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女工程师姜杰被迫害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碳素厂机动处机械助理女工程师姜杰,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信仰,多年来遭到中共恶警残酷迫害,她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更惨遭恶警酷刑、洗脑折磨,母亲、丈夫都在恶警频频骚扰中去世,读中学的女儿被迫失学。以下是姜杰遭迫害经历。

姜杰,女,五十九岁,抚顺碳素厂机动处机械助理工程师。姜杰在三十九岁时生下女儿,得了中、西医都无法治愈的月子病。一九九六年春她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净化,所有疾病都神奇般消失,从此她无病一身轻,精力旺盛,工作和生活都变得非常充实,家庭也和睦美满。

公园炼功遭绑架 上访遭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姜杰和九岁的孩子在抚顺市儿童公园炼功,被警察绑架到抚顺市新抚区永安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抚顺市新抚区政法委又向家人勒索五千元才放她。家属向经办人要收据,经办人跟拘留所守卫室要一张信纸,随便撕下半张信纸签上经办人孟丽霞名字给了家属。

为了澄清法轮功是被诬陷的事实,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姜杰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三十日下午被关入到抚顺市驻京办事处(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专门负责非法遣返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的办事处,当时全国各省、市在北京都有这样的办事处),一女警察给姜杰搜身时连内衣内裤都不放过,所收到的钱全部被警察拿走。

三十日晚,姜杰和其他两个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拉上火车,用手铐铐在一起,整晚只能坐着。第二天早晨到抚顺南站后,姜杰被直接拉到永安台派出所,恶警又一次非法抄了她的家,姜杰的丈夫陈东平也因去北京被绑架,家中只有七十六岁的老母亲以及九岁的女儿。姜杰被绑架到抚顺戒毒所非法关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永安台派出所警察对姜杰非法劳教两年。

在抚顺市教养院,姜杰与其他学员集体炼功被非法加期半个月,剥夺接见的权利。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又被转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

人间地狱马三家教养院

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二分队,队长陆耀琴令两犯人包夹姜杰,监视她的一言一行,走路一前一后的跟着,坐下一左一右贴着,就连睡觉时也是由两个人把她夹在中间,每天逼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对她进行洗脑“转化”。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至四月初,恶警队长陆耀琴看姜杰不“转化”,就指使吸毒犯冯林、老米天天晚上折磨她,强迫她蹲着、飞机式体罚,还打她耳光,不让睡觉,从晚上九点一直蹲到半夜一点,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一次天黑了,冯林就把姜杰弄到卫生间,按在地上连打带骂,凶狠地往脸上打。

为了达到让姜杰放弃信仰,恶警队长陆耀琴还命令犹大整天围在她身边,不停地胡说八道,逼她每天长达十六个小时坐在小塑料凳上,从早上一直到深夜,进行肉体和精神上双重的摧残。辱骂、挨打、体罚、批斗,每天都在轮流进行。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陆耀琴在队长办公室里用六百毫米长的大电棍电姜杰的脖子,一边电一边恶狠狠的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姜杰回答“炼”,陆耀琴就用大电棍抽打姜杰的胳膊、后背,导致她一个多月睡觉的时候只能趴着。在残酷的迫害面前,姜杰一度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所谓“保证书”。但两天后,姜杰写了一份坚修大法的严正声明。陆耀琴吼着威胁问姜杰敢不敢在所有人的面前念一遍,姜杰就当众把声明念了一遍。陆耀琴气急败坏,对姜杰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陆耀琴安排犯人冯林、老米劈姜杰的腿,别人睡觉后,俩人把姜杰拽到队长办公室,一脚把她踢倒在水泥地上,用脚钩住她的两只小腿往身体两侧掰,冯林、老米踩在姜杰的两只小腿上站着,嘴里不断地说着污蔑大法的话,就这样放松、再掰、踩住反复的折磨。她的身体受到严重损坏,九个月不断的流血,体重只剩下九十斤,被送到沈阳医大治疗,费用全部由姜杰自己承担。

