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永清县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大法弘传到河北省永清县,在1997年到1999年短短的几年里,大批的有缘者纷纷入道得法,修心向善做好人,摆脱了多年缠身的疾病,改善了家庭环境、改善邻里关系,人们沐浴在佛恩浩荡中。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开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永清县的法轮功学员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都遭受了迫害,直至今日迫害还在持续。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姜秀稳

姜秀稳,是永清县别古庄乡法轮功学员,她才刚刚得法四个月,正沉浸在身心受益的幸福中,1999年7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就开始了,姜秀稳经受了一次次迫害。

1999年7月18日,姜秀稳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路上被安定巡警劫持到安定巡逻站,然后被别古庄派出所所长邵维河和高广程接到派出所,在别古庄派出所关了两天一夜,关在一个房间里播放诬陷师父污蔑大法的谎言,后又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由村里干部担保才放回家。

第二次,2000年春天的一天下午,别古庄派出所的赵彬和王国富来到姜秀稳家问还炼不炼功,炼就送看守所,姜秀稳不愿说谎,就被送进了永清看守所。当时看守所里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大家集体绝食反迫害,第十五天向姜秀稳的家人勒索1000块钱,说是算不进京的保证金,才放回家。

第三次,2001年2月8日上午,别古庄派出所的刘泽宇、穆书领带来七八个人来到姜秀稳定家,姜秀稳不照相,就要拉她去派出所,她喊女儿找她爸去,他们怕曝光他们的恶行才放手,姜秀稳借机走脱了,他们威胁家人,说找不到姜秀稳就抄家,从此家人精神压力很大,害怕邪党不知什么时候来抓人。

第四次,2001年春天的一天下午,别古庄派出所的刘泽宇、穆书领还有王国富又闯进姜秀稳的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姜秀稳不放弃修炼,他们就连拉带扯,刘泽宇被姜秀稳家的狗咬了一口,就气急败坏地把姜秀稳往车上抬,姜秀稳上身从车窗探出来大喊:“土匪绑架人了!”傍晚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才回家。

第五次,2002年1月27日(腊月十五),永清公安局一个叫张振清的科长带来别古庄派出所的王国富、张帅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一共四个人来到姜秀稳的家,又一次绑架了姜秀稳,还抢走了电视机、影碟机,还有两本大法书,张振清和张帅把姜秀稳拉到公安局,因为姜秀稳晕车,要出去呕吐,一个叫尚俊彦的警察不叫出去,叫她就在屋里吐,姜秀稳憋不住吐在屋里,尚俊彦过来就拉姜秀稳的上衣拉锁,姜秀稳急了说:“你耍什么流氓!”被在场的张帅给拉开了。这时姜秀稳的父亲和丈夫,还有出租车司机赶到了。

张振清从旁边屋子出来问姜秀稳:“某某在你家看的是什么光盘?”姜秀稳回答:“天安门自焚”,让姜秀稳签字,姜秀稳不签,就被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姜秀稳绝食反迫害,十七日上午看守所要给她照相,她不照,十八日上午张振清、尚俊彦来到看守所,尚俊彦揪住姜秀稳的头发往后拽,头撞到墙上,人倒在地上,他们就走了。

1月30日(腊月十八)天气寒冷,姜秀稳回到监室倒在炕上起不来,同室的人给盖上被子,看守所姓于的所长让犯人把她身上的被子拿走,犯人们明白真相都不拿,于所长自己进屋把被子拿走了。到了晚上才把被子拿回来。

1月31日,所长看姜秀稳四天没吃饭了,叫狱医给量血压,血压不稳,就给输液,到中午看姜秀稳还没睁眼,就把张振清叫来了,张振清使劲按她眼眶,说没事,狱医说是高度昏迷,难以过夜,张振清叫别古庄派出所通知姜秀稳家人要5000块钱现金就放人,姜秀稳的家人说没钱就挂了电话,看守所到下午一看还没接人,怕担责任,就又给张振清打电话,张振清要姜秀稳家人交1000块钱就放人,姜秀稳的家人把1000块钱交给了张振清,来到看守所,一看姜秀稳是四个人抬出来的,姜秀稳的丈夫急了,姜秀稳的父亲一摸其手冰凉,非要讨个说法,他们要把姜秀稳抬到家人的车上,家人不让,结果抬到别古庄派出所所长曾宪维的车上拉到医院,张振清和尚俊彦也来了,尚俊彦说他们炼法轮功的七八天不吃饭没事,医院大夫赶紧给输上液抢救。

