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礼物(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新北市采访报导)“梁丽,来!”母亲把梁丽拉进房间,兴奋又神气、献宝似的,拿出一本厚重的特大精装本《转法轮》对她说:“你看着就好,在明白之前不要多说什么。”梁丽有些纳闷,但还是遵照母亲的吩咐去做。她知道母亲已有小本的平装版《转法轮》,现又郑重其事的请回特大精装本,想必看到内涵的珍贵之处。母亲请了一本平装版《转法轮》给她,便于随身阅读,梁丽直到修炼一段时间后,才知道母亲送给她的是珍贵无比的珍宝。

梁丽的母亲刘秀文是四川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教师(已退休数年),患有胆结石毛病,经常痛得在床上打滚,自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病痛再没犯过。在梁丽的记忆中,母亲总是下意识的在寻找着,不停的买书来看,有人介绍什么气功就跟着学,然后又不了了之,连母亲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在寻找什么,直到修炼法轮功后才稳定了下来,不再寻寻觅觅。一九九七年十月,梁丽二十三岁生日前几天,妈妈将这尊贵的无价珍宝送给了她。

获得无比尊贵礼物的梁丽,立志成为最纯净的生命
获得无比尊贵礼物的梁丽,立志成为最纯净的生命

爱不释手的珍宝

以往母亲买些什么样的书,练哪些气功之类的事情,梁丽总是不加闻问,她自个儿忙着每天和朋友逛街、玩耍、跳迪斯科之类的热门舞。可收到母亲送给的《转法轮》,梁丽一开始阅读就爱不释手,一天时间就把整本《转法轮》通读了一遍,感觉自己层层生命、连最细微的心灵深处都被深深触动:“好干净、好无私、好高贵,这本书,他在教我做怎样的人!”她深受震撼,隔天起,梁丽每天不间断的捧读《转法轮》,不再象第一次那样快速通读,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恭读、认真去体会书中的内涵,越学越觉得意涵博大精深,象个无尽的宝藏,永远也挖掘不完。此后,一有新经文,母亲必带回来与她分享。

梁丽跟着母亲,每天黎明前即起,从住处走一段路到大学庭院的走道,参加清晨五点半的集体炼功;每周二、四晚上,到附近小学借用的教室参加集体学法,从不间断。她回忆说,四川当时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就已经非常多,大学一个小炼功点,每天清晨,四、五十个人陆续把庭院走道都站满了。炼功前,有的打招呼寒暄、有的学法交流、各做自个儿的事,可是只要炼功音乐一响起,立马就安静下来,没有一点点声音,没有任何号令,可整齐的队伍随着悠扬的音乐炼起功来,齐刷刷的动作特显大法的殊胜与庄严,每周集体学法,大家都很专注认真,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感动不已。

从浓妆艳抹到素雅恬淡

爱美是人的天性,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些。活泼外向的梁丽自小喜欢读书,国文程度也还不错。长大后,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梁丽总是不着家,一天到晚老往外跑,直到用餐时间才回家。很爱漂亮的她,不浓妆艳抹一番绝不轻易出门。看到漂亮的衣服就非买不可,不买心里就是好难过。她很向往虚荣、喜欢享受,对于物质品味、风格和事情的看法,自认有独到的见解,平时个性脾气也还温和,可是就有个不让人说的毛病。

修炼后的梁丽每日学法炼功,在“真善忍”的薰陶下,在日渐同化真善忍的法理中,梁丽变得沉稳泰然、坐得住、静得下来,她知道什么是自然美,只为有些场合礼貌所须,化个素雅的淡妆,比较之前的浓妆艳抹,更显自信、漂亮有气质。看到漂亮的衣服不再胡乱动心购买,遇事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心性在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炼功人的自我要求中,不断提升,梁丽变成一位宜室宜家的理想对象。

修炼人的气度与胸襟

一九九八年底,经由母亲友人介绍,梁丽认识远在台湾的先生。半年后,梁丽于一九九九年六月渡过台湾海峡成为台湾媳妇。夫妻俩在台北县(已升格为新北市)与婆婆共同生活,婆婆个性开明,不难相处。梁丽先后于二零零零年四月、零二年五月生产一女一儿,三代同堂的家庭相安无事,未曾有过冲撞式的摩擦,同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有不搭调的时候,酸甜苦辣的种种磨合,都在真善忍的氛围下圆容善化。

