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师恩浩荡中走向神(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在工作之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把同事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拿过来一看是《中国法轮功》,无意的一翻,正是师父“头前抱轮”的图像,顿时觉得一股正气扑面而来,感到身轻气爽,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舒适!我心底深深的感叹道:“真是太正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八年来,我深深的体悟到:我们的层层下走、世世轮回和返本归真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看护下,都是沐浴在恩师的法光中;我们是走在师恩浩荡的成神路上、大穹空前绝后的幸运的生命。现向尊敬的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我在大法中修炼的一点体会,旨在证实大法。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真修,实修,为助师正法奠定坚实的基础

在将要得法前的近半年时间里,夜间我常常不能入眠,望着天上的星星苦苦思索:“天上的星星会不会是一个很大的星球呢?如果离我们很近的话,是否能看到上面会有生命呢?”想到人的争争斗斗,身体的各种不舒服,心中常想:“人就应该这样活着吗?好象不是!但是人为什么活着呢?”这时在心底的深处发出一种非常渴望的、莫名其妙的、难挨的盼……

在工作之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把同事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拿过来一看是《中国法轮功》,无意的一翻,正是师父“头前抱轮”的图像,顿时觉得一股正气扑面而来,感到身轻气爽,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舒适(那时我还不懂,这是师父的佛光普照啊)!我心底深深的感叹道:“真是太正了!”我端坐在办公桌前,如饥似渴的、全身心的看,越看越发现这就是我苦苦寻找、日夜盼望的啊!一口气看完后,心底发出强烈愿望:“我要修佛!”

从此以后,我一发不可收的坚定的修下去,我深深的感到:师父太高、法太大、太正了,能当上大法弟子太幸运了!在反复的认真的学法中,我遵听师父的话:“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真正的修自己那颗心。在日常与工作中,在单位与住宅区我都正面宣扬大法的伟大与超常。有时无意中看到师父的法像,师父正在开心的看着我笑呢。师父在讲法录音中的很多话常在我耳里回响,师父说:“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转法轮》)。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从师父传法办班受到干扰中已悟到中共邪党以后要迫害法轮功,使我更感到法的珍贵并有一种责任。随着大量的学法、实修,我悟到了很多,为后来坚定的维护法、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学法、炼功、洪法,在邪恶的黑窝里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随着“四•二五”、“七•二零”進京证实法后,八月末我们几位同修又去北京证实法,分别被绑架押送到本地拘留所。我们被关押的女号的同修坚决不穿号衣、不背监规,天天背法、炼功、洪法,把男号的同修也带动起来,再后来被绑架進来的四十多位同修也都陆续起来反迫害,在里面形成很大的正的场。邪恶很害怕,以后一发现我们炼功就急忙打开号门冲進来打同修,有的被打的很重。我当时心想:“她们都是学法时间不长的学员,这样对她们不公平,会被打的不炼的。”第二天炼功时我站在号门前,心想:“不通过我,你们(恶警)就進不来!”我坦然匀速的喊着口令:“掌指乾坤——抻……”只听到铁门锁哗哗响,他们冲進来推开我,到里面就连踢带打。我在一边看着同修被打心里很难受,大喝一声:“不许打人!你们是执法犯法!”四个恶警立即住了手并同时发出声音:“咦?怎么没打她呢……”所长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可我觉的象撞在棉花上一样(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我笑了。我这一笑,所长马上松开了手,我看到他的头发很乱,帽子和警号掉在地上,他慌忙捡起来向外跑,其他警察也紧跟着跑了出去。

傍晚,我们十几位同修被带到一个大房间里,让面壁站了近一夜。我们背着《洪吟》,在慈悲师父的加持下不累不困。第二天,我们十几位同修又被带到警察用的大会议室,所长端坐在会议室的圆桌前,大声说:“我,政法大学毕业,法轮功如何好不许讲,法律上的事情你们有什么不明白可以问,我给你们解答。”我站的位置正好面对所长,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面带微笑,不卑不亢,语言象流水一样讲出来:“所长,根据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我们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和你们说的相反,我们的洪法、讲清事实真相、合理上访,正是维护宪法、相信政府、爱护国家。”所长突然站起来拍着桌子说:“对你们法轮功就是要镇压!”我平静的说:“中国的法律在中国不管用,还有《国际公约法》呢,中国也签字了。”所长一听就象泄了气的皮球,身体软软的坐在椅子上。

我突然觉的他好可怜,继续慈善的说:“所长,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只是比你多了一个信仰,正是这个信仰让我们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这时室内鸦雀无声,我抓紧时间说:“现在世界上人们都相信耶稣、释迦牟尼是度人的觉者,耶稣在白人一带传法,释迦牟尼在印度一带传法,我师父全世界都在邀请他,能力也是不一样的。”我停了一下又继续说:“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人们都嘲笑他:‘你不是神吗?你下来呀?!’三天后耶稣复活了,人们傻眼了!中东战争连年不断,表面是石油之争,不都是在偿还对神犯下的罪吗?!”我停下不说了,发现所长和警察们都在静静的听。静了好一会儿,所长才返过神儿来,连喊着:“带回去!带回去!”我走在大家的后面,所长截住我,手指点着我的脑门狠狠的说:“你这个人,不简单!”我这时突然上来争斗心、欢喜心,回答道:“多谢夸奖!”说完后我马上就知道错了,修炼人应该是心不动的。

