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师恩浩荡中走向神(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的品行、我对工作的任劳任怨,正在感化着一个时隐时现、每天都在监视我的人。一个星期天,我想:“自从大法遭到迫害,我几乎没在家里过一天安稳的常人生活,今天我就过一把,崩爆米花去。我拎着爆米花袋子刚一進屋,紧跟着就有人说:“噢,太好了,我吃爆米花来了!”我惊讶的说:“D大哥(本地片警),请進。”我们坐在床边吃着爆米花,他不断的打量着我,我也看着他。他终于说话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的命运那么好?!”我傻呵呵儿的说:“我得了大法,修炼了呗!”他说;“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于是他告诉我:……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五、时时存正念,处处证实法,一切师父说了算

凌晨回到家中,中午我去洗澡,姐姐在后面跟着(后来才知道;亲属们已排了班,全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我)。我在里面脱衣服,姐姐就在门外(隔着木门谁也看不见谁)劝我,我就在门里耐心给她讲真相。她突然一反常态,恶狠狠的说:“你再坚持就给你上老虎凳,用电棍电死你!”我一惊:“这哪是姐姐说的话呀?!”我的天目突然看到:在姐姐的右肩上蹲着一个生命,方方的脑袋,半透明的身体。我义正辞严的对它说:“那是你说了算的吗?!一切是我师父说了算!!!”它突然不见了,只听姐姐在外面伤心的哭了。“呀!姐姐是被邪恶操控的,她不知道我在跟那个生命说话,我伤害了她的感情。”我赶紧穿上衣服开门出来安慰她:“对不起姐姐,我说重了,别生气了。”后来姐姐得了法了,我跟她讲了这件事,她感到很吃惊!

我回来后的第二天就上班了,本来我一人干过去三个人的工作(我小学文化,工人职称,却一直在代理另两人的技术工作),现在都积攒在那里。我轻车熟路,在师尊的加持下,“刷刷刷”完事!车间主任带着惊诧的眼神看看这,瞅瞅那,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就说;“我想看看某某技术手册,某某蓝图晒出来了吗?”我说:“装订好了。”并麻利的送到他跟前。他说:“这么快?”我点点头。他又问:“所有的活都完了?!”我说:“是,完了!”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神了,真神了!你可以看书了!”

我的品行、我对工作的任劳任怨,正在感化着一个时隐时现、每天都在监视我的人。一个星期天,我想:“自从大法遭到迫害,我几乎没在家里过一天安稳的常人生活,今天我就过一把,崩爆米花去。我拎着爆米花袋子刚一進屋,紧跟着就有人说:“噢,太好了,我吃爆米花来了!”我惊讶的说:“D大哥(本地片警),请進。”我们坐在床边吃着爆米花,他不断的打量着我,我也看着他。他终于说话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的命运那么好?!”我傻呵呵儿的说:“我得了大法,修炼了呗!”他说;“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于是他告诉我:“把你们押送外地的那天是定好把你送看守所的,等车都走了一看,也把你送走了。打电话给市公安局,市局说那就关满一个月后直接送她到监狱。可是某月某日,公安局早八点给关你的地方打电话,说我们去接你时,对方说:‘半夜已叫家人接走了!’局里人说:‘今天才到日子,我们就够早的了,你怎么提前放人?!’所长说:‘过了零点就是今天啊,我们也是看到条子放的人哪。’真的,那个取人的条子怎么到你丈夫手了呢?”我说:“听丈夫说派出所警察来电话,说明天到期去接我,家里可跟去一个人并把汽油钱带着。我丈夫到了派出所看要花很多汽油(车费)费,就说:‘你们挺忙的,我把人接回来吧!’说着就把取人的条子拿过来,那个警察半推半就没说什么。丈夫回家后连饭都没吃,很快找到车去接我了。”片警说:“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公安,这事儿可头一次遇到,简直不可思议!”他告诉我说:“你们被关押在其它地方的‘功友’为了争取炼功环境,纷纷绝食,承受都很大,还死了一位。对你的监视现已解除,你可以去看看她们了。”他往外走时又说:“我要退休了,你多注意吧!”我说:“谢谢,再见!”师父啊!这一切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让我又一次体悟到了师恩浩荡!

