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三月底得法。邪党迫害大法时,我因修炼时间短,法理不清,在江氏的打压下,“七二零”以后就不敢修炼了。不久,原来的一身病──心脏病、高血压、胆结石又回到了身上,真是苦不堪言。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师父的呼唤和同修们的拉帮下,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中来。下面我就说说我如何改变人的观念的。

提高心性

我从新步入大法后,认识到自己错了。在大法和师父受诬蔑时,我却因怕心而没维护法,离开大法,过起常人生活。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和同修比相差太远。

我不气馁,奋起直追,每天认真学法,对照法实修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这样我的身心改变很大,很快一身病全无,满面红光。我见人就说大法如何好。

师父也在帮我提高心性。二零零四年九月份一天,我到市场讲真相,遇到侄女婿,我无意的问他怎没出车,他二话没说,开口便骂,说我多管闲事。我被气的直哆嗦,来到同修家叫其给评理。同修笑着说:“你真幸运,入门没几天,师父就管你了。”我恍然大悟,师父在去我的争斗心,侄女婿在帮我提高心性呢。

信师信法 大法显神威

二零零七年十月,我突然腿疼的抬不起脚,儿子非将我送到医院。大夫说我的病很严重,不是腿病,是腰,将来会发展成半身不遂。儿子急了,非要我住院,我不配合,说:“我修大法没病,三天准好。”结果两天多真的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我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主动的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真相。

闯关

在实修过程中,我牢记师父的话:“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的教诲,平稳的做着三件事。二零零九年五月一天晚上,我和孙女一起出去贴真相,被便衣跟上,他们叫来警察、警车,非要绑架我不可。 我坚决不配合,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我和他们说法理、讲真相,告诉他们要去抓坏人,不要迫害好人,否则会遭报。我越讲,围的人越多,警察们一看无漏可钻,开着车便跑了。

还有一件事,也就是我最想告诉还在病魔中的老年同修们,如何闯病魔关的问题。

二零一零年十月,我家因平房改造,租住了南小区一所楼房,刚住進去不久,我就全身无力,不思茶饭,而且就想发火,人也一天天消瘦下来。真是从皮里往外抽肉,家人非常着急,怕我也走哥哥和妹妹的道──他俩都是得癌症先后去世的。我告诉家人,医院救不了我的命,去了医院,就回不来了。家人无奈无法,听从了我的安排。

我坚定的走师父为我安排的路,信师信法,每天除大量学法外,就是认真做好三件事。三个月的时间呀走过来可真不容易。一天我读师父经文,当读到《路》时,我的心豁然开朗,哎呀,整篇文章象说我一样。我向内找自己不对的地方,从一思一念查找自己,修掉它,坚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样没多久,症状消失了,我又红光满面的穿梭在救人的大街小巷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