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取经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二零零八年,我们老俩口到北美探亲,惊奇地发现在中国大陆被极力打压的法轮功竟得到那么多各级议会、政府的褒奖,而且在“中国城”经常看到法轮功修炼者在集体炼功,男女老少都有。更为惊奇的是,许多西方人也在修炼法轮功。

当时我们就想,法轮功在大陆被极力丑化并遭到异常残酷的镇压,为什么在法制健全的北美却能堂而皇之的公开活动?难道科技、文化都很发达的北美社会竟然没有起码的是非辨别能力?难道教育水平很高的北美人竟然如此的愚不可及?在中国大陆,很多人一提到法轮功就拿中共编造的“天安门自焚”骗局说事,为什么北美没有自焚者?孤零零的只此一例说明了什么?

按常理,一个真想自焚的人,应当找一个没有人来往的地方去利利索索地自焚,可他们偏找一个人满为患的地方去自焚,这不成心跟自己捣乱吗?他们到底是真自焚还是在演戏?一般来说,到天安门自焚的人一定有了天大的冤屈,才来这里制造很大的影响,可为什么媒体却偏偏没有报道这方面的背景?看到北美人在自由自在地炼功,这些很长时间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一下子全都涌现出来。当时我们就想,天安门自焚事件实在是一道很低级的智力测验题,只要不是太弱智,稍微动点脑子就能产生很多疑问。

我和老伴以前也练过其它功法。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各种功法都不让公开活动了。老伴身体虽无大病,但腰、背、臂疼痛却时有时无,时轻时重。到了国外,竟日渐一日地重了起来,最后重到连上下床都很费劲的程度,于是我们加紧练功(以前练过的东西),一遍又一遍地打太极拳,还买来拔火罐不断地拔,然而却无大效。我们都有些绝望了,刚到国外就这样,我们还怎么在这里呆下去呀?

我们常看当地的华文报纸,其中我们最爱看的是《大纪元时报》。既然来到了自由民主的西方社会,看东西当然要看在国内看不到的内容。国内那些套话连篇的八股文章早就看腻了。该报登载的一些介绍法轮功实效的文章使我们眼前一亮。何不试试?

好在这里的互联网畅通无阻,很少有“此页无法访问”的警告。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法轮功的网站——明慧网,很顺利地下载了法轮功教功的视频和有关的体会文章,老伴便一招一式地学了起来。

过了三四天,老伴忽然对我说:“这个功法好!”
“怎么个好法?”
“原来好象被五花大绑,动哪儿都疼。炼着炼着忽然象有人给解了扣,马上就轻松了很多。”
“既然好,那就炼吧!”

于是我也跟着老伴学炼了起来。从老学员的体会中我们知道,光炼动作还不行,还要反复读《转法轮》,注重修炼心性,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有问题要向内找,不要向外求……。

从我们开始炼功到离开北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从没有感冒,尽管这里也时有流感发生。老伴从此摆脱了腰、背、肩游走性疼痛的老毛病。期间,虽也发生旧病反复的现象,我们知道这是在消业,既未紧张,也未用药,后来都逐渐地恢复到正常状态。以前我们出远门,总要先带上应付各种老年常见病的中西药。现在我们出门远行,不带任何中西药物,对自己身体的信任程度又恢复到青壮年时代。我们的身体状况曾让很多熟悉我们的人羡慕不已。

从北美回来后,我们把教功视频和李老师的讲法录音传给了我们的至亲好友,他们也都大受其益。大家都有个共同感觉:这么一个对个人对社会都有益的功法,却不让老百姓接触;本来诞生于中华大地的好经,却逼得我们只有远渡重洋才能从西方取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