局加强了对互联网的封锁。据可靠消息,自九月份起仅大连市暨北三市,中共招募的从事网络监控的网警就增加到4600人。

中共在进行网络封锁的同时,极力寻找能够在海外网上曝光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例如,在山东招远市,因为在海外网上发现了一篇记述法轮功学员刘翠云十二年来一直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文章,招远市国保大队、“六一零”人员和警察,直接爬墙非法闯入金岭镇刘翠云的家中,将刘翠云绑架到岭南洗脑班单独囚禁,天天逼迫她说出谁给她上的网,图谋抓人,扩大迫害。

后记

前文提到的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李珊珊,因自己的丈夫周向阳工程师被天津港北监狱酷刑迫害,提笔撰写了一封为丈夫申冤的公开信。公开信在民众中传开以后,许许多多乡亲由衷的为这对法轮功夫妻感到不平。目前,在周向阳的家乡昌黎县就已有二千多名乡亲自愿签名致信政府,支持周家控告中共监狱。一位中年妇女在大街上就大声说:“我们村都炼法轮功,全村的道德早好了,我们全家都签名。”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夫妇说:“签,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共产党没几个好人,共产党的天下杀人犯可以用钱买出来,炼法轮功的好人却被迫害。”——这一切都说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与残暴的本质已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洞悉。

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带来悲惨与血泪,给中国人带来灾难,给中共及其打手带来的只能是罪行与罪恶的增加。这一切都是中共无法封锁与掩盖的,天理昭彰,真相大白于世间已经为期不远。不顾中共的残酷迫害与打压,依然向民众讲清真相,这是法轮功学员慈悲高尚的品质所在,这也越来越成为了人们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