多少次的骚扰、迫害、敲诈勒索,只因姜秀稳要做个好人。

二.法轮功学员赵兴夫妇

赵兴夫妇,是永清县后奕乡辛立庄村法轮功学员,因身体有病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身体非常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遭到了中共的疯狂迫害。1999年秋后,赵兴的妻子被骗到后奕乡政府,到那里被逼迫踩师父法像,那么好的师父,教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她不忍心踩,良心过不去,也被关了起来,敲诈了100元,关了几天又勒索1000元才放回家,经济上迫害、精神上施压,赵兴的妻子不敢炼了,旧病复发,含恨离世。

赵兴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抓了起来,押到后奕派出所,因家里三个年幼的孩子没人管,派出所向他敲诈5000块钱才放他回家,而且让他每天到派出所报到一次,限制人身自由。

2002年,邪党要开所谓的“十六大”,恶警又把赵兴抓走,关进永清县看守所15天。

2008年7月12日,赵兴正在工作单位上班,永清县“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国保大队再次把他绑架,把家里的大法书抄走,先把赵兴关进看守所,后又送廊坊洗脑班,关了几个月,国保大队勒索1000元,廊坊洗脑班勒索6000——7000元,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三.法轮功学员高占敏

高占敏,是廊坊市永清县后奕乡辛立庄村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每天都很高兴、乐观,但好景不长,99年7月后不断受到中共邪党迫害。

99年秋后,后奕派出所开车到家说到镇政府说几句话就回来,可是到那就不让回来了,还叫法轮功学员们踩师父法像,不踩每人要100块钱,还关押了好几天,后又敲诈每人1000元才让回家。

第二回,后奕派出所又欺骗高占敏,非法关押十多天,高占敏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儿子半年才发一回工资,刚刚领回2500元工资,就被后奕派出所所长梁成山等人敲诈走了。

第三回,后奕派出所又用谎言骗她,把她非法关押五、六天,快过年了,腊月二十九才把她放回家。回到家中,家人既害怕又生气,把火全发到她身上。一个大法受益者,只想做个好人,遭到邪党一次次迫害,承受着方方面面的压力。

四.法轮功学员燕春珍

燕春珍,永清县后奕乡后奕村人,1997年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家庭和睦。99年邪党铺天盖地地打压法轮功,给这个善良的人和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2009年9月永清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后奕乡派出所对燕春珍非法抄家、拘留,一次罚现金五万元。

五.法轮功学员赵衫芝

赵衫芝,永清县里兰城乡法轮功学员,1997年得法,修炼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1999年7.20以后,邪党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2000年5月13日,赵衫芝和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永清县公安局押回,把她们铐在楼道里,晚上被送进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二十天才被放回家,公安局向她家里的老人敲诈2000元。

里兰城派出所第二天(5月14日)去赵衫芝家抄家,把赵衫芝的刚结婚的儿媳妇陪嫁的洗衣机、电视机、音响等陪嫁抢走,过程中儿媳上前阻拦,两个警察把儿媳扔到床上,当时儿媳已怀孕两个月。又把赵衫芝的丈夫绑架到里兰城派出所不让回家,又敲诈5000元,才把她丈夫放回家。从那以后赵衫芝的家人非常害怕赵衫芝再遭迫害,由原来支持她修炼变成了反对,家里气氛紧张,隔三差五里兰城派出所就到家里骚扰,给她带来巨大的痛苦。

六.法轮功学员武春颖

武春颖,永清县后奕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开始修炼大法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的自卑、消沉变得开朗、乐观,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自从99年7月大法被打压后,武春颖却遭受了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残酷迫害,2000年武春颖被后奕派出所从天津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梁成山带头打她,然后冲上来三、四个警察抽了无数个嘴巴,把脸打得面目皆非,她丈夫都没认出她来,那时派出所一共关押了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每人勒索2500元、3000元不等。

2008年7月中旬,永清国保大队的张海鹏带领一伙人跳墙进入武春颖家洗劫一空,电视弄坏了、电脑抄走了,就连她新买的皮夹克都抢走了,大队支书到家里恐吓,致使武春颖有家不敢回,流离失所。2009年他们又跳墙进入武春颖家一次。

2010年6月6日,武春颖做买卖回家途中,张海鹏带着一伙恶警把武春颖绑架到永清看守所,她的手被反铐着,张海鹏把武春颖口袋里的几百块钱掏走了,把她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了十多天后,张海鹏当着很多人打她,又把她反铐着押到廊坊洗脑班,半路上他们还雇用了一个别古庄姓马的妇女,她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一天给她30块钱。在洗脑班期间,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真是度日如年,天天逼着看假新闻,威胁、恐吓,关在一个小屋里,逼着说违心的话,出卖良心,是非常痛苦的,是精神酷刑

2010年8月28日,永清“610”向武春颖家属敲诈1万5千元才把她放回家,家里也很苦,孩子由老人照看,经济上带来的困难使丈夫没钱做生意,武春颖虽然回到了家,精神上的压力给她造成的痛苦比经济上的压力更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