六、第四次進京证实法,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二零零二年,是邪恶最猖獗的时候。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为了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大法弟子在中国正在遭受邪恶的迫害,我经过大量的学法后,从思想本源深处发出强大正念:“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这一念我感觉到突破了层层空间!

这一天是正月十六上午十点左右(阳历二月二十七日),我和一同修一路顺利的来到天安门广场,看见毛魔头纪念堂开馆,众多人们都涌向那里。我来到距纪念馆门前三十米处(人群最集中的地方),一看在约四十米处有一岗楼里有人站岗、约五十米处有一辆二层的大警车,车的上层有几个警察正在密切的注视着周围,有的拿望远镜在看,车的周围还有很多警察巡逻。师父说:“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视恶人,恶人马上避开目光。因为正念使操纵恶人的邪恶生命被吓跑了,因为它们知道逃的慢一点将瞬间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北美巡回讲法》)我收回视线,无意间与离我几步远的一个腋下夹着公文包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眼光相遇,他一下觉得很惊慌。我觉得很诧异,又看了他一眼,他一下钻到人群里不见了。我没有多想,威严的拿出写着“真善忍好”的条幅,双手高高举起,用尽全身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听到不同的地方有鼓掌的声音,远处有一位高个子西方女士高喊:“OK!”我对着这些可贵的人们举起右手喊声:“再见!”我顺利回到火车站,在约定的地点等那位同修,并为她发正念(三天后知道她被邪恶绑架了)。

当天晚七点多钟我顺利的回到家,看到丈夫急的眼睛发红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俩四目相对,从他的眼神里一下使我感受到:“呀,他也很苦啊!自从迫害以来,我风风雨雨的,他经常为我担惊受怕。我修炼了这么多年,有承受能力,他没修炼哪!”我顿时心生慈悲,走过去,说:“担心了吧?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我尽量做好,放心啊!”他的情绪一下就稳定下来,可眼睛却湿润了。

七、重压坚修志不移,遍发真相救人急

邪党十六大召开的前期,邪恶到处找我。我非常坚定,慈悲的给本地公安写了劝善信,讲了大量的真相,后来知道效果非常好。

在外地居住的哥哥在亲戚家找到了我,一定要带我到他家去住一段时间。我知道两个哥哥想用常人的办法保护我,并想让我放弃修炼。我说:“不去!”这时突然想到师父的话:“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是啊,他们改变不了我,而我要改变他们。我说:“去!”我把哥哥大羽绒服的三个大兜里装了一百五十张光盘,我的兜小,只装了一百多点儿。旅行袋的衣服里装進二千多张真相传单和粘贴。哥哥害怕,我们没经检票口直接進的站台。

这个大城市真相资料很少,我尽量到部队、高干、高校住宅区去发、粘贴。东北的冬天,防盗门都关的严严实实,我心里没这个概念,一拽就开。有时我对着这一片小区的防盗门发正念:“防盗门,你的作用应该是防盗,而我在救人,其中也包括你!你的生命也应得到回升啊。”效果很好。有时我对着紧闭的防盗门,想着请师尊加持,心中一念:“开!”开了。

有一次,我在一个临街的楼口贴真相贴,正在用手贴,一个人悄悄的来歪着身子看。我贴完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他还在那歪着身,走了很远他还是那样!“呀!定住了吧?那就‘解’吧!”这样一想,他才走了。

有时间我就给哥哥讲真相,哥哥明白大法好,知道我做的对,只是为我担心。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后我正要出去,坐在厅里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哥哥叫住了我,说:“小妹,还有多少没发完呢?”我说:“不多了。”他说:“都拿去发完吧!”我不解的看着他。他说:“哥哥已经被你改变了,但哥哥还是不行,已经半个月没睡着觉了。你今天都发完,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睡觉。别着急,注意安全!”我说:“谢谢哥哥!”我走了很多地方,脚下打了泡,泡磨破了很痛。我心里念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在一个大学的宣传栏前,我珍惜的想把最后一张真相贴上去,看到不远处的门卫和下课后络绎不绝的大学生,想到大哥的话就犹豫了。但马上想到师父要我们“放下名、利、情”,我要救的是众生!于是毅然的贴了上去。

