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1月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

  • 天津女子监狱迫害手段:“三挺一瞪”

  • 四川退休女教师罗值遭迫害含冤离世

  • 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 广东揭阳市六旬妇女钟烈娜遭受的部份迫害

  • 天津女子监狱迫害手段:“三挺一瞪”

    天津女子监狱长期对坚持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进行体罚,叫做“三挺一瞪”。一挺是“颈”,二挺是“腰”,三挺是“腿”;一瞪是眼珠不能转动。对三挺有特殊要求,脚跟必须要靠墙根之间不能有缝隙,否则包夹人就打。

    在四监区一分队十六组,大法弟子程献新长期遭这种迫害,出现了血压高,于2002年10月6日晚7点左右在洗漱间晕倒,当时大夫下了病危通知书,监狱队长告诉家属马上拉走。

    在四监区三分队“杂益组”,大法弟子薛桂清在这种长期迫害下,导致体内多种器官受损,高烧不退,于2004年12月底死于监狱。队长谎对家属说,得了急症医治无效。

    在三监区三分队十六组,大法弟子李淑仙被这种长期迫害,导致精神失常,整天目瞪口呆,于2008年12月某日摔倒厕所。当时晕倒过去,大夫下病危通知书,队长马上叫家属拉回家去了。


    四川退休女教师罗值遭迫害含冤离世

    四川省阆中市七十三岁的退休女教师罗值,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先后六次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殴打和罚款。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罗值老人,中专文化,系阆中市阆师附属小学退休教师。罗值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一身疾病全无,身心健康,精力充沛。

    自九九年以来,罗值因坚修大法,屡遭邪党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当地邪党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因向民众揭露邪党迫害大法真相,证实大法美好,多次遭恶警迫害,家中多次遭恶警抢劫。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罗值老师被绑架到南充市高坪区的西山洗脑班,“六一零”( 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人员曾强令所在学校派杜某与朱清莲二人(退休教师)先后到该洗脑班做所谓的“陪教”,强迫他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给二人的主要任务是二十四小时随身包夹、看管、监控、限制罗值人身自由,采用各种手段“转化”罗值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罗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强迫她抄写诽谤、谩骂法轮大法的文章、书籍,如不接受所谓“转化”就以劳教相威逼。

    当时罗值家中还有七十多岁患脑萎缩晚期、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无人照料,状况凄惨。她老伴与子女多次找到公安局要求放人,直到七月二十日,在国安再次逼迫她女儿交五千元现金后才将罗值放回。放人时,所谓的“陪教”朱清莲花钱盗用罗值之名定做一面锦旗给洗脑班“歌功”,企图掩盖邪党罪恶的洗脑班迫害,迷惑下一拨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二零零三年拨巨款在南充市顺庆区西山风景区洋人湾里面,秘密建立了全封闭式的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对外谎称“南充法制教育基地”。这个洗脑黑窝披着“法制教育”的外衣,实质是一个违法犯罪机构。仅以阆中市为例:几年来,先后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杨顺本、冯平、任玉清、张琴、冉媛德、胡文琼、罗值、刘兴玉、潘月珍、庄惠群、武东苏、李洪英等十二人,其中潘月珍在洗脑班被迫害致突发严重心脏病两次送南充市医院抢救,生命垂危;胡文琼双目被迫害致几乎失明后,因不接受“转化”继续遭到一年强制劳教的迫害。这些学员回家后曾多次遭到国安恶警和居委会恶人的上门骚扰,人身自由长期遭受社区与所在单位、派出所恶人的非法跟踪、监控。

    十一年来,老人先后六次被中共恶警劫持,非法拘留,关押殴打和罚款,最高一次罚金高达二万;先后二次被绑架到阆中和南充西山洗脑班迫害,在南充西山洗脑班遭强制洗脑三个半个月致使肾衰竭。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恶警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曾经将多名法轮功学员打晕后送到医院抢救。

    集训队的恶警专门从新收犯人中挑选看起来象能打人的犯人到集训队,训练她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打得狠的犯人可获加分,拒绝打人的就直接分到各监区做奴工。现在集训队仅值班人员就有三十多人,全靠打人来挣分。

    其它监区的警察还将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拉到集训队,让犯人迫害。如被非法判刑九年的法轮功学员刘仁玲,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一监区包组警察鲁世霞让值班犯人田学燕、苟志慧、杜秀花、王延丽将刘仁玲抬到集训队,二、三十个人一拥而上殴打刘仁玲,当场将她打晕,其中有邪悟者张守兰、邱秀欣、徐永卿、王松梅、赵淑萍等。刘仁玲被殴打导致头晕、心慌、血压升高,后被送监狱医院抢救。第二天恶警又逼迫她出工,刘仁玲在监区地上躺了好几天。之后她揭露集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迫使狱政科调查此事,鲁世霞半夜将刘仁玲叫到办公室,辩解说不是故意要打人,是个意外失误,是薛彦勤让她这样做的。