三、异地关押,坚持炼功,震慑邪恶证实大法

这件事情后的第三天晚上,一个年轻的男士在女号门前偷偷的蹲下来,小声问道:“谁是某某某呀?”我走过去说:“我是,有什么事吗?”他急急的告诉我说:“我是这里的牢头,差三天就到期出去了,非常佩服你们!也知道了法轮大法真好!我回去就找法轮功,我也炼!”我说:“你真有缘,真为你高兴!”他说:“我不是为告诉你这个来的,我告诉你:他们(警察)开会了,市公安局来电话了,要把你先送到南院(看守所)然后判刑,不是今晚就是明早!”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门口停着很多警车,同修们被点着名,戴上手铐押進警车,分别押往外地。一路上警车鸣着警笛经过市区呼啸着开向远处。我们三位同修被押往一地,其中的A同修(这位同修后被迫害致死)哭了,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我小的时候,看到都是小偷、坏人被抓上警车,我们做好人怎么还有罪了呢?”我看到同修那么纯真,哈哈的笑道:“让人抓好人的人一定是坏人喽!”押我们的这个警察在拘留所里是最能打人的,他手里正拿着还没有开封的饮料瓶举起来就要打我,可手到空中又缩了回去。他思索了我的话后,用尊敬的语气说:“你是大学毕业吧!”我说:“我学的是法轮大法,但是还没毕业!”一路上我们向他洪法,他一反常态,默默的听着。

下午近三点多钟,到了某地一拘留所,所长“热情”的“接待”我们,并说:“早上听说你们要来,就赶快把被晾上了。”我们接过极潮湿骚臭的被子,和十五、六个常人挤在一个大板铺上。师父说:“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心想:“把我抓来我都没打算回去!到哪里我都证实法!”晚六点,我一开始就炼“法轮桩法”,为今后炼功开创环境。我站在门前刚一“头前抱轮”,正在窥视我们的警察就喊起来:“不许炼功!”并把警棍从放风口伸進来,我没有理他继续炼。他打开门進来了,这时我稳稳的站在那,感觉象一座挺拔的山峰谁也动不了我!

这时空气非常紧张,大家都惊恐的看着事态的发展。这个警察在我身边转了三、四圈之后,和气的问道:“这就是抱轮吧?”说着走出去了。一会儿所长跑進来对我说:“我比你大,就叫你大妹子吧,求求你,你让我保住这张皮(警服)吧!”我说:“这个点儿是我们炼功时间,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并没有伤害您什么!”他无可奈何的走了。以后早六点、晚六点都是我们集体炼功时间,我们还带進一本《转法轮》,我们三人经常学法、切磋、洪法。

十月一日晚,我们正要炼功,一直躲着我们的所长急忙跑过来说:“大妹子,一会儿市长、公安局长等领导来,我照顾你们,他们可不好办!听我话,等他们走了再炼!”我说:“谢谢您,我们雷打不动!”所长急的一跺脚跑出去。我和A同修炼着,突然听到人们小声而紧张的说:“来了!来了!”空气都凝固了。我一边匀速的喊着炼功口令,在空档中说了一句:“别动!”(我是想告诉A同修别动心,闭着眼睛并没看到A同修一条腿正要迈出不想炼了,她突然听到一声斩钉截铁的“别动!”非常震撼,怕心一下就没了。这是事后她告诉我的,并感谢我帮她提高了一大步!我说:“这是师父利用我的嘴在帮你呢。”)”这时听到门口有人说:“哎?这不是法轮功吗!怎么炼到这里来了?!”所长说:“市长啊,人家是B市来的客人,是B市管不了了才送到咱这儿来的,过几天就走了,咱们管不了就别管了啊!”

四、坚修大法,神迹显现,坦视判刑反而回家

在这里一天两顿高粱米饭,每天早晚各上一次厕所,加上洗漱只有三分钟,可是人多便池少,我不能跟常人抢方便,只能在下水道小解一下,不到三分钟男警就在门口喊:“快出来!”别人方便时我打扫卫生,经常拿着垃圾最后出来,总想找时间大解一下,可是总也没有机会。前三天有一点儿想大便的感觉,以后就没反应了,但是我的悟性没上来。一天我提着垃圾最后出来,守门的胖警察对我说:“你不是神吗,神还用上厕所吗!”我以为他在讽刺我,只是宽厚的笑了笑(直到回家,全过程整整二十一天没大便,身体感觉一切正常。这时才突然悟到胖警察的话;是慈悲的师父用警察的嘴在点化我呢!我们真的是神)。

一天下午,我们三个同修正在一起切磋,我突然困的很,闭上眼睛看到一景象:一位相貌端正的和尚,正风尘仆仆走在山中林间小路上。师父的《洪吟》〈缘〉打入我的脑海里:“大觉心更明 得法世间行 悠悠数千载 缘到法已成。”我一下醒了。她俩说:“你怎么突然闭上了眼睛?”我说:“啊,困了一下。”晚上睡觉前我想:“外面的大形势邪恶越来越猖狂,师父是不是点化我要有吃大苦、迎接大困难的决心呢?”同时还感觉有一种很强大的物质向我压过来,但我又能信心百倍的迎上去,并破除它!“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那么要把你拿到那个位子上去,你能达到那一点吗?”(《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这时一个问题打入脑中:“你能为了宇宙的真理牺牲自己的生命吗?”我心中坚定的说:“师父,我能!”

有人告诉我:“监狱里什么也带不進去!”我开始静静的背法,我要将法记在心里。我把一些衣服、用品给了同修和常人,她们的眼神激动且带着敬佩。那几天我的感受是:再往前走将发生什么事情一无所知,但有师在有法在,前途并不渺茫!当我真正放下生死的时候,心情是那样的平静、坦荡与殊胜!整个身心完全笼罩在浩荡佛恩与法光之中!同时也真正的体悟到生命的真正意义和价值!一天夜间十一点半,我正在打坐炼功,猛听一警察喊:“某某某收拾东西出来!”大家都惊醒了、哭了。女牢头壮着胆子问:“把她送哪去?”警察说:“回家!”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