八、金刚不动,坦荡正法,修去证实自我的心

自从师父让我们全面向世人讲清真相后,记的一次我面对面讲真相讲退了三个人后,第四个人是个警察,五十来岁,我礼貌的与他打了招呼后,向他讲真相,他一时不能接受,但又邪恶不起来,只是反复的喃喃的说:“我们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呗。”我看他不接受,就告诉他:多了解大法真相,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说了声:“再见!”他回答了一声:“再见!”这时来了他的一个同伙,向他问着什么,我没注意发正念走了。当我们刚通过一条大道、路过一个穿着讲究、正坐在一辆豪华摩托车上听着歌曲的年轻人身边,歌曲突然停了,只听他对着对话筒说:“嘿,你说的那两个人正好路过我身边!”我意识到被跟踪、堵截了。我的心一点儿没动,我告诉同修:“我在前,你在后,和我拉开一段距离。”我站的是高处,看到前面某派出所门前警察们正在紧急的往三个警车里钻。师父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我想:“宇宙在正法,一切邪的、不正的必将解体!谁怕谁呢?!”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允许任何生命迫害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只见车里的警察和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没有進到车里的警察,都在那里愣愣的目送我们从他们身边过去。

我们回到家里发完正念后向内找:近几年来自认为自己没怕心、正念强,不知不觉中就放松了发正念。有时一边发着真相资料一边心里唱着大法歌曲,忘了发正念!我大吃一惊!这里边包藏着多少不好的心:欢喜心、显示心,还有证实自我的心!“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转法轮》)我好汗颜!这种心要发展下去是非常危险的!师父对这样的弟子是最操心的!是啊,从我走入大法至今,风风雨雨,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这里充满了师父的无量慈悲与苦度!没有师父的时刻呵护,我们一天都走不过来!我继续发正念:“那不是真正的我,灭掉它!”在以后的实修当中彻底去掉了这颗心,努力做一个师父最放心的弟子!

九、善待亲人,唤醒同修

在个人修炼时期,由于我得法后超常而显著的变化,使我们全家和长年在我家住的丈夫的两位亲戚也得了法,全家真是其乐融融。那时明显的感到功长的太快了!但是邪恶一迫害,人们听信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形势一下反过来了!表面形式:丈夫打骂要离婚;亲戚挑拨,恩将仇报;哥、姐逼着不许再炼;警察骚扰、社区监视。真是百苦一齐降!由于执着于情,人心受伤的太重,实实在在感受到如同死了两回!心里好苦。慈悲的师父帮我过难关,让我看到:我世界内无量众生,在盼着我修成从而得救,无数的神盼着他们的主回家!“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洪吟二》〈坚定〉)。我守住心性,一边坚定的维护法,一边善待这些给我造成魔难的人。因为我悟到这里有我要修去的心,还有平衡好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问题。我想修、想跟师父回家,就必须听师父的话。在这期间,我丈夫的手碰坏了,怕冻着,我给他做了一副棉手套,过几天脚又砸肿,我用大半夜时间给他做了一双厚软的棉鞋。他的亲戚我一直都照顾的很好(后来离去)。丈夫由衷的感谢我对他的善心与帮助,五年前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也在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前几年有一位同修,在做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后走脱,在亲友家看不到《明慧周刊》,并随邪悟者钻進了所谓的“十讲”里。经多处打听,我来到她亲戚家,见她已出现严重病态。她本想改变我,我与她一同悟法理,帮她分析邪恶“十讲”的来源,揭露邪恶的目地。她在法理面前已无话可说,但一再坚持说:“你也没看‘十讲’,你怎么就肯定不是师父讲的呢?”我思想深处发了一念:“她无论身处何地、泥潭陷阱、邪恶黑窝,我一定把她救出来!请师尊加持!”我迅速的浏览了这篇邪恶的假经文,针对其中四个邪恶观点,我用师父的法破除邪理,清晰的剖析讲给她。她听后马上流出眼泪说:我错了,太错了!我现在彻底明白了!我把她接到我家几天,陪她学法、炼功,分析为什么会邪悟。找出了因自认为近二、三年自己层次被拉下了想走捷径,加之怕心、求安逸心等。我说这里有我和同修对你关心不够的责任,真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们再回到师父的法船上,哪怕是在最“底舱”,可这终归是法船啊!我们能跟师父回家呀!说到这里,我们想到师父的无量慈悲,都已泪流满面……我为这位同修找了一个学法小组,她一直都在坚定、稳步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十、智慧讲真相,慈悲救世人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尽量安排时间走出来讲真相。我接触到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是我讲清真相的对象,不挑人。我每遇到能打上招呼的人,只要他能听我讲,我就能改变他,让他真正明白“法轮大法好”与“三退”的目地,就能救了他。

