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法轮功队伍”

堂堂正正走在修炼的大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谈话中得知他是个包工头,于是我们问他:这是你的队伍吗?他说是。我又问他你愿不愿意你的队伍多挣钱?他说当然了。我就讲了:……由于工地人多,每次去各种真相资料都被一抢而空。另外几个包工头看见了,他们也要了。后来再去,就有十几个人要看大法书,其中有一当地领导的司机,也抢着看大法书籍,还有的要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也有要炼功带的。……这些年下来的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很多人都认识了我,有的一见面就喊:“法轮大法好!”也有的说资料很好、很真实。
——本文作者

不知不觉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已经开展八届了,我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感到惭愧之极,所以这次无论遇到什么干扰,邪恶再耍什么花招,我也要否定它;无论这份答卷得多少分,我也要诚交给师父。若其中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也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学法、背法为修炼打下坚实基础

我是一九九九年底修炼大法的,开始纯是为了祛病健身。记的我看第一遍《转法轮》时,由于自身业力大,再加上在升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整天叫我们上台批判“牛鬼蛇神”、“破四旧立四新”,自己虽是高中毕业,但是未受到什么良好的教育,只受到以上这些东西的污染,所以根本看不懂师父讲的是什么,后来我就干脆不学法只炼功。记的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在炼功点上带领大家学法,我不知什么意思,就问了一同修,同修告诉我:这部大法太好了,这是师父点化你要去炼功点学法。我恍然悟到:原来是这样,于是我才开始了学法。

一直到二零零零年,虽然学法,但总感到很飘,修得很不扎实。虽然在家没有什么事但也不愿出门,因为即使偶尔出门看到、听到的却全是迫害大法,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恶语,心想:这么邪恶的迫害,这样下去,以后还不知怎样邪呢?这么好的大法,我要是背过装在心里永远记住,邪恶就对我没有任何办法了。就这样,我又开始了背法。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背法,干扰有多大,就是怎么也不入脑,只正文的第一自然段,一下午竟还背不下来。我这个人做常人时就有点强,丈夫经常说我一根筋、不拐弯。心想:上学时也没这么笨呢,现在怎么这样了,不行,我就不信我背不下来。一天不行,两天,就这样不管结果,我就是整天的背。那时发真相资料少,时间充足,每天下午十二点半至五点半是我背法的时间。晚饭后,再把当天下午背的段落连续起来背,错一个字也要重背,直到能熟练的背下来,再连续背五遍为止。特别是盘腿打坐背法,坐第一个一小时还行,坐第二个一小时就很疼,第三个小时就可想而知。后来我就想,腿疼会影响背法,那背法就不会影响腿疼吗?不行,我要用背法压过腿疼。直到后来盘腿打坐背法时,我的精力非常集中、专注,什么也干扰不了。只要我背起法来就什么也听不见、也不知道,腿自然就不疼了。

一天下来六、七个小时的背法,满脑子都是法,人念自然少。从一开始能背一个自然段到后来能背三、四页。每当完全背熟后再慢慢的边背边悟一悟师父的讲法。通过背法和以后的不断学法,我受益匪浅,无以言表,尤其为我这些年反迫害、讲真相、救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仅举几例说明:当我背到师父讲的那个被绑在床上,蒙上眼睛说是给他放血导致死亡的故事时,我悟到:其实是个假相,但他却被吓死;师父还说,“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转法轮》〈第二讲〉),当时突然悟到师父告诉我们这场邪恶的迫害也是一个假相,在真修者面前,在放下生死者面前它就是一个假相,什么也不是。在这些年的反迫害,讲真相救人中充份证实了师父的这段讲法。邪恶的假相看起来再真,它也是个假相,因为有师父给我们做主,邪不压正。

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了真傻子的法理,真傻子他不为常人中的名、利、情所活所累,活得坦然、轻松、自在,但他一生中却是收获很大,而且有个非常好的未来,悟到了这个法理,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来指导自己尽量做一个“真傻子”。

二、讲真相救人总是安全去安全回

一切为正法让路

通过不断的学法知道,师父为正法为众生而来。三界为正法而造,大法弟子早已与师父签约助师正法,宇宙的一切都在被正之中,正法必成这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大局,一切都应该给正法让路,一切都应该给大法弟子救人让路,邪恶什么也不是,本不该存在,只有被清除的份。

于是我开始大面积的出去发、张贴真相资料。每天骑着自行车出去,居民楼,路边的住家,商店,路上的行人,自行车的车筐,停着的车,施工的工地,上、下班的工人,种地的农民,收破烂的老百姓,都是我发真相资料的对象。

后来,师父在二零零五年大纽约讲法发表,我通过学习明白:我们讲真相讲什么,怎样讲。我就改变了一下以前讲真相的方式,特别当我看到楼道里或外边,都有常人丢弃的真相资料,我非常着急,怎么才能叫不想看、不想知道真相资料的人看真相呢?

