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救人急

修正自己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决定走出来面向世人、更多的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并发了一念:用最短的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但是,开始讲真相并不象我想的那么简单。由于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二年多,耽误了救人的时间。看到在家同修的精進,很受触动,心里着急,产生了做事心。起初在大道上见人就讲。记得那天与一位妇女讲真相,她却说:“你胆子可真不小,竟敢在大道上讲这个?”她瞪我一眼,匆匆就走了。……
——本文作者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于九六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饱尝了人生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我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妖风四起、谤佛谤法。于是,我与同修多次進京,证实大法。通过学习师尊的讲法,明白了随师同行是亿万年的机缘,是高不可及的,是有史前大愿在身,并且还要在救度众生中不断的修正自己,走向成熟。

一、冲破人的观念,走出自己的路

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中指出:“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

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决定走出来面向世人、更多的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走出自己的路。并发了一念:用最短的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

但是,开始讲真相并不象我想的那么简单。由于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二年多,耽误了救人的时间,难以弥补。看到在家同修的精進,很受触动,心里着急,产生了做事心。起初在大道上见人就讲。记得那天与一位妇女讲真相,她却说:“你胆子可真不小,竟敢在大道上讲这个?”她瞪我一眼,匆匆就走了。

还有更凶的,有一次,我告诉一个老头,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猛的把我拽住,大声喊:“共产党不叫你学,你还学,还到处宣传。走,到派出所去!”我说:“大哥,你怎么这态度?我不是为你好吗?你看,现在人变得都什么样了?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谁能挡的住?人还有大难在后头呢!我不宣传,你知道吗?”后来他软下来了,不作声骑车就走了。什么样的人都遇得到。

有一天上午,我讲了二十多人,一个也没三退。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心越急救度的效果越差,也没有经验。当时正是冬季,在大道上走,只挨冻,没效果,与我搭伴的同修也不来了,亲人也阻止,说些泄气的话,怕我有危险。有的同修也说:“现在都发资料,跟亲朋好友讲,有几个象你这样到处走,你胆可够肥的。”

我也很懊丧,几天时间,鼻子、嘴都起了大泡,觉得救人太难了。刚走出来,邪恶就操纵人给你一个下马威,减弱你的意志。当然,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假相。我告诫自己,不能打退堂鼓。因为师尊在九九年“七二零”就已经把我们推到位了,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炼人了。我是天庭下来的主和王,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认准的路一定走到底。

我静心的找自己,看到这颗急心间隔着众生的得救。在一次打坐时,我忽然想起了师尊曾经讲过的法。试想一个佛、菩萨,一个修炼好的人能象我这种状态吗?他们的外表和内心都是那样慈祥、慈悲的,说出的话都象诗一样美妙、动听。我这着急做事的样子,哪能救人呢?“相由心生”啊,在你这个人心的场中,魔性的场中众生能受得了吗?旧势力就钻这个空子。我悟到,这不是真我,我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我包容空间场范围之内所有的败物和旧势力的一切因素。

我决定必须认真学法了,每天至少学三讲以上,没有法的力量,我什么也做不好,完成不了史前大愿。我还系统的学习了师尊在国外的大量讲法。过了一段时间又开始背法。法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尊看到我救人的强烈愿望,就加持我、帮助我、保护我,使我在救度世人的实践中,不断修正自己,调整心态,去掉了着急、做事的物质。

我按照师尊的要求,慈悲的面对着每一个要救的众生,有时为了救度一个人,帮助带小孩、拎东西、推车等,有时还陪他们逆向走很长一段路。渐渐的我这条路就走开了。并越走越宽,越走越顺,救的人数也越来越多。

后来我发现大道上来往车辆很多,决定有机会把这些人也叫下来,这样能拓宽救度的面。但有时想的很好,可一到实践中又欲言而止,又是人心作怪。难为情、怕人反感、怕耽误世人时间,过后又很后悔。大觉者的一念可造大穹,大法弟子的一念能随便吗?这可是物质呀!这不等于是发愿了吗?这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呀!

我重温了师尊的讲法:“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我悟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表面上忙忙碌碌,其实都是为法而来。我必须冲破人的观念蜕掉人的这层壳,从慈悲的角度也得唤醒世人。于是我大胆的做了这方面的实践,效果很好。

例如: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士,大约五十多岁,一看就知道是个机关干部,他骑的很慢,他看看我。我就顺势与他搭话。他很有礼貌的停住车,我给他讲中共腐败,杀人成癖、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贵州的“藏字石”、天灾人祸。他听后都很认同,大法资料也经常看,可一叫他三退时,他却说:“不用了,我得上班了。”我急忙拦住他:“小弟弟,请你等一等,我再跟你说两句。”并发正念、求师父快救救他,不能叫他错过这个机会。可能我的善心打动了他。他说他们全家都信基督。言外之意,他们有神保护。我说:“我一看你就是好人,信基督更得退了。共产党宣传无神,你脚踩两只船,神灭中共时,你说你是哪一边的?大姐真的为你好。你还是退了吧!千万不能当中共的替罪羊。”他笑了,终于答应了。我给他一个法轮功真相护身符,并告诉他,你还得告诉你们全家都得三退,记住“法轮大法好”。他骑车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如果我不把他叫下来,岂不失去被救度的机会了吗?

