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罗纯贵多次惨遭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罗纯贵,五十九岁,因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血毒这个病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九八年喜得大法后,学炼了第五天,病情就减轻了,一个月之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二零,由于邪党恶首江××出于小人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造谣诬陷宣传铺天盖地,罗纯贵决心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中共邪党当局三次绑架、劳教迫害,嗅觉失灵至今。

第一次被迫害:被电出糊焦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他进京上访,可是到北京之后,还没等说句公道话,就被恶警绑架。当时中共人员非法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把他们分批的分到各个派出所。当时罗纯贵不知道把他带到了哪个派出所,把他们七、八人关在一个屋里,坐着冰凉的凳子,然后把门打开,把大风扇打开,十二月末的天气本来就冷,还特意开门、吹风扇,这不是有意摧残他们吗?一直吹了一宿。第二天更加剧迫害,提审时,首先用电棍电他的膀子,直到电出糊焦味,然后特意将手铐铐的很紧,接近骨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这个不知名的邪恶派出所,罗纯贵被非法扣押了三天三夜,连饭都不给吃,受尽摧残折磨。后来由单位派人把他们一个扣一个,扣在一起带回了抚顺。回来后又关进拘留所,那里整天骂声不断,吃的玉米窝头是黑的,菜是些白菜帮子、萝卜根子,碗底都是泥,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在拘留所里关了二十天,又被送到抚顺教养院迫害,临走时恶警还恶狠狠的踢了他二脚。这样他被劫持在抚顺劳教院关押了半年多。

第二次被迫害:砸晕、身上被打的都是血口子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罗纯贵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又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他当时本着善心给他们讲真相,揭露辽宁省马三家子教养院,将十八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罪行。他们不但不听,还气急败坏地报复,把他直接关进看守所迫害。

到看守所,恶警上来就把罗纯贵衣服扒光,只剩裤头,然后把他送进牢门,犯人上来不由分说照他胸口、软肋猛劲踢,当时他疼的不能动弹,然后几个犯人又把他拽进去,往身上浇凉水,最后把脑袋都浇木了,没有了知觉,他们才罢休,总共浇了半个多小时。等他清醒了,他们还不罢休,十多个人又开始拳打脚踢,又打了他二十多分钟,他想我不是来遭迫害来的,他喊“法轮大法好”!就这一喊,满屋的刑事犯把他围成一圈,又开始打。就这样迫害了他一个星期,然后把他送到一个死刑犯屋里,恶警把死刑犯脚镣打开,目的是让死刑犯打他方便,能使上劲。那个死刑犯对他说: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我拼死一个也不算赔,然后双手举着手铐向他脑袋砸下来,一下子就把他砸晕了,他们就用凉水往他身上浇,当时脑袋出了不少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就这样他们迫害了罗纯贵三个多月,又把他绑架到抚顺劳动教养院,到劳动教养院,他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又打他,恶警把他送到教养院的新收班,刚到那恶警让罗纯贵跪着,他说:我没犯罪我不跪。恶警立即把他打倒,问他:炼还是不炼。他说:法轮大法这么好,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我为什么不炼?这时新收班打手拿地板条有两寸宽,两米长,两个打手把他的衣服扒下来,把他摁倒在地,就开始打,十几下下来,就把他身上打的都是血口子,地板条上都是血。不顺从他们时,就拿皮鞋跟往脑袋上砸,有一次砸他时,鞋跟上的铁钉一下把他脑袋砸个眼儿,血直往外窜,他捂着脑袋躺在地板上,没人理、没人问,这也是恶警预谋好了的。

在那里他们住的地方不卫生,被褥和地板缝里全是虱子,让罗纯贵和一个得疥疮的犯人在一起,因他的皮肤很多地方都被打坏了,这样很快也染上了疥疮,伤痛、加上疥疮痒真是痛苦极了,就这样他们还用电棍电他。同年七、八月份,他要求无罪释放,又开始绝食抗议,他们就把他绑在床上,两腿、两手,都被绑在床的四角上,睡觉都绑着。他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又是电棍电,又是拳打脚踢,有个姓王的队长,又把绑他的床立起来,让他大头朝下,一会他就晕过去了,这样才给松绑。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四年末的一天,有位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脑袋被打破了,恶警不让看,不让人靠近,罗纯贵喊:修大法的人无罪,不准迫害人。又因这两句话,他们又把他关在一个屋里,绑在床上,用棉被捂住他的头,让几个犯人拿皮带抽打他。

第三次被迫害:嘴被电的张不开、嗅觉失灵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这天,正是邪党十六大召开的日子,这是罗纯贵第三次被绑架迫害。这天工农派出所恶警开着面包车到他家想绑架他,当时他没在家,恶警又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派出所恶警认出他,说:老罗在这儿呢。让他跟他们走一趟。他说:有什么话在这说。恶警说必须到派出所去。他说不去,我没有犯到你们手上。恶警一看不行,就上来几个人不由分说把他拽上车。

到派出所把他绑在老虎凳上,腰给绑上,两腿用铁板扣上,然后恶警又去他家抄家,把大法书、手机、真相资料、光盘等抢走,和家里要了300元钱,说是作为拘留所的伙食费。把他又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送到抚顺劳动教养院,教养二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到劳动教养院,罗纯贵绝食反迫害,当时专管法轮功的恶警王立新,天天利用(四防犯人)六、七个人,每晚过六点钟就把他弄到没人的房间打,专往前胸、软肋上打,用皮鞋踢胸盖,一连打了好几天,几次都被打的晕过去。在教养院里,他不穿号服因为他不认为他是犯人,他没罪,更不应呆在这里,因不穿号服,恶警用种种方式折磨迫害,拿砖头搓肋骨,皮鞋踢,拳头搥,后来一次他被折磨晕了过去,恶警和犯人趁机把他的衣服扒下来,给他穿上了号服,达到了他们的目的,这才罢休。

这样一直迫害他到二零零八年十月。突然有一天,让所有法轮功学员集合,说去“学习”、集训,恶警们撒着谎,把法轮功学员们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到马三家教养院刚下车,看到恶警们拿电棍,喊着快下车,动作慢一点就动手打人,和他一起去的赵连凱、刘玉当时和恶警说:警察不能打人。话音一落,恶警马上就用电棍电他们,而后他们在教养院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时劳教院的警力全出动,对罗纯贵、赵连凯、刘玉他们三人,每人都有七、八个恶警用电棍电他们,把他们的衣服扒光,电他们的嘴,这样一直电他们一个多小时,直到电棍没电了。他们每个人的嘴被电的张不开,眼睛也睁不开了,整个脸全肿了,就这样恶警还不放过,又把他们用手铐扣在床栏上,强迫打点滴、灌食。这样迫害了二十天左右。

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多种多样,吊、抻、拉、五马分尸、死人床、死人车、倒挂(吊),还有很多没有见过的酷刑。在马三家教养院,还用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做奴工,完不成任务就罚站,站到深夜十二点后才让睡觉。马三家教养院,天天、时时都在残酷迫害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罗纯贵被迫害得嗅觉失灵,一直到今天(已回家)还未好。罗纯贵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