有一次我在人工湖边跟一位在钓鱼的人搭上话,他五十岁左右,很敏感,刚一涉及到真相他就说:“请你走开,我不想听这些!”并把手机拿了出来。我笑了笑没动心,思想深处真想救他。我就转换话题和他唠起了鱼苗、鱼食。很自然的唠到毒大米、毒奶粉。高官极度的贪污腐化,人心的败坏。以及为什么人心败坏到如此程度?我顿了顿,看他一直低头在听,就继续说:中国上下五千年,人们所承传的是神传文化、传统文化,讲仁、义、礼、智、信。而中共多年来给中国人灌输党文化,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神佛的存在。摧毁了人的道德理念心中最本质的东西,从而人无所顾忌的做坏事。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真善忍’的这群善良民众,不惜毁掉人类的道德,宣扬假、恶、暴、色情那些人类社会最坏的东西来对抗法轮功”,可是“这些不好的东西一成气候,反过来也危及了它自己的政权,现在它想收拾也收拾不了了”(《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现在的天灾人祸是奔谁来的?是奔坏人来的!现在只是在警示人。人不治天治,真正的天惩为时不远了。中共在和平时期害死了八千多万无辜百姓,现在腐败透顶。它就是个流氓杀人犯!我们当初对着血旗发毒誓,把命交给了它,你不就是它一伙的吗!我真不愿看到好人、无辜的人也跟着遭殃!”这时,他突然抬头很感慨的问道:“你们大法弟子都象你这样善良吗?!”我真诚的说;“大法弟子千千万,他们都在救人,我救的太少了!”他很感动的告诉我:“我姓李,在政府部门工作,你替我把这个党退了吧!谢谢你,真谢谢你!注意安全!”

一路走来遇到一年轻大学生,我和他讲几句真相,他把刚入两个月的党退了。遇到一年轻警察他答应不迫害大法弟子,记住“法轮大法好”。遇到一老红军一边听一边点头,若有所思,但突然看表,一边急走一边说:“我明白了,谢谢你!”转身看到一妇女坐在路边,我过去和她讲真相,她退了队并告诉我,她也曾炼过法轮功。我问她为什么不坚持修下去?她说:“脊椎有毛病,一炼功脊椎就疼。”我说:“呀!那不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吗!《转法轮》里师父说的够清楚的了,你好好看看法一定会明白的!”她笑着点点头。我跟她讲了讲个人修炼时期的法理和体悟。她决心再继续修炼。遇到打听汽车站的农民,我领他到汽车站给他讲真相,……这位农民把全家三口人都给退了。我告诉他:“你和家人讲清楚,她们同意才算!”他说:“我保证她们都同意!”

看到路边有两个卖水果的在说法轮功不好,我来到两人处,边买水果边和他们聊了起来。原来他们对钱币上有大法真相感到不理解,我给他们讲完后,他们都笑着说:“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给他们讲“三退”他们都说家人炼法轮功,已给退完了。

我的最大体悟是;当法学的好的时候,整个身心都溶在法中了,那么从里到外发出的就都是高境界思想。发出的真理之光就能慈悲一切众生、解体一切邪恶。这是大法弟子应有的永恒状态,是在法中正悟、不断精進、自然做出来的。面对任何事情就会不迷不惑,按照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在尽力多救人的同时,时刻坚持向内找,修好自己,互相配合,圆容整体,多多救人。达到法对我们不同层次的不同要求。

让我们不负师恩,精進如初,在师恩浩荡中成神!

(全文完)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