二、不断修正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记得刚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只是停留在离家近的地方,后来发现在这里讲的同修很多。有时一讲,有人就说退了。觉得很浪费时间,得换换地方。于是就到大街小巷徒步边走边讲,拓宽了救度的面。后来与同修搭伴到较偏远、脏差、不好走的地方。一走就是半天,也不觉得累。每天十多里路。一夏天,穿坏了两双鞋。为了救度众生,爬壕墙、下坝沟、穿泥潭、走险路。在一次过险桥时还去了一次怕心。与我搭伴的同修,走的满脚大泡,也没吭声,第二天继续跟我走。由于夏季,太阳直射,汗和衣服粘在一起,脸晒的黑黑的。在师尊的加持下,救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每天上午救度五六十人都是正常的。看到被救度的众生时,想到师尊对众生的承受,这点苦和累也就烟消云散了。我心中默念着:“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

随着走的次数的增多,路上的陌生人变成了熟悉的面孔。有时也分不清讲过与否,这样又浪费了时间。有一段时间三退的人数总停留在三、四十人上,我心里很不好受。因为大法弟子的时间太宝贵了。每天利用半天时间走出来,不就是救度众生吗?为什么总是这个状态?我扪心自问,是不是执着数量。其实不是,就象有的大法弟子所说的那样,每天不退四十人得向师尊检讨一样。那是境界,我是不如。不管怎样,我是大法弟子要听师尊的话,“要抢人”,“救人”。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弟子救人而存在,不能荒废时间。遇到问题找自己。通过学法、切磋。发现那一段时间有一种实足感,觉得自己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众生,天天出来讲就不错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人的一套又来了。我悟到:这种满足感就是惰性,图安逸,也是魔性。说穿了还是为私为我,没跑出旧势力的属性,救人再多也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也修不成先他后我的正觉。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这哪是我呀!我必须从我的空间场把“它”清除出去。解体它,净化我的小宇宙。问题找到了,心性提高了,救度的兴致又高涨了。

从那以后,我与同修又转换地点坐公汽到远离住处的市区去,到大法弟子少的地方去。到那后,看到宽阔的大道上,人来人往,很是高兴。这时发现在一墙边有四个民工。我与同修向他们边走边发正念。刚讲上几句,又跑来几个人。劝退后,又到一汽车司机那讲。我刚想离开,一个刚刚三退的人急忙跑来说:“大姨,你先别走,那边还有几个人呢!”我说:“那边的人太多。”那人说:“不怕的,你去给他们讲讲吧!”我一听:这不是师尊在点化我,叫我去救度吗?我俩就到那边去了,果然顺利三退。这一退就是二十几个。这样的例子很多。

还有一次,在一工地讲完真相往回走。这时有一女士喊我们,叫我们去她办公室。我当时一愣,但马上稳住心。心想:去就去,没事。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到她的办公室,她说:“你们宣扬啥的?”我说:“我们叫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有天灾人祸咱好人得留下。”给她讲了法轮功被迫害,人不治天治,三退保平安。她提出一些问题,一一给她解答了。她这才恍然大悟,用真名三退了。

有一次,我们坐车远行。发现施工场地,遍布整个市区,而且正在施工。心想:叫我看到这些都不是偶然的,这又是师父的巧妙安排、用最短的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吗?现在机会来了。民工这么集中,辗转几个地方就劝退七、八十。民工边干活、边听真相,我们站在那就象讲演一样,无所顾忌的大声讲。有的听后叫好,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有的骂共产党,有时民工不敢听真相,我们就先跟他们领导讲,领导不反对,民工就敢听了。然后根据情况,逐个的给他们三退。有时还给他们资料和护身符。

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场地,从大门進去,从右边开始,见人就讲、就退,绕整个场地一周,又从大门出来,大约两个多小时,一查三退人数正好超出平时的一倍。

那些日子我们多次去工地,应该救度的都救度了。每次去工地都超常的发挥,而且这些民工又能把这个福音带给家人,弘扬了大法、促進了三退,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博大精深的内涵。

三、去掉怕心,逐渐成熟

我与同修达到共识。按照师尊的教诲多“抢人”、多“救人”,怎么能达到此目标?根据夏季的特点,早七点就出发,利用半天时间去救度众生,下午就大量学法,每天发正念十多次。因为我俩是个整体,要做到配合默契。遇到人多时一起讲,互相补充,交替发正念,互相提醒、及时切磋。人分散时,单独讲,也逐渐成熟。

在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利用奥运对大法弟子迫害,制造紧张空气,到处布满便衣,警车等。我与同修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相,与我们救度众生没有任何关系。让邪恶自己去猖獗,让邪恶自己去恐惧。我们每天都约好按时出行,没受到任何影响。只是为了众生比以前更加清醒,更加理智,更加智慧。用神的正念正行祥和慈悲的去对待每一位众生。而众生对我们的态度却从不动心,没有怨意,只是微笑。

从零六年开始,到现在六年中,我遇到过十多次的麻烦,有的发生在直接面对面的讲真相中,有的发生在白天到农村发大法资料劝三退中,有的发生在直接发神韵光盘中。但是,都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有的是阴差阳错擦肩而过;有的是被恶人诬告神通定住恶人;有的是被特务跟踪纠缠,用智慧甩开;有的是师父帮助我们离开现场。同修们觉得我很幸运,别人被迫害了,我却没事。但每次出现问题我都向内找。为什么我会遇到,为什么发生在我身边。每次我都知道我为什么有惊无险,那就是:一、我有师父,有护法神,有宇宙的众神在我身边,谁也不敢动我;二、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有威力。满脑子装的都是师父的大法,大法的每个字又是师尊的法身和法轮,邪恶一见就化掉;三、正念正行有神通。我是当今的风流主,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邪恶胆寒。

我写这些,不是为了表白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史前大愿,为了众生、放下自我。在法正人间的最后时刻怎样抢出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呼,给自己的正法修炼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同修们,精進吧!从古到今只为这一回!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