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师父曾经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最近,父亲开始看书学法了,看着他的变化,心里由衷的欣慰。以前我被观念障碍,一直认为父亲是不可救度的人,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人心,障碍了身边的亲人早日得度。父亲的转变,有多少师父的慈悲救度,有多少曲折坎坷……现把父亲由深受邪党毒害,到能正面认识大法并开始学法修炼的转变历程写出来,希望能对类似家庭经历的同修有所借鉴。

父亲原是一名军人,守卫边疆多年,脾气暴躁;在邪党红卫兵的年代,狂热过。当邪党开始铺天盖地迫害大法的时候,父亲凭着多年的政治运动经验,很自然心领神会邪党的中央精神,被邪恶的谎言支配了理智。尤其在迫害开始的头几年,我给父亲讲真相,犹如面对封闭的铁桶,他不但听不進去,还会责骂我,并且时常威胁我,强制我放弃修炼,诋毁大法,撕大法的书。父亲是一家之主,他的立场,也决定了母亲和其他兄弟姐妹对我的态度,在家里让我抬不起头,甚至还有家庭的小型“批斗会”。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大法早已在心里生根,无论家庭环境怎么险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未动摇。虽然从小在父亲的巴掌下长大,心中还有对严厉父亲的畏惧,但我决心改变他们,让他们认同大法。

对父亲的怕,从我记事开始,就象少不了的家常饭,拳打脚踢,厉声呵斥……一直到成年,这种怕都是挥不去的阴影。通过不断的学法,加强正念,我反问自己:难道,我就只能象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麻雀吗?正念一强,怕心就慢慢突破了,师父帮我消掉了很多怕的物质,逐渐觉得自己可以顶天立地了。我不但成功冲破了家庭的阻力,去北京证实法;后来,父亲到学校来看我,我把心放平了,没有了怕,心里有什么就给他说什么,原以为父亲会脾气大发的在校园的凳子上把我揍一顿,没想到父亲静静的听着,最后感慨了一句:“我儿现在怎么这么能说话了。”然后呵呵的笑了。

原来的我身材矮小,不善言谈,现在能在父亲面前不动声色的讲大法被邪党无端迫害的事情,父亲感慨于这种变化。同时,我也感悟到,只要修炼人自己做正了,常人就会变。这时,心里想起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被非法关押的岁月里,父亲来魔窟看过我几次。有一次,魔窟里的狱警让父亲作为家属代表发言。看着下面一个个被吸毒犯包夹着的大法学员,还有自己的儿子在眼前,父亲心里也不是滋味,最后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里面没有小偷小摸……”最后附和了几句邪党灌输的话,收场了。后来,我问父亲说:“您看,我只是一个学生,炼功祛病健身,思想境界升华;这个(邪)党这么迫害无辜善良,您怎么看?”父亲说:“其实,从它们抓你的那一天起,我和你妈就对这个党彻底失望了!”

过去父亲身为邪党的干部,为邪党卖命,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邪党到底是什么,多么邪恶;现在父亲亲历了邪党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看到了魔窟里真实发生的一切,虽然还达不到象《九评》认识邪党那么深刻,灵魂深处还是受到了触动。

父亲身体不好,有高血压、脑梗、大腿静脉曲张等症状,为了治病,看了不少医生,西医、中医都看了,各种偏方也试了,后来他练起了太极拳。我觉得机会来了,有空就给父亲讲修大法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父亲说:“你说法轮功好,可是一想起你被关押的岁月,我和你妈就心寒。”然后以泪洗面。后来我又尝试着给他讲了几次,都没有什么進展。可是,看着父亲练着太极拳,还要吃很多药,不但治不好病,还花很多钱,就给他说了一句:“您练一百遍太极拳,也不如炼一遍法轮功!”父亲一听,火了,他说他就不信这个事了,就是不炼法轮功。

我悟到,修炼人的心一定要稳,不能不管常人的接受能力怎么样,心里一急就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不然只能让他们从反面反驳你。

随着不断找机会,我给父亲讲点大法的真相,他或多或少还是听進去一点。后来,父亲说:“如果你觉得好,你就自己炼!”潜台词是:“我也不反对。”这一句话,让我看到了希望,最起码,父亲对炼功有了一个肯定的态度。

师父告诉我们:“家里人,你能够叫他修炼那最好,他不能修炼你也得让他做一个有救的生命,最起码做一个好人,他才能够得福报。”(《曼哈顿讲法》)

救度世人,要么让他认同大法;要么认清邪党,发表三退声明,然后再让他认识大法。《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带了《九评》光盘回家,父亲看了一些,就看不下去了,说什么反革命之类的诋毁言论。我知道,这是父亲几十年政治积累的邪党毒素被触动了,一时理智不清的表现。我发正念,仍然看不到明显的效果。父亲说:“社会上看你们都是傻子,就你们说法轮功好,××党不好,你再跟我说××党的坏话,我就跟你急!”