    刘仁玲是烟台法轮功学员,家住牟平区棉纺厂家属楼,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烟台莱山区分局滨海路派出所所长韩涛、警察宋小妮、姜业林绑架,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并遭刑讯逼供。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三月二十日,烟台市邪党公检法两次对刘仁玲等八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刘仁玲被非法判刑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

    之前刘仁玲也曾多次遭邪党恶徒绑架、关押,并被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棉纺厂保卫科的林爱国带着牟平区政保科的张树波、贺忠仁(此人遭恶报调离岗位)绑架刘仁玲,非法劳教两年,在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转化”刘仁玲,曾几天几夜不许她睡觉。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牟平国保大队、大窑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棉纺厂六名法轮功学员的读中学的孩子,其中有刘仁玲的女儿,不法警察逼迫孩子们写不炼功保证、按手印,孩子们求助校长,校长无奈地说:“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但是中共不允许,我也没有办法。”

    恶警又到孩子们的母亲刘仁玲家,国保大队杨英海、朱建国、刘新伟、王林和胡风瑞(已遭恶报死亡)逼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刘仁玲和矫翠国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指使犯人用钳子撬牙齿强行灌不明药物,每隔一天灌一次,其中看守所恶医王冬梅(已遭恶报得了脑瘤)打人心狠手辣。

    刘仁玲遭迫害详情请见:
    (《烟台刘仁玲屡遭迫害 家破人散》)

    济南女子监狱
    监狱长:赵来春
    副监狱长:赵鸿雁
    集训队:组长郑海燕、恶警薛彦勤、胡秀丽
    电话:013365422128、013705427279


    广东揭阳市六旬妇女钟烈娜遭受的部份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钟烈娜,今年五十九岁,是广东省揭阳榕城区人,因家中贫穷而长期劳作过度,身体每况愈下,身患几种疾病经常问医求药,苦不堪言,对生活充满消极状态,对未来一片迷茫。有幸于98年11月喜得大法,从此改变了人生观,初时只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走进大法的修炼行列,每天到东风广场参加晨炼,工作之余参加集体学法,身心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不到几个月身体百病全消,精力充沛,工作再忙也精神饱满。

    自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为了独裁专制与江魔头出于嫉妒心,不遗余力倾其所有的进行疯狂镇压,栽赃陷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有正义感的人都会说句公道话,何况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可是钟烈娜为了说句公道话,向世人讲清真相而被邪党及江魔集团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下面是她遭受迫害的一些情况。

    在2000年春,钟烈娜被普宁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后被解回揭阳戒毒所非法拘留15天,在被拘留期间饥寒交迫苦不堪言,被勒索人民币720元后才能回家。给本来就贫寒的家无疑是雪上加霜,刚回家又被骗到学习班迫害40天。

    在此之后每逢邪恶的敏感日都要对所谓榜上有名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绑架迫害。特别是在万家团圆的中国传统节日“新年”迫害更加严重。而每次在身体遭受到迫害的同时经济上也遭到勒索,每次都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被非法关押的地点分别为榕华派出所、居委会、拘留所、戒毒所等犯罪分子关押的地方。

    2001年3月份钟烈娜在深圳时被揭阳榕华派出所包括所长许大庆等3人专程从揭阳到深圳绑架到揭阳梅云戒毒所洗脑班进行迫害长达5个月,以精神迫害为主。

    2002年9月份,钟烈娜被恶警蹲坑遭非法绑架到榕华派出所关押,在派出所3天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之后被转到揭阳第一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6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三水劳教所,钟烈娜受尽折磨:有罚坐小板凳,罚蹲,受饥饿,恶警利用一些邪悟的学员所谓的做转化工作实行精神迫害,一时被误导而写了邪恶所要的三书,后来自己清醒后写下严正声明,声明自己所写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书作废,表示坚修大法到底。把声明书投放到劳教所设立的信箱中,被邪恶警察发现后遭追查。

    2004年1月因与同修一起去向世人讲真相,钟烈娜被恶人魏少卿、魏炳坤、何悦云、何静琴、魏和松等人举报,被榕华派出所所长周庆忠和恶警等人非法绑架,被610首恶许大庆等人绑架到揭阳看守所迫害,9个月后被非法判刑4年。被转押到广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狱中受尽非人折磨,每天还被强迫参加奴生产劳动,从判刑到回家长达3年零6个月。

    2011年7月18日,钟烈娜与同修到潮州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向当地派出所举报,被水尾派出所多名便衣警察绑架强抢上车,在非法提审过程中因不配合邪恶而被殴打辱骂,同时身上的几百元真相币也被洗劫一空。之后又被转关押到戒毒所拘留15天,在拘留期间钟烈娜向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员讲真相并劝了二十多人退出邪党组织,15天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