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的彼端是慈悲期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桃园采访报导)电话是目前再普遍不过的联系工具,当铃声响起,传来的可能是亲人的深深关怀、朋友的寒暄问候,也可能是来自远方陌生而又亲切的问候,您可曾想过,那是看似偶然、却又冥冥中注定牵系的千里因缘?

有一群法轮功学员,利用自己的积蓄和时间,长时间地、一通通地向可贵的中国人拨打电话。他们怀着单纯的善心,告诉接电话的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不要与恶为伍仇视善良。他们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为了素未谋面的生命——那可能被谎言蒙蔽,甚至步步置己于危殆之境的可贵生命。

在这样慈悲的声声呼唤下,可贵的生命纷纷觉醒,去除心中的幽暗阴霾,迎接新生喜悦。以下是来自台湾桃园、新竹及苗栗(简称桃竹苗)法轮功学员针对打电话讲真相的交流。

台湾桃竹苗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如何用电话讲清真相救人。
台湾桃竹苗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如何用电话讲清真相救人。

每通电话是生命获救的希望

廖女士为了制止迫害,多年来不间断地向中共的公、检、法、司等迫害法轮功单位讲清真相、营救受迫害的学员,并针对明慧网上或其它管道传来的最新迫害消息,進行紧急营救。为的是不让被邪党操控的军警单位再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其实也是为了挽救这些参与迫害者,免得他们为惨绝人寰的迫害陪葬,付出惨痛的代价。

每当传来大陆学员被非法绑架的案例时,桃竹苗学员们便抓紧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特别是查找出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责任人的电话去讲真相,再加上家属的配合营救,就经常能有营救成功的例子。

派出所所长:这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

她谈到,曾经有两位大陆学员因为发神韵光碟被绑架,消息传来。当地公安局一直回避责任,推说都是派出所处理,派出所说要“关十五天,每人罚款一千元。”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纷纷打电话、发送简讯,还有当地学员直接找到了所长讲真相,后来所长说:“好,这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

当廖女士再找到公安局局长讲真相时,知道的结果是罚款免了,后来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也回来了。所有参与迫害的责任人都接到很多电话,公安局长和其妻子都不敢开机。

家属配合要人 恶警弃车溜走

还有一例,610警察非法绑架学员后,还动手从其女儿手里抢夺走了给正上高中的孩子的费用,孩子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当地陪同去要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拘留。在营救过程中,学员的女儿打着“还我妈妈”的横幅到看守所要人。大家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拦住恶警的车,要求放人,并告诉恶警:“法轮功学员没有做任何坏事。你们迫害好人,把人关在这里,心安吗?”恶警无话可说,最后弃车溜走。

后来,案子被转到市级单位,学员们就再打电话向市610、市公安局国保去讲真相。连续做几轮的电话拨打,迫害单位有的号码设置成空号假相,有的迫害者骂人,但很心虚,也有善意回应的。廖女士说:“我们就是做我们该做的,不被表象带动。”后来,在明慧网看到报道说,三位学员都已回家了。

家属、警察明真相 相继修炼

除此之外,廖女士表示,“我们也会给大陆同修未修炼的家属打电话讲真相,家属的理解与配合营救,也能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她举例道,有一位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廖女士经常打电话关心其家属。

学员的女儿明白真相后,开始看书学法炼功,家里的爷爷、奶奶、母亲、叔叔等亲人也看了神韵光碟,后来一家人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他们去向派出所警察讲真相,有一名警察还因此得法,现在也在看书炼功了。

对方挂了再拨 只愿他们能得救

林女士是一名教师,她表示,透过打电话,她体悟到善念的力量。有一回,她拨打的电话号码旁注记着“被骂”二字,意即之前有学员已经和对方通过电话,而且被骂。林女士拨打时,也遇到对方屡挂电话,但是她想到:“大法弟子是来救人?还是被观念框住顺着‘注记’来思考?”

于是她鼓起勇气再拨再说,说没几句,对方又挂,她又再拨,心想只要他肯接肯听一点就得救一点,挂拨几回后,对方口气平缓了,并说很愿意听她说,最后也抄下了解真相的渠道。

声音虽沙哑 对方仍明真相

还有一次,林女士的喉咙很不舒服、非常沙哑,但是她仍坚持打电话,用非常沙哑的声音说:“有一股退党大潮、大家都在说退党保命保平安”,并问对方是否同意用化名三退,对方同意后,林女士的声音也在瞬间全没了。

但她心想真相还有一半没说全,就用尽全力想把真相说全,虽然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还是继续说,最后她问对方听明白了没?对方竟然没挂,还回说:“全听明白了。”那一刻,林女士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此外,还有两位老年同修,其中一位年近七旬,由不知如何用电话讲真相、讲不清楚,到用心把稿子背熟后,能得心应手,还能一次一连帮八位可贵的中国人退党。

可贵的中国人,法轮功学员拿起电话的那一刻,不在意您一时的误解与辱骂,电话的彼端,等待的是善念的交会、生命觉醒的喜悦,您听到来自了他们心底的慈悲呼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