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头目薄熙来迫害好人 天怒人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十一月二日已是深秋。凌晨子时,重庆主城闪电撕空、雷声阵阵,万家民众惊醒,夜难眠。

至天明,人们议论纷纷:都快冬天了还有这样大的雷,比夏天还厉害啊;好吓人啊,感觉雷就在楼顶,闪电就在窗外,而且震个不停;雷声震醒后一夜无法入睡;这样大的雷在这样的季节,可是百年不遇呀……

中国历朝历代,若天示异象,地方官员则会祷告神明,慎心思过,广修德政,以禳灾避害;若为更大灾异,皇帝则领满朝文武,净身素斋,登祭坛,拜天地,诚心忏悔,祈上天垂鉴宽恕过失,尔后修德于天下,方可减轻或去除灾害。然时下已临冬季,上天何故出此惊雷?盖过盛夏、百年不遇?那么重庆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老天如此震怒呢?这声声神雷又在告诉人们什么呢?前方又有什么样的灾难在等着呢?

重庆现任中共市委书记薄熙来,前些年在大连、辽宁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其罪行滔天。

薄熙来来重庆后,劳民伤财,耗资一百七十亿在重庆安装五十万个监控摄像头、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通过警察、便衣、城管、“红袖标”,利用各种邪恶手段组织对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非法劳教、无罪判刑,破坏无数家庭,迫害致死、致残、致伤众多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二零零九年薄调其亲信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来,迫害逐步升级,邪恶到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

从明慧网搜索统计:二零零九年,重庆有一百八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数据有待统计。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十一月六日重庆地区被迫害的情况统计:有三百四十几人遭受迫害,其中有二百五十七人遭绑架,有二十二人被非法劳教,有六十几人遭到邪党居委会或恶警的骚扰、恐吓。

这些数字还只是突破网络封锁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案例统计,远不是迫害案例的全部。

据悉薄熙来还对中共邪党保证,要把所谓的“2010-2012年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这个所谓“三年计划”改为两年,妄想在两年之内对重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搜捕、洗脑等迫害,以捞取个人政治资本、妄想实现其肮脏的仕途晋升。自二零零七年薄熙来到重庆后,在这期间先后有近二十位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举数例:

一、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被迫害致死


2007年冬汤毅在中太银铁路工地

汤毅,男,重庆市铜梁县安居镇人,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九月仅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原单位软禁。此后,长期遭劳教迫害,历经各种酷刑和非人折磨。二零零八年五月汤毅外出搞项目再次被非法抓捕、劳教,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输液、殴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劳教所迫害致患骨结核(不知是否为西山坪劳教所不明药物迫害所致),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

二零零九年四月汤毅出现大小便失禁,下半身瘫痪,下肢和臀部多处褥疮溃烂等症状。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二、地税局退休老人被迫害致死


江锡清和妻子罗泽会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男,六十六岁,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江锡清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

后来江锡清的子女讨说法,连请律师都被威胁、绑架。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富,受江锡清儿子江洪宾的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这也是薄熙来执政重庆以来,严重违法侵害律师正当执业权利的极其恶劣的典型事件之一,受到很多正义律师的抗议。

三、政协委员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致死

刘光弟
刘光弟

刘光弟,男,六十多岁,高级工程师。二零零八年在奥运会期间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在狱中受尽折磨,灌了大量不明药物,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刘光弟原是四川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铁合金厂)动力处处长,曾多次荣获省科技发明奖并有国家专利,曾担任两届乐山市政协委员。深受群众爱戴、领导信任、全厂公认的大好人。

……

历史上没有谁是凭借迫害善良的修佛修道之人而功成名就。相反,只能是身败名裂,殃及后代,遗臭万年。

对一个无辜群体、特别是信仰群体的迫害,在国际法上叫做“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这也是纳粹法西斯犯下的罪名。近几年,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三十余名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此罪名告上了法庭。而薄熙来在韩国、西班牙、美国纽约、荷兰、俄罗斯、罗马尼亚、波兰、英国、美国华盛顿等地十余次被告上法庭,出国访问常常收到当地法院刑事法庭的传票,狼狈不堪。

二零零四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将四十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列入监视名单,可拒绝其进入加拿大、遣返或起诉等。二零零五年胡锦涛出访美国、加拿大,时任商业部长薄熙来要随团访问。但是,由于薄一年前随吴仪出访时在美国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呼吁禁止薄入境;薄熙来又在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中。为此,薄熙来的名字不得不从胡的随同人员中消失。

今天,薄熙来恶名虽早就播于天涯海角,却不思悔改,依然在重庆故伎重演,把迫害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个人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素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

薄熙来迫害修佛之人,这罪孽如山,如天,阴德业已损尽。如今,薄熙来妄想靠迫害法轮功而提升官位,这无异于自掘坟墓。其干的这一切都将在不远的将来遭到上天的惩罚!那些追随薄熙来迫害法轮功者,无论是警察、六一零人员、社区居委会主任,还是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打报告构陷的“红袖标”等,若甘愿被中共邪党和薄熙来之流捆绑一块,不弃暗投明、改过自新,很快都将面临偿还自己所犯下罪孽的天惩。

《易·系辞上》有载:天垂象,见吉凶。如今,这深秋神雷阵阵,是在警示还有良知的芸芸众生,抓紧老天一再延续的转瞬即逝的一瞬间,赶快找回自我,赶快找寻真相,赶快远离灾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