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近期网络封锁的想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从九月份开始邪党加剧了对网络的封锁,使得一个多月了网络突破还是很不尽人意。以往网络突破不顺畅的时候,没过几天,同修们就研制出了新的网络突破软件,很快解体了邪恶的阴谋。以前即使严重也没象这次这么长时间。破网软件一遍又一遍的升级,可是不到一天,新版本的软件又出现了无法突破网络的现象。

刚开始网络封锁严重,突破软件不怎么好使的时候,我很有信心,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同修马上会研制出新版本的突破软件,所以我一点也没担心。没想到该下载《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的时候,我真是费了很多劲儿才把该下载的东西下载成功。我也认识到了我的很多执着心,比如麻痹心、依赖心等等。找自己的问题之后我就开始发正念解体封锁网络的邪恶因素。到现在,我也没因为网络封锁没下载成我想下载的东西。虽然这样,破网的时候我总觉的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儿。看网上的切磋有很多同修通过找自己、发正念都成功破网了。这都是好事,可是我觉的还有不足。前几天上网的时候,我突然想,我们有神通,我们能破网,那常人怎么办?研制破网软件,不仅是给我们用,常人也很需要呀,破网软件不能顺利突破封锁,那么多以前通过破网软件了解真相的常人不就是又只能听到邪党的一面之词了吗?听久了那说不定又被它们骗了?还有我们散发的破网软件光盘、通过邮件得到破网软件的常人,如果他们试了又不好使的话,是不是又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了呢?如果我只满足于自己能上网,执着于自己的状态如何如何,这是不是也是自私的一种表现呀?

还有多少同修知道现在网络突破很费劲的现状呢?如果听到了是不是那是技术同修的事,反正我们能看到《明慧周刊》,有真相资料可发就行了呢?作为技术同修,我们也是不是因为这是有‘学术含量’的项目,没法跟不上网的同修说清楚呢?

通过新唐人电视台在台湾中新二号、在韩星五号上的成功播出,我们看到了整体的力量。当新唐人播出受干扰时,我想很多同修都对此事发了正念,其中很多同修根本没看过新唐人,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卫星是咋回事,但是大家都知道新唐人是师父肯定的,是救人的,干扰新唐人正常播出就是干扰救度众生。所以大家都齐发正念共同突破了这个难关。

虽然有很多救人项目师父并没有一个一个的肯定,但是突破网络封锁是很重要的救人项目,这是不容置疑的。在大陆的特殊情况下,有的救人项目受阻了,鉴于安全考虑,对此发正念的有可能是参与项目的几个同修,可是突破网络封锁受阻这个问题,我想不能只是上网的同修发正念,而其他同修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真相光盘里几乎都有突破网络封锁软件,所以这个软件是否好使是非常重要的。

以往网络封锁加剧的时候,我都认为那是针对大法弟子来的,所以等我能再次顺利破网的时候,心里取笑邪恶,笑它们瞎折腾,想你们能把大法弟子咋的。总是把这世间当作了大法弟子与邪恶的正邪战场。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我基点站错了,大法弟子不是来跟邪恶打仗来了,而是救度众生来了。

悟到了这个理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办了,明天我就通知更多的同修让他(她)们一起发正念、一起赶快解体封锁网络的一切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