仔细想想,周围邻居,父亲的同事同学里面,没有一个修大法的,除了我给他讲过真相,没有第二个人;而且朋友圈里的人,知道他儿子在修大法,有的不怀好意的故意刺激父亲的痛处,让他觉得窝憋。于是,我把父亲手机通讯录复制出来,一个一个给里面的人打真相电话;有的能听完,有的听不了多少,但是不管怎样,他们下次在酒桌上,谈论的内容里会有真相。

我在外地工作,因为修了大法,工作勤恳,诚实可信,领导也器重,同事关系也很好,基本上自从大学毕业后,没过多久,我的薪资待遇都会翻一番。不但买了房还清了贷款,还买了车。妻子和我结婚时,说我隐瞒了曾被非法关押过的经历,认为我骗了她;但是她也看我一个炼功人,有责任感,靠的住,最后也不愿意离婚,要死心塌地跟着我,并且后来也得法了。我悟到,一个修炼人,路一定要走正,才能让自己的环境变正,同时向世人展现出正法修炼者应有的风貌,才会让更多世人理解,从而救度他们。父亲也看到了,我并没有象以前他们认为的那么傻,家庭里里外外都安排的很有条理;唯一担心的是如果我再次受到邪党迫害,会失去现有的物质生活。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父亲,只是默默的想,一个修炼人,只要与大法同在,做好三件事就是最安全的。

母亲提出,要来我家给我看孩子,在这期间,我顺利给她三退了。后来,父亲也来了,我给他劝三退,他能听進去了,但是不愿意退,他说:“我现在虽然反感××党,但是不相信这种化名三退能有什么作用。” 这时,母亲在旁边说:“我儿已经给我退了!”我顺势说:“退了,就能把你体内的邪党毒素清理掉了。”父亲抽搐了一下说:“那你把我也退了吧!”为了确定刚才父亲答应要退了,我又重复问了一遍:“那我给你退了。”他又笑着说:“说着玩的。”但是,我刚才明明听见他说要退的。后来和其同修交流的时候,有的人认为已经算答应三退了,有的觉得还差点。

师父说:“人类形势也在变化,对大法的认识,也象开了窍似的开始渐渐的发生着,就象冰在溶解一样在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量抑制世人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被销毁。家里的液晶电视,支持外接USB播放。我把从新唐人下载的真相视频,拷贝到优盘里,在液晶电视上放,如同收看有线电视一样。趁父亲看常人的节目,无聊时,我把视频切换到新唐人节目,因为担心父亲一下子接受不了,先放几段《中国禁闻》和《今日点击》,父亲看着看着,就看上了瘾。因为,这些都是在国内电视台看不到的、听不到的,都是真实的声音和评论。父亲很喜欢听评论员的评论,觉得很亲切,很启迪心灵。我又切换到《细语人生》节目,第一段选择了李有甫先生的专访“天外有天”,看着看着,父亲说:“这个人说的都是真话!”我在旁边说:“您看,他和您年龄差不多,看上去多年轻啊!”当看到李先生得法后,放弃了以前师父教的所有武术拳法,决心一心修炼大法时,父亲有所不解,心里哀叹“可惜了!”我没有立即给父亲解释原因,讲的高了怕他听不懂,再生出抵触情绪来;然后切换到严真的《大陆新闻解读》系列节目;就这样,父亲看着新闻,听着评论,后续又看了几段《细语人生》关于绝症患者康复的人物访谈,逐渐对新唐人节目有了正面的认识,甚至已经被新唐人深深吸引。我坐在旁边有如释重负,同时正告自己,不要生欢喜心。

曾经给母亲放过神韵晚会,因为一时高兴,给母亲说,这些演员很多都是炼法轮功的;母亲本来看的很有兴致,听我这么一说,有想法了,不看了。为了让父亲能够看完神韵,先放了几段神韵在世界各地巡演的广告片(在优盘里播放)。父亲说:“都说神韵这么好,我怎么操作电视遥控器才能放出来?” 我拿出刻录好的神韵DVD光盘,给父亲解释说,“这个就不能用优盘了,要在影碟机上放。”就这样,父亲看完了从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一年的所有神韵晚会,看到了真实的中华文化,演员精湛的表演,传统文化的内涵,让长期受邪党文化浸泡的父亲深受感动,发自内心的赞赏和喜悦。

有一天,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了很短一句话;“能不能帮我找一本《转法轮》,我想看看。”然后很快挂机了。我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有些不太相信,一方面以前父亲说过很多诋毁大法的话,另一方面,旧势力控制人得法,新人走進来已经很难了;但仔细想想,也合情合理,父亲明白了真相,应该得法了。我把大法书带给父亲,他象宝贝似的拿回房间,关上门看了起来。现在父亲五套功法也基本学会了,太极拳不练了,一心修大法。

回顾父亲得法的历程,只要我们修炼人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从不同角度,按照他们接受能力来讲,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做。

“你们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你们在哪方面走对了、走正了,关着的门就得开,路就会扩宽。”(《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曼哈顿讲法》)

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这段法,救度更多有缘人,也不要落下身边的亲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也是在开创我们自己的修炼环境。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