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见证了法轮大法的殊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从小天目就是开着的,所以对修炼、神呀佛呀非常相信。那时虽然还是个学生,但年少时特殊的经历让我一接触大法就认准这确是万古不遇的真道大法。

这里我只想就闯过一次旧势力强加给我的“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的殊胜与伟大。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几乎放弃了修炼,天目看东西也渐渐模糊。虽然还保留了一本《转法轮》,但也是带看不看的。渐渐我混同于常人。一晃就是五年。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偶然在路上遇见以前挺熟的一位同修,她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她很惋惜,并说帮我找一下师父的新的讲法,我含糊的答应着,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可就在我接过她拿来的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后,我失眠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想想自己真是愧对师尊的救度。因为“七·二零”以前我曾无数次见证过大法的伟大、师父对弟子的洪恩呀!擦干眼泪,我决定从新修炼。

从新修炼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病业”假相向我袭来。

小时候我得过肺炎,几乎丧命。这一次我又出现了连续的高烧、咳嗽,而且来势凶猛。咳的一声接一声,眼珠子都咳出了血丝,浑身烧的象一团火,有四十多度。丈夫见我咳的这么厉害,我比划着说又修炼了,是清理身体。

一连好几天,不但不见轻,还有加重的迹象。我心里也开始有点不稳了。毕竟这么多年没好好的修炼了,脑子里都是常人的理念,虽然相信修炼,但真到过关的时候还真的是很难的。我强撑着由屋里咳到屋外,无力的坐在院子里一块凿煤的石头上(农家院生炉子都得凿煤),这一坐可就站不起来了。抬头四望简直是天昏地暗,难受加上心里不踏实,竟产生一种要死的感觉。好在这时思想还算清醒,我想:我要一直这样坚持下去吗?万一老师不管我了呢?老师真的会管我吗?转念一想师父会管我的,“七·二零”以前不是有过好多次这样的经历了嘛?可是万一老师不管,肺炎虽然不是绝症,但就这样硬撑着,炎症得不到控制,这样下去也会要命的……就这样两种思想斗争了一个下午。

晚上躺在床上,依然还是不停的咳,吵的丈夫也睡不好。我心里就在想,我到底选择什么?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我到底要哪一个?我不能这样左右摇摆下去了,看自己的情况必须尽快做出一个决定。如果选择修炼,那就象个修炼人的样子。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思想斗争,回想以前那些年走过的大法修炼之路,我决定信大法!我心中对师父说:虽然弟子看不见您,但我就信您了,我的命就交给您了!

就在我坚定了修炼的决心的一刹那,眼前展现出一幅画面来:就在我的肚子垂直上方离我一米高的地方,师父法身显现了。师父打着坐,冲着我伸出右手,半秒都不到,几乎是同时,一股清凉通透我的上半身。师父停留了大约五、六秒钟,等我回过神来,师父法身已经消失。我的咳嗽同时戛然而止,高烧炎症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惊呆了,天哪,师父真的管哪!一夜又失眠了!我惊喜于师父的显现,惊喜于病业被师父的消解,惊喜于自己的决定是如此的正确!

这次闯关已经过去六、七年了,但我仍然记忆犹新。每当我在修炼路上徘徊时,灰心时,我都会想起来那个夜晚,勉励自己别倒下,别趴着,要努力呀。

今天写出这段亲身的经历,与同修们分享与共勉。不管天目看的见还是看不见,我们都要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抓紧救人,兑现神圣誓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