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故事五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

三声“法轮大法好”救活了一车人

前年冬天,我去家住在通辽市的妹妹家,那天天气特别不好,天上下着雪,地上刮着白毛风,天很冷,我们四个人开车走,我儿子开车,车在304国道上,车开出了大约一百多公里,到了乌寒大坝,路上的坡度很大,这是一个事故多发地段,这块发生过很多交通事故。

我们这辆车型很小,再加上路很滑,这时过来了一群牛,有一只牛受到了惊吓,被小车撞飞了出去,小车的玻璃全部碎了,牛当时就死了,出租车就一下子开到了围栏上,车被弹了回来,在弹回来时,车翻立了起来。

当时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大声喊了三声“法轮大法好,师父您快点救救我!”车不但没有继续翻,而且向前稳稳的放直了,车上的人全部得救。不然的话,车就会继续往下翻滚,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车上的人家里都说:这是法轮大法的师父救了我们。

牛被撞死了,放牛的人说你们得赔我牛,我按数赔偿了牛钱。

我活了过来

去年七月,我当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过敏休克,当即就不省人事了,呼吸衰微,几乎要停止了。家里人吓坏了,急忙把我送到了医院,到了矿区医院急救科,急救科给我进行了气管切开术,配用了医院呼吸机,医院的医生说这个老太太已经没有什么抢救价值了,即使活了,也是植物人。化验抽血,化验室说:“这不是活人的血,这是死人的血。”让家里人准备后事,家里人给送灵车打电话,四个孩子二个儿子,二个儿媳妇,跪着求师父说:“大法的师父,救救我的妈妈吧!我们不能这么小就没有妈啊!”当时医院里有很多人,四个孩子一点都没有顾虑,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

当时我虽然外部表现的昏昏迷迷的,但我内心却是清清楚楚的,我不但没有害怕,而且我还知道我不会死的,师父一定会救我的,不一会儿我看见了师父,师父把我放在了一辆神车上,那辆神马车就象神韵光碟上的神马车,我清楚的看到了这辆神马车是一个个珍珠做成的,非常漂亮,非常好看,不长时间,我就慢慢的活了过来,醒来后,我跟家人说出了这一切,家里人都非常感谢师父。

寒夜奇迹

那是在2005年的冬天,我与一个同修去家属区去写:“天灭中共”“全球公审江泽民!”当时天气非常冷,有零下28度,我们戴着手套,只写了三处,手套就磨破了,露出了手指头,手指头冻得很难受,就象猫咬的一样,我当时想这么冷伸不开手,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师父的法一下子就打进了我的脑子里,刚一转念,我索性就把破手套扔掉了,手马上就感到非常温暖,就象是夏天一样,一点也没有冬天的感觉,我非常惊奇,是师父在温暖我的手。

我对另一个同修说:“我的手一点都不冷了。”同修惊异的问我:“你怎么不冷了呢?”我就给同修了背那一段法,同修没有说话,默念了一小会,她就继续去写,不一会儿,同修高兴的对我说:“我的手也不冷了,也不疼了。”

于是我们继续写标语,一直写到了半夜12点才回家,到了家里,我发现穿的新买的胶底棉鞋,底子都断了,羽绒服帽子都挂满了白霜,可见当时的天有多冷哪。

那一晚上,我们在家属区一共写了153处,无论人从哪个方向来,都能看见。这些标语保存了很长时间。

热油烫手安然无恙

2005年秋天的一天,我从市场买了一堆小茄子,因为茄子小,我觉得只适合做烧茄子这道菜。因为是炸整个茄子,温度一高,茄子就胀起来了,我用勺子去翻一下,茄子就炸开了,沸油溅了出来 ,油正好溅到了我拿马勺的左手上,从手腕一直到手背全部溅上了油,大家知道沸油的温度多高啊,皮肤浇上,一下子就烫焦了不可,可当时我只是觉的象浇了一杯凉水一样,什么不好的感觉都没有,就象没有事一样。

我跟家人说,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啊!不然的话,我这只手就废了。我的丈夫听了后,虽然他没有吱声,但他发自内心的一笑,我深感到他是佩服大法的,果然后来不久在大法的感召下,也得了法,开始步入了修炼,我的儿子与儿媳妇也都支持我,经常帮我做大法的事,每年给大法捐钱做资料,救度众生。

善的力量

我的儿子今年31岁,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儿子27岁那年,在南方打工,我放心不下,把他从南方叫了回来,一方面可以在本地找工作,另一方面我可以经常看护他,让他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一个好人。

回来后他到一家工地去打零工。第三天发生了意外,他抬钢筋时,不小心踩滑了,右腿别在钢筋堆里,当时脚踝的膜脱离,小腿骨裂开了一条大缝,小腿肿了起来。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快点去,我赶到了现场,看见儿子满头大汗,痛得说话声音都颤抖、变音了,我赶紧告诉他,我说:“儿子,你快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儿子平时寡言少语,不善于说话,儿子默默的念了一会,这时我再看儿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身子不抖了,神情也平静了,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没有了。汗也不出了,我知道大法在他身上起了作用。我说儿子咱们回家吧!工地的领导说,你们回家也行,工资与医药费我们照发。他们让我儿子到医院拍个片子,以便以后作为报销凭证,到了医院拍完片子,又打了一个吊瓶,我们就回家了。

回家后,我跟儿子继续说:“一定要念大法好,求师父保护。”同时还给儿子放大法真相光碟,儿子一天比一天好,大约过了二十多天,儿子就能下地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到工地去给儿子办理有关手续,当时办公室里面有六个人,都是工地有关领导,他们的态度很生硬,说他只干了三天,工地只能开一部份工资,其它的一概不管。我听了,不慌不忙的跟他们说:“你们不给我儿子开一分钱,我也不会跟你们计较,因为你们心里非常清楚,这件事怎么处理,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摊在你们身上,你们会怎么办呢?我不想多说,我也不会跟你们打官司,不是说我不想要这个钱,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一个法轮功弟子,大法弟子就是修真善忍的,与人为善,你们也不容易,你们不给我也不争。”

开始几个人态度很不友好,一下气氛就缓和下来,其中五个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我,我又紧接着开始讲大法的师父是怎样教我们做人,以及大法在世界上的洪扬,中共邪党的黑恶历史和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有一个人说:“你别着急,你儿子的事,该咋办就咋办。”我不但顺利的办完了有关手续,六个人当中,有五个人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中二个领导还亲自开车把我送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