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里的一段讲法:“大马路中间挂着,一抬头就看见。”我想救人的真相资料更应该叫世人一抬头看见。于是,我就把A4纸竖着或横着一分两半,照着师父教我们讲真相的内容,用记号笔工工整整的制作成小标语,例如:人有信仰自由;践踏人权有罪;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法轮功师父救人数千万,共产党虐杀人民八千万;江泽民小人妒忌法轮功人多,导演天安门自焚,陷害法轮功,法轮功在世界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得奖一千多项,众人受益等等内容,并列两排鲜明对比的贴在楼道里众人的必经之处,不同的阶层、不同的位置、世人一出门一抬头就看见,不想看真相的世人不想看也看了。就这样白天写,晚上贴,每天都出去贴。那时师父经常鼓励我:做梦在天上飞;有时顺着人间的路在飞;有一次做梦邪恶在追我,我一下就飞起来了,邪恶够不着我干着急。记的一天晚上,我照常出去张贴,第二天遇到一同修提醒我说:注意安全,说昨天晚上在某小区邪恶堵截法轮功。我说:昨晚上我就在某区。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法轮功队伍”

真正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我是从零七年初开始的。我每天带上《九评共产党》、各种真相光盘、神韵晚会、小册子、《我们告诉未来》、护身符,还有《忆师恩》及劝善信等等真相资料,根据不同的人给不同的真相资料,或是张开包他们自己愿拿什么资料就拿什么资料。

有一次,我到了一个工地,看见有一大片人在施工,我想过去,还没進入工地便看见在路边停着一辆汽车里坐着一个男人,摆手叫我过去。我过去停下自行车,他要与我握手,我笑着说:“我是个正统的女人,我不认识你,男女有别不能握。”接着我又给他讲了过去的名人预言中讲到人类到了男女老少不分、乱伦之时就是人类毁灭之时,上天首先要淘汰这种人的,再说都是有家有口的,千万不要想不该想、做不该做的事,这样不仅毁了自己,也会毁了别人的。他笑了笑没再吱声。

谈话中得知他是个包工头,于是我们问他:这是你的队伍吗?他说是。我又问他你愿不愿意你的队伍多挣钱?他说当然了。我就讲了:要想多挣钱,首先你的员工要平安,不出事故才能多挣钱,怎样才能平安呢?我又给他讲了看大法真相平安得福报,特别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我说:叫你的员工看真相资料,你的队伍才能平安,多挣钱。他笑了一摆手,意思是可以去。由于工地人多,每次去各种真相资料都被一抢而空。另外几个包工头看见了,他们也要了。后来再去,就有十几个人要看大法书,其中有一当地领导的司机,也抢着看大法书籍,还有的要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也有要炼功带的。当然我都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有一个包工头打趣的说:“这还了得吗?我们这个队伍都成了法轮功队伍了。”我笑了笑说:“那是你们有福。”这种情况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这些年下来的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很多人都认识了我,有的一见面就喊:“法轮大法好!”也有的说资料很好、很真实。

什么情况下什么环境中都坚信法

当然也有白眼的和遇到危险的时候,记得那是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恶讯传出来后,我非常难受的,共产邪党竟干出这等残忍至极的事情,我要主动叫世人都知道它有多么邪恶、多么残忍、多么没有人性,从而认清它的本质,远离它,唾弃它。机会来了,“五一”期间,孩子们都出去游玩,不在家吃饭,我有大量的时间我能去外地发真相。可是,那几天正赶上大魔头要来我们这,街上整天警车鸣着笛来回穿梭,警察、保安来回窜,看见不顺眼的车都不让停在路边,一时搞的非常紧张。有的同修也劝我先别动。我想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器官被摘取,我怎能置这些于不顾,在家坐的住呢?不行,我一定要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每天准备一大包真相资料,坐车去一个离我们这六十多里远的小区,那里的每个小区都比我们这的大上好几倍,得知那里很少见到真相资料,我就趁丈夫不回来吃中午饭的时候,一天两次去发。七天的时间我足足去了十次,把那里的每个小区都发了个遍。

有一天上午,我又去一个工地,被“六一零”警察发现,强行把我带到了当地的派出所,一开始我有点蒙,警察问我从哪里来,并且要了丈夫的手机号。冷静了一会,心想:不对啊!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指望常人呢!等他们再问其它的我就不配合了,我只是很祥和慈悲的讲真相。这时其中一警察说:“你还笑,你知道三月十九号上边刚发了命令,对法轮功不按程序办理直接劳教。”我没有承认它,心想:邪恶说了不算。同时停止了和他们讲真相,坐在那里闭上眼睛发正念,我对着另外空间的邪恶讲:“我有什么漏,你们不配管,我本来是来救人的,既然你们把我请来了,也就给了我一个清除你们的机会,平时近距离发正念还没有机会呢。”我又对师父说:“师父,今天我既然来到了这个邪恶的黑窝,我就要把这个阻挡救人的黑窝弄它个底朝天,邪恶的生命彻底清除干净。下午我就回去,找出漏去掉它”。随后,我就集中精力,不停的发正念。直到下午两点上班时,派出所所长说:“还敢跑到我们这来,以后别这样了,一会儿你家人来接你回去。”就这样我回到了家。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也要坚信自己我能行,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赋予了我能力,特别是在邪恶、困难、魔难、矛盾、甚至病业面前,正念正行时,它们都是假相,自然烟消云散。师父只要我们那颗正念正行的心。

还有,我很少想或不想什么敏感日,什么邪恶的跟踪呀、蹲坑,什么邻居监视、同修出卖或遇到邪恶怎么办之类的问题,我不想这些负面的东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走就走。(当然必要的安全还是要注意的)

总之这些年在师父的安排保护下,不知讲了多少真相,发了多少真相资料,劝退了多少人。我都不能执着,做而不求,所以平时也不记。今天我大体算了算只是通过我讲真相,知道大法好,看大法书的就有三十多人。当然这些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张张嘴,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下我又能做什么呢!

