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两位老妇遭中共非法劳教等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王玉兰和张桂珍,都是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玉兰和张桂珍都遭受非法关押、劳教,以及酷刑折磨。下面是这两位老人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法轮功学员王玉兰遭受迫害的经历

王玉兰,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六年十月八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多年的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等病全好了。每天都感到心情愉快、精力充沛。王玉兰虽然不识字,大家在集体学法时,王玉兰也捧着书随着大家念,渐渐的王玉兰自己能读书了。家里人在王玉兰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都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王玉兰老伴患有多年顽固性的心脏病、高血压,常年中药、西药不断地吃,也不见好转。他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身体得以康复。儿子、儿媳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违反宪法,捏造罪名恶毒污蔑法轮功,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

1、进京上访遭劫持

王玉兰是一名在法轮功修炼中的受益者,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王玉兰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乘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火车行驶到伊春市南岔区,王玉兰等被非法的赶下火车。佳木斯公安局的警察和王玉兰工作单位的保卫科长王连文把王玉兰等几人从南岔劫持到佳木斯向阳分局。在向阳分局强迫王玉兰放弃信仰,不许上访,强迫写所谓的“保证书”。在此期间,王连文伙同恶警到王玉兰家,威胁王玉兰家人和孩子写“保证书”,才能放王玉兰回家。

法轮大法在遭受无理的迫害,法轮功师父受到诬陷,广播、报纸、电视在疯狂的造谣、诽谤,王玉兰想为法轮功师父讨回清白,为法轮大法讨回公道。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王玉兰再次乘上开往北京的火车。到了天安门广场,随处可见到警察、武警、便衣。王玉兰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向升旗的方向走去,本打算在旗杆下打出条幅,途中遭到恶警阻拦。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打出了条幅,王玉兰等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声音此起彼伏、震天动地。在一片混乱中,几十个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王玉兰等很多人被关进一个大铁笼子里。闷热拥挤、呼吸都感到困难。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十多个小时后,分别被劫持到各地驻京办事处。

到了佳木斯驻京办事处,王玉兰被非法搜身,法轮功资料和个人的钱物都被抢走。王玉兰被关进一个没人住过的简陋屋子里,不许出屋。夜晚,很多人挤在木板子搭的临时床上。每天每人分给点饭菜,还被勒索六十元的饭费。

第十三天,王玉兰被桥南派出所的张红贵、单位保卫科的王连文从北京劫回佳木斯,直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王连文到王玉兰家敲诈八百元,又到王玉兰单位五七厂从王玉兰工资里抢走一千元,进了他的私人腰包。在看守所里,王玉兰拒绝码坐、背监规、写“悔过书”。同时绝食反迫害。

2、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王玉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臭名昭著的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刘亚东、张晓丹逼迫王玉兰放弃信仰,写“悔过书”。恶警穆振娟强迫给王玉兰等法轮功学员“上课”,讲诋毁法轮大法的话。强迫他们看诽谤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录像。犹大包夹胡言乱语,无论怎样,王玉兰就是回答:法轮大法好。王玉兰被劫持到小号,晚上一个犹大看着王玉兰睡觉。

三月中旬的一天,劳教所开始对王玉兰“严管”。“严管”是严加迫害的一种形式。同室的法轮功学员都对王玉兰同情、担心,怕王玉兰承受不住酷刑。王玉兰收拾被褥和用品,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过来帮王玉兰收拾,并安慰和鼓励王玉兰。当警察带王玉兰下楼后,并没有带王玉兰去严管,告诉王玉兰去回家看病。他说,记住如果有人问你干啥去,你就说回家看病。

3、回家后遭骚扰 再遭绑架和劳教

回家后,派出所的片警和街道主任魏秀珍(已遭恶报死于癌症),隔几天就来王玉兰家骚扰,找王玉兰谈话、照相、按手印……王玉兰一概拒绝。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桥南派出所一伙恶警突然闯入王玉兰家,把王玉兰和儿子儿媳一同绑架,直接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一个多月,对王玉兰等被非法劳教,枉判王玉兰两年,儿子和儿媳各三年。结果王玉兰与儿子都因高血压和心脏病被劳教所拒收,儿媳王东霞被劫持进劳教所,被迫害的患有肺结核,当时已是晚期,就在她奄奄一息时,被放回家。回家四个多月后,含冤离世。“六一零”的头目陈万友勒索了八千元钱。

4、再被劫持进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孙丽彬被佳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孙丽彬的母亲一直向派出所要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上午,三名法轮功学员陪同孙丽彬的母亲再次到佳东派出所找所长冯凯东要人,王玉兰和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附近发正念支持。佳东派出所警察上告到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构陷法轮功学员围攻派出所。

中午十一点左右,东风公安分局局长徐永利调集多辆警车及下属各派出所的警力,堵截住通往佳东派出所的各路口,身着便衣的警察劫匪般暴力绑架了王玉兰们这群人,其中二十人是老年妇女,年岁最大的近八十岁。

王玉兰被劫持到建设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下午。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检查身体时,由于王玉兰血压高、心脏不好,看守所拒收。晚上,王玉兰被退回建设派出所,十点钟,王玉兰被放了。

二、法轮功学员张桂珍遭迫害的经历

张桂珍,今年七十一岁,家住佳木斯市。未修炼前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风湿症、胃病、神经衰弱、心脏病、皮肤癌等等)。有幸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知不觉中,全身疾病不治而愈。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张桂珍的心里非常难受,象天塌了似的,痛苦极了。那时中共邪党的喉舌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污蔑法轮大法,张桂珍想这么好的功法,谁不炼我也得炼!

街道办事处、区政府、派出所等部门上门来干扰张桂珍,把师父法像、大连讲法录音带和大法书籍搜走(后来听说烧了)。二零零二年四月,四、五个警察把张桂珍从家绑架到看守所。每天在板铺上码坐,一坐一上午,不许说话。中午吃的是窝头,喝的是带皮长芽子的土豆汤。吃完饭再坐一下午,不大的小屋里关了三十人左右,晚上睡觉都得侧着身睡,厕所在屋里,空气中到处都是异味。

邪恶之徒逼迫张桂珍放弃修炼法轮功,花言巧语地说,你不炼了就放人,炼就劳教。张桂珍说:“法轮大法已经长在肌肉里,溶于血液中,不可能不炼,绝不放弃!”就这样,张桂珍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子,劫持到劳教所。劳教所体检不合格,他们不顾张桂珍生命的安危,仍旧非法关押张桂珍。

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早上要军训、走步、做操。有一次向后转时,张桂珍迷糊了,就蹲下。恶警发现方阵里缺个人,就问怎么回事,当时狱医也在,一按脉搏,心动过速,就说,她不能走步了。

二零零三年,恶警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看见法轮功学员在那样的环境下被强行“转化”,被迫害得身负重伤,张桂珍心如刀绞,比对摧残张桂珍的亲骨肉还难受。每天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每天都在精神摧残中度过,分秒如年。

有一天,恶警把张桂珍“大背铐”,铐在铁床上,坐在水泥地上。恶警和犹大乱成一团,张桂珍也没听见他们说的是啥,犹大一看张桂珍不“转化”,就把师父的法像往张桂珍屁股底下放,还说张桂珍是坐着师父脑袋往上爬。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由于血压高、心脏病,张桂珍提前保外就医,劳教所向张桂珍家人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张桂珍到法轮功学员家去,张桂珍不知道法轮功学员已被绑架,结果邪恶之徒把张桂珍也绑架,恶人又向家人勒索三千元钱后,才放回。两次勒索都不给收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