姜杰是独生女,女儿才十岁,因她拒绝放弃信仰,劳教所剥夺了她与亲人见面的权利。恶警陆耀琴还毫无人性地说:“你转化就让你接见。”二零零一年三月,姜杰母亲去世了。姜杰的两位邻居曾到女二所,要求接姜杰回家跟母亲告别,马三家不许,当时邻居对警察说:把我们俩押在这,你们必须让姜杰回家看母亲最后一面,这是人之常情。可是警察仍然无动于衷。可怜的老母亲临死也没能见到女儿最后一面。马三家女二所对姜杰封锁了她母亲去世的消息

二零零零年九月,邪党央视、广播电台、《人民日报》三家中共喉舌到女二所,准备编造谎言对全国人民进行邪恶宣传。前一天晚上,恶警为转化姜杰,对她进行体罚,姜杰反抗,被十几个恶人拎起来摔在地上,她的脸被撞在地砖上肿成了黑紫色。三家中共喉舌来的那天,姜杰被隔离,由陆耀琴看管。

马三家劳教所因姜杰拒绝转化,对她非法延期五十天,直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才释放她回家。

迫害中家破人亡 女儿被迫失学

姜杰回到家中才知道母亲已经离世。二零零二年,姜杰写了书面材料,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无视人权的恶行,并贴上自己的照片,委托一位法轮功学员上交给国际法庭和人权机构。该法轮功学员在机场被中共恶警绑架,材料被恶警抢走。之后抚顺站前派出所钱姓警察和社区的两人员的到姜杰家骚扰,企图绑架姜杰去洗脑班,在丈夫的帮助下,姜杰走脱,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抓不到姜杰,遂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绑架了她的丈夫陈东平,并于四月十六日将他非法教养两年。后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教养院拒收,陈东平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一点多,陈东平又一次被抚顺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平和等恶警绑架,他十三岁的女儿陈琬驰也一起被抓走。过程中,因为陈琬驰坚决不上警车,五、六个恶警使劲把她往车上拽,她的裤子被恶警撕破成一条一条。后在学校帮助下,班主任老师去公安局把陈琬驰接了回来。陈东平又被非法关押了两天后回家。陈琬驰被迫失学。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姜杰回到家不到一个小时,抚顺公安局一处几十个恶警就把姜杰家包围了,恶警们砸门,用万能钥匙撬锁,企图非法入室绑架。后姜杰全家安全走脱,但从此长期有家不能归。在邪党恶警长期骚扰迫害下,陈东平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在迫害中因病去世。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早七点多,在姜杰的丈夫去世不到一个月,姜杰刚从家里出来,就被蹲坑的抚顺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平和等恶警强行绑架,恶警非法搜走了姜杰家中的电脑、音箱、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物品。

姜杰被绑架到公安一处,恶警关勇拿出二零零三年姜杰写给世界人权组织的揭露遭邪党迫害的材料,问姜杰是不是她写的。当天姜杰被劫持到罗台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

恶人恶警还企图利用陈东平的死诬蔑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洗脑班的恶警头子吴伟带着两个便衣警察,一个拿着录音机,企图逼姜杰说谎。姜杰说:“你们利用我陷害法轮功,那是不可能的,你们必须释放我。”恶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姜杰又一次被非法教养,再次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三大队。大队长王晓峰,队长石某,分队长王某。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抻刑--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姜杰在劳教所遭到残酷折磨,三、四个男恶警曾对她用抻刑长达十个小时,她曾三次被关小号,整天被用手铐铐在床上,最多的时候一连铐五天,有一次她被吊了八个小时,后来连到户外透气的权利也被剥夺了,整天被关在房间里。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姜杰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第五天,队长王某、恶警薛凤、范某把姜杰强行押到医务室,将她四肢绑在移动的床上,用撑口器强行将她的嘴撑开,进行毫无人性的野蛮灌食,被灌的过程能使人停止呼吸,有要憋死感觉,体内的压力超过极限了,绑着她手脚的带子都突然全部崩开了。由于残酷灌食,一月二十日下午五时左右,姜杰胃部开始疼痛难忍,当晚在沈阳市医大确诊为胃穿孔。住院不到一周花了八千多元。当姜杰的女儿陈琬驰质问警察为什么好好的人到你们那就胃穿孔了,警察支支吾吾,不敢说出真相。

在姜杰被非法关押期间,女儿陈琬驰才十六岁,还常常是一个人在外面,有家不能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