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不法警察张士林

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天津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二零一一年五月更名为“滨海监狱”。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里就成了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狱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高压洗脑、高强度奴役劳动、禁止家属接见和“独居”禁闭、地锚、毒打、电刑、坐小板凳等种种恐怖行径,唆使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奸、吸毒、杀人犯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对外还装点门面,欺骗国际社会和世人。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于今年三月五日被再次绑架到天津港北监狱,引起家属持续的控告和抗争,老母亲在监狱门口穿状衣抗议被非法剥夺会见权,控告港北监狱此前曾对周向阳施用地锚、电击等酷刑迫害。

然而中共机构敷衍塞责,不但不对控告内容进行调查,甚至对监狱内部的非法行为进行袒护。对此,曾经在天津港北监狱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聂宝利致信当地公检法部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以下是聂宝利给公检法人员的信。

公检法司有关人员:

我叫聂宝利,是天津市武清区“津武电子有限公司”职工。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后来曾经在港北监狱遭受过严重的酷刑虐待迫害。

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着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张士林酷刑虐待犯罪行为一案,也听说了有人举报了港北监狱普遍存在此类罪行,(其中也包括我的案例),前不久又听到了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在港北监狱仅仅十天就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的消息,我很难形容自己的悲愤心情,同时也为自己不能同他们站在一起去控告港北监狱的罪行而感到愧疚。

据说现在天津市二检在调查港北监狱,但是却没有期限,对于家属提供的证据线索也并不予调查,而监狱管理局的调查结果是“根本没有那回事”,作为一个同样被港北犯罪行径迫害过的人,我无法接受,无法因为自己现在的自由,就无视那些同胞仍在冤狱酷刑中痛苦的申诉。

在周向阳的家乡近一千五百位民众,很多都与他素不相识,却能做出联名救助的义举,这不能不让我感慨。正义力量正在崛起,人类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特别是当我听到周向阳妻子因控告再一次被陷害绑架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回避,我应有的责任,我现在站出来,积极主动的配合检察机关对港北监狱的调查。

下面请允许我以自身在港北监狱的遭遇说明那里酷刑迫害确实存在,而张士林是一贯犯有虐待被监管人罪、渎职罪的执法犯法者。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再一次被非法送进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

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到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后,每天蹲坐十多个小时,我跟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没犯法,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为抵制迫害我进行绝食抗议。狱政科把我送到没人知道的地方关押,五监区指导员张士林、五监区监区长杨忠水他们二人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和迫害的。

张士林他们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睡觉。把我关在“独居”,我一困张士林和刘海军就踢我,我绝食抗议,受狱警张士林和杨忠水的指使监狱犯人每天在监狱医院给我灌食(其中有大港区盗窃犯刘海军、南开区贪污犯曹靳革、津南区诈骗犯黄震、还有一北辰区经济犯,其他人姓名不详),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我,受张士林指使后来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每次灌食都要昏死过去,有时甚至昏迷三、四次,张士林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指使四名犯医轮流用钢针往我十个手指扎,见我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我放弃信仰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我、经常踢我。在医院四个犯人揪着我的四肢把我抛起来往地下摔,我的脊骨被他们给摔裂了。张士林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对我说:你怕死不怕死,你不怕死签个字,明天上手术台就刺死你。张士林还穷凶极恶的说:“你不写悔过书你别指望出监狱,让你生不如死!”

在非人的折磨下,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三十至四十下。监狱怕承担责任把我转到大港区医院,在医院里他们给我输了一种不明药物,二十—四十分钟就能输一瓶,输液后我感到血管疼,我就把输液针头拔了,医院的一个主治大夫对狱警说这药对他不起作用,都输了八、九个小时了,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起作用(我怀疑他们给我输的是一种迫害身体的药物),当时有姓董的和姓郝的,还有两个警察轮流看着我,晚上是两个人看着我,直到我身体实在不行了,我家人看到我这样,对张士林他们说:“五十多天就把人折腾成这样,人就交给你们了,人不行了我们跟你们没完!”怕家人追究他们责任才再一次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这一次我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被迫害了四十多天,在大港区医院被迫害了十多天。整个迫害过程是:张士林,杨忠水、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参与并指使狱警和犯人实施的。

我希望执法部门能够秉公执法,追究张士林、蒙某等执法人员的犯罪行为。那些为了身名利益,以执行命令为借口,无视自己良知天职,无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生命的公职人员,当您明知可能是在包庇犯罪,执行非法意志的时候,请想想,你在与什么势力为伍,你的生命将去向何方?

在这历史巨变时刻,选择好我们的未来吧!

投诉人 :聂宝利

附言:

1、我应该实事求是告诉人世界需要真善忍----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脾气急躁、爱和别人争吵,患有多种疾病:如美尼尔氏综合症、伤寒、支气管炎、肠炎、后背疼、失眠、眼睛有时看不见东西,走路有时都很困难。每年都要住一次或几次医院,给家庭、单位带来很大的经济负担,每次住院由于花钱多,单位的领导都很着急。

一九九七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不到半年的时间身体一身轻,各种疾病不翼而飞。邻居都说我待人和气了,象变了一个人。法轮大法真正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2、我想浊世洪流中可以以史为鉴做出正确的生命抉择----二战时日本驻欧领事杉原千亩为救助犹太人免遭涂炭,抗拒政府命令,为他们签证。他说“看来我要违抗命令了,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是在违抗上帝!”他被世界誉为“日本的辛德勒”。东德解体后,原柏林墙卫兵因曾射杀越墙者被判刑,他没有因为是执行命令而豁免,因为他有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选择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