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别人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心正,念正,所面对的一切就自然正。只有修好自己,放下一切人心,主动同化法,干扰就少,麻烦就少,矛盾就少,邪恶它也不敢迫害,大法不允许,师父给我们做主。

迫害的前三年里,由于我進京证实法回来后,又是办洗脑班,又是逼写“三书”,这些我都不从。去北京我曾三進三出家门,可是,邪恶的迫害给家人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丈夫是个科级干部,更是个要强、爱面子的人,不叫别人说不是的人,同时还是个小心怕事的人,那些日子里,大会点名、小会批评,并扬言要怎么怎么,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最后他简直受不了了,回家对我暴跳如雷,坚决不让我修炼,甚至向我提出离婚。

“你说你老婆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怎么办?我思来想去,我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才能改变这种状态,从此以后,我要彻底改变我,按照大法归正自己,心正不招邪,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再也不指责丈夫及婆家人的过错,家务事全包了,打水买面、洗刷做饭等等,再苦再累不吭声,没有怨言,善待家人,对于钱财,特别对婆家钱财的支配,全由丈夫主张,吃多大亏没有任何意见,没有矛盾,放下人心以自己做到的一切证实大法的美好。丈夫感冒了咳嗽,我买来雪梨,削去皮,切成块,放到盘子里,撒上白糖,插上牙签,端给他吃。就这样丈夫不再管我了,我学法炼功自由了。我还智慧的让丈夫看大法真相光盘和师父的讲法录像。有一年,他把所有的真相光盘全看了,看完了还要,彻底改变了对大法对师父的认识与看法。

有一天,丈夫下班回来,笑嘻嘻的对我说:“今天,社区书记叫着我的名字:‘×××,你说你老婆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原来,我说她一句,她有八句等着我,现在打骂都不吭声了,原来跟我老娘是仇人,现在对她比对我都好;原来身体不好尽是病,现在壮的象头牛。’等等,社区书记听后拍着大腿说:‘这就行呗,以后再找麻烦,才不管呢!’(指上边再有指令迫害法轮功他们才不办呢)”从此以后,我们社区没有或很少有法轮功被送去洗脑班或劳教判刑之类的事情发生。有次,管理局来我社区抓被举报的三名炼法轮功去办洗脑班(其中就有我),社区书记请了一桌,并对“六一零”的人说,想自己处理这件事情。就这样把“六一零”的人打发走了。

四、汲取教训,再接再厉

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大法是严肃的,对我来说教训也是深刻的,由于心性守不住,给大法抹了黑。在零二年的下半年,我的孩子刚上高中,有位男生对她产生了好感,我知道后,找到男生的家长想共同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没想到双方发生了争执,弄的事情不好。本来是我应该放下情来教育孩子,当时没有悟到是对孩子的情过重引起的。这次心性没过去,下一次紧接着来,小孩在学校又被诬陷偷东西,这次又没守住心性。还有我的一个熟人是丈夫单位的客户,要求照顾,丈夫已经破例照顾了很多,但没达到她的要求,把这件事弄到家里来,弄得家门口到处是臭垃圾。就这样一连四个月四次。通过学法最后一次才认识到这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事,但我一连三次都没过去,心性没得到提高,还给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些事过去快十年了,可每当想起来,总感到非常羞愧。通过不断学法和修炼的提高,现在我好象不会生气了,没有常人的气了。想想看,人就是人肮脏的思想,害人害己的私心,愚见的观念,这些指导下的动机所带来的困难、麻烦、不顺心,痛苦的病、死,甚至一生的残疾,还有天灾人祸,就这样的层次,有什么气可生呢?去年,我的女儿有困难,给了她大约十万元钱,结果不久她的婆婆向她要十万元,这件事我不生气,想想还是好事呢,我就用大法真、善、忍开导女儿:人都有老的那一天,要学会孝顺,吃亏是福等,女儿想开了,避免了一场家庭风波。

修炼就是这样,在矛盾面前,在魔难面前若不同化法,放不下人心就会招来麻烦,我的教训是深刻的。所以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特别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讲真相,救众生的重大使命与责任,无论在家人面前,还是在亲朋好友面前,还是在社会任何人面前、任何场合遇到矛盾和魔难,要学会了先冷静下来找自己,修自己同化法,哪怕在那件事情的处理上,不是本意但符合法也要先按法做了。这样以后不会后悔,更没有痛彻心肺的痛苦。只要按真、善、忍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才能圆容好大法,才能救更多的人。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