梁丽的先生尚有姐姐、弟弟和妹妹各一位,出嫁的大姑子一家习惯每天回娘家吃饭、带便当,有段时间,小叔还带着儿子搬回家来居住,对于单薪家庭的梁丽他们,在经济上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负担。但是修炼真善忍的梁丽,气度与一般人不同,她不但不以为意,还经常高高兴兴的下厨烹煮他们喜欢的菜肴,二位姑子和小叔有什么要求,也都尽量满足他们。有时姑叔们的一些活动需要提供餐点,他们备好材料来请梁丽帮忙料理,她总是爽快的答应下来,快乐的忙活着。姑嫂、叔嫂相处融洽有如姊妹、姊弟。在日常生活中的自然表现,以及把握机会讲清法轮大法真相,姑叔们对于大法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不但二位姑子都观赏过神韵演出,姊夫还特地去看了大法弟子拍摄的真相故事影片《围剿》。

常人都知大法好

婚前,先生已知梁丽是法轮功学员。梁丽很尊重先生,她体认先生赚钱养家的辛劳,总是把家里打点得很好,让先生无后顾之忧,在外辛苦整天后回到家里有个温暖的避风港,先生的朋友都羡慕他运气好、有个好姻缘,大姑子也深受感动,经常对人称赞自己有个很会帮助他们的好弟媳。梁丽说:“这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缘故,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我不可能有这样的胸襟气度去包容、体谅和助人。”

可是这样好的功法,却遭到中共的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开始全面打压法轮功,捏造谎言欺骗世人诬蔑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初中共自编自导演出“天安门自焚”骗局,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和媒体的报导。

不明就里的先生对梁丽说:“你们国家都不让炼了,我看你就别炼了吧。”梁丽以自身体验和表现为例,对先生说:“法轮功从来都是教人做个真善忍的好人,怎么可能去自焚,又怎么可能去伤害别人,你看我炼的是不是好好的。共产党那一套从来都是谎话连篇,那些报导都不是真的,你不要受它欺骗。”先生说:“喔,那你要炼就炼吧。”梁丽看书学法,先生也从不反对或找碴。有次,梁丽学法后把《转法轮》放在沙发把手上,转身去做家事的时候,看见先生双手捧起《转法轮》轻轻放在桌上后,才将头枕在沙发把手上,侧躺在椅上休息。她很高兴,先生虽然尚且无缘走进来修炼,但已明白大法的尊贵,懂得礼敬大法,梁丽感到欣慰。

恩沐真善忍 孩童品德好

有首儿歌这么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为人母的梁丽,有着和自己母亲当初把大法带到她面前的一样心情,希望把无价珍宝捧给自己的宝贝儿女,获得永生的幸福。打从女儿、儿子牙牙学语开始,便为他们讲些真善忍的小故事,从故事中启发他们待人处事的规矩,等到儿女能自由表达意志时,梁丽问:“要学法轮功吗?”“要!”天真无邪的孩童,纯挚而又无比坚定地回答。

母子三人同在大法中修炼,自有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或许是年纪较小的关系,梁丽和小儿子几乎没有什么摩擦,可与大女儿之间的互动,从她小二开始,母女俩大小摩擦不断,有时矛盾还闹得很大。比如梁丽要女儿整理房间,女儿叛逆、脆响的回答:“我不要,我就是不要。”有时还故意把房间弄得更乱,或做出很极端的动作,惹得梁丽守不住心性,动起手来修理她。有阵子甚至矛盾大到自己都觉得很难面对她,心想:“怎么这么一个小孩子,可以跟自己闹起这么大的矛盾来?”

梁丽说:“集体学法和与同修交流真的很重要。”透过不断的学法,以及和同修的交流,梁丽向内找出自己在这些方面的盲点,她说:“原来我用权威压人,总认为我是妈妈,你要听我的,完全忽视女儿的感受与立场,有些我认为是为她好的,在女儿来说不见得是她想要的,对女儿我没有做到‘为他人着想’。”在法上认识上来后,梁丽一点一滴放下自我观念与执著,母女俩的心性与境界,也在把自己当个真正的修炼人看待中,不断提升上来。梁丽不再对女儿下令,遇事以真善忍的法理对待,已是小学六年级的女儿也在迅速改变着,不待梁丽提醒,就很主动地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有天,女儿对梁丽说:“妈妈,为什么最近有些事情,我明明会很生气,可就是没办法生气?”梁丽对女儿说:“这是很好的状态,你心性提高了,魔性自然就不起作用了。”

真善忍的教化,对于各阶段莘莘学子的品德教育,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心,无不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呼声在世界各地响起,“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社会道德沦丧”的喟叹,将很快成为明日黄花。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活动。这场迫害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真善忍”信仰,也针对所有人的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进行摧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