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与否不是问题,而是要时刻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最近几个月周围几个城市的同修中,都出现了这样的现象:离异的或者年轻的同修想成家。这样以来,在整体中引起了波动。有的同修,甚至很“有名”协调人带头传播这些事。传播中事实真相也走了样,这样就给当事的同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整体上形成了间隔。

有两个离异的同修想结婚,他们所在地的同修,很多人都被带动参与发表意见,还为他们“发正念”。在压力下,俩人不得不分手。其实这是当事人和周围同修对修炼的认识不成熟的表现。另一个地区,大家知道师父法中没有讲不许结婚。大家口头上都不反对,但说话中所散发出来的因素都是反对的。当然也有支持结婚的同修。

在此,我想说的是,我们无法真正看清每个人修炼的情况,及师父给他安排的修炼之路。师尊法中讲:“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精進要旨二》〈路〉)所以,我们只能鼓励同修无论结婚与否,都要精進,做好三件事。

我是个青年女弟子,在情的问题上,也一直不断有考验和干扰。以下是我几年前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希望对同修能起到借鉴的作用,对自己能走好今后的路是个鼓励。

(1)天目看到的色魔

在刚刚流离失所时,我的心态很不好,对自己的修炼很失望。一天,午睡时,梦境中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子过来拥抱我,我挺高兴。转念一想:不对呀,这是色魔。立即发正念,随着我念正法口诀,看到这个魔的身体在化掉,但魔的一个手臂的物质飞進了我的空间场。醒来后,异常的难受。发了几次正念,也没有清理掉这些物质。

《转法轮》中讲:“这种形式有魔的干扰,也有师父指物化物演化来考验你,两种形式都存在”。而我这次遇到的是色魔。

晚上,几个同修在一起发正念,能量场很强。就在我们发正念时,师尊将我的天目打开,一个蛇型的东西飞出了我的空间场,蛇的头部,就是我当时的样子。我知道了,这就是中午梦境中,由于自己第一念没守住,招来的色魔。

(2)摆正基点,正念清理情魔

而在后来,旧势力安排的情的考验,也真的是我始料不及的,这真象个死关,如果没有先前坚实的修炼基础是很难走过来的。

我与一个大我几岁的男同修甲合作,帮助同修们建立大大小小的资料点。甲是新学员,已婚。我与他一直合作的很顺利,也没有摩擦。

一年半后,就在我刚刚离开资料点的几个小时,由于同修的电话被监控,邪恶跨省非法抓捕我。我躲避在同修家,心里忐忑不安,感到压力很大。就在我身心俱疲的情况下,突然,自己非常的想见甲。他善解人意的话语,他的音容笑貌,时时刻刻浮现在我的脑海。这种“想念”似乎要将我摧毁,我每呼吸一次,都会感到痛彻心扉,都会感到肝肠寸断……。

“想念”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滴落。同修以为是我的压力太大了所致。而事实上,我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心绪。我知道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让我和甲陷在情中,而在那个地区,我俩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师父说:“我能感受到你们思想中的状态,很苦,真的苦,可是你千百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今天吗?!你将圆满的未来能和你今天承受的这点东西成正比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告诉你呀,人,你这个外壳,生在这个情中,生来就在这个情中。组成你外壳的这个身体细胞就是在这个情的环境中生的。你要脱离了它,你就不是人了,那是神,人执著于情,其实是被动的,但是人却认为是主动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告诉你,你在没有脱离常人社会之前,你在没有圆满之前,你的情都一直存在着,这是保证你在常人社会中能够修炼的一个办法。那么你有情也就会有这个心被情带动着,你所能做到的就是尽量抑制它,尽量保持象炼功人一样的状态,不象常人那么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干什么。”(《新加坡法会讲法》)

我努力记住师父讲的:“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大法是非常严肃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努力发正念,这种痛苦只能得到一时缓解。过一会儿,又波涛汹涌的上来了。越是这样,我就越不去见他。我把需要找甲解决的技术问题,暂时放一放。这样的状态对他也会造成干扰。

一天,我从心底升起力可劈山的决心,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为了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把这个左右我心神的“情”,彻底的、毫不保留的清理掉。

发正念前,我请求师尊:“师尊,无论旧势力怎么给我安排的所谓情的考验,我都不能承认它,也不要它。为了法负责,为了整体的稳定负责,同时也为甲的修炼负责。我要将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这个‘情’清理掉。”

基点摆正后,我开始发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只感到巨大的能量团包围着我,我的空间场一下子清净了,是慈悲的师尊帮我把这个“情”拿掉了。那一刻,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通过自己切身的体悟,在我所在的境界中,领悟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基点是不同的。正法修炼:我们去除执著心、修好自己的基点,是为了更好的助师正法,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而个人修炼:我们去除执著心,仅仅为了个人提高。当把基点摆正后,旧势力也就不容易钻空子了。

一次,我俩去一个同修家装系统程序,同修得后半夜才回家。家里只有我俩,有一刻,气氛有点尴尬。我虽有情,但并无邪念和色欲。我想应该让他明白我真实的想法,于是我说:“修炼中的人,有人情是很正常的。但是不要放纵自己的行为,约束自己的一思一念,天上的神都在看着大法弟子呢!”他接着说:“邪恶也在虎视眈眈。”

刹那间,我感到一个纯正慈悲的场,笼罩着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多么的神圣啊!师尊法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3)坚信自己,放下情

一次,我去找甲协调一些事宜。刚坐上汽车,窗外飘起了细雨,我出门几乎不带伞。我想,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不应下雨呀。下车后,雨真的停了。

又倒了另一辆汽车,刚踏上车门,倾盆大雨从天而至。透过车窗,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我心里默默的祈请:“师尊,弟子没有放纵和甲之间的情。弟子对甲的情已经放下,不能再怀疑自己了。师尊法中讲:‘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转法轮》)弟子必须把这个疑心放下。师尊,请帮帮弟子吧。天上管下雨的神,我要下车了,不能再下雨了。”这一念一出,雨嘎然而止,云开雾散,太阳出来了。

这一刻,泪如泉涌。我知道师尊在鼓励弟子呢,我感到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无比的高大,我能如此的幸运成为师尊的弟子,那是多么的荣耀啊!

(4)帮助同修,正念清理色魔

在流离失所,建资料点的一个时期,每天晚上,给师尊的法像敬上香,在法像前的莲花灯下,我静心的学法。

一天晚上,同修乙来找我,说了几句话,他就沉默了。突然,师尊将我的天目打开,我看到了,从他的空间场中大量的密密麻麻的象一种黑壳虫的灵体,在向我的空间场奔来。我知道,这一定是他动了邪念,招来了色魔。我请求师尊的加持,立即发正念清理色魔。一会,色魔就清理干净了。

有一次,这位同修似乎又被什么东西控制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回不过神来。当时在场还有两位外地同修,弄的气氛很尴尬。同修乙在当地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无人可取代。

恰巧,我要去外地,本来可以很快回来,但为了整体的稳定,为了同修乙不再被邪魔钻空子,我特意在外地呆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他很不高兴,其他不知就里的同修被他带动着也对我不满,给我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记住师尊说的:“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默默的承受着压力,